书籍简介
目录(116章)
灵耀,乃日月之意。 灵山之上,见日月星辰,天地轮转, 是为练武修行的极佳之地。 踏足中原,立于灵山, 一切命运的冲撞,将从这里开始…… 武林世家纨绔傲慢冷峻少年vs西域教派天真莽撞异族少女 他曾经玩世不恭,桀骜不驯, 她曾经天真单纯,不通世故。 两个各有缺点的人, 却因为遇到彼此,一步步成长起来……

第1章 孤独少女

明若宫的雪从未停过。

放眼望去,一簇簇冷杉林立,在罕见的日光下反射出凛冽的寒光,四下不见任何生灵,除了我怀里这只雪白的兔子。

它的名字叫布花儿。

我同平日那般,抱着布花儿坐在明若宫殿前的石阶上,雪狐皮毛做的氅子被冰雪打湿,脚底是片片碎冰,透心的凉。

仆人桑杰就站在我的身后,默默无声的。

既不说话,也不离开。

我摸着布花儿的头,望着远处的凉凉落日,小声说道:“我想去中原看看。”

回应我的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一片又一片薄薄的雪花,像花瓣一样飘落下来,落到我的头发上,我的衣裳里,最后在我脚下的台阶上铺了薄薄的一层纱,然后慢慢融化。

寂静无声。

整个世界好似只剩我一个人。

我轻叹一声,回过头,用疑惑的眼神凝视着桑杰。

片刻后,他终于说:“为什么?”

我转身继续摸着布花儿的脑袋,认真的思考:“恩……我想去看看老朋友。”

某种程度上来讲,这算是一个天大的谎话。

其实我认为,我在中原还是有朋友的,比如阿林婆婆,虽然她已经去世了,可是她家里养的几只鸡,还有大黄狗,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如果,他们还在的话。

我的名字叫加兰茉。

据阿林婆婆说,她捡到我时,襁褓里便塞了一张白色绢帕,上面用金丝绣着一个漂亮的‘茉’字。

阿林婆婆虽不识字,却到底还是找了识字的人来帮忙给看看,知晓了因由,自此便唤我茉儿。还有后来遇见的,那个自称是我哥哥的男人,也喜欢叫我茉儿。

所以很多时候,我也对别人说,我叫茉儿。

但我见过的“人”其实不多,特别是幼年时,大部分时候,我只能跟一些不能称之为人的事物说,“你好啊,我叫茉儿。”

比如天上的鸟儿,水下的鱼儿,或者山中花儿,云中的月儿。

当然,也包括此刻我怀中的布花儿。

“桑杰,你知道布花儿是怎么来的吗?”我摸了摸怀里通体雪白的兔子,眼神空空落落,脸上却微微笑道:“你看我整日抱着它,难道就没有好奇过?”

“它是小姐的所有物,是昔日跟随小姐从中原而来。”桑杰一板一眼地回应道。

“中原啊。”我呐呐重复了一句。

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夜的风如狼嚎般肆掠,下着稀稀落落又大颗大颗的雨珠,我推开门去捡被吹跑的窗纸,发现院子门口一团雪白的小动物。

“嘘嘘。”我试探地出了声儿。

“窸窸窣窣。”它蹬了蹬爪子,奄奄一息。

我在昏暗的烛光下,看见远处的小兔子,拖着一条血淋淋的小腿儿晕倒在杂草上,雪白的皮毛也被血迹染得斑斑点点透着红。

“茉儿,咳咳,你怎么还不进来,咳咳,仔细雨飘进屋子里来了。”风吹得窗纸哗哗作响。

我立马回头应声,“马上就来了!”

“快些进屋,把门给扣上,咳咳。”被子里的阿林婆婆叮嘱道。越是天冷,阿林婆婆的风寒便越是严重,常常咳嗽失眠到半夜。

“好嘞好嘞,我捡了窗纸回屋,立马把门扣上了。”

我们那个可怜的破旧的房子,窗纸破了只能捡回来贴上。

冬天风吹得厉害,窗户漏风根本过不了冬,若再不行,以后恐怕只能去山上捡块木板给钉上了,就是屋子里不透气儿,闷得慌。

“马上就回屋!”我说着,披了一件蓑衣冲到院中,将这可怜的小家伙抱到怀里。

它拉拢着耳朵,闭着眼睛瑟瑟发抖。

“跟我回家好不好?嗯?”我冲它低语,心疼了又疼,软了又软,赶忙搂紧它回了屋。

呼啦啦——

我仍旧记得那天晚上,狂风大作,雷雨交加。

“我在屋里乱抓了一些草药敷上,眼见是奄奄一息的小家伙,过了几日竟然渐渐好转过来,一双红彤彤的眼睛,虽然无神却充满灵气,不时还泛着幽幽的紫。”我描述着当时的记忆。

“这是上天为小姐安排的缘分。”桑杰说道。

他说的不错,当初我也如此认为。

与布花儿的相遇令我如获至宝,知它是通灵的,定然与我有些因缘,至此便将它带在了身边。

只是此后,我也渐渐察觉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中原的兔子到处都是,活上短短数年就没了,有什么稀奇呢?可是布花儿却活了很久。”我歪头看着桑杰,想观察他的反应:“你知道吗?我五岁时就捡到它,如今已经十年了。”

一直保持着沉默和波澜不惊的桑杰,终于在那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

怎么能不诧异呢?

布花儿通体雪白,身子瘦弱,眼睛却是红中泛着幽紫的光,它如此小巧而精致,在这茫茫的人世间,它竟是我唯一的好朋友。

“我小时候没有朋友,便常常跟布花儿说话,聊着我那些小心思。说来也奇怪,它仿佛能听懂似的,总是安安静静听我说,还伸出小爪子向我撒娇。”

说到这里,我噗嗤一声笑了,“桑杰,你说,布花儿是不是很聪明呢?”

甚至有些聪明得过分了。

“可是……”半晌,我又垂眸叹息:“布花儿聪明,又碍着他们什么事了呢?”

最要命的是,村子里的人发现了布花儿的不同寻常,又常常见我独自对着布花儿说话,便开始背后议论纷纷。

大人说我得了失心疯,小孩子唤我作兔子精,甚至哑巴妖女。

记得布花儿有一段时间特别爱四处乱串,竟然一不小心窜进了别人家背后的树林子里,被隔壁村的几个小孩子发现了。

那些小孩子恐怕早有耳闻,见到我,从一开始别别扭扭,嘀嘀咕咕,到光明正大跟在我屁股后面瞎嚷嚷,“兔子精,兔子精!你是兔子精的同伙,哑巴妖女。”

那些小鬼说,我白日里从不说话,却偷偷跟一只兔子轻言细语,八成是个哑巴妖女。

我气得浑身发颤,终于有一次开口了,“你们瞎嚷嚷什么?快走开,散开,不要围着我乱喊!”

我从小都不敢跟人冲突,也只能虚张声势瞎叫唤两句。

刚喊完,脸涨得通红的,好生不自在。

他们哪里会听我的,还是想各种法子戏弄我,甚至在村外遇见了,便用竹棒子追在我后面打我。

我一回头瞪他们,他们又“哇”地一声散开。

“兔子精来啦,哑巴妖女说话啦!”

有人尖叫,有人呐喊,混着嘻嘻哈哈声,四处逃窜。

待我继续转回身,他们又一窝蜂冲上来,继续拿竹棒子从背后敲我,好似在玩什么有趣的游戏。

“你们再这样,我跟你们没完!”

“她生气了,快跑快跑!”

“爹,娘,哑巴妖女生气啦!要吃人啦!”

我怔怔看着跑远的小鬼们,竟羡慕起他们的呼朋引伴,哭爹叫娘来。

若是我被人欺负了,又去呼叫哪里的伙伴,向何处的爹娘哭诉呢?

“不过是一群愚蠢又无可救药的笨蛋罢了。”我从来懒得理会他们。心想,被欺负便被欺负呗,谁会害怕家里只有一个老婆婆的女孩呢。

可眼眶里,总是忍不住掉眼泪。

有一次,布花儿又不见了。

我找来找去,终于去隔壁林子里见到了,拖着血淋淋的小腿,奄奄一息看着我。

“布花儿!”我着急地唤它。

布花儿呜咽一声,动了动那受伤的腿,可惜流着血抬不动,巴巴望着我。

那些小孩并不怕我,竟然继续拿石头扔向布花儿,“兔子精明明摔断腿了,今天又好了,不是妖怪是什么!昨日村子里有人突然死了,你说,是不是你这个兔子精和哑巴妖女做的法。”

“什么断腿了?你们又欺负布花儿了,是不是?你们这群滚蛋!”我心里发紧,哪里听他连忙跑过去抱起它,回头恶狠狠盯着他们。

“兔子精流血了,惹得哑巴妖女生气啦!”

“快跑,快跑!”

那些小家伙一哄而散。

我后知后觉冲他们龇牙咧嘴,喊道:“胆小鬼,有本事别跑呀!”

回家时,眼眶却不知为何藏了不少眼泪。

都说老天爷是长了眼睛的,可若是真的苍天有眼,怎生为我安排了这样的命运?我究竟前世做错了什么,要在小时候受尽了欺凌。

我尽量避免它跟村子里的其他人接触,就连阿林婆婆,也觉着布花儿邪乎,然而阿林婆婆心软,我同她说了布花儿许多好处,她见到底无碍,也由着我了。

“你说,他们是因为我家没有男人,好欺负,才那样待我呢?还是因为我和布花儿真的十分古怪讨人厌呢?”

见桑杰没有回答,我又道:“因为布花儿,我小时候受了多少苦,你说,它是不是很该死呀?”

可若是布花儿死了,我岂非连唯一的朋友都没有了?

桑杰沉默听完了我的故事,很快收敛起方才的诧异来,平淡说道:“它是小姐的所有物,是生是死,皆由小姐说了算。”

“我?我当真能决定布花儿的生死吗?”我低下头,用那双冰冷的手揉了揉布花儿的脑袋,“你同意吗?嗯?”

同类热门书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她是二十四世纪神医,一支银针,活死人,肉白骨。一夕穿越,成为王府人人喊打的大小姐。没有戒灵、骄横无能,身为王府嫡脉却被欺上门来?本是天之骄子,岂容尔等放肆!银针在手,天下我有!天玄地宝尽在她手,绝世功法信手拈来。叫你知道什么是打脸!神医到处,魂断九霄。不曾想,却救起了一只跟屁虫。他绝色妖异,手段狠辣,却对这个偶然救他一命的小家伙,情有独钟。“我们不熟。”某神医横眉冷对。
夜北 ·穿越 ·完结 ·321万字
9.7分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之将门毒后
将门嫡女,贞静柔婉,痴恋定王,自奔为眷。六年辅佐,终成母仪天下。陪他打江山,兴国土,涉险成为他国人质,五年归来,后宫已无容身之所。他怀中的美人笑容明艳:“姐姐,江山定了,你也该退了。”女儿惨死,太子被废。沈家满门忠烈,无一幸免。一朝倾覆,子丧族亡!沈妙怎么也没想到,患难夫妻,相互扶持,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的笑话!他道:“看在你跟了朕二十年,赐你全尸,谢恩吧。”三尺白绫下,沈妙立下毒誓:是日何时丧,予与汝皆亡!重生回十四岁那年,悲剧未生,亲人还在,她还是那个温柔雅静的将门嫡女。极品亲戚包藏祸心,堂姐堂妹恶毒无情,新进姨娘虎视眈眈,还有渣男意欲故技重来?家族要护,大仇要报,江山帝位,也要分一杯羹。这辈子,且看谁斗得过谁!但是那谢家小侯爷,提枪打马过的桀骜少年,偏立在她墙头傲然:“颠个皇权罢了,记住,天下归你,你——归我!”----------------------------------------------------------——幽州十三京。——归你。——漠北定元城。——归你。——江南豫州,定西东海,临安青湖,洛阳古城。——都归你。——全都归我,谢景行你要什么?——嗯,你。-------------------------------------------------------------最初他漠然道:“沈谢两家泾渭分明,沈家丫头突然示好,不怀好意!”后来他冷静道:“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沈妙你安分点,有本候担着,谁敢逼你嫁人?”再后来他傲娇道:“颠个乾坤不过如此。沈娇娇,万里江山,你我二人瓜分如何?”最后,他霸气的把手一挥:“媳妇,分来分去甚麻烦,不分了!全归你,你归我!”沈妙:“给本宫滚出去!”霸气重生的皇后凉凉和不良少年谢小候爷,男女主身心干净,强强联手,宠文一对一。请各位小天使多多支持哦~
千山茶客 ·架空 ·完结 ·140万字
9.5分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她是二十四世纪最强修仙者,却穿越到了一个魔法与妖族横行的世界,成了上有家族欺压迫害,下有渣男未婚夫凌辱践踏的受气包…想虐她?呵呵!她很快就会教他们做人!魔法了不起?五雷轰顶符,送你成渣!药剂很牛掰?一炉丹药,废柴也能变天才!百万雄师很凶残?撒豆成兵,你们慢慢玩!笑看作死者自作孽不可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是…这个貌美如花的国师大大为啥总是对她“暗送秋波”?某国师:“自己做的事,这会儿就不认账了?”
夜北 ·穿越 ·完结 ·132万字
9.6分
神医七皇妃
神医七皇妃
太医家的嫡女,却被无情的父亲逐出本家,目睹母亲分娩难产而死。一朝法医天才重生,一随身空间助她事半百倍。他是人人皆知的废皇子,从小身中剧毒养在宫外不受恩宠,母妃受奸人陷害禁足深宫。然而却无人知道他便是江湖中人见人怕、霸气狠厉的鬼皇。医女遇上毒皇子,当他去除体内毒素之时,也是他皇临天下之日!青鸾大陆,看谁医手遮天!PS:本书书友群【118481553】
楼星吟 ·穿越 ·完结 ·203万字
9.2分
吾欲成凰
吾欲成凰
原名《重生最强女帝》前世,她灵根被挖,一心正道,却被判为邪魔妖道!重回少年之时,她力挽狂澜,逆天改命,前世欺她辱她之人,都将百倍奉还!自修血脉,重铸极品灵根!斩尽无赖族人,荣归第一望门!世间规矩不能束她分毫,这一世,她要杀出自己的正道!他是众人敬仰的神帝,高冷孤傲,却天天跟在她身后。
夜北 ·穿越 ·完结 ·283万字
9.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