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8章)
为了一点点业绩,誓要努力工作,可问题是……这工作太欺负人了,根本就没有人来。 好不容易来了人,结果……是不正常的。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黑白喜”门口哭的女人

天庭发布消息,今年努力干事业,年终奖是五百年灵力,诸仙蠢蠢欲动,上赶着下凡尘。

别人选对了行业,自己也是能把自己蠢哭的人,看着别人好好的搞事业,自己只能漫无目的的等待。

欸,不是,当初选的时候也没人告诉他要来凡间呀!简直是欺人太甚。

好好的事业,大门开着,来来往往就是没有人进,还不能吆喝,毕竟那样子会被打的连爹都不认识。

我叫南柯,是一名……

你自己看吧!门口两排大大的花圈,上面的“奠”字格外醒目,就问你们有没有人要,九块九包邮我也愿意卖的,毕竟这年头生意难做,能卖一点是一点,总比放着尘灰好。

我就蹲在“黑白喜”的门口,羡慕的看着别人生意风生水起,相对自己的无人问津,简直天差地别。

手托起下巴,绝望的凝望远方。

或许你们会说我在跟阎罗殿抢生意,才怪,他们是牵魂,带他们轮回转世,亦或者是打入极恶地狱,虽然偶尔也会替人收尸,但都是那些流落在外,孤苦无依的人,将就着埋了。

自己不一样,是正儿八经的过了门路,得到许可的。

可惜了,干这行的最是冷清了。

一个女孩突然冲了过来,直接在花圈上扯起花来,但是我没有注意,目光呆滞的看着对面的大商场。

没错,我就是看中了这里热热闹闹,客源充足,所以才不顾反对,租了大商场对面,做了生意,结果显而易见,就是客源再多,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仿佛与世隔绝一般,连着一条街道都清冷了很多。

旁边的店铺几乎是求着我,让我赶紧滚蛋,摆着这些玩意,连带着他们生意都难做。

我不以为然,只怪他们生意太差,才没有回头客,毕竟人家的大商场一点影响都没有,怎么就他们有事,分明卖的劣质品,才鲜少人问津,就他旁边的餐饮店就没啥影响,天天人满为患。

诶,对街的人笑疯,就是不知道为啥。

“嘿,小伙子,你花没了。”餐饮店的老板叫了好几声,我硬是没听见,她只能小跑到我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有些莫名其妙。

花?他卖花了吗?他只卖花圈。

不对呀!花?花圈!

我立刻跳起来,看着正在花圈边上扯花的女孩,心都碎了一地。

整整十个花圈,上面的粉色假花都给霍霍了,要不是身高不够,估计一圈子花都能采光。

我无奈的看着采花贼手里好大一捧花,心里在流泪,这是打不得骂不得呀!

“唉!你也不看着点。”妇人抱怨了一句,走回自己的餐饮店忙前忙后。

妇人叫娇婶,是个寡妇,含辛茹苦把独子养大,儿子娶了媳妇,在外面上班,她跟儿媳一起经营着餐饮店,还请了两个工人,生意好的没话说,就是自己在旁边开店,也没说半句。

我欲哭无泪,这白花花的银子花了出去,没生意就罢了,花圈又毁了,这是上天见不得我做生意吗?为何要这样捉弄我。

这下好了,竹篮打水一场空,没赚反赔,棺材本的没了。

不,自己还卖着棺材呢,大不了自己躺进去,棺材一盖,直接下葬得了。

我悄悄走近女孩,看着这个认真采花的小贼,心里不是滋味。

“抱歉抱歉,我的我的。”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

只见一个二十多出头的曼妙女人踩着恨天高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女孩。

“你怎么回事,怎么把叔叔的花摘了,这个不能摘的。”女人斥责,欲把女孩手里的花扔了。

女孩两眼泪汪汪,死死的把摘下来的花抱在怀中,势必力争,“妈妈,我喜欢。”

女人心疼的把女孩捧在手心,带着丝丝难受,“乖,妈妈给你买,不要这个好不好。”

女人眼底泛泪,似乎为什么伤感。

我默默的看着,没有去打扰这对母女。

人间不是他们的管辖,就只能每天按部就班工作。

下凡间时,天帝叮嘱过,不能擅用法术。

唉!说多了都是泪,他的花圈……

“不嘛,我就要这个,爷爷喜欢粉红小花花。”女孩不依,泪水早已经浸湿脸蛋。

女人濒临崩溃,一下子坐在地上,无声的低头哭泣着。

女孩见母亲没了话,转身将花花放在地上,又将小书包放下来,拉开书包,小手慌乱的把花装了进去。

做完一切,乖巧的坐在母亲身边,一言不发。

我很诧异,明明就是一个小乖乖,为什么不顾母亲的感受,硬是要把花拿走。

我断然不信,一个女孩的拒绝就可以把一个母亲给气哭。

人间道:为母则刚,又怎会轻易倒下,必然是发生了什么。

娇婶往这边望去,看着坐在地上的人,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这里虽然是寿衣铺子,也不能在这哭丧呀!小伙生意还得做呢!”娇婶看着人门口哭着的女人,语气委婉。

我不懂这些人情世故,不知个中滋味,只是干看着。

女人缓缓抬头,眼底一抹悲凉,欲言又止,只感觉说不出话来,喉咙疼的难受。

“婶婶,我爸爸不要我们了,我爷爷走了,妈妈只是太伤心。”女孩拉着娇婶的手,哽咽难言。

妈妈为了爸爸,吃了多少苦头,说不要妈妈就不要了,苦痛交加,心中繁重。

娇婶似有所感,蹲下身子安慰着,“怕什么,你一个人也可以的,不要小瞧了自己。”

女人孤身带着孩子,日子虽然难过,但只要肯努力,总会熬过去的,就像她独自抚养儿子,现在长大了,出息了,又孝顺,甭提有多高兴。

不过女人和她的经历不同,一个是丧夫,一个是离异。

娇婶声声叹息着,随着新社会的发展,什么都变了。

想她们老一辈的人,一嫁就是终生,不管男人好坏,就将就着过了,孩子拉扯大了,还离什么婚。

以前的婚姻是包办,相亲认识的,没认识几天就去拿证,也不知道对方人品,就那样了,自己选的,哭着都得过下去,那时候可不兴离婚,那都是挨笑话,毕竟只有在婆家做错事才会被赶出家门。

现在世道变了,人也变了,心更容易变。

现在的人可以随随便便就结婚,不满意就离,反正没什么感觉,身边有没有人都无所谓了。

娇婶想想都觉得不公,女人为男人拼死拼活的生孩子,结果男人转身惦记上了谁,二话不说就带你把婚给离了,找谁说理去。

尤其是重男轻女的家庭,生不出男娃就把人赶出门,现在好了,你想要个女娃做媳妇,还未必找的上呢。

娇婶对这方面没有条件,她家媳妇就生了两个女娃,两胎都是剖腹产,娇婶心疼儿媳妇,让她别生了,男孩女孩都一样,没什么大不了,也因为娇婶的善解人意,儿媳更是自责,非要再生一个,这不,都七个月。

不管这次是男孩女孩,生完都不生了,这女人的肚子,可不能只顾着传宗接代。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