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04章)
楚婉死后成为一抹游魂,跟在霍言峥的身边。 此人太过冷漠强硬,楚婉生前作天作地,一心只想和霍言峥离婚,直到她瞧见霍言峥理智全无抱着她冰冷的尸体几欲崩溃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真的深爱自己。 重生归来,楚婉怔怔地看着站在她面前的霍言峥。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霍言峥就霸道地将她抵在墙上,牢牢锁住她。 他忽而垂头,在她唇边落下缠绵的一吻,紧接着,楚婉就听他在她耳边痴痴低喃:“婉婉,求你,别走。” 顿时,楚婉浑身一震。 想起上一辈子,楚婉心就揪得生疼,只在下一瞬,她就紧紧地抱住了霍言峥,温柔而坚定地回应他:“好,我不走。”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重活一世,她只愿求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身死,魂灭

初春,乌云遮天,阴霾翻涌,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个不停,似烟又似雾,层层笼罩住南山墓园。

霍言峥眉目深邃,身姿笔挺,他撑着黑伞,沉默不言地站在楚婉的墓碑面前。

深黑色的西装包裹着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浓稠的暗色掩住他冷沉的脸色,他刀削一般的薄唇紧抿,抿成了一条笔直的线。

霍言峥沉沉的目光如鹰隼一样犀利,他直勾勾地凝视着面前的墓碑,似是要穿透过去,却又蓦然被截断。

簌簌雨声响在耳畔,他仿佛浑然不觉。

密密匝匝的雨水溅湿了他的双肩,他也没有在意。

半晌后,霍言峥慢慢地蹲下身来。

他微凉的指腹缓缓摩挲着墓碑上的照片,明明灭灭的光亮在他雾沉沉的瞳眶里隐现,敛住了他深沉晦暗的情绪。

霍言峥紧紧地凝视着楚婉的照片,忽地,他低低一笑,唇角牵出一缕讥诮,似是自言自语地呢喃道:“婉婉,这就是你一直不肯低头、宁愿放弃我也要苦苦追寻的幸福吗?”

他以为放手,可以成全她的幸福。

却哪知,就因为他的放手,间接造成了她的悲剧。

霍言峥的声音很轻,飘渺虚幻,像是来自遥远的天边,转而又飘散在瑟瑟微风里,渐渐淡去。

南山墓园只他一人。

这就注定了他的问话得不到回答。

就如同泛滥在他心口的爱意,从不曾得到回应。

天色暗沉,雨帘如幕。

半空之上,楚婉以游魂状态看着底下矜贵冷峻的男人,心口微微发紧,她红了眼眶。

就着霍言峥的视线,楚婉看向了墓碑上贴着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稍显稚嫩,一头乌黑顺滑的直泻而下,在阳光下荡着轻柔的弧度,她眉眼弯弯,巧笑嫣然,顾盼流转之间熠熠生辉。

那人,楚婉并不陌生。

她自己的样子,哪怕过了很多年,她也不会认不出来。

楚婉心绪复杂,她从半空之中飘了下来,颤着手,试图触碰霍言峥英俊的面庞。

然而,不出所料地,手直接地穿过了他的面庞。

她恍惚想起,自己已经死了。

被车撞死了。

如今的她不过是一抹游魂,根本触碰不到霍言峥。

而霍言峥,也看不见她。

即便,她明明就站在她面前,站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可她和他之间却似乎隔得很远,很远。

生死就像是一道铁丝网,分隔成两个世界,令处在世界两端的他们触碰不到彼此。

“是我错了。”楚婉垂下眼睫,语带哽咽,“我一直以来苦苦追寻的幸福,我想,你已经给我了。”

她在回答他。

尽管,他听不到。

楚婉曾以为,当她挣脱了婚姻的枷锁,就能奔赴幸福美好的未来,结果却陷入了不见底的深渊。

她一度坚定自己的选择不会有错,可到头来,残酷的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击,让她知道自己曾经的坚持有多可笑,多荒唐。

错把鱼目当珍珠,错把豺狼当良人,诉尽了她生平的愚昧。

哪怕触碰不到霍言峥,但楚婉身子依旧稍稍往前倾,依偎在他怀里,把脑袋搁在了他的肩膀上。

远远看着,就好似一对璧人拥在了一起。

雨帘横挡住了霍言峥的视线,不知何时,黑伞早就被他丢在了一旁,他一错不错地盯着照片上的楚婉,眸色渐渐加深。

霍言峥半蹲在地上,雨珠从他的发丝上滴落,滑到脸上,掠过薄唇,流入嘴里,他尝到了满口的苦涩。

他喉结上下滚了一下,面上沉峻的神色宛若有些皲裂,深埋在眼底的情绪隐隐泄出,他薄唇微启,清醇沙哑的嗓音陡然下沉,“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不该答应你离婚了,这样,你就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妻!”

他和楚婉的关系本就如履薄冰,只靠一纸结婚证将他们绑在一起,维系着这一段将断不断的婚姻。

如若没了这一纸结婚证,也就意味着,牵连在他和她之间的唯一羁绊就没有了。

哪怕他强取豪夺,也名不正言不顺。

霍言峥闭了闭眼,似是将那快要漫溢而出的悲伤和绝望掩住。

他缓缓垂头,额头抵着墓碑上的照片。

楚婉如画的眉眼染上几分酸楚,她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发,像是在许诺,又像是在祈盼,她喃喃道:“这一世我们终究是有缘无分,如若有来世,我们再做一对恩爱的夫妻。”

他若不离,她便不弃。

如若有来世,她绝不会再负他!

话语刚刚落定,楚婉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渐渐变薄,渐渐变透明。

她知道,自己正在一点点消失。

消失在有霍言峥的世界。

去往地狱,亦或是天堂。

但那都不重要。

只因为没有霍言峥的世界,她也没有半点期待。

楚婉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住,将她拽入黑暗漩涡,她拼命挣扎,却只是徒劳。

在彻底陷入黑暗的一瞬,她只来得及看霍言峥最后一眼。

那一眼饱含深情,满是不舍。

然而,就算再贪恋这世间的温暖,再不舍霍言峥的柔情,却也只能这样了。

她还没好好地和这世界告别,也没来得及和霍言峥说再见,就消失于尘世中。

身死,魂灭。

在这世界,再也探寻不到一点她活着的气息。

她的过去,连同她的未来,都一并被抹去。

当意识一点点回笼,楚婉茫然的睁开双眸,只以为自己身处的是地狱,亦或是天堂。

可是,当霍言峥俊美出尘的面庞映入寸寸她的眼帘,她不由得怔住了。

地狱和天堂,都不会有霍言峥的存在。

莫不是,是她出现了幻觉?

同类热门书
八零新婚夜,嫁给植物人老公后
八零新婚夜,嫁给植物人老公后
回到八十年代,林芝一睁眼就把自己给嫁了,丈夫还是一个活死人!围观群众纷纷表示,这姑娘脑子有病,还病得不轻!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自从这小媳妇来了之后,聂家的菜里有油了,饭里有肉了,就连那半死不活的植物人都开口说话了!林芝勾了勾唇,吃个肉算什么,将来她还要住洋楼,开汽车,考个大学当医生!本以为等那个便宜丈夫醒了,她就能安全脱身,结果阴差阳错,给自己立了个痴情人设!新婚之夜,双目紧闭的男人突然睁开眼睛,“既然你非我不嫁,要不,我就从了吧。”林芝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误会,这真的是误会!”年代文《重生农家辣媳》《重生八零俏医媳》,喜欢可以移步,么么哒~
帘半卷 ·婚恋 ·连载 ·35.4万字
8.4分
悔婚后,她成了帝国大佬的心尖宠
悔婚后,她成了帝国大佬的心尖宠
叶凝婠被家人陷害,嫁给瞎眼老男人。新婚夜,被男人逼进浴室……众人皆知,战寒爵是江城的活阎王,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叶凝婠被竖着带进去,都等着看她被横着抬出来。谁知道三天后,叶凝婠带着昂贵的礼物回门。叶家人望着回门礼,两眼放光。叶凝婠微微一笑:“过过眼瘾就行了,我还要带回去,毕竟叶家什么也没有给我陪嫁,怎么好意思收战家的回门礼?”“叶凝婠,你放肆。”叶家长辈呵斥。“她放肆了,又怎样?”战寒爵站出来,英俊的脸庞冷若冰霜,吓退众人。有战寒爵撑腰,被叶家嫌弃的叶三小姐终于扬眉吐气。不过……“你不瞎?”叶凝婠想起无数次在他面前换衣服,一张脸涨得通红!下一秒,她就被装瞎的男人搂入怀中。“乖,听话,命都给你。”
瑶光春色 ·豪门 ·连载 ·122万字
9.5分
八零新婚夜:胖妞她美又辣
八零新婚夜:胖妞她美又辣
陈淑慧重生了,重生成八零年代初土肥圆黑的乡下大土妞一枚。在这个满是商机的时代里,踩极品、虐渣渣,赚钱钱!从一个作天作地,把家里吃光败光的作妖女,逆袭成了C城首富,创造者属于她的白富美传奇!某天。离开了一年多的丈夫田洧川,从大西北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我媳妇呢?”“我就是!”田洧川看着眼前的白富美,目光没办法移开,一把把陈淑慧搂进怀里。
熏鱼姐 ·豪门 ·连载 ·140万字
重生后,我宠上冷戾大佬
重生后,我宠上冷戾大佬
重回十八岁,盛星黎发誓,绝不重蹈前世覆辙。手撕渣男贱女,打脸极品亲戚,更重要的是,要与前世死对头打好关系。于是唐越州发现,向来在他面前作天作地作空气的小妖精开始黏他缠他了。一开始,他冷硬拒绝:“滚远点,在我这,你什么都得不到。”直到后来,一张照片火爆全网。众人口中的那个冷戾大佬,将哭得伤心的女孩摁在怀里,狠狠地亲。他沉着声音,贴在她耳畔:“别哭,老子心都可以挖出来给你。”……某天。好友五体投地的问盛星黎:“你是怎么把冷戾大魔王给训练成忠犬小狼狗的?”盛星黎甜甜一笑:“当然是多哄着点。”她知道,唐越州永远是她轻轻一哄就会回头的人。
肆小白 ·豪门 ·连载 ·67万字
福孕旺夫:重生九零小辣妻
福孕旺夫:重生九零小辣妻
不孕不育的陈安静穿越到了九零年代,这一世她只有两个愿望。第一,生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来弥补前世的遗憾。第二,为孩子努力赚钱买房,让他过上吃穿不愁的生活。陈安静:“从今天开始,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李鸿远:“你这是要跟我离婚!”陈安静:“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李鸿远:“那你是什么意思?”陈安静:“其实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李鸿远:“你休想!”......原本只是孩子爸的备选人之一,怎么就转正了?男人心,海底针。世人诚不欺我!
迷藏呀 ·婚恋 ·连载 ·35.2万字
8.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