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79章)
朱由校已经死了,但是他又活了! 可那边的五弟信王朱由检已经开始要登基,正准备接过他的皇位! 这边他死得还扑朔迷离,谁也不知道那些正人君子,还会不会借着这个机会摁住他的棺材板! 关外的建奴磨刀霍霍,也想享受一下这中原大好河山! 关内的叛军流贼,也正想尝试一下当皇帝的滋味! 穿都穿过来了,还刚好是个皇帝,朱由校怎么能放过这大好机会! 这个皇帝,他还是受累自己继续当着吧! 崇祯救不了大明! 他朱由校要当中兴之主!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日月山河在

天启七年。

八月二十一日。

紫禁城有四座城门,南面为午门,北面为神武门,东面为东华门,西面为西华门。

“信王合登大位。”

“信王不出,何以安天下。”

“能救我大明者,非信王莫属!”

“信王必定能还我大明一个朗朗乾坤,从扫我日月山河!”

大量大臣就从宫外,正往皇极殿赶去。

虽则每位大臣就是披麻戴孝,但是不见任何一名大臣,脸上有悲伤的表情。

看到是每一个大臣的人,脸上都写了四个字,兴致勃勃。

昨天那个昏君终于去死了!

信王朱由检将登大位!

大明有救了!

此时,乾清宫中,亦有宫人披麻戴孝,侍立于侧殿。

深阔的乾清宫正殿当中,帐幕垂挂皆是白麻,龙床上上则仰陈着的,是一具面如金纸的青年尸体。

青年看起来死了也没多久,起码暴露殓服外的皮肤,都还没有发生什么明显变化。

甚至光看容貌的话,不得不承认,除了不喘气了之外,这人竟还带有几分俊朗。

可是这个节骨眼之下,无论是哪一个宫人奴婢,也都不曾发现,那尸体上苍白的皮肤,竟然在一点又一点的恢复了血色,着实冲淡了一些殿中陈尸的阴森感。

话说这乾清宫层层叠叠的白绫中,除了躺着一具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仍然俊朗的青年尸体外,还摆设着一些卤簿箱笼。

而箱笼里则放着一些乌纱翼善冠,织金缠枝莲妆花纱,玉嵌珠宝花蝶鎏金银簪,金戈玉器等等冥器,显然之后是要随同这青年尸体一同埋葬。

那些冥器造型做工俱都精致,很明显不是寻常宫役配享的器物,再配上这青年所躺的龙床,对方的身份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这厮生前竟然是个皇帝。

几名宫娥站在侧殿,已有将近两个时辰,每个人身上的疲惫,都是不言而喻的。

其中一名脸色憔悴的中年宫人侧眼看了一下正殿方向,看到了那句躺在帷幕中的皇帝尸体。

她竟忍不住叹息低语:“陛下丰神隽秀,可也是天家薄命。”

“我等伺候陛下的奴婢,待新皇上位之后,必也是风雨飘摇……”

话未讲完,其身侧,有另一名女官,已经抬肘撞了一下这名宫娥的手臂。

那宫娥此时方才惊觉,惶然闭嘴,明白这个地方,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她碎嘴,否则将有杀身之祸。

此时,女宫也是双腿轻不可察地活动了一下,瞬间便感觉到酸爽异常,只感觉到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很明显,所有的宫人都想赶紧结束今天的轮值,离开这个让人不舒服的阴森所在。

突然,一个宫人轻轻地活动脖颈时,不经意间看到了正殿龙床上的景象,瞬间便短促惊呼。

这个时候整个乾清宫中,皆是一片寂静。

宫女的惊呼声,马上就落入到所有人的耳朵里,女官脸上立刻带有几分不耐烦。

怎么今天手下的这些宫女,都如此的不长进?

如果被旁人发现,再治她们一个不敬之罪,那谁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女官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发出惊呼声的宫女,眉毛一挑,正想骂上一句:“贱婢噤声!”

“扰了陛下魂灵,你有几个脑袋够掉的?”

可是她这个话没骂出来,便看到所有的宫女,都看向了龙床方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惊恐。

女官的心里,也是瞬间咯噔了一下,她突然想到了一种不可能的可能。

她拼命的扭动着僵硬的脖子,往龙榻方向一看,竟骇然地发现,那原本横陈在龙榻上的青年皇帝尸体,竟然坐了起来!

“啊…………!”

“陛、陛下回魂了……”

乾清宫中所有宫女太监,都看到这惊人一幕,顿时满室尖叫。

尸体这种东西,宫女和太监们可能未必是第一次见到。

但是诈尸这种事情,他们还真的是见所未见,心里的恐惧瞬间拉满。

所有的宫女太监嘴里都在嘶吼着,逃窜飞奔出乾清宫。

到他们离开了很远很远,乾清宫里都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此时,乾清宫只剩下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坐起来的“皇帝尸体”。

此时,朱由校已经睁开了眼,目光散漫没有焦点,显然此时还没有回过适应面前的一切。

但宫女太监们惊恐的喊叫声,也稍微让他回过了神来,下意识转头望去,却只看到那些宫女惊走、十分狼狈的背影。

“少见多怪!”

“诈尸嘛!”

“多么正常的事情!”

他叫朱由校,来自21世纪,在冶金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就加入了一个火炮研究所扫地。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走路掉到下水道之后,竟然来到了这里?

随后朱由校的脑海里,强势插入了一段又一段记忆。

这粗暴的信息洪流,让他的脑海不堪重负,如同裂开一般疼痛。

半晌之后,朱由校终于回过神来了。

他通过这些信息流,瞬间明白了他现在所处的处境,也明白了他现在的身份。

原来他竟然穿越了,还穿越了同名同姓的明朝皇帝朱由校的身上。

以前朱由校只听说过有穿越这回事,可想不到这种事情,还真的落到他的身上。

朱由校甚至有点不太敢相信。

他连忙跑到了殿中的一处铜镜前,细细地端详着铜镜里反射出来的容貌。

这下子朱由校终于确定了。

他这确实是穿越了。

因为曾经里面的他俊俏非常,丰神隽秀的脸上,留着唏嘘而迷人的短须。

只有俊俏的人,才能够穿越,也才能够被穿。

这就是定律……

朱由校所处的环境,以及他穿越前后的容貌,都符合了这个定律。

他果然是穿越了。

“哈哈哈哈!”

可是朱由校也不觉得十分难受,反正他孑然一身,没有什么好牵挂的。

不过,这穿越倒是穿越了。

可是穿越过来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啊!

朱由校看着周围的装饰,现在竟然是天启七年,他竟然已经死了。

再就算他不死,他现在的情况也十分的不乐观。

甚至也不能说是他的情况不乐观,只能说整个大明朝的形势就不乐观。

“唉!”

“起码,崇祯是救不了大明的。”

这关外的建奴,如今也正在崛起,常年跟大明发生战争。

朝廷每年省吃俭用的那点钱,大多了送到九边去充当军费了。

可是九边的边军军头还不满意,不停的派人回来,要求他补足军费。

问题是他们这边也难了,明朝剩下就那么点钱,各处的贪官污吏还是能贪就贪,能用的全部用上的。

这个皇帝下令押送军费去辽东,户部先是过了一手,到兵部又过了一手。

去到辽东之后,军头们又过了一手,到边军士兵手里的就那么点鸡零狗碎。

偏偏朝廷给边军拿了那么多的军饷,拿了那么多的铠甲装备,却没有见到他们做出太多的成绩。

建奴越发强盛。

神州即将沉沦。

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

扬州十日。

嘉定三屠。

人命不如狗。

九州恫哭。

为了加强边军战斗力,给边军提供足够的军饷,明朝的皇帝也不是没想过增加朝廷税收。

比如说加征商税。

可皇帝一想加征商税,马上就有无数的正人君子跑出来,

他们哭着喊着说,这是在抬高商人的地位。

朝廷给商人征税,竟然是在抬高商人的地位,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或者,正人君子就是说,这是在与民争利。

这何其扯淡?

而实质上,无非也就是朝廷之上的那些正人君子收了商人的好处,才阻止商税的推行。

又或者更极端一点,这满朝的文武大臣,哪一个不在暗地里经商。

他们本身就是最大的商人,自然也不会允许他增收商税。

问题是,这农税已经加到不能再加了,再加也搞不出来什么。

地里能刨出来的,也就那么三瓜两枣,再加农税也只会使土地兼并越来越严重,流民也越来越多。

这流民多了起来,这流民军也越来越多,整个中原大地的流民军势力,居然简直就是数不胜数。

现已有各路流寇扫荡中原,民不聊生。

这些流民军也可是费尽了心思,想要推翻大明,自己尝一尝这当皇帝的滋味。

当然,这些都还是远的。

短期内,哪怕是朱由校穿越过来了,也都还没有自挂东南枝的风险。

那更大的风险是来自于眼下。

所有人都知道他死了,现在这个朝廷需要新的帝皇,而偏偏他没有儿子。

好像他死之前。还说要把皇帝传给了他五弟信王朱由检?

呸!

此一时,彼一时。

朱由校现在活过来了,那个皇位他自然是不能再传了。

崇祯救不了大明,救不了天下黎明百姓。

如果让崇祯上位了,那后果只能够使李自成入京,建奴入关,神州沉沦。

大明!

得由他朱由校去救!

他再怎么说,也比大明的人,多了几百年的历史沉淀。

他比崇祯更明白,朝中的那群正人君子,到底是什么货色。

他冶金方面的才能,也绝对能帮助这个时代的武器,实现更新换代。

换句话说,他才是最适合当皇帝的人。

问题是,这文武百官能答应吗?

尤其是那些正人君子,巴不得他早点去死,肯定是在急不可耐地想要推朱由检上位。

毕竟在历史上,他八月二十二日才死,朱由检二十四日已经登基了。

等到正人君子把这一切的事情,都做成了定局之后,那他可就危险了。

这朱由检真会老老实实的看见他活过来,就把皇位还给他?

朱由检或许会的。

他的秉性倒也还算是纯良。

但就算朱由检真的能把皇位交给他,他手下的那些人也绝对不能答应。

明明有从龙之功到手,马上就可以封妻荫子了,却突然跑出来一个王八蛋告诉他们,他们不过是做了一个美好的梦。

朱由校想想,就算是他也不可能答应这种事情。

他们大概率,会把朱由校直接摁回到棺材板里面去!

活的也摁!

现在朱由校也不知道,朝廷把这个朱由检推上台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要是已经快要准备得差不多了,自己可得早点阻止。

如若不然的话,恐怕他这个皇帝的位置,想退也得退,不想退也得退。

他死了这个事情,都还没查清楚,谁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但是根据他的推断,那肯定是有刁民要害他。

否则,就凭他这常干木工活的身体,哪是那么轻易就会死了。

正在朱由校苦思冥想着的时候,殿门处伸进来了一颗脑袋,眼珠子还在骨碌碌地转着。

原来是乾清宫领头太监张桐听说,朱由校竟然自己死而复生的事情。

他当下也不敢相信,要亲自过来看看。

朱由校抬起头,便看到了那个伸进来的脑袋,便不耐烦地招了招手。

“还在那里看什么!”

“还不赶紧过来伺候朕更衣!”

朱由校现在刚刚活过来,身上所穿的那一套,还是与他准备随他一起下葬的华服,并非是皇帝常使用的正规服饰。

他然后用屁股想一下,也知道他待会还要面见大臣。

如果他还是穿着这一套,准备跟他一起埋到地下的衣服的话,终究有几分阴森感。

说不好,有些想歪的大臣,还认为他乃是鬼崇上身了。

这太监一边侍候着朱由校,一边瑟瑟发抖,这种来自骨子里的震颤,那可不是靠理智可以克服的。

这时朱由校的声音传来,总算冲淡了他几分恐惧。

“如今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这声音传来,帮助朱由校穿衣服张桐一个哆嗦,难免身体触摸到的朱由校皮肤。

他通过指尖上传来那温暖的触觉,心里终于确定,他们的陛下是真的又活过来了。

原来陛下真的不是鬼!

陛下是活生生的人!

朱由校看到这脸上有几分狂喜的张桐,眉头又轻轻地皱了起来。

这可把张桐吓了一跳,方才想到自己竟然没有答皇帝陛下的话,当场吓了个不轻。

“陛下,情况不太好!”

“这朝堂之上的诸公,都在皇极殿那边,连信王也在那边。”

“这朝廷之上的衮衮诸公,正想着将那信王殿下推上皇帝位呢!”

同类热门书
朕的大明帝国
朕的大明帝国
明朝,泰昌元年距离明帝国中央政权覆灭还剩二十四年。此时的大明朝已是内忧外患。朝廷上党争不断,关外建奴磨刀霍霍,欲彻底占据辽东。一个后世的灵魂穿越而来,成了刚刚登基的天启皇帝朱由校。“这是朕的大明帝国,朕可不能让他亡了!”
万戈舍予韦 ·两宋元明 ·连载 ·47.5万字
大明疯皇
大明疯皇
两颗红丸下去,泰昌竟然没死。不过,他好像疯了!他竟然不管不顾弄死了先帝最宠爱的郑贵妃,抄了福王的家。他还教太子玩什么火炮火枪。他还教信王做生意,开设钱庄赚钱。他还动不动就御驾亲征,微服私访。他甚至还想去玩什么海上争霸。......整个大明都被他带偏了,不但偏到太平洋去了,还偏到大西洋去。
星辰玖 ·两宋元明 ·连载 ·212万字
大明最后一个大帝
大明最后一个大帝
魂穿明末,成为末世皇帝—崇祯。明朝: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宇峰雨 ·两宋元明 ·连载 ·75.1万字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
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
穿越成崇祯皇帝,己巳之变,撕破大明最后的骄傲,丧钟似乎已然敲响。一寸山河一寸血,被建虏蹂躏的山河,深深刺痛了大明。似乎盛世强国,真的成了遥不可及的痴梦。大厦将倾,社稷将破,那就由朕来力挽狂澜吧!…书友群:938.887.683
仗剑至天涯 ·两宋元明 ·连载 ·60.2万字
乱明者皇太子
乱明者皇太子
万历十五年,即1587年。这一年,距离明亡还有57年!这一年,在白山黑水之间的建州女真开始崛起!这一年,万历皇帝已经怠政。这一年,国本之争的大幕已经拉开。这一年,大明最后的名将戚继光溘然长逝。道德楷模海瑞也与世长辞。这一年,西班牙和英国为了海上霸权之战如火如荼。而这一年又被历史学家称为无关紧要的一年。但这一年却被一瓶二锅头改变了。……….新建了一个书友群:492635934
帅锅大马 ·两宋元明 ·连载 ·111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