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84章)
云绾绾穿成了书中同名的炮灰,甚至连女配都算不上,书中女主是她的庶妹云芊芊。 《庶女王妃》这本书主要讲的就是丞相府庶女二小姐云芊芊是如何从一介庶女登上王妃之位的逆袭之路。 原主身世显赫,是丞相之女。却也只是书中一个登场即下场的炮灰,在百万文字中仅仅只占了五十五个字。 【中秋之宴,丞相府嫡出大小姐云婠婠不幸死于刺客的刀下。 丞相夫人痛失爱女,心中大拗,悲痛之下,缠绵病榻,令人唏嘘。】 别说爱情线了,连生命线都短的可怜。 仗着原主身世显赫,父母疼爱,她本来是想平平安安的混下去,但是因为书中丞相府被抄家,灭九族的命运,让云绾绾咸鱼不下去了。 云绾绾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人生真难啊——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千躲万躲,怎么还是招惹上书中那个喜怒无常,乖戾阴鸷的疯批太子。 【死鱼眼】这就让人很无奈了。 容钰容颜如玉,嘴角上扬,“想明白了吗,嫁不嫁?”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穿越成炮灰

“救命——”

“救命啊——”

“有刺客——”

“护驾——”

“护驾——”

耳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云婠婠的眉头微蹙,烦躁不已。

嗯?不对劲,自己的身下怎么这么硬啊!

她的席梦思床垫呢?

云婠婠猛然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探究发生了什么事情,眼前寒光一现,一把大刀直直地向她砍来。

云婠婠下意识一滚,躲过刀锋后的云婠婠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幕。

古风古色的大殿上,一群穿着古装的人在慌乱地躲避着刺客的追杀。

自己这是乱入了片场了?

恶作剧?

刺客没有给云婠婠思考的时间,见一击不中,又拿着刀向云婠婠砍去,誓要挽回自己的面子。

情况危机,云婠婠见状只好先应付眼前的这个局面,她向右一滚,躲过砍向自己的刀,翻身站了起来。

刺客见云婠婠又躲过自己的杀招,心中更加恼火,提着刀就向云婠婠攻去。

云婠婠侧身躲过他的攻击,一脚用力地踹向他的腹部。

刺客没有防备,被她一脚踹中,踉跄地后退了几步。

云婠婠这一动手也知道自己不是刺客的对手,刚才踢中他,不过是他没有防备罢了。

云婠婠不再恋战转身向外跑去。

刺客想也没想地迈步追了上去,但无奈接到首领的指令,已有一批援军已经到了,他们必须撤退了。

他盯着云婠婠逃走的方向恶狠狠地看了眼,略带不甘地后退几步,转身撤退。

云婠婠虽然忙着逃跑,但也没有忘记回头查看一下有没有追兵。

刚跑到大殿侧门的时候,大殿里冲进来一群穿着盔甲的侍卫,各个身手了得,刺客一方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仓皇逃脱中,但仍有不少刺客被按压在地,挣扎不休。

见状,云婠婠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显然自己是安全的了。

一松懈下来,她觉得刚才支撑着自己的那股劲儿一下子消失了,双腿一软,瘫软在地。

“小姐,小姐,你在哪啊,呜呜呜呜呜呜~”一个穿着绿色齐腰襦裙的小丫鬟满眼慌张地在人群中穿来穿去,满脸的泪水,止不住的抽噎。

红柚心里慌得不行,小姐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她踮起脚前向前看去,小姐到底在哪啊?突然她看见人群中的云婠婠,红柚的眼睛一亮,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脸颊,她小跑着上前。

“小姐,呜呜呜,小姐,你没事儿吧,吓死红柚呢,你去哪了啊~”红柚边哭边笑。

“你先别哭了?”看她哭的这么惨兮兮的,云婠婠干巴巴地说,这人谁啊?

“嗯嗯,小姐说不哭了,红柚就不哭了。”红柚吸了吸鼻子,抬起胳膊,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

云婠婠还来不及问她是谁?这是哪儿?就突然感觉脑袋一疼,一大股记忆一下子像浪潮一样涌进自己的脑海。

“嘶——”云婠婠双手捂着头,难耐地发出声音。

“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红柚?”红柚面色慌乱地看着云婠婠,伸手想碰云婠婠又怕伤到她。

短暂的头疼过后云婠婠整个人僵在原地。

像小说里的情节,头疼过后的云婠婠接收了两段记忆,一段是身为丞相府嫡女云婠婠的记忆,另一段则是她曾经看过的一本书,书的具体内容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个大概。

“小姐,小姐!”红柚焦急的声音在云婠婠的耳畔响起,她看着小姐呆愣愣地样子,心里急的不行,小姐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呢?

“啊?”云婠婠茫然地抬头应道。

“小姐,你没事儿吧?”红柚小心翼翼地看着云婠婠,眼里满是担忧。

“呃,没事儿。”云婠婠今天遇到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她现在需要缓缓。

“小姐没事儿就好,没事就好。”红柚见状长舒了一口气,但她还是有些担忧,“小姐,夫人和二小姐都在后殿,那里很安全,小姐咱们也赶紧过去吧。”

红柚小心地打量着四周,虽然现在禁卫军已经镇压了刺客,但刀剑无眼,她们还是赶紧离开好。

夫人?二小姐?后殿?

应该是女主吧,她记得小说里,中秋宫宴上,丞相府二小姐云芊芊组织着众多命妇、小姐逃到后殿,躲过一劫。

这件事情让云芊芊名气大增,后来也为她增添了许多助力,让她受益匪浅。

“好,我们走。”云婠婠看了眼鲜血满地的大殿,面色一白,生在和平年代的她从来没有见过这幅场景,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红柚小心搀扶着云婠婠往后殿走去,眼睛警惕地打量着四周,路上不时能遇见逃命的宫女、太监。

身边每路过一个人,云婠婠都能感觉到红柚搀着自己的手微微收紧,她看了眼身旁紧张兮兮地红柚,她不过是个小丫头,刚才肯定吓坏了。

红柚小声地在云婠婠耳边说:“小姐,刚才真是吓死人了,那刺客一冲进来,大家都拼了命地往外逃,红柚一回头,小姐就不见了。”

说起刚才发生的事情,红柚仍然心有余悸,“都怪红柚,要不然小姐也不会丢的,都怪奴婢。”红柚越说声音越低。

“我这不是没事儿了嘛,还活的好好的。”云婠婠笑着说,她这个人向来乐天,生活已经够苦了,自己就不要再给自己增加烦恼了。

“额,那个…母亲,那边没事儿吧?”云婠婠一时还有些接受不了。

“夫人那边没事儿,一出事,二小姐就组织着那些命妇、小姐们躲到后边去了,就是小姐没跟上,都怪我,要是红柚拉着小姐的话,也不会丢下小姐一个人的。”红柚耷拉着眼睛,语气里满是自责。

云婠婠无奈扶额,这小丫头怎么像祥林嫂似的。

她们在路上还能看见大批去大殿支援的禁军,这让云婠婠的心稍稍安了一下,看样子这场动乱马上就能平息了。

“小姐,就在前面,马上就到了。”红柚小心地打量着周围,整个人像一只受惊的鸟。

作者还写过
黑化表哥太可怕
黑化表哥太可怕
路瑶父母双亡,寄人篱下。意外得知自己只是话本里的恶毒女配角,思前想后,只想平安度日。却意外对上未来权倾朝野的大反派,路瑶的小心肝颤了颤,自己还想好好活着:表哥,请自重……顾瑾之眸光幽深:乖,到表哥的怀里来……
妍九笙 ·小说 ·完结 ·29.9万字
9.3分
偏执反派的黑化值爆表了
偏执反派的黑化值爆表了
桑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书了。穿的不是女主,也不是恶毒女配,而是倒霉催的女炮灰,女炮灰长相明艳动人,但偏偏是属于草包美人那挂的,脑子不灵光就算了,偏偏还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看着和女主携手而来的男主,桑榆果断转身就走,走剧情,那是不可能的。突然桑榆眼前一亮,哎,前面那个男的你站住,我看你长得就很符合我的审美。男人转身看向桑榆,眸光幽深,复而嘴角翘起:“是吗?”后来桑榆知道了他的名字,心里一个咯噔,这不是书里面大反派吗?男人看着桑榆脸上怕怕的表情,嘴角的笑容更加灿烂,后悔?晚了。
妍九笙 ·豪门 ·完结 ·32.7万字
倒霉蛋的幸福生活
免费
倒霉蛋的幸福生活
作为一个21世纪的风水师,苏七认为一定是贼老天嫉妒自己的才能!才会让自己霉运缠身,倒霉了整整二十年。吃饭被噎,喝水被呛,就连坐公交都会遇上连环车祸。突然有一天,苏七遇见了一个紫气制造机。一个幸运属性满值的人,苏七承认自己嫉妒了。这个贼老天,真的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但当苏七发现自己的霉运属性在遇到他的时候,居然会免疫!苏七觉得困扰了自己二十年的问题可能要解决了!自己即将迎娶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哈哈哈~苏七手里攥着红衣女鬼,笑着看着被强行开了天眼的顾九乾,晃了晃手中的女鬼。顾九乾面无表情的盯着苏七,苏七觉得顾九乾一定是被自己强大的武力值惊呆了,一定会让自己做他的保镖。顾九乾看着一脸求表扬的苏七,说:“苏大师,除了会看风水,原来还会捉鬼啊。”苏七点点头,自己就是这么优秀!所以要不要让自己做他的保镖啊。顾九乾:可能做老婆更好。
妍九笙 ·都市 ·完结 ·17.3万字
同类热门书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亡国后,楚意被迫做了敌国的豫王妃。她与豫王萧晏过了两年,暗中谋划报仇复国,却死在至亲手中。一朝重生,她还是上京城最尊贵的六公主;后宫诡计频出,朝中奸臣作乱,蛮戎虎视眈眈——楚意做好孤身救国的准备,没想到……父皇:朕的六六有凤雏之姿,谁敢欺负她,朕立即发兵灭他一国!母后:意儿缺钱吗,这是咱家库房钥匙,也就比国库大几十倍吧。皇兄们:我的妹妹,要做全京城最快乐的小姑娘!*这时的萧晏还只是个卑微低贱的敌国质子,她念着上辈子吃他许多补品的份上救他两次,谁知他从此便缠上了自己。她杀人,他补刀;她放火,他递柴;她挽大厦之将倾,他救百姓于水火。待到千帆过尽,楚意对他说:“萧晏,你我从此两清。”这人却道:“公主说得对,你我从此‘两情’相悦,朝朝暮暮。”*楚意后来才知道,他为她覆灭一国,流尽鲜血,只求一个她平安喜乐的来生。(1V1,权谋,双强互宠。)
新茶 ·架空 ·连载 ·48.2万字
9.9分
疯批太子靠取我心头血续命
疯批太子靠取我心头血续命
太子萧玦,自小中了无可救药的血蛊。他生性薄凉冷血,不近女色,犯起病来暴戾恣睢,六亲不认。大楚国所有人都以为,太子殿下毒发暴毙前,还是孤身一人。萧玦亦是如此认为,直到他有一天,他发现丞相府嫡女宋媞媞的心头血能缓解他的血蛊之症。他丹凤眼眯起,诡谲而残忍想道:宋媞媞,敢用心头血迷惑孤,孤倒要看看你玩的是什么把戏。一个不留神,他竟被她撩动了心。可她想逃?休想。当日夜半,他闯入她的香闺,将她逼至角落,哑着声音道:“媞媞,我心悦你。”“你做我的皇后,六宫无妃独宠你一人,好不好?”……京中贵女羡慕又嫉恨,宋媞媞何德何能,能得冷情冷性的太子偏宠。穿书后的宋媞媞捏着小手帕欲哭无泪,她的痛,无人能懂!原书中,她生得绯颜腻理,身份尊贵,有爹娘与长兄千娇百宠,却不断作死与有主角光环的女主作对,最终落得满门抄斩的凄惨下场。她竭力避免全府身首异处的下场,更要远离原书中屡屡取她心头血的疯批。但无论她怎么逃,还是逃不开萧玦那厮疯批的桎梏,好难!
咖啡里的抹茶 ·架空 ·连载 ·19.2万字
9.8分
乖!娇娇别逃!疯批权臣不禁撩
乖!娇娇别逃!疯批权臣不禁撩
【钓系娇软美人vs腹黑病娇权臣】最初,虞菀宁为了嫁给探花郎,处心积虑接近状元郎---林清寒,打算曲线救国。于是某日…虞菀宁泪眼婆娑:“你放我出去!我要与裴郎完婚,嘤嘤嘤…”林清寒眼眶发红,一把将女人抵在了墙壁上,掐住她的脖子缓缓收紧:“方才风大,我没听清,宁儿要嫁给谁?”虞菀宁呆了呆,瞬间被吓哭。那之后…虞菀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逃逃不掉,总被林状元欺负哭。后来…林清寒提着食盒等在床帐前三天三夜,痴痴望向病床上的虞菀宁,轻哄道:“宁儿,若你肯用膳,无论何事我皆依你!”虞菀宁一扫病态,双眼发亮:“我要嫁人,你可依?”林清寒长睫轻颤,痛得像被剜去了一块儿心尖肉,呵,原来她至始至终都没忘记那人……良久,他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声音低沉沙哑:“好。”再后来…林清寒看着大红花轿,喝的酩酊大醉,他的宁儿即将嫁为人妇,痛到无法呼吸。恍惚间,视线里出现了新娘子的绣花鞋。虞菀宁踢了踢他,嫌弃地蹙起小眉头:“怎么醉成这样了,还拜不拜堂了?”林清寒:???食用指南:前期强取豪夺,后期追妻火葬场。
陇玉 ·宅斗 ·完结 ·27.9万字
9.7分
和离后,撩到镇北王后我带崽跑路
和离后,撩到镇北王后我带崽跑路
沈岁锦奉旨嫁入东宫,成亲当晚,就被太子冷落。所有人以为沈岁锦会以泪洗面,她们等呀等……等来是沈岁锦见新入府美人可怜,又与自己同病相怜,对美人多加照拂。照顾着照顾着,将自己照顾到榻上。沈岁锦发现不对劲,娇艳美人竟然是个男人。——世人皆知,镇北王府郡主是汴梁第一美人。却没人知道,景稹在未出生时被道士预言为灾星,自出生直接跌入泥泽,不得不男扮女装保命,镇北王府经逢变故,他躲入东宫后院,仰人鼻息,原本一切尽在计划之中,被意外闯入他生命沈岁锦打破。夜里沈岁锦被景稹圈在怀中,拉着小手撒娇道,“岁岁我心口疼,要揉揉。”被撩到腿软沈岁锦当即将人踹下床。某日,景稹忽然换了个身份,带着聘礼将沈岁锦堵在将军府门前,可怜兮兮说,“岁岁本王清白没了,你要对我负责。”若不是亲眼见识过镇北王残暴手段,沈岁锦真被凄惨柔弱模样骗了。
青萝有枝 ·穿越 ·连载 ·49.5万字
7.8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偏执帝王VS矫情宠妃】1V1,双洁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拾筝 ·架空 ·连载 ·60.1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