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56章)
穿越大乾。 二月初二,龙抬头,紫气东来,灵气复苏。 默诵大儒文章,可吸纳紫气。 天道有灵,初诵之文章将自行演化本命心法。 道经佛文、诗词歌赋,皆可感悟心法秘技。 开篇逍遥游,剑招全靠……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我想做个好人

我,李牧。

大乾王朝,太阿郡,清平县县令。

父母给我取名为牧,意在牧民一方。

我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十八岁金榜题名,十九岁外放七品县令,牧民三万,勤恳一年,未取民脂民膏分毫。

昨日,我和县中士绅石中玉构陷了一名女子。

今早,得石家白银百两。

爹,娘,你们在天有灵,保佑我不要东窗事发。

……

狗官啊。

李牧看着镜中那张年轻英俊、棱角分明的脸庞,脑海中陌生的记忆翻涌起伏,慢慢被他接收融合。

半饷后,他低头审视着身上绿意盎然的官服,一种名为责任的品德涌上心头,他叹息:以前,我没的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来人!”李牧长身而起,在男均一米六六的大乾朝,竟有一米八出头,他双手收于袖中,负在身后,摆起官威,肃然喝道,“本官要重审女犯寒清浅……”

“大人,有朝廷八百里加急的邸报。”门外忽然冲进一个衙役,身穿皂衣,腰佩铁尺。

这小子叫张科,是三班衙役中的站班皂隶,平日在衙中值守,没读过书,文盲。

“拿来。”李牧伸手接过折子,打开看去,里面洋洋洒洒数百字,因为阅读习惯,他看着有些费劲。

才看了两行,李牧的表情就变了。

他原以为自己穿越到了某个架空王朝,正打算以社会主义接班人的身份迎接崭新挑战,去伸张正义、匡扶社稷,却被告知,这个世界要变了!

二月初二,龙抬头,卯时,紫气东来,灵气复苏……

默诵大儒文章,可吸纳紫气……

天道有灵,初诵之文章将自行演化本命心法……

道经佛文、诗词歌赋,皆可凭紫气感悟心法秘技……

灵气复苏,妖魔横行,各地需谨小慎微,万勿冤假错案,以防魑魅魍魉……

诸郡、县当恪守本命,为天子牧民!

折子的末尾,署名的是钦天监。

李牧知道这个部门,平时观察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最多就是在晚上看看是紫微星亮,还是贪狼星亮,什么时候,竟然开始玩灵气复苏这一套了?

二月初二龙抬头,那不就是明天?

时间有些紧啊。

“大人,大人,不好了!!”此时,又一名壮班民壮冲了进来。

县中三班衙役,捕班快手,简称捕快,有缉拿追凶之责。

站班皂隶,平日跟随长官左右护卫开道,公堂上喊威武的也是他们。

壮班民壮,负责把守城门、衙门、仓库、大牢等要害部位,兼职巡逻。

“大人,不好……”

“闭嘴!本官好的很!”李牧斥了一声,摆起官威,威严问道,“何事大惊小怪?”

“大人,女犯寒清浅在狱中上吊自尽了!”壮班民壮叫道,“还,还穿了一身红。”

李牧:“???”

李牧猛得低头看向折子,暗想若真有灵气复苏,那寒清浅含冤自尽,怕是要化成厉鬼害他性命!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带路!!”李牧气抖冷。

“好的,大人!”

清平县的大牢在城北,距离县衙两里地,李牧带着几名站班皂隶,跟着民壮一路小跑到此,他忽然想到一个严峻问题:“寒清浅穿红衣上吊……她哪来的红衣?”

“大人,不知道。”民壮理直气壮。

“去查!”李牧气道,明日就灵气复苏了,今天却有人穿红衣在狱中上吊,这是有刁民在害他!

“啊?”民壮瞪圆了眼睛,这……这不归他管啊。

李牧快步来到大牢门口,大牢是平层,约莫一个足球场大小,门口脏乱臭,很符合他固有的印象。

“见过大人!”大牢门口的两名壮班民壮见到他,忙抱拳行礼,打开大门。

“带路!”李牧快步进入。

寒清浅身为女犯,被单独关押,李牧赶过去时,那里围了不少衙役。

为首的,是个五官寻常,身形高瘦,但眼神锐利的持枪青年,他叫林幼鲸,是壮班班头,虽然比他大不了多少,但擅长枪法,能一次耍出三个枪花,在记忆中,这是个高手。

“大人。”林幼鲸见李牧赶到,起身抱拳,眼神带着不岔,低头道,“大人,您来晚了,寒清浅已经咽下最后一口气。”

李牧心头发苦,但没说什么,蹲下身查看。

寒清浅倒在稻草堆上,嘴唇干裂,面如金纸,双目紧闭,气息全无,脖颈一道紫青瘀痕,配上质地轻柔的大红纱裙,在狱中莫名有些诡异阴森。

他紧张的翻看寒清浅的眼皮,发现她瞳孔并未扩散。

没死透呢!

李牧赶紧给她做心肺复苏。

林幼鲸见到这一幕,目眦欲裂:“大人,你……”

其余壮班民壮赶紧低头,他们目光闪烁,眼神带着不屑、鄙夷。

虽说这位寒清浅的身材确实丰腴,又是难得的美人,但毕竟已经咽气,所谓人死为大,大人这般做法……哎,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就在民壮们默默感慨时,李牧又开始人工呼吸。

他一会人工呼吸,一会心肺复苏,几套急救动作下来,整的所有民壮都不会了:大人他……真会玩。

林幼鲸更是咬牙切齿,抓住长枪的手,青筋毕露。

民壮张龙、张虎赶紧抱住他两米长枪,拼命朝他摇头。

“咳~”就在此时,已经气绝身亡的寒清浅忽然轻咳出声。

“诈、诈尸了?”张龙张虎瞳孔瞪成铜铃,心肝欲裂,两人手挽手,往后走。

“这是……怎么可能,人明明已经死了。”林幼鲸大骇,刚刚可是他亲自检查的,寒清浅确实已气绝身亡。

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寒清浅悠悠醒来,明眸流转间,看到一双手不停的……

李牧不动声色的收回双手,道:“醒了就好,寒清浅,本官已查明你是冤枉的,正要为你翻案,你何苦自寻短见?”

“我没死?”寒清浅死而复生,脑子还有些不灵光,不过,想到那双咸猪手,她下意识双手环抱,遮掩傲人胸怀,“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

李牧:“我……”

“寒清浅,刚刚是大人救了你。”林幼鲸眼神复杂,“虽然手段有些卑……但……”

李牧:“我没有……”

“是啊是啊,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大人对你又亲又摸,你才能活过来。”壮班民壮们也七嘴八舌的‘帮忙’。

李牧:“我不是……”

虽然解释的有些没到位,但总算让寒清浅明白,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正是眼前这位……害她入狱的狗官!

李牧赶紧表明立场,郑重承诺,一定为她翻案,所以,请千万不要穿着红衣自尽!

他将寒清浅扶起来,才发现她竟有一米七出头,胸怀傲人,蜂腰却盈盈一握,红裙下,一双修长美腿若隐若现。

她脸色还很苍白,手脚冰凉,嘴唇干裂,脖颈一道紫青瘀痕,看着甚是狼狈,但她五官精致,眸子清丽,如一株亭亭玉立的娇艳红莲。

如此姿色,按理早已婚配,可惜,她家道中落,父母双逝,加上大乾朝男均一米六六,使一米七的寒清浅早早的就剩下了。

也有父子想纳她为妾,她没答应。

“大人要为我翻案?”寒清浅轻轻咬唇,贝齿晶莹如雪,“大人救我,难道不是为了把我……把我卖入烟花之地,好再挣一百两白银吗。”

这个再字用的好。

李牧心神一动:她知道‘我’为了一百两构陷于她的事。

“你这身红衣,是石家送来的?”李牧明白过来了,因为知道一百两之事的,只有他和石家。

寒清浅点头承认。

另一边,林幼鲸跟手下人打听了下,确认半个时辰前,石家的孙管家的确过来探望过寒清浅,当时他手中拿着篮子,红衣和绳应该就藏在里面。

“他是怎么跟你说的?”李牧问道。

寒清浅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忙道:“孙管家告诉我,石家给了大人一百两,要我家三十亩地和宅子,而大人,大人嫌一百两少,要,要把我卖入太阿城烟柳巷,再赚百两白银。他给我一件红衣,一根绳,告诉我唯有如此方能解脱。”

“胡说八道!”李牧大怒,“石家厚颜无耻!竟敢凭空污我清白!我……忍他们很久了!”

才来不到半天的李牧官威如狱,冷厉道:“今日之事,我定要石家付出代价!”

同类热门书
读书人:高质量莽夫
读书人:高质量莽夫
巫山穿越重生,觉醒前世宿慧。巫山携泱泱五千年文化精髓,在胸中凝聚文气大斗(才高八斗的斗),降妖伏魔,征战异族,为我人族开辟新的疆土领域。且看巫山将《道德经》刻录进文气大斗后,孕育出的伴生文器【阴阳图】,能不能成长为至宝【太极图】。作者导读:无系统,偏儒道流,反派智商在线,微慢热,本书需要带一丁点脑子看,读书人前期小目标,娶个漂亮小媳妇再说。不进宫,不烂尾,已经190万字完结小说《黑篮之灰色花开》打底保证。
花灯引路 ·古典 ·连载 ·33.5万字
开局三千道经,我成了圣人
开局三千道经,我成了圣人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返虚合道,古老神秘的十六真言,道尽所有的修炼秘密。截然不同的华夏仙道,兼仙武之长,来到异界后,又会与异界仙道迸发出什么火花?这是一个少年,借助地星记忆,成为道祖的故事。已有270万字精品老书《洪荒星辰道》,质量保证!
爱作梦的懒虫 ·古典 ·连载 ·79.9万字
妖怪都归我
妖怪都归我
太初紫气炼化万物,太易天工推演万法,妖怪虽多,都是我的进阶食粮!
呕吐一地 ·修真 ·连载 ·62.5万字
我有一卷神仙图
我有一卷神仙图
变异的大周末年,周幽王继位。齐、楚、秦、晋等诸侯虎视眈眈,关外异族整兵秣马。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图画贩子,携带华夏五千年的图卷记忆,来到了画师掌握的世界。吴道子的《钟馗捉鬼图》内,跳出判官钟馗。吕纯阳的《飞剑图》内,跃出一剑杀敌于千里之外。周天子的《太公图》,飞出一卷封神榜与打神鞭。《佛祖讲道图》内,飞出一座五行大山。《老子骑牛图》内,紫气浩荡三千里。当大周无数画师还在为创造一张画卷而绞尽脑汁之时,主角已经手持一摞图卷糊在了敌人的脸上:“十殿阎罗图和灵山诸佛图,你自己选一本吧。”
第九天命 ·神话 ·连载 ·63.7万字
我在天师府苟到无敌
我在天师府苟到无敌
周玄重生成了大夏仙朝天师府鉴魔司里的一名鉴魔役,开局获得六道宝鉴,可以通过清算妖邪死后不散的因果,不断获取各种奖励。洗髓宝术“紫气东来”、太一经、元屠阿鼻、涅槃道果、千年蟠桃……恰逢三界动乱,妖魔鬼怪祸乱人间,周玄以职务之便行走天下,苟在天师后面鉴魔的同时,利用六道宝鉴疯狂发育。某一天,他回过身忽然发现:“六道之内,我已无敌。”书友群:1015289857
沧月玄 ·古典 ·连载 ·38.7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