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49章)
  落地两天就看到一轮大日在大地上绽放,风暴、寒潮、饥荒、饿鬼、邪道、神朝、魔头,接踵而至。 余子清先定下了一个小小的目标,不被饿死。 然后再给自己整出来个足够强的靠山,安心修行到谁也打不死他为止。 ———————————————— 只要有足够的信息,就没有干不掉的敌人。 ps:嫌太瘦的可以先去看万均的完本老书《一品修仙》,管饱。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一个弱鸡厨子

北风呼啸,似是夹杂着冷冽刀锋,刮的万物凋零。

只有一些乱石的荒芜山谷小道上,余子清紧了紧几层黑布胡乱拼凑成的大氅,脑袋上裹着一个黑狗皮帽子,只漏出一双眯着的眼睛,缩到队伍的中间,悄悄抬头瞄了一眼。

队伍的后面,跟着一百七八十头山羊,绝大部分都瘦的皮包骨头,除此之外,还有六头驮着物资的长毛牛。

队伍的两侧,七八个皴黑枯瘦的汉子,微微缩着脖子,没精打采的照看着羊群。

队伍的最前面,四个皮肤黝黑发亮,头发跟毛毡似的汉子,骑着高头大马,只穿着兽皮坎肩,却还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里浑身冒热气。

只是靠近一点,余子清都觉得似乎没那么冷了。

右边脸上刺了蛇纹的汉子,似是察觉到余子清靠近,回头瞥了一眼,用一种弹舌音很重的异族方言,跟同伴不知道在说什么。

余子清低下头,假装听不懂,反正拿脚后跟想都知道,这些家伙嘴里肯定吐不出什么好屎。

听了没几句,这四个壮汉就将话题从余子清身上转移开,自顾自的聊了起来。

余子清低着头,像是怕冷似地,紧跟在四个大汉身后。

过个小半个时辰,眼看天上开始飘雪,右边那脸上刺了蛇纹的汉子,才转头瞪着余子清,带着略显僵硬口音的官话道。

“饿了,烧肉。”

“噢。”余子清应了一声,暗道,得亏我学官话学的挺快,不然这种简单的词,稍微带点口音就听不懂了。

行至一处背风的山坳,四个壮汉下马撑帐篷,赶那些牛羊入山坳最里面,这才转身看向余子清。

余子清面无表情,自顾自的去乱石堆的石头缝里,寻找一些残存的干枯杂草引火。

片刻之后,余子清取出冻的梆硬的肉块,铡刀削成片,摊在烧热的石板上,很快,油脂滋滋作响,香气也开始弥漫。

四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扯着腮帮子猛塞,余子清烤了半晌,没半盏茶的功夫,就被吃的一干二净。

吃饱之后,灌着兽皮酒囊里的劣酒,几个壮汉继续用那种弹舌音很重的异族方言,继续说着什么。

酒足饭饱,三个壮汉喝的微醺,倒在帐篷边,裹上兽皮便呼呼大睡,鼾声如雷,唯独那蛇纹壮汉,还坐在篝火边。

余子清看着空荡荡的石板,默不作声的退到一旁,从怀里取出一块干馕,烧了些热水泡软了,再慢慢的吞咽。

而那几个皴黑的汉子,则悄悄摸过来,用干饼子刮了刮石板上残留的油脂碎屑,狼吞虎咽的争抢。

余子清暗叹一声,什么都没说,捂着自己的小腹站起身,那蛇纹壮汉见状,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走出山坳,到了下风口,余子清放完水,瞭望四周,暗叹一声。

真是够晦气的。

说实话,刚来到这个世界,发现是古代背景之后,余子清还是挺担心的,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别人。

生怕自己一泡奥利给,搞出来一场能把整个城里的人团灭的瘟疫。

然后,他想多了。

他压根就没见过城池。

落地不到三天,就看到天边仿若有一轮新的太阳冉冉升起,刺目的光芒,以指数级膨胀。

得亏他反应快,第一时间找了掩体,不然当场就要被强光刺瞎双眼。

灾难降临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月,也没找到所谓的城池,好不容易找到了村落,也都是荒芜一片,半个活人都找不到。

一个多月,没被渴死饿死,已经很不容易了。

好不容易见到了活人,却是四个掳掠的强人。

在队伍里行进了一个月,当时队伍里教他官话的老书生,已经不见了。

想当狗腿子,抱强人大腿的混子,也不见了。

甚至几个妇人,在余子清一觉睡醒之后也消失了。

当时据蛇纹脸壮汉说,想跑的可以随便跑,但是方圆三四百里之地,都是一片荒芜,天气又这么冷,离开了强人手里的资源,三天都未必能活过去。

余子清也没打算跑,那消失的老书生教他官话的时候,顺手教了他一些异族的语言,再加上余子清从零开始,对照着听着,也基本能听懂的差不多了。

没事偷听来那几个强人的闲聊,总结下来就是这几个强人,是贩人去矿场的,而且今年气候异常,冷的特别早,一天比一天冷。

前几个月还发生过什么灾难,到了今天,别说方圆五百里,千里之地都难找一个村落。

给这些被贩卖的人说方圆三四百里是无人区,余子清估摸着,这几个瘪犊子绝对是故意挖坑,给人点逃跑的希望。

按照经验估算,现在气温已经差不多零下二十度了,而且越来越冷,他可没把握在这种情况下,当个没头苍蝇去闯完全不熟悉的千里……不,可能更大的无人区。

先活下来再说。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跑不了。

回到山坳,余子清微微佝偻着身躯,裹了裹身上拼凑版的大氅,卧在篝火侧面。

不多时,半睡半醒之间,迷迷糊糊看到有人影蠕动。

余子清一动不动,呼吸均匀,只是微微将眼睛睁开一丝缝隙,静静的看着。

一个左脸上长着一块黑毛痦子的汉子,在营地边缘转了小半圈,扛起一头瘦的皮包骨头的羔羊,顺着边缘向外蠕动而去。

借着微弱的篝火光芒,余子清还能看到,那羔羊耷拉着脑袋,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死了。

这人刚出临时营地,就见另外也有几个人影,悄悄跟在他身后,几人打着手势悄然而去。

而营地里,连最后守夜的蛇纹壮汉,都已经沉沉睡去。

余子清暗叹一声,神情有些复杂,也不知是该佩服这几个人的勇气,还是该哀叹他们接下来的命运。

果然,待这几人走出不过十数丈,余子清便见地上,一条黑绳,恍若黑蛇游动,带着细细的沙沙声,跟随而去。

那背着羔羊的汉子,仿若绊了一下,一个趔趄摔倒,他双手撑地,刚要站起,他背上枯瘦的羔羊,却无声无息的化为一张羊皮,披在了他身上。

悄无声息靠近的黑绳,也在此时,缠绕在他的脖颈上。

一个七尺汉子,毫无悬念的被那黑绳拖拽着没入阴影里。

“咩……咩……”

伴随着惊恐的咩咩声在夜里炸响,篝火骤然变得炽烈,光芒照耀之下,才见那阴影里,蛇纹壮汉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阴影里。

他手里牵着黑绳,另一头牵着一头白山羊。

山羊的左脸上,有一块圆形的黑毛。

形状就像是之前那汉子左脸上的黑毛痦子。

眼见蛇纹壮汉冷笑着走出阴影,余下几人,脸上带着惊恐,胡乱挥舞着不知道从哪弄到的小刀,扎向蛇纹壮汉的身体。

“叮。”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作响,却见那小刀扎到地方,依然泛着油光,连皮都没有破。

呼呼燃烧的篝火烈焰,重新消退了下去,一切又掩入阴影。

不稍片刻,余子清便看到那蛇纹壮汉回来,手里牵着黑绳,绑着七八头瘦的皮包骨头的山羊。

万籁俱寂,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到了后半夜,似是比昨天还要更冷了。

余子清被硬生生的冻醒,只能再靠近点篝火,也靠近那几个人形火炉一些,终于感觉没那么冷了。

只是到此,便没什么睡意了。

趁着火光,余子清拿出一本泛黄的书册,再拿出烧黑的焦炭当炭笔,在书册上写写画画。

那守夜的蛇纹壮汉坐在篝火边,瞥了一眼,看到书封面上有菜谱俩字,便见怪不怪的转过头,自顾自的拿出一只黑蝎子塞进嘴巴里。

余子清翻开菜谱,里面大都是一些笔画很是复杂的文字,在那一行行字的缝隙里,还有自己熟悉的汉字书写着蝇头小字。

代号:蛇形刺青脸。

真名:霍尔格达(音译),原文****(涂黑)。

身份:班图部落(已覆灭)族人,人牙子,食人邪修,七楼(未知势力)的线人。

主要经历:部落覆灭,游走荒原,偶然得到一本残篇法门,名《五毒常闻》,开启人牙子邪修之路。

常食用毒物(物资里毒虫蛇蚁不少,为修行必须)。

修邪法,造畜。

控绳,黑绳实触为头发参杂未知种类羊毛编织,为造畜邪法必备法器。

在这之后,余子清继续补充:

刀枪不入,非肉身横练,非以气抵御,需食毒物进补修行,毒物亦可当做蓝药。

这一条是刚刚看到的,食毒物进行修行是见过好多次了,但是出手之后立刻吃毒物当做蓝药快速补充消耗,是他的推测。

写完这一页,整整一页菜谱的缝隙里,都以蝇头小字书写着有关那个蛇纹壮汉的信息,密密麻麻,详尽之极。

做完这一切,余子清将菜谱收入怀中,顺便看了一眼怀中揣着的一柄锈剑,剑身与剑鞘都已经锈死,完全报废了。

但此刻,那锈死的短剑剑身与剑鞘的间隙,隐隐有一些锈迹化作尘埃,无声无息的脱落。

余子清心头猛然一松,一直紧绷蜷缩的身体,似乎都在这一刻,终于敢放松一点点了。

一点一点的收集消息,了解那几个强人,正常情况下,也是非常有必要,更别说现在还关乎他保住小命的底牌。

虽然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现在是连一个吃饱喝足的普通人都不如的饿的冻的半死的弱鸡。

可只要知道对手一些必要的信息,那他对于对手来说,只要出手,就约等于无敌。

几个月的摸索,到了今天,终于达成了对蛇纹男的触发条件。

只可惜,目前归类的还比较粗糙。

只能先暂时归类为真名、身份、来历、主修法门、擅长亦或者底牌。

但每一项需要的内容要有多具体,还不确定,甚至余子清还觉得,可能还有一些要求,他没有归类进来。

余子清抬起头看了蛇纹壮汉,眼睛微微一眯,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稍稍放松了一点点,至少现在开始,他不至于小命都被别人完全握在手中了。

拿出炭笔,将所有的小字全部涂黑,只在开头补上。

“蛇纹男,无害。”

继续到下一页,这一页里所有的信息,都已经被涂黑,只留下一句。

“疤脸男,无害。”

再翻两页,同样如此。

余子清紧了紧大氅,靠着篝火入睡。

这一次,他睡的安稳了不少。

一晃天蒙蒙亮,余子清被叫醒。

这是要继续赶路了。

打眼一扫,果然,昨天还剩下的那几个皴黑的汉子,全都不见了。

而羊群里的羊,细细一数,却多了几只。

再次行进到入夜,继续找了个地方准备歇脚的时候,蛇纹壮汉似是松了口气,指了指远方若隐若现山脉,咧着大嘴笑道。

“马上就到了,矿场。”

余子清也似是松了口气,咧着嘴笑了笑。

据这些强人用异族方言交流时所说,自那灾难降临之后,时至今日,保守估计,方圆千余里之地,只有这座矿场,算是有人烟的地方。

或者是,只有这里,算是相对安稳的地方,起码还能有吃的,有能喝的水,有遮蔽风雪避寒的地方。

这座矿场里能开采出一种名为锦岚的矿石,产量占据了天下所有出产的矿石五成以上,剩下那不到一半,零零散散的散布天下各地。

具体有什么作用,余子清不知道,他只是听说这个东西,对于南方大乾神朝那些地位极高,神神叨叨的修道者来说,是刚需品,而且永远供不应求。

有这种利益在,那座矿场就不可能变成没人烟的地方。

只不过脚下这片千余里的荒芜无人区,因为各种余子清还没弄清楚的原因,明面上没纳入到大乾神朝的版图里。

余子清猜测,可能这才给了那几个强人掳人贩卖的基础。

只可惜,整体环境变得越来越坏,连这些强人都打算干完这一票之后,便去别的地方,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油水了,就像这一次赶羊,耗时最长,数量反而是最少的。

如今走几十里地,连只兔子都见不到,能吃的植物,不是被冻死就是枯死,有些哪怕干枯了,埋在土里,大都难逃被逃难动物啃食干净的命运。

这一路上,除了干枯的枯骨,什么都难得一见,以前起码还不至于这般景象。

入夜。

余子清站在羊群的边缘,背对着那四个强人,手里攥着一块巴掌大的馕饼,将其递到一头枯瘦老羊的嘴边,喃喃低语。

“吃点吧,先活下来,才有希望。”

老羊咩咩的叫了两声,啃了几口饼子,再喝了点余子清喂的水。

就在这时,蛇纹壮汉走来,对着余子清一指,又指了指那头枯瘦的老羊,很不耐烦的嚷嚷了两声。

“快点,牵过来。”

余子清身形一顿,眼神瞬间一变。

只可惜,他一直眯着眼睛,满脸的黑灰,加上长时间没洗,粘在脸上的死皮,再加上裹着脑袋的狗皮帽子,谁也别想从他脸上看出来什么。

余子清暗叹一声,缓缓的转过身。

轻声道。

“这头羊,又老又瘦,割不下两斤肉,不好吃的,不是还有几头肥点的羊么?”

说真的,正常情况下,余子清还真没法分清,这群羊里,哪些是造畜邪法的受害者,哪些是真的羊。

但在这里,他还真能一眼分辨出来。

如今这天寒地冻的荒原上,除了壮汉这种强人,压根不可能见到吃的膘肥体壮的普通人。

几个月下来,甭管之前怎么样,现在不管死的活的,肯定一个比一个瘦。

至于不瘦的,也不会沦落为造畜受害者。

那蛇纹壮汉闻言,咧着大嘴,指着余子清哈哈大笑。

“说得对,这里的确有比较肥美的。”

说话间,绑在他腰间的黑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

听到这话,余子清立刻明白,这货是故意的。

马上要到目的地了,自己身为大厨的价值,已经远比不上身为羊的价值。

想要先顺利的找个相对安稳的落脚地点,再行打算的计划,终究没法顺利进行了。

余子清轻轻推了推老羊,直接道。

“老先生,离远点,一会儿血溅在身上,这鬼天气,万一淋湿了,会很要命的。”

老羊咩了两声,看到余子清的眼神里,带着哀恸,咩咩哀嚎着,他明白,这是余子清临死了也不想把他搭上。

可惜拗不过余子清,被余子清推入羊群,被羊群裹挟着远离。

余子清回过头,慢慢踱步向外走,一手慢慢的从怀里,拿出那把锈死的短剑。

蛇纹壮汉忍不住发笑,他也不怕余子清早就看出来什么,甚至也没想刻意隐藏什么。

那黑绳已经拖着一张羊皮,出现在余子清身后。

黑绳拖着羊皮一扑而上,余子清耷拉着眼皮,左手握着剑鞘,右手握着短剑,用力一拔。

霎时之间,便见那满是锈迹的短剑之上,一道剑光闪过,短剑带着残影,直接将那羊皮和黑绳,一起斩成两段。

伴随着黑绳仿若活物一般的挣扎惨嚎。

短剑之上的锈迹,层层脱落,短剑转瞬便化作一把布满水纹的银霜剑,散发着凛冽寒光。

而余子清微微佝偻的身躯,缓缓直起,孱弱的躯壳内,森寒杀机,伴随着炽热的气血,凭空迸现。

一直微微眯着的眼睛,骤然睁开,恍若星辰的眼睛里,仿若有刺目的烈阳在闪耀。

余子清一言不发,拔剑便欺身而上,身形恍若出鞘利剑,快到看到剑光时,人已经错身而过。

一颗人头伴随着滚烫腥臭的鲜血,冲天而起。

蛇纹壮汉的脸上,还带着临死前的惊愕和不解。

他到死也没想明白,为何气血衰败,枯瘦如柴,手无缚鸡之力的临时厨子。

忽然之间,怎么就迸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

朝夕相处这么多天,他们竟然谁都没感觉到一丝半点异样。

同类热门书
杀生道果
杀生道果
“九天垂下不死树,塚中掘出仙人骨;道尊啧啧饮血浆,老佛津津啖肉脯;六畜五牲敲法鼓,城狐社鼠锅中煮;长生酒里冤魂腥,杀生宴上道果苦!”此世道法显圣,无数教门修士、旁门术士、王侯将相、达官贵人们心心念念的当然便是长生不死!枭神墓、盗天机、采珠术、圣婴丹、尸骨俑、阴神龛、人化妖、不死药、红线蛊、血仙虫、人鱼肉、金缕玉衣、五毒元神、七星延命...他们杀生害命,只为盗取那一颗“不死树”上结出的【杀生道果】!直到...这个世界来了一位阴险的“钓鱼佬”。带着一册《小生死簿》降生的王远,原本只有一个简单朴素的梦想:急管繁弦,烟景长街,溶溶月色之夜,闲闲太平之居,而我倚栏听风,把盏邀星。带着自己的“嫁衣新娘”,早上在太山看日出,中午在洛阳赏琼花,傍晚去北海就着极光饮酒。“可你们实在是香得一批啊!不行了,都不要跑,老夫今日便要众筹修仙!请...宝贝儿转身!”嫁衣新娘血红的盖头陡然飘落。
北海牧鲸 ·幻修 ·连载 ·61.6万字
9.2分
灵显真君
灵显真君
一觉醒来,对陈鸢来说可不是好事。孤山茅屋,油灯阴沉,夜里会挪动的水缸。阴风荒山,还能看到吃人的鬼魅、惑人的邪狐、荒芜寺庙佛像自琢脏腑,也有山云渺渺水榭如画,仙人自在。这一年,陈鸢拉着牛车演起了木雕戏,演那关云长千里伏魔、钟馗吃鬼、无常索命、乌江水神项霸王,还有那大闹天宫的天生石猴、灌江口二郎真君救母......给这世道的人,讲出一个个不一样的故事。道途漫漫,立庙坐食香火,凡拜我者,皆有求必应。————群:371508141
一语破春风 ·古典 ·连载 ·53.8万字
7.7分
无间诡仙
无间诡仙
也许疯狂比理智更加古老,琴瑟在妖魔的苍血中破碎,冰冷的机关造物诞生赤子之心,庶民的祈祷把帝皇囚禁。当域外仙佛再度降临,妖魔卷土重来,邪神疯仙接踵而至,古老的天朝摇摇欲坠。待繁华的掩饰散去,原来畸变、疯狂、失智、腐烂、臃肿、诡异,才是修仙世界不变的底色。意外来到此方世界的余禄始终担心会引来不可预知的仙佛注视,于是在小心封存前世记忆后,做好了装疯卖傻一辈子的准备。直到一天,余禄看到了功法修炼的条件。
布吃香菜 ·幻修 ·连载 ·65.4万字
9.2分
仙诡于荒
仙诡于荒
有人枯活四百年;有人无骨皮囊做刀兵;有人偷脸只为青春永驻;有人求得仙道,却只剩下一道血影……生前无路,死后有门,是为鬼门。向死不向生,谈作鬼狐听,是为聊斋。这世间,人有人相,鬼有鬼相,唯魔无相,因众生魔相。这是一场光怪陆离的修仙之旅。
梦里几度寒秋 ·幻修 ·连载 ·38万字
万道长途
万道长途
野草青青一土丘,千年埋骨不埋羞,人世即今多耳目,能闻能见有几流?苍天遮眼人无愁,世人偏要睁眼瞧,世事花花难看尽,巫山山外几重秋?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尽龙争虎斗。只看,天长地久,万壑争流,争先恐后,却言:“万道漫漫,长途春秋”
大脑被掏空 ·幻修 ·连载 ·112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