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72章)
北宋末年,朝廷积病积弱。冗官冗兵、重文轻武等沉疴弊病缠绕着整个国家。 但赵桓觉得,这大宋朝廷的各种陈年病疴都是癣疥之疾,真正的心腹大患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帝的膝盖太软! 穿越成宋钦宗赵桓,一睁眼已经是再次自投罗网被困金军大营,距离被废已不足一个月的时间。 悲惨屈辱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要强加在自己身上,但赵桓绝不就此认命,誓要与洗刷这注定的屈辱,胜天半子! 朕即国家,于是大宋增加了三分血性,两分勇武,一分科技,最终改变了整个人间。 书友群615365341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朕不作亡国之君

靖康二年正月十日夜,寒风凛冽。

简陋的房间里阴晦潮湿,吸一口空气,入肺全是凉意。

房间内没有任何陈设,仅一张土炕,上面一名青年蜷缩着身体躲在单薄毛毡中。

这画面看起来便窘迫凄凉,任不知情的人谁也不敢相信这竟然是大宋官家、中原天子赵桓的待遇。

一直蜷缩颤抖的身体忽然全身一僵,大宋官家赵桓眉头紧蹙,脸上露出几分痛苦的表情。只是让人惊讶的是,这位一向娇生惯养、软弱怯懦的天子,这一次虽然痛苦非常,竟然自始至终一声未吭。

良久,黑暗中一双平静如水的眸子缓缓睁开,同时此前蜷缩颤抖的身体也变得挺拔笔直。

平静望着漆黑的屋顶,赵桓已经弄大概了解了自己的处境,自己因为某种原因,穿越成了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宋钦宗赵桓。更不幸的是,自己即将面临比眼前黑暗环境更绝望百倍的命运——靖康之耻。

作为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灵魂,赵桓并不想亲身经历靖康之耻,有心想洗刷这个名字背后的屈辱。

但想要实现这一宏愿,眼前看来是困难重重。当前最棘手的问题在于,这具身体的前身,“一代明君”宋钦宗已经再次自投罗网,进入了金军大营,被困在这只有一张土炕、毛毡两席的黑暗房间内,大门被金兵用铁链锁死,完全失去了行动自由。

是的,“再次”。“自投罗网”。

这天方夜谭一样的字眼,却是沉重的现实。金兵并未在战场上俘虏大宋官家,大宋官家却卑微的进入金军大营献表请降,成为金军的阶下囚。

而且这种卑躬屈膝足足发生了两次。

首次是靖康元年十一月三十日黎明,宋钦宗率率大臣多人前往金营献降表。时风雪交加,宋朝君臣面北而拜,以尽臣礼,宣读降表。极尽屈辱,历经波折方才在三日后返回。宋朝臣民相迎,令宋钦宗不禁嚎啕大哭。

宋钦宗刚回朝廷,金人就来索要金一千万锭,银二千万锭,帛一千万匹,这简直是漫天要价。开封孤城之中,搜刮已尽,根本无法凑齐。然而,宋钦宗已被金人吓破了胆,一意屈辱退让,下令大括金银。

尽管以宋钦宗为首的北宋朝廷如此丧心病狂地奉迎金人,但金人的要求仍没有得到满足,金人扬言要纵兵入城抢劫,并要求钦宗再次到金营商谈。

胆小懦弱的宋钦宗不敢违背金军意志,于是在正月十日再次自投罗网,来到金军大营。只是这一次,宋钦宗再也没有能回到属于他的神京开封。

今夜正是宋钦宗卑躬屈膝第二次抵达金兵军营的首夜。

赵桓因为自己父母文化水平不高,便自幼有了一个与宋钦宗一模一样的名字。这个名字背后的耻辱,也一直伴随着后世的赵桓,经常被同学拿来调侃讥讽。因此赵桓对宋钦宗的事迹可谓了如指掌。有句名言,最了解一个人的可能不是他自己,而是最恨他的那个人。

于是赵恒很快理清了当前的形式,随后一脚踢开前身畏畏缩缩盖在身上的毛毡,与其这样窝囊的死去,还不如轰轰烈烈一回。

原本的结局已经烂到底了,任何改变改变都是良性改变,那还有什么可畏畏缩缩的?

而后赵桓走到大门前,奋力猛踹大门。

巨大的声响,引得房间掉落无数尘土。守门的金兵被吓一跳,立即破口大骂。

但骂声还未能持续,破旧的房门便出现断裂,飞溅的木屑打在金兵铠甲上铿锵作响。

这本来就是一间简陋的厢房,木门哪经得住一名成年男子的猛踹。

金兵只以为里面的宋朝皇帝疯了,连忙打开房门以防止宋主出现意外。

房门刚打开,因为光线明暗不同的原因。身处明亮一侧的金兵士卒,瞳孔较小,所以看不清房间内黑暗的环境。而一直处在黑暗中的赵桓则瞳孔较大,一眼便看清了微弱光线下的金兵。

还未等金兵调整适应,赵桓便从一名金兵腰间抽出了一把佩刀。

雪亮的刀光在火把照耀下,瞬间闪耀过所有人的视线。

等金兵反应过来时,赵桓已经握刀在手。

赵桓夺刀并不是为了与一群金兵厮杀,而是让金兵重视自己。

一名手无寸铁的宋朝皇帝,即便是一群最低贱的金军士卒也敢随便怠慢轻侮。

但若一名随时能够自杀的宋帝,金兵士卒们就要紧张不已了。一旦大宋官家赵桓死在了金军大营,谁也不知道开封城会作何反应。看守失职的金兵士卒,能被暴怒的金国国相粘罕(完颜宗翰)残虐致死。

“朕要见二太子。”赵桓冷静清晰的说道。

二太子即完颜宗望,宋人称之为斡离不,正是金兵南征的两名统帅之一,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次子。世称菩萨太子、二太子。

赵桓之所以一定要见斡离不而不是另一位统帅粘罕,是因为这两人对待宋庭所主张的政策截然不同。

金太宗完颜吴乞买(完颜晟)对宋庭处置并没有定策,诏令南征军元帅府自行定夺。

国相粘罕倾向于灭亡宋庭,宋钦宗被废便是粘罕在废立的前一天晚上作出的冲动决策。

而二太子斡离不则比较慎重,知道金国无力灭亡宋朝,并不图谋改朝换代,主张可留下徽钦二帝在汴京继续当宋帝,只是要受金国节制,这样一来尚可和汉人相处。

因为这时大宋康王赵构正在河北组织勤王军队,拥兵自重,威胁金军退路。斡离不提议挟宋主以令天下,不使康王逞志。

这正是赵桓脱离的契机。赵桓只要操作得当,完全有可能正大光明的离开金军营地,顺利返回开封,并进一步规避靖康之耻。

惊恐的金兵士卒不敢耽误,立即有人仓皇跑开,向上层逐级汇报。

虽然深夜,但宋帝状若疯癫,可能自刎的消息还是惊动了金军上层。很快便有大队人马举着火把抵达此地。

而且为首的人员,赵桓非常熟悉。

金军领头之人正是促成靖康之耻的主要人员之一,萧庆。

这是一个契丹族人,也就是辽国人,刚投降了金国,一直代替金国两位元帅与赵桓谈判。并在双方和谈成功,签订条约,宋庭称臣纳贡时,又直接进驻宋庭尚书省,监督宋朝履行条约。

没错,赵桓作为宋朝皇帝,却连见金军主帅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不动用一些非常手段,赵桓根本无法见到金国二太子。只能与眼前这位金国狗腿子纠缠不清。

萧庆深夜被唤醒,满脸困意与不满,对着赵桓呵斥道:“你深更半夜不睡,在这里胡闹什么?”

赵桓淡笑着说道:“有个喜讯要告诉你。”

“你都成了阶下囚,还能有什么喜讯?”萧庆打着哈欠不耐烦的说道。

赵桓主动上前,靠近萧庆,嘴巴贴近萧庆耳旁,所有人都心领神会,知道这是赵桓要单独告知萧庆一个秘密。

谁也没想到,一向胆小懦弱的宋朝皇帝,竟然敢在金军大营中大开杀戮。

赵桓手中的尖刀直接刺进了萧庆的腹中,而且果断的旋转了刀刃,将萧庆的腹部彻底搅烂,毫无生还的可能。

见不到金军主帅?一切谈判都要由狗腿子转达?

那解决的方法很简单,把狗腿子杀掉就好了。

这样就没有人拦在赵桓与完颜宗望之间了!

寂静沉寂了许久,萧庆凄厉的惨叫声才响彻黑夜。

无数金兵士卒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实在不敢想象宋主既然敢当众行刺!

无数人本能的拔出了佩刀,明晃晃的刀尖对准了中间衣衫染血的宋帝。

赵桓却云淡风轻,随手推开了瘫倒在自己身上的萧庆,丢下染血长刀,很平静的说道:“杀了朕,或者带朕去见二太子。”

同类热门书
家兄朱由校
家兄朱由校
1620年,这一年大明更换了三个皇帝,铁头娃努尔哈赤还在和熊廷弼死磕沈阳。东亚战场最精锐的白杆兵和戚家军才刚刚出发北上,局势尚好。卢象升埋头苦读,孙传庭还是小小知县。大小曹寂寂无名,东林党尚未变质。只是内朝党争再启,外朝西南土司将叛。父亲朱常洛初登大宝,兄长朱由校无心帝位。一声哀嚎,天子驾崩,妇人歹毒。要改天下命运,当从移宫案起……皇太极:“我大清远胜大明!”朱由检:“说完了?来人,放炮!”
北城二千 ·两宋元明 ·连载 ·45.6万字
混在北宋当皇帝
混在北宋当皇帝
穿越成宋钦宗第一天就被皇后怀疑。……做为如今的大宋皇帝,赵洹觉得,大宋这个世界古代史上最富庶的王朝不该拉胯
青青谷子 ·两宋元明 ·连载 ·39.9万字
8.4分
海上升明帝
海上升明帝
我朱以海,堂堂太祖高皇帝十世孙,就是上岛啃番薯,下海打游击,也绝不投降满清鞑子,誓死反清复明,光复华夏!以海水为金汤,舟楫为宫殿,甲板即为朝房,落日狂涛君臣对,乱礁穷岛衣冠聚。驱除鞑虏复中华,海上天子成霸业!
木子蓝色 ·两宋元明 ·连载 ·265万字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朱由校已经死了,但是他又活了!可那边的五弟信王朱由检已经开始要登基,正准备接过他的皇位!这边他死得还扑朔迷离,谁也不知道那些正人君子,还会不会借着这个机会摁住他的棺材板!关外的建奴磨刀霍霍,也想享受一下这中原大好河山!关内的叛军流贼,也正想尝试一下当皇帝的滋味!穿都穿过来了,还刚好是个皇帝,朱由校怎么能放过这大好机会!这个皇帝,他还是受累自己继续当着吧!崇祯救不了大明!他朱由校要当中兴之主!
牛角的二师兄 ·两宋元明 ·连载 ·70.4万字
大汉第一太子
大汉第一太子
公元前197年,即汉十年秋七月,太上皇驾崩。看着熟悉的灵堂,看着跪作一地的父亲刘邦、母亲吕雉,弟弟刘如意,还有满朝功侯贵勋,刘盈只觉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居然!”“又回到了这里!”不等刘盈从游戏重开的喜悦中缓过神来,穿越之后的第一个难题,再次摆在了刘盈的面前。老爹刘邦,想让弟弟刘如意为储君······
中丞佐吏 ·秦汉三国 ·连载 ·131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