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25章)
国际谈判官江芙遭人陷害而亡。 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在一个刚订婚的女大学生身上。 与未婚夫初次交锋,傅奚亭语气冰冷带着杀气:“听话,就留着,不听话,就弃了。” 再次交锋,江芙站在首都大学礼堂里参加国际大学生辩论赛,望着台下当裁判的傅奚亭,字正腔圆问道:“请问傅先生,婚姻与您而言是什么?” 傅奚亭答:“利益。” 传闻商界太子爷傅奚亭娶了娇妻一枚。 殊不知,新婚夜,娇妻拿着冰冷的刀子抵着他咽喉,嗓音堪比阎罗王:“09年,国际谈判专家江芙携带组员前往东国进行谈判,回程飞机坠机,与你有何关系?” 傅奚亭心头一颤,多日猜测成真,望着江芙的目光带着几分无奈:“我的手笔。” 婚前,她是一颗握在手中的弃子。 婚后,她是舍不掉的药。 传闻江家幺女一无所长。 江芙:???我该怎么演? 【从无动于衷到非你不可,女主双商在线,一步步走近真相寻找自己死亡原因】 立意:爱自己,是被爱的开始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001:国际谈判官重生了

哗————

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江芙从惊慌失措中醒来。

“果然是个婊子,她说的还真不错。”

“欠的慌?缺男人了?”一个二流子混混模样的人蹲下身子揪住江芙的头发。

“江意,你真是蠢啊。”

四周的嘲笑声不断。

“药味怎么样?好受吗?”

江芙茫然无措的目光望着四周一群穿着花花绿绿的少男少女们。

脑海里一片空白,浑身的灼热感似乎是跟着飞机爆炸而起的,但又感觉不是,她明明遇到了飞机爆炸,明明是必死无疑的,可眼前发生的一切却那么真实,男人扯着她头发的时候,那种痛感及其明显。

“松开,”她嗓音暗哑,带着几分不怒自威的警告。

男人抓着她头发的手松了一分,似乎被她吓住了,但仅是一秒钟,又抓紧了,另一只手一巴掌拍在她的脑袋上:“在谁跟前狂?以为自己跟傅家订婚了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

“东哥,说那么多干嘛啊,都这样了还不上?”

旁边有人煽风点火。

被喊做东哥的人色眯眯的看了眼衣衫凌乱的江芙。

“长的倒是好看,就是脑子不太行,你今儿也别怪我,谁让你不自量力呢?”男人将江芙一把扔到地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脱衣服。

江芙还在蒙圈中。

可求生欲告诉她,这里不能久留。

趁着男人脱衣服的时候她伸手抄起一旁的花瓶砸在男人身上,薅起玻璃碎片抵在那人咽喉,冷酷的视线缓缓的扫了一圈在场看好戏的人:“想让他死吗?”

四周的哗然突然被静默取代。

人群中,有人眼眸中反射出一抹惊讶。

江芙再度开口:“不信?”

说着,她手中的碎片往那人喉咙上进了一分。

被她擒住的男人张大眼睛,满目惊恐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一动嘴,玻璃就刺穿他的喉咙了。

“把门打开。”江芙很冷静。

人群中有人把门缓打开,江芙擒着人一步步的往门口去。

她的冷酷与冷静与四周的慌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行至门口,江芙一脚踹在男人身上,猛地将门带上,疯狂的跑开了。

屋子里的吵杂声被她隔离在门板之后,但仅是数分钟,门板重新被拉开。

她拖着虚弱的身子行了几个拐角,疯狂的躲着那群人的追捕。

在拐弯之际,猛地撞到了一个人胸前

砰的一声。

她跟男人均是往后退了一步。

江芙抬眸之际,在男人眼眸上看到了错愕。

是他!

而江芙的错愕也被傅奚亭尽收眼底。

“这不是——————,”男人身后,有偶疑惑的声响传来。

“救我,”江芙伸手拉住傅奚亭的臂弯,恳求的目光落在他脸面上。

傅奚亭望着落在自己臂弯的手脑海中猛然闪现一个身影,还没从江芙身上回过神来,就见一群凶神恶煞的二世祖怒气冲冲的追过来。

他伸手,将江芙推进了身旁的拐角。

众人见到傅奚亭时,呆住了。

“傅少。”

“傅少。”

“傅少。”

人群中此起彼伏的招呼声响起。

“有鬼追诸位?”

众人静默了片刻,有人突然开口解释:“也没有,就是大家在闹着玩儿。”

傅奚亭冷笑了声,不带任何感情色彩问了句:“是吗?”

“散了吧!今儿咱就到这儿了,”有人畏惧傅奚亭。

一时间,这些豪门公子哥儿做鸟兽散。

“傅董,”关青的嗓音有些疑惑,而傅奚亭也能明白他为何疑惑。

“去看看。”

“送她回家,”关青走了没两步,傅奚亭又开口。

江芙靠着墙听着走廊里的动静,听见脚步声时,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

关青刚刚还没来得及看,这会儿看清楚时,未免倒抽一口凉气。

好好的一个富家小姐,蓬头垢面衣衫凌乱浑身是血的出现在这种风流场所,要是被人传出去了,不知道是丢江家的脸还是丢傅家的脸。

“江小姐,傅董让我送您回去。”关青客客气气开口。

将身上的西装外套递给她:“披一下吧!夜总会人多嘴杂。”

“谢谢。”

上了车,江芙才知道这里是哪里,窗外的夜景是首都鼎鼎有名的北大街,整条街不是清吧就是夜总会,这条街,她实在是太熟悉了,以前跟着某人来过很多次,街边哪几家是清吧,哪几家是酒吧她都一清二楚。

被关青送到一栋大别墅跟前时,江芙这个人都震惊了。

【江南苑】首都鼎鼎有名的富人区。

问她为什么知道?

因为她时常出入这里。

“到了。”

江芙站在门口有些踌躇不前。

“傅董让我跟江小姐一起进去,跟江夫人和江先生解释一下。”

“谢谢,”江芙开口感谢。

她需要这样一个有势力的人帮她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别墅大门被人打开,佣人见她这模样,倒抽了一口凉气。

惊呼声随之而来:“小姐。”

伊恬从屋子里出来,见自家女儿这样,吓得没了言语。

反倒是江川问:“这是怎么了?”

“江先生,”关青适时的开口:“江小姐跟傅董一起的时候出现了点意外,傅董特意让我来跟二位解释一番。”

傅奚亭的段位众人都清楚,什么事情都无需说明。

仅是这个告知便足以让人信服。

“麻烦傅董了。”

..........

江芙进屋,伊恬关心的握着她的手,刚准备说话,她倒抽一口凉气。

掌心被玻璃割开的伤口依旧。

“天啦,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成这样了?不是跟同学聚会去了吗?”

“我想回房间梳洗一下,”江芙冷静的嗓音让伊恬一愣。

感觉到有些怪怪的,但见女儿这样,也没细想。

“好好好,徐妈,”她连连点头,喊了徐妈跟她一起上去。

江芙跟着徐妈一起上楼,故意将脚步放慢,企图让徐妈带她回房间,可奈何江家的佣人都很有规矩。

徐妈见她停下,有些疑惑:“小姐,怎么了?”

“没怎么。”

江芙回应,跨步往左边去。

“小姐,你的房间在这边。”

江芙脚步一转,跟在徐妈的旁边,直到徐妈打开一间卧室的门。

“你出去吧!”

“不需要帮忙吗?”

“需要的时候我下楼喊你。”

作者还写过
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不言新文开坑啦!!!《顾先生的金丝雀》【我陆景行这辈子只护沈清一人】【动我可以,动我老婆,你试试看】他、M国太子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人称行走的阎王爷。她、行业内最值钱的企业规划师,江城首富之女,任何濒危企业,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条康庄大道。两个本是毫无交集的人,却阴差阳错擦出了火花。她怒;“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他轻点烟灰,嘲讽道;“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知道?”第二日、满城风雨,M国太子爷与某某女在阳台………。第三日,他出现在她面前,拿着结婚报告,将她带进民政局,此后、世人都尊称她一声陆夫人。【我陆景行这辈子谋得再多也就谋一个沈清】别名,《总统夫人养成记》《撩总统手册》《总统是条咸鱼》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1v1,结局H。推荐不言完结文【权少抢妻;婚不由己】姊妹篇
李不言 ·豪门 ·完结 ·341万字
8.5分
顾先生的金丝雀
顾先生的金丝雀
【已签约出版】腹黑毒舌霸总vs可萌可御心机娇软毒美人【恶人自有天收,若天不收我来替你收】外界传闻c市富商顾江年计功谋利一把好手,所到之处只为利。可君华老总人人皆知,顾董不仅谋利,还谋人。谋到何种地步?要钱送钱、要人送人、你打架我看门,你撕逼我撑场。婚前,她是极不受宠的姜家大小姐,孤身一人与恶毒后妈出轨渣爹斗智斗勇,日常工作:撕逼!撕逼!再撕逼!婚后,她是顾公馆备受宠爱被男主人捧在掌心舍不得让人欺负的小祖宗,日常工作:抱大腿!抱大腿!再抱大腿!【婚后日常一】某日,顾太太生病胃口不佳,顾先生推掉事物归家,坐在这人跟前,冷冷瞅着她话语冰凉:“不是说老子秀色可餐吗?吃!”【婚后日常二】顾太太身陷囹圄,被世人攻击,有记者狂追不舍询问顾江年:“身为君华董事c市首富顾先生对于顾太太意图开车撞自己亲生父亲一事有何看法?”男人前行步伐猛地顿住,望着记者面色冷寒且一字一句道:“我惯的,你有何意见?”不待记者回答,这人再度狂妄开口:“有意见你也给我忍着,我顾江年的女人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李不言 ·豪门 ·完结 ·196万字
9.5分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徐少逼婚之步步谋心
不言新文开坑《顾先生的金丝雀》【我徐绍寒这辈子没有离异只有丧偶】【离婚?你做梦】【即便是死,你也只能入我徐家祖坟】他是首都商贾权贵长子嫡孙,神秘帝国企业接班人,摧枯拉朽横扫千军的商界大亨。某日,当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以迅雷之势拿下国际大案时,被记者围堵:“徐先生,您在商场上功成名就,大刀阔斧横扫千军可谓是商界霸主,请问此生,您有没有失败过?”男人前行前行步伐一顿,猛然停住脚步,:“有、婚姻。”推荐不言完结系列文:《权少抢妻:婚不由己》《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李不言 ·都市 ·完结 ·198万字
9.0分
同类热门书
蓄意热吻
蓄意热吻
(双洁,男二上位,国民初恋vs斯文败类)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心动避无可避。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 ·都市 ·连载 ·21.1万字
9.9分
诱他上瘾
诱他上瘾
【先婚后爱】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宋旎对闺蜜说:“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步步为营,请君入瓮。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后来,谈峥说:“你他妈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 ·豪门 ·连载 ·19.3万字
不止沦陷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顾权火葬场】【男二上位】【双C、小甜饼】
难赴星河 ·豪门 ·连载 ·36万字
9.9分
独占偏宠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众人听后不禁莞尔。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年龄差五岁。*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 ·明星 ·连载 ·15万字
他是不是在撩我
他是不是在撩我
再次见面,他一眼认出她,表面按兵不动,暗中早直勾勾盯上。章陌烟没想到自己3年前救的男人是一个大咖,痞帅甜A美强拽,国内攻关北宋青瓷顶尖技术的大佬。记者和专家,其实一开始他们也是正经工作关系。但算他命惨,赶上她失恋,心情不好多喝了点。这能怪她吗,谁叫他总是撩不自知,浑然天成。大男人摆出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非说她对他早已图谋不轨,并且举出证据一二三。一开始她是否认的,但是这证据多了吧,她自己都有点不确定了。时间一长,架不住这人嘴碎,她一把将他摁在墙上:“喜欢你了怎么了?你第一次被人喜欢吗?这么大反应?”墙上男人笑得春风得意:“是啊,被自己心上人喜欢,真是第一次呢!”嗯?章陌烟松开抓住的衬衫,她好像忘了,最好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姿态出现。【本书是非遗题材都市爽甜文,又名《天青色等烟雨》】【注意事项】本文言情成分99%,化学物理瓷艺水平极其低下,作者玻璃心,请务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伪装清纯 ·豪门 ·连载 ·48.9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