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71章)
大千世界,群族林立,亿万疆域,众雄争锋。 少年携冰灵祖脉自冰天雪地中而出,一头扎进了这个世界。 我来,我看,我征服。 (ps:1.纯大主宰世界观,无乱入2.不穿越,不系统,天才流3.不种马,不后宫,单女主。)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罪禁之子

大千世界,亿万疆域。

如果说近十几年中,谁是时代的主角,那么必然逃不过那一个个已经位于绝巅之上的各个强者。

在他们一路登顶的路上,一个个古老种族的名字成为其故事中无法磨灭的色彩。

大千世界,冰灵族。

这是一个自上古时期起就已然存在的族群,冰灵大陆绝对的统治者,其族内底蕴深不可测,哪怕是放眼整个大千世界当中,冰灵族也是足以占据一席之地的庞然大物。

可以说,纵观整个大千世界,能让这个古老种族陷入躁动的事情屈指可数。

最近的一次,都已经是在十几年前。

但就从刚刚开始,整个族群陷入躁动已经过了整整半个时辰,所有的族人都在仰望着那一束从天而降的白光。

有人狂热的呐喊,有人惊慌的逃窜,有人凌空而起,去寻找白光的源头。

整个冰灵族,陷入了一种无法言说的状态。

那一抹白光自苍穹而落,气势恢宏,覆盖了冰灵族中心所有的地域。

它来的毫无征兆,没有乌云汇聚,没有群星散落,它就仿佛是一段上天的预警,神圣威严,使整个冰灵族中的族人,无论实力强弱都感到了一种浓浓的压制。

那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打压,毫不留情。

这样的威压,似曾相识。

而当那纯白的光柱散去,族内的躁动仿佛在一瞬间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戛然而止。

太快了,散去的速度快到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

那些已然飘至空中的至尊纷纷落下,看着白光消失的地方,怔怔出神。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地方应该是……

“查出来了吗?”

冰灵族高塔之上,老人身后站着一群身着白袍的族人,他语气沉稳,没有任何的惊慌。

他是这冰灵族的天,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不能慌乱。

身后的冰灵族族人恭敬地弯腰站在老人身后,感受着那独属于天至尊的威压,向着他汇报刚才的情况:“光柱所落之地,是属于放置祖令的区域,并没有对周围的地域造成任何破坏。”

这是最为怪异的事情,他们赶到的时候,那片区域完好无损,那来势汹汹的光柱就仿佛是一个花架子一般,只是投射在了此处,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如果不是切实感觉到了光柱中所蕴含对他们的压制,他们甚至都要怀疑这只是一个幻影。

听着身后几人的汇报,老人清明的双目当中闪过了一丝精芒。

他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

“老祖,此事是否要报告给……”

说话的族人声音停在了一个恰好的位置,哪怕他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完,但在场的所有冰灵族的人都知道他话中的意思。

在冰灵族,地位最高的,并不是眼前这位已然白发苍苍的老人,而是一个女子,一个传奇一般的女人。

还没有等老人回复,下一秒,房间中冰雪飘动,破碎的冰晶散落在四方,周围的空气似乎在一瞬间降到了极点,所有人的目光忍不住朝着寒气涌出的源头看了过去。

那是一道着着浅白色衣裙的身影,她一步从空间中踏出,气质高贵,面容精致如同双十少女,披着一头深蓝色长发,神色冰寒,仿佛在时刻朝着周围散发着寒气。

周围的冰灵族族人在见到她的第一眼,瞬间低下了自己的头,收回目光。

“族长。”

听着周围人的称呼,女子恍若未闻,径直走过人群,朝着老者的方向走去。

两边的族人垂落着自己的头,不敢抬起来看上一眼。

“族长。”

老者见到她向着自己走来,也在第一时间恭敬地叫道。

这个女子,是他一手推到现在的这个位置上的。

“异象何解?”

声音很冷,冷得就如同这随处飘散的雪花,让人不由自主生出敬畏。

“光柱落下的位置是祖令所在,但却并没有造成任何的破坏,这种情况,让我想到了一种可能。”

老人直起腰,面对着外面已经安静下来的族群,轻声解释道。

但如果有细心的人察觉到他现在的状态,一定能发现这个平日里沉稳的老人在此刻居然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有些颤抖。

女子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老人闭上眼睛,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良久,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缓缓开口:“像是灵脉觉醒的征兆。”

女子灵动的双目终于是在此刻泛起了些许波澜:“这种程度的光柱,神脉?”

不对,族内的神脉觉醒她又不是没有见到过,那种光芒闪动,也只是闪亮的光线而已,而现在出现在空中的光柱,比之强大了不止几十倍。

那么也就是说……

“祖脉……”

怎么可能!!!

老人的声音中透露着一些颤抖,要知道这位可是站在大千世界顶端的存在之一,能让他为之失态的事情,也就只有数十年前的那一次而已。

女子眼眶微张,虽然她很讨厌身边这个老人,但是,对于冰灵族来说,老人的了解程度绝对要比她高出不少。

只不过,祖脉,怎么可能?

可如果真的是祖脉的话……

“立刻排查族内所有年幼子弟。”

女子当机立断朝着身后的族人发布施令。

“如果真的是祖脉……”

那么,也许冰灵族再现昔年荣光的时机,就会因此到来了……

那个时候……

“族长……”

身后的族人接到命令已经散去,老人的目光看向了身边的女子。

“武境那边不会对此有任何的阻碍。”

女子知道老人想要说什么,她语气冰寒地朝着他回应道。

“你知道的,老祖,留给大千世界的时间,并没有那么多了。”

说完这句话,女子的周围荡起了空间的波动,她冷冷地看了沉默的老人一眼,然后一脚踏出。

老人看着女子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沉默不语,但眼神却逐渐深邃。

数十年前的那一个决定,换来了冰灵族如今的立足,那么这一次,他要看着冰灵族在他的手中,重现荣光。

……

冰灵族中有一个地方,名为罪域,罪域之内,数年被冰雪环绕,一年四季,冰寒累加,从不见暖光。

这种地方,哪怕是以寒气修炼的冰灵族族人也会因为过度的冰寒,而无法轻易动用体中灵力,再加上终年冰寒的侵袭,更是会对身处里面的生灵产生一种无法扭转的伤害。

既以“罪域”为名,也就是说,在这个地方中所关押的生灵,皆是在冰灵族当中被判为“罪人”的存在。

而一般的罪人,也不会被锁在这个地方,能来到这里的,皆是犯下滔天大祸的生灵。

冰灵族罪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未曾开启,而在这数十年间,进入罪域的人,就只有一对夫妻。

“娘亲,我不知道你口中的相思到底是何意,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很想爹爹,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那是一个小小的石碑,石碑前站着的是一个小小的人儿。

看样子,这个男孩如今也就只有三岁左右,但他却在正需要陪伴长大的这个年龄,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父母。

他不能哭,因为罪域的天气很冷,一旦他忍不住哭出来,眼泪会在一瞬间变成冰晶冻结在他的脸上。

以前有着母亲在,所以他没必要去担心这样的事情。

可是从今天开始,他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一个人,孤零零的。

他看着面前的石碑,母亲的遗体在最后的那一刻化为了冰雪散落在了罪域当中,母亲说过,她想要和父亲永远在一起,所以选择了和父亲一样的方式离开,以盼着能有一天重新见到父亲。

他应该祝福才对,应该笑着才对。

可是……

“别丢下我……”

他望着墓碑上的“白雨”二字,蹲在了地上。

那一刻,他感觉这罪域的孤独在一瞬间全部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让他没办法喘气。

娘亲走了,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亲人走了,也就是说,在这漫天的冰雪当中,与他有所关联的人,都消失了。

只留下了他一个人。

一个人。

他抱着自己的膝盖,将脸埋入了膝盖之间,头上的深蓝色短发在他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在一瞬间染上了一抹白色,白色散发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当天空上的那根光柱出现,他的发色已经被通体的白色所覆盖,满头苍白。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他蹲在地上,脑袋空空,不知道想些什么,不知道能想些什么。

他是一个很早慧的小孩,所以在很久之前,他就知道,因为自己的出生,带走了他的父亲,而现在,他同样送走了相思成疾的母亲。

“娘说过,我要活得开心。”

很久,真的是很久,久到他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

他抬起了自己的头,精致的小脸上已经带上了哭丧的笑容。

这个笑容很难看,难看得就像是要哭了一样。

“娘说过,我要活得自由。”

他站起身来,看着这罪域永不停歇的冰雪,这里并不自由。

听娘说过,罪域的压制是由着一个叫做“祖令”的东西产生的,所以之前自己修为高强的父亲才会被同样压制在这里。

但是,从出生的时候,他就发现,他好像并不会被压制到。

他看向了身处在山端另一头那抹冰蓝色的身影,那是在这处罪域中,除了他们一家,最后残留的生灵。

“所以,你要和我离开这里吗?”

他知道那个像大鸟一样的家伙能够听见,哪怕两个人中间隔着一座山头的距离。

冰蓝色的身影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身体微微一颤,下一刻,巨大的双翅剧烈扇动,在顷刻间飞向了天空,不见踪影。

看来是拒绝了啊。

小男孩脸上露出了一抹伤感,但这份伤感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一抹亮眼的蓝色直接从天空上俯冲而下,直奔他所在的位置而来。

小男孩不躲不避,他知道,无论如何,它都不会伤害他。

蓝色的冰羽在空中化为冰晶,凝结在它的身上,那流线般的线条,就仿佛是优美的凤凰直奔小男孩的身体而来。

下一秒,巨鸟的身体变作了一抹流光,直接穿透了男孩的身体,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吧。”

就在男孩感到疑惑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女声在他的心底响起。

“你会说话?”

“……”

“为什么之前没见你说过?”

“……”

“你在这里很久了吗?听娘说,他们来这里之前,你就在这里了。”

“……”

“那你到底是什么鸟类啊?”

“闭嘴,赶紧走。”

女声不耐烦地说道,但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

男孩咧嘴一笑,之前的忧伤一下子被驱散了一些。

倒不是因为找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只是觉得,有个人能够和自己说说话,真的是很不错的事情。

他转过身,看着面前的石碑,深吸一口气。

然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娘,我会活得很开心的,所以,你也要开心啊。”

他拿起那枚放置在石碑上的冰白色戒指,戴在了右手的食指之上,这是他母亲为他留下唯一的遗物。

之后,他转过身,大步地越过了这满地的冰雪,朝着罪域的外围走去。

“小冰,我们要去哪里啊?”

“别叫我小冰。”

“那小寒?”

“我觉得你想死。”

“那你想要叫什么啊?”

“闭嘴。”

“闭嘴这个名字好难听的,驳回。”

“……”

……

“这样吗?白雨也……”

在宽广但却很空荡的房间当中,女子坐在最上方的宝座之上,听着台阶下的女人说着之前得到的消息。

她的美眸中闪过了浓浓的伤感,到最后,终究是这个结局吗?

“怎么了?”

在其身后的空间,一个男子从宝座后面出现。

台下的女人看到这一幕,低着头静悄悄地走了出去。

男子身穿一身紫黑色的长袍,负手而立,面容坚毅,又带着几分沉稳的笑容,来时身上气势如同山岳一般磅礴大气,但当看到宝座上女子眼中的伤感,这份磅礴一下子烟消云散,关切地问道。

“让我靠靠。”

女子的头一下子靠在了男人的身上,闭上了眼睛。

男人将手放在那深蓝色的秀发上,轻轻安抚,却没有开口询问,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陪在她的身边。

大殿中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安静中飘散着些许的悲伤。

“林动,白雨姐姐也去了。”

过了许久,女子轻声说道。

被叫做“林动”的男子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

“这样吗?”

“嗯。”

女子闭目“嗯”了一声,没有了下文。

对于他们夫妻来说,那是他们来到大千世界之后,所承受的最重的一份人情。

没想到,时至今日,却再无偿还的机会。

这种事情,对于她,对于自己的丈夫,都会是一个无法忘怀的心结。

男子没有说话,他闭上眼睛,继续抚摸着女子的秀发。

他知道自己妻子现在心里很难受,无论过了多久,她心中的那份善良永远不会改变。

“把那孩子接出来吧。”

过了一会儿,男子轻声说道:“这是我们能为他们夫妻二人最后做到的事情了。”

女子靠在他的身上轻轻点头。

这一次,没有了那位族兄的固执,哪怕有再多的长老阻拦,她也不会有丝毫的惧怕。

她是冰灵族的族长,是武境的主母,还不至于连一个三岁的幼小孩童都保不住。

可就在这个时候,之前的那个女人低着头踩着小碎步,静悄悄地走了进来,没有抬头看向宝座处的二人。

“说。”

女子睁开眼睛,从男子的怀中收回了自己的头,冷声说道。

女人听到她的声音,表情不变,恭敬地说道:“回主人,那位‘罪禁之子’,不见了。”

轰!!!

九天神雷而下。

位于冰灵族最中心的大殿,轰然倒塌。

同类热门书
绝世唐门之日月荣光
绝世唐门之日月荣光
斗二绝世唐门同人文)日月帝国亲王之子徐紫煌,因为日月帝国皇宫宫变,被流放海外残喘余生。从此觉醒前世记忆。绝望之余,亦有转机。亲王父亲旧部拼死营救,得以逃出生天。暗中积蓄力量,步步为营,夺取日月帝国皇帝之位,君临天下,统一大陆。他要令众生臣服,无论是人类还是魂兽,成为大陆唯一的主宰。不舔史莱克,不舔霍雨浩。
少女的谢幕 ·同人 ·连载 ·55.6万字
9.0分
神印之你的全职骑士
神印之你的全职骑士
圣魔大陆,七十二魔神!皓晨团就是太子团。主角呢,带着五个渣仔,无奈,刺客技能学一些,召唤术学一些……原本说技多不压身。没想到,却惊艳了队友……提醒:本书纯粹是新书,不要求每一位读者都喜欢,站点几百万书,不喜欢的可以换书看。有建议的请委婉一些,作者也知道自身不足,别特意给我一星影响作者创作的心情,作者也需要关怀的,谢谢!
爱吃糯苞谷 ·同人 ·连载 ·22.8万字
完美之双重卧底
完美之双重卧底
身为一个被异域不朽送到九天的卧底,手持安澜枪,是怎样一种体验?收集金牛?收集战车?收集不朽盾?然后集全比王套装。开着王之蔑视。唱着比王之歌。召唤比王真身。一路打进九天,干废一帮二五仔?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雨水中看风云 ·同人 ·连载 ·62.8万字
9.8分
斗破:大千之主
斗破:大千之主
大千世界,浩瀚无垠,无数位面交汇于此。转世斗气大陆,身怀冰系至高功法,自加玛帝国开始,迈出通天之路。魔兽山脉,少宗主云韵青丝长剑;万里黄沙,美杜莎女王魅惑天成;冰河古道,万丈冰凰舞青天;陨神冰原,凶灵异火夺圣心;龙凰振翅,中州浩劫,至尊涕血,大千争锋,成就无上冰主!
徐周子 ·同人 ·连载 ·177万字
7.9分
斗破:从叶家开始的炼药师
斗破:从叶家开始的炼药师
以丹域五大家族叶家为起点,走出一条有别于萧炎的炼药师之路!希望感兴趣的书友们收藏推荐!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知远行 ·同人 ·连载 ·54.3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