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48章)
【甜宠+双洁】大婚当日,美艳跋扈的长公主重生归来。 她手起刀落斩杀驸马,还转头缠上前世死对头摄政王。 “若非心悦本宫,你缘何耳红?” “公主府的面首算什么?为了你,便是遣散众人,只饮一瓢又何妨?” “只要哥哥说声好,身娇体软易推倒~” ** 摄政王慕寒渊自幼倾慕长公主姜南微。 只可惜,她如天宫皎月不可攀,又好美男面首府中藏。 慕寒渊自诩才色第一流,可她为何不抢他回公主府? 眼瞅她要嫁给那伪君子真小人,谁曾想,她却大婚杀夫,还缠上了他。 从此日日被撩!冷冰冰的摄政王表面不为所动,内里却时时心慌鹿跳: “谁信她的浑话?她定是又戏弄本王!” “说好为本王遣散面首,却又带了两个男人回府?” “为夺本王权柄,小骗子竟哄本王做驸马?除非本王死了,否则……” 后来,众人却见这传闻中清心寡欲的摄政王,时时黏在长公主身侧,真是恨不得将人捧在手心,含在嘴里———— “公主殿下……臣迟早要死在你怀里……”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和离——驸马必须死!

“一拜天地,鸾凤齐鸣,福缔良缘!”

“二拜君王,妆成岁与,珠联璧合!”

“夫妻对拜,月圆花好,瓜瓞连绵!”

“咦,怎么回事?长公主殿下怎么不动了?”

“发生了什么事?殿下莫不是又闹脾气了?”

“不会吧?大婚当日,不是寻常时节,这位就算是闹,也多少得分分场合吧?”

“小声点!仔细那位听见,有你好果子吃!

喜庆的唢呐,热闹的议论,伴随着喜婆吉庆的唱词,混杂在一起,吵得姜南微脑袋嗡嗡的疼。

就在这时,对面传来一道熟悉的细微催促。

“公主殿下,且行夫妻之礼吧……百官都看着呢,您便是心中有什么不快,都且等礼成之后再作计较吧……”

这声音!

周祈晟!

姜南微猛地回过神来,一把扯掉罩在头上的红盖头!

“周祈晟!果然是你!”

看着眼前这张她爱了一辈子,却也恨了一辈子的脸,想到支离破碎的姜国,想到自己那年纪轻轻便被敌军斩首挂在城头示众的幼弟,姜南微目眦欲裂,几乎没有半分迟疑,扬起手臂,狠狠地挥手落下!

“啪——”

一道响亮的声音在早已噤声的喜堂响起,在场宾客朝臣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姜南微习武,方才那一巴掌更是带着十分的力气,原本站在那里的驸马周祈晟,生生被这一巴掌掴倒在地,一口血水吐出,竟还带了颗牙齿。

一众宾客因为她迟迟不行最后一礼,早已议论纷纷,想看这位小霸王又要闹什么幺蛾子,如今姜南微这盖头陡然一揭,又不分青红皂白对着驸马一巴掌呼上去,霎时惹得四座皆静。

所有人都噤了声,目瞪口呆。

就连一直恍惚神游物外的摄政王慕寒渊,此时也微蹙了眉头,睨着目光瞧了过来。

不明白姜南微又想搞哪一出。

周祈晟捂着左脸瘫坐在地,眼底闪过一丝狠厉阴鸷,却在抬头时,换上惯有的温文谦逊,以及不可置信的茫然无措。

鲜血从他唇角流下。

“公主殿下,可是……可是祈晟惹您生了什么不快?今日是你我二人的大喜之日,便是祈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咱们也且等礼成之后再做计较吧……届时,殿下要打要骂要罚,祈晟都由着您……”

尚公主的驸马,归根结底还是上门女婿,不会因为尚与皇家,便多了几分尊荣。

尊卑是一回事,但堂堂长公主在成亲之日,当众给驸马如此难堪,到底还是让宾客们有些看不下去,不免为周祈晟说起好话,劝起和来。

“公主殿下,莫误了吉时啊……”

“是啊殿下,百官皆在,另有燕周使者,便是为了我姜国颜面,也请公主以大局为重啊……”

“公主殿下,您便是自己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也该为陛下考虑考虑啊……”

一句又一句的劝慰,让姜南微蹙眉侧目,朝这些人一一看去。

吏部尚书宋清云、御史大夫沈堂平、大理寺丞赵九明……

一个个,都是她无比熟悉人。

他们声音和润清朗,五官清晰明白。

哪怕到了这一刻,她依旧清晰记得他们为国殉身时惨烈的死状。

这……是梦吗?

真是可悲啊……都说人之将死,临终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定是这一生最美的时刻,可她被周祈晟强灌毒酒濒死之际,看到的竟是这一生中最后悔的大婚之日……

姜南微心口一阵抽痛,忍不住蹙眉抚上,脚步也一阵踉跄。

见此,身后传来一道焦急的童音。

“传太医!”

说着,“噔噔噔”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很快,一个只到她肩膀的小小少年及时将她搀扶住。

“皇姐,皇姐你怎么样了!”

“阿翊……”

看着眼前这千百次在她梦中喊疼的幼弟,姜南微眼眶一热,紧紧地将少年拥住,很快,又想起什么似的将姜南翊松开,抬手抚上他的脖颈,仔细查看,急切问询。

“阿翊,你疼不疼?疼不疼?”

姜南翊愣了一阵,虽有不解却还是连忙道,“皇姐,阿翊不疼,一点也不疼,皇姐你是不是心疾又犯了?朕让人传太医,你……”

“没事,我没事……”

姜南微再度拥住自己的弟弟,那光洁的脖颈,那熟悉的音容相貌,都是她哪怕舍弃性命自此万劫不复,也甘愿留下的珍宝。

“公主殿下这……莫不是得了魇症?”

“又哭又闹,成何体统!”

“体统?那位要是在乎体统,何至于后院养了十几个面首?”

议论声再起,换作以往,姜南微早已长鞭一甩打了过去,可如今这些话,却让她觉得无比亲切。

罢了,既然是梦,也便由着他们去骂吧,终是她偏听偏信,误家误国。

他们恨她,别说骂她,便是打她也是应当。

但有一个人……

想到周祈晟的那一瞬,姜南微眼中闪过厉色,她松开抱着的弟弟,站直了身子,回头看向已经被人扶起的驸马周祈晟。

“南微……”周祈晟嗫嚅道。

“就凭你也配直呼本宫名讳?!”

姜南微怒喝一声,抬手便去腰间摸自己的长鞭,却伸手抓了空。

是了,她怎么忘了?

长公主大婚,所有宾客都需卸刃方可入府。

只有一人除外。

想到这里,姜南微四下环顾,果然,在姜南翊的座位下方,看到了正安然稳坐,澹然喝茶审视的摄政王慕寒渊。

“王爷,且借佩剑一用!”

口中说是借,但姜南微却没等他同意,便一伸手将长剑抽了出来。

寒光一闪,四下齐齐后退。

姜南微提剑朝着周祈晟走来,惊得周祈晟踉跄撤步,假作无助的面上,终于出现一丝裂痕,展现出真正的慌乱与惧怕。

“殿下,您……您要做什么?”

姜南微空着的左手,捂住弟弟的眼睛。

声音轻柔:“阿翊,闭眼。”

姜南翊却握住她的手,仰头,乌亮的眼睛满是坚定。

“皇姐,你说过,我是姜国的皇帝,不能怕。”

姜南微眼底发涩,笑了起来。

“既如此,那便看着吧。”

手刃仇敌,当看。

长剑一横,姜南微迅疾出手,朝着周祈晟直刺而去!

“铛——”

横空飞来的白瓷杯击在剑刃之上,震得姜南微手腕一阵酥麻,直冲周祈晟而去的长剑被迫错开脖颈,只刺中了他的左肩。

姜南微骤然回头。

“慕寒渊!你要拦本宫?!”

“众目睽睽之下,殿下打杀驸马,总该给个理由才是。”清冷的摄政王掀起眼皮。

一听这话,回过神来的朝臣齐齐附和。

“是啊公主,不可滥杀无辜啊!”

“殿下三思啊!”

原本有恃无恐的周祈晟终于感到害怕,此刻也找到救星似的,踉跄着步子移到慕寒渊身边。

“摄政王救我!求摄政王为下官做主!”

慕寒渊看也没看周祈晟一眼,只一双桃花目望着姜南微,将自己先前的话说完。

“更何况,今日这礼虽差一步,但举国皆知周祈晟乃是殿下的驸马。若周祈晟当真有罪,为免殃及皇室,也合该先签了和离书才是。”

姜南微一听这话,只一瞬便收了剑。

“王爷说得对。来人,笔墨伺候!”

这一下,倒轮到慕寒渊诧异了,姜南微从来都与他互不对付,朝堂之上更是多有龃龉针对,如今竟能听进去他的话了?

就在慕寒渊失神思量之际,姜南微已经提笔,龙飞凤舞的写下和离书签字按印,并着人送到周祈晟面前。

“如今满朝文武与周燕两国使臣皆在,还请各位与本宫做个见证!——本宫与周祈晟就此和离,自今日后,生不相干,死不牵涉!”

梦到这一日也好,省得她死了之后,也依旧逃不脱周家的牢笼,到了阴曹地府还要做他周家的倒霉鬼!

“殿下,殿下!可是有人在您面前说了下官的不是?你我鹣鲽情深,帝都人人可证,若有误会摊开来讲便是,何至于此啊!”

见姜南微铁了心要和离,周祈晟一下子慌了,顿时忍不住向其他人求助,“周大人……赵大人……宋大人……你们劝劝殿下,两国使臣都在,如今大喜的日子,切不可莽撞生事啊!”

周祈晟惯会扮可怜。

可文武百官都不傻,哪里会在姜南微主意已定的时候,为一个小小的驸马求情?于是纷纷侧目回避。

“王爷,慕王爷!您劝劝殿下……”

周祈晟求到了慕寒渊跟前,后者却一挥手,拂开被周祈晟扯着的长袖,声音漠然。

“先皇有令,长公主殿下的婚事自己做主,旁人不得染指。”

说完这话,不知想到什么,慕寒渊又补充一句。

“周公子若有自知之明,这和离书,还是签了为好,毕竟在座诸位皆知,你与殿下,并未礼成。”

不曾礼成,便不是真正的驸马。

给他签和离书的机会,亦是给他最后的脸面。

不签?

那便是给脸不要脸了。

到了这时,注定脸面全无,周祈晟也不再装腔作势。

咬了咬牙,签字按印,他捂着肩头伤口看向姜南微。

“公主可以狠心无情,周祈晟不能无义,这条命便是给了殿下您也无妨!可就算死,我周祈晟也想死个明白,敢问公主,缘何悔婚!缘何毫无因由的索我性命!周祈晟出身非富贵,但好歹也是状元之身,今日没有理由,我周祈晟死也不能瞑目!”

“还真是好会攀咬!”

姜南微冷笑一声,“凭你早有妻女,却欺君尚公主可足够?凭你身为姜人,却卖国求荣,做大周暗探可足够?!王爷!”

不等周祈晟开口,姜南微已经看向慕寒渊。

“有劳王爷,且让人将人证物证带上来!”

慕寒渊眼底凝起幽深。

姜南微……她怎么知道自己早就拿到了这些凭证?

明明上次自己好心示警,她半分也不信来着……

只一瞬,慕寒渊便想通了其中关节,失笑出声。

真是好大一盘棋!

这位长公主殿下,倒是比他先前料想的更加果决,也更为忍辱负重。

“来人,传证。”

看着被带上来后满面恨意的妻女,再看着平素与自己对接的线人,前一刻还妄图攀咬翻盘的周祈晟骤然慌乱,心下一狠,直接拔出藏在袖中的匕首,冲着近在眼前且无兵刃的慕寒渊刺去!

长公主大婚,摄政王被驸马行刺,不管真相如何,姜国必定大乱!

一场和离闹剧,焉知不是长公主自己演戏!

周祈晟带着十分的杀意,冲慕寒渊后胸刺去。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破空而来!

匕首堪堪停在慕寒渊后背一厘之处,再也不能前进分毫,片刻之后,倏然落地,砸出“哐啷”一声!

姜南微猛地抽出贯穿周祈晟脖颈的长剑,顾不得滚烫的鲜血喷了自己一脸,连忙关切出声。

“慕寒渊!你没事吧?!”

赤红的血液,让姜南微白皙精致的面庞带上几分娇艳冷厉,衬着大红的凤凰霞帔,有种摄心夺魄的惊艳。

看着面前华贵不可方物的少女眼中那不似作假的关切与担忧,慕寒渊心底闪过一丝疑惑,却还是开口道谢。

“本王无碍,多谢公主出手。”

事实上,就算姜南微不出手,慕寒渊也有办法应对周祈晟蹩脚的刺杀。

收回指尖暗刃,片刻之后,他从袖中取出一方白巾,递给姜南微。

“殿下擦擦脸吧。”

姜南微一怔,很快接过来。

“多谢。”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直到这时,周围众人才陡然反应过来,高呼“护驾!”

周祈晟已死,自然再无别的危机。

只是姜南微刚擦到一半,忽然后知后觉的停下动作——等等,这真的是梦吗?

真实可触的人,滚烫的鲜血……

心下一横,似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姜南微再度拿起手中剑,对着自己掌心便是一划!

嘶——

好疼!

“皇姐!”

“殿下!”

“姜南微!”

数道惊呼响起,姜南微却忽然大笑出声。

“姜南微!你疯了吗!太医呢!”

慕寒渊一边喊人,一边一把夺过姜南微手中剑丢在地上,恶狠狠的瞪着姜南微。

“不就是死了一个别有用心接近你的男人?这也值得你为他要死要活?!你可还记得先皇的教导,可还记得你的幼弟,可还知道你是我姜国的长公主!”

“……?”

姜南微带着疑惑抬头,四目相对的一瞬,很快明白过来,慕寒渊怕是误会了自己。

“噗嗤”一笑后,姜南微眉眼弯弯,漂亮的凤眼蕴着灿烂的光。

“我不是要为他殉情——慕寒渊,我是高兴。你明白吗?高兴!”

高兴这一切不是梦。

高兴她所在意的人都还活着,姜国也还在。

高兴一切大错尚未酿成,她还有重新补救的机会……

“真是疯了!”慕寒渊气得看向太医,“给她好好看看!莫不是患了失心疯!”

作者还写过
同类热门书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偏执帝王VS矫情宠妃】1V1,双洁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拾筝 ·架空 ·连载 ·41.8万字
9.6分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
(双强,双洁,甜宠)大兴朝女帝时颜死了,再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大兴朝大都督恒景不受宠的夫人。想起自己冷落恒景,甚至冷暴力恒景的过往,时颜: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后来,她发现恒景心里有个白月光。再后来,她发现,那个白月光……似乎就是她自己……
细雨鱼儿出 ·架空 ·连载 ·87万字
9.8分
将军,郡主又叒叕爬墙了!
将军,郡主又叒叕爬墙了!
【作精泼辣傲娇小郡主vs沉稳忠犬糙汉大将军】上京城谢家嫡长女谢蔚然风风光光嫁入将军府,为正妻,有诰命,宠爱有加,富贵荣华皆在手。可她却对那位声名赫赫的大将军嫌弃不已,嫌他太闷,嫌他粗鄙,整日闹着和离。可不管怎样,那个男人还是默默的宠着她,惯着她,不曾有半句怨言。两年后,她与大将军和离,重回谢家,最后死于内宅斗争,弥留之际,她才幡然醒悟,悔恨不已,却还是带着不甘死去。可她不知道,在她死后,被她嫌弃的男人目眦尽裂,为她哭红了眼,为她报了仇,为她孑身一人。不曾再娶,满心温柔和爱意都给了她。——————谁曾想,再睁眼,她竟回到了及笄之年,亲朋皆在身侧。此时的大将军已被她拒绝了心意,二人形同陌路,可她却惦记着这位前夫,仍想着与之亲近。重活一世,谢蔚然怼渣爹,灭小妾,虐贼人,且日日想着与自己那位大将军前夫重修旧好。为此,谢蔚然简直使出了浑身解数。“我真的回心转意了,你怎么就不信呢!”“我真的喜欢你,你真是个呆子!”一日,她偷偷爬上将军府墙头,看着一脸震惊的大将军,顶着一张脏兮兮的花猫脸,冲他咧嘴一笑,“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呀!”食用指南:双洁/架空/甜宠
岫清 ·宫斗 ·连载 ·37.3万字
9.5分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双重生】白羡鱼是大夔出了名的美人,娇软貌美,国色天香。谢行蕴则是候府嫡子,年少扬名,誉满京华。上辈子白羡鱼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死缠烂打嫁给了谢行蕴,可经年冷淡,谢行蕴始终不爱她。-直到,两人双双重生到了议亲之时。少将军长兄手持长枪:“要想娶走你,就让他从我身上踏过去!”首富二哥风流桀骜:“这小子除了穷,哪里比得过你二哥?”权臣三哥阴鸷冷笑:“我五妹妹性子娇软,定是被你这厮骗了!”新科状元郎四哥丰神俊朗:“嫁人有什么好,哥哥读书养你……”白羡鱼怔怔回神:“好……不嫁了。”众人大喜。谢行蕴沉默地立在门外,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的笑颜。-白羡鱼放弃镇北侯嫡子的消息在京中飞速传开,登门求娶的世家公子把将军府的门槛都踏破了。眼看着她对自己视而不见。眼看着她笑意盈盈地与旁人谈婚论嫁。素来冷情矜贵的谢行蕴喝了酒,半夜去翻了将军府的墙,“……你说过,除了我你谁都不嫁。”白羡鱼咬唇,“侯爷请自重,这是我的闺房。”“我是你夫君。”【将门小白兔x清冷小侯爷】
听风讲故事的猫 ·穿越 ·连载 ·64.1万字
9.6分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亡国后,楚意被迫做了敌国的豫王妃。她与豫王萧晏过了两年,暗中谋划报仇复国,却死在至亲手中。一朝重生,她还是上京城最尊贵的六公主;后宫诡计频出,朝中奸臣作乱,蛮戎虎视眈眈——楚意做好孤身救国的准备,没想到……父皇:朕的六六有凤雏之姿,谁敢欺负她,朕立即发兵灭他一国!母后:意儿缺钱吗,这是咱家库房钥匙,也就比国库大几十倍吧。皇兄们:我的妹妹,要做全京城最快乐的小姑娘!*这时的萧晏还只是个卑微低贱的敌国质子,她念着上辈子吃他许多补品的份上救他两次,谁知他从此便缠上了自己。她杀人,他补刀;她放火,他递柴;她挽大厦之将倾,他救百姓于水火。待到千帆过尽,楚意对他说:“萧晏,你我从此两清。”这人却道:“公主说得对,你我从此‘两情’相悦,朝朝暮暮。”*楚意后来才知道,他为她覆灭一国,流尽鲜血,只求一个她平安喜乐的来生。(1V1,权谋,双强互宠。)
新茶 ·架空 ·连载 ·32.1万字
9.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