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68章)
拥有漫长寿命的巨龙与精灵自封建时期便已统治世界,历经千载,权柄不易,直至如今。 被七个超级企业控制的世界,七座画地为牢的浮空岛,七种不同的反乌托邦社会…… 共同之处便是,各空岛那重力相反的上下城区,矛盾都已变得愈发激烈,星球资源完全耗尽的未来已然近在眉睫。 云层之上,灯火通明,高楼林立,盛世繁华; 若不幸出生于下城区,则连呼吸都是过错,终其一生也看不到太阳与天空。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命运……那我就要砸碎它。” —————— 已有310w字万订完本作品《玩家超正义》及万订完本作品,信誉保证。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灰穹

窗外是深灰色的天穹,而不远处则是一座宛如陀螺般的浮空岛。

上方的高楼沐浴在阳光之下,雪山与大片绿色的原野令人一眼看去便是心旷神怡。

而在浮空岛下方的阴影中,密密麻麻隐藏着的建筑物,则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阴森感。

如同陌生人悄无声息站在毛玻璃的窗外般……哪怕只是在无意间扫上一眼,就会立刻给人以如冬日湖底般的深寒感。

“今天可真是个大晴天啊。”

但是,坐在罗素对面的那个男人却吸着鲜榨橙汁,如此自来熟的感慨道:“没下雨真是太好了。”

“是啊。”

罗素轻声应和着,转过头来。

按常识来说,这的的确确是晴天。

没有暴风雨、没有台风、没有暴雪,也没有那厚重的乌云自天边垂落、宛如障壁般盖住天穹……

……但是,或许是错觉。

罗素总感觉,天空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仿佛曾在哪里见过,更为明亮的……不是灰白色、也不是昏黄色,而是湛蓝色的无云天空。

——但那应该是幻觉吧。

谁都知道天空的本色就是灰色。

从古至今,这个世界从未有过湛蓝色的天空。

“虽说……我是第一次坐头等舱,”罗素紧盯着桌对面的那人,头上金色的猫耳不安的跳动了一下,身后的尾巴高高扬起、左右缓慢摇晃着,“但一般来说,天恩集团会将头等舱室的票,卖给完全不认识的两个人吗?”

那人头上则立着一对白色、毛茸茸的犬科生物的耳朵,发量健康到吓人的程度——那白色的长发,甚至长到把他的尾巴隐藏在其中。

他的脸上,有着仿佛刀疤般的蚀刻纹路。

那纹路自上而下穿过他的左眼,从眉毛穿到下巴。途中路过的左眼,也早已被替换成了冰冷的、给人以精美钻石感觉的义眼。

光是被那单只义眼注视着,就会感觉到脊背冰凉。

那男人并没有回应罗素的质问,而是笑眯眯的反问道:“小朋友,你一个人吗?”

“这话未免太失礼了,阁下。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我已经研究生毕业两年了。”

罗素没好气的应道:“只是因为灵亲的问题,显得有些脸嫩。正如同……您的块头也这么大。”

每个人出生不久,在开始说话后开始产生的“灵亲化”,有轻有重、各不相同。

罗素见过全身长毛、如同直立起来的棕熊一般的重度灵亲化个体,除了能说话、穿着衣服之外,和熊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也见过只长了一对猫耳,甚至连尾巴都没有的极轻度灵亲化个体。

至于罗素自己,有着沙丘猫种特有的反射神经和柔软的躯体,体重比正常人要低、弹跳力、平衡力和爆发力更强。他的耳朵比起其他的猫类灵亲更大,听力也更强。

他是相当少有的“全正面表征个体”。也就是说,他没有从自己的灵亲中继承到任何负面特质。

……如果矮不算负面特征的话。

假如算耳朵的高度,罗素面前这家伙得接近一米九了。而罗素不算耳朵就只有一米六五。

这家伙哪怕只是坐在罗素对面,就让罗素清晰的察觉到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压迫感。

“灵亲不见得会影响身高,这是经典的伪科学。比如说我的灵亲是萨摩耶,就品种来说,只是中型犬而已。”

萨摩耶先生咬着吸管随口说道:“比如说,我还认识一头驼鹿。他的身高也的确挺高,但也就一米八。可要说是灵亲,驼鹿可是体型最大的鹿科动物。不说那个……你有着很漂亮的浅金色头发,你的灵亲是什么品种的猫?”

“我和我妈妈都是沙丘猫。据说是一种很小的猫……不过我也没见过就是了。”

罗素没精打采的应道:“但也可能是遗传问题,毕竟我妈妈比我还要再矮一点……”

“只是看你的样貌,就知道你母亲肯定是个美人。”

青年由衷的赞叹道。

罗素也知道,自己无意间透露了一些个人情报。

但是没办法。

虽然这头“萨摩耶”一直在微笑着,但罗素的灵性直觉不断告诉他,眼前这个人非常危险。

罗素的心脏怦怦直跳、撞击着他的胸腔,他的耳朵直直竖起、无比紧张、毛发微微炸开,甚至有些胃疼。

——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人。

那些影视剧中,欠了高利贷的家伙坐在地下帮派头目面前时……大概就是这种感受吧。

坐立难安。

罗素本能的试图将自己的一部分不那么重要的资讯说出来。

就像是小时候犯了错,在怀疑自己可能被发现的时候、就会突然变得健谈。会主动、自愿的承认一些不那么重要错误,试图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根据灵亲学,这是以小型动物为灵亲的人类常见的一种本能。

如同小兽会在呲牙的首领面前翻滚过来、袒露肚皮,试图证明自己的无害和驯服一般。

“你妈妈不陪你一起来吗?”

这个透露着危险气息的男人如此盘问道。

这想必是盘问吧。罗素这样想。

“她死了。”

一边想着,罗素一边轻声答道:“她的葬礼刚结束不久。

“我还记得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就连攥紧拳头,都会感觉到空虚与无力……在那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梦到她。虽然在醒来后不久就会忘记梦的内容,但每次醒来时的枕巾都会有些发湿。”

罗素那没有戴皮手套的右手,下意识的碰了一下胸口的项链。

那是一枚六边形的吊坠,里面存放着母亲的个人芯片。

虽然经由葬礼流程,芯片里存放的数据已经被销毁……但这留下的完整芯片,也是一种留给亲人的纪念品。

而这个存放芯片的水晶吊坠,同时也是母亲留给罗素的最后一件礼物。

“抱歉……那你的父亲呢?”

对面的男人耐心的继续询问道。

罗素愈发的感受到了危险。

这种深入隐私的询问,已经逐渐脱离了“旅行途中的闲聊”的程度。

按照一般人的情商来说,既然罗素只提了母亲,那显然就是不想谈父亲的意思吧?

但罗素却是面不改色。

他有不少和危险人士接触的经验。

如同他小时候,母亲还没有下班的时候,他就孤身一人放学回到了家。

进门后,罗素才察觉到家中进了盗贼,而且对方还没有离开。

罗素清晰的意识到——在这时他反而要保持镇定与放松,不能因为恐惧而慌乱。

他保持着演技,保持自己的天真与无害。第一时间给朋友打了联络电话,和朋友联系上后,在“出去打球吧”的借口下,从容的离开家门。

他并没有迫不及待的离开,也没有在出门后飞奔着逃跑。而是哼着歌,磨叽了一会才缓缓动身。

如今面临的危机,想必也正是如此。

“那个男人啊,早就远走高飞了。”

罗素嗤笑一声,表露出一种不屑与不易察觉的憎恨。

但实际上,他对那个男人并没有什么感情。

没有爱,也没有恨。仿佛只是一个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路人。罗素并没有“自己拥有一个父亲”这样的意识。

“在我几乎还不记事的时候,他就离开了——带着家里的全部财产。和我与母亲不一样,据说那男人的灵亲是鹰。想必他注定是要远走高飞的。

“我们之前生活在崇光岛,那边不像是幸福岛有上下城区。大量工作交由人工智能处理,能让人活的体面些的活计可不好找。母亲费尽全力才能供养我,让我上学。这二十多年来,那个男人甚至连一分钱都没有汇回来过,所有的消息都是只读不回。甚至在母亲病死后,我给他发了母亲葬礼的地点,他也没有理会我。

“你知道吗,先生?我头一次知道,人死之后会变得很重。而在那之后,又会变得很轻。火葬场不会把全部的骨灰都交给你。只有象征性的那么一捧……骨灰盒大概只有这么大。”

罗素比划着,语气淡然中渗透着些许悲伤与自嘲:“他们就连遗体告别仪式的时间,都只给了我一分钟。因为前来告别的只有我一个人……我甚至请不起赛博教会的神父来完成仪式。幸好我在学校的时候打过一些零工。不然就连存放那么轻、那么小的盒子的集体墓地都买不起。如果不能第一时间付起钱,就只能选择‘环保套餐’——也就是直接把骨灰撒到海里。”

这并不完全是演技。

那是货真价实的悲伤,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

只是罗素其实并没有那么无助——他比自己话中所描述的那个孩子要坚强的多。

毕竟如果不够坚强的话,他不可能在崇光岛那种环境下坚持读完大学。

但他从小时候就习惯于恰当的“卖惨”。或者说,以适当的程度展示自己的伤疤与缺点,在不至于被人看轻的前提下、尽量消弭他人的敌对意识。

就像是假装自己很乖,来蹭蹭路人骗取食物的流浪猫。

说来也怪……或许是因为专注于表演、或许是对方对自己放下了某种歹心,罗素感觉那种弥漫在空气中的紧张感,逐渐消散了。

或许,我也不完全是为了取得对方的信任。

罗素想。

尽管只是一种用于自保的社交手段。

但把这些事说出来,的确也让他好受了一些。

“听我的,”对面青年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一些,“等找到那男人,记得给他一枪。抛妻弃子,应当给他些教训。”

“算了吧。”

罗素摇摇头:“我不想去找他。”

“即使他让你生活的如此困难?”

“他的确是个混账。但我不能和他一样,变成一个混蛋。”

罗素轻声说道:“母亲说过,我要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

——这是实话。

母亲的确如此说过,罗素也是发自内心的这样想的。

“……什么才算‘了不起的大人物’呢?”

“能够让人发自内心的钦佩……的吧?”

罗素沉默了一瞬,不是很确定的说道:“至少也不能让人憎恨。”

闻言,有一头白色长发的青年沉默了些许。

“那可太难了。”

青年轻声说道:“比成为‘总公司’的董事,还要更难。”

说罢,他放弃了这个话题,再度露出了那毫不专业,只能让人不寒而栗的蹩脚微笑:“既然如此,你怎么买得起头等舱的空艇票的?”

“母亲在临死前,才告诉我……我在幸福岛有一个舅舅。”

罗素一侧的嘴角微微上扬,语气平静:“一个我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过的舅舅。母亲让我搬到幸福岛来生活……这头等舱的票,也是我舅舅给我买的。我跟你说,这票可贵了,如果换成我的生活费,能让我过上五六年顿顿有肉的日子。

“但也很可惜,我实在没有买行李箱的钱了。好在我也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搬运,上学时的书包就足够了,甚至还挺宽松。这倒是让我省了托运的钱。”

“你舅舅是在……?”

“天恩集团。他是‘总公司’的人,听那意思应该是高层。”

罗素如此说道。

这自然也是他故意透露的情报。

一方面是为了取得对方的善意和信任,另一方面也是一种无声的威胁。

“天恩集团啊……那可是大企业。”

身材高大的白发青年低声感叹着。

他思索了一会,若无其事的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罗素:“你是个好孩子……

“但好孩子在幸福岛,可更得多加小心。”

“听起来,幸福岛和崇光岛也差不了多少。”

罗素嘟哝着,随手将盒子打开。

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耳尖的毛直接就炸开了。

心脏几乎停跳。

指尖接触的瞬间,他就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那是一把枪。

同类热门书
我给予世界毁灭与新生
我给予世界毁灭与新生
当第一个超人类出现时,人们认为这是奇迹;当第一个超人类罪犯出现时,人们认为这是动荡的开端;当超人类占据总人口数0.42%时,所有人都意识到,这将是一场革命,现有的秩序会被颠覆。当第一个占据超人类意识的玩家出现时,这个世界才意识到,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天灾...第四天灾AFK作者回归,老书高订一万二,均订2900,人品有保证(啊,我知道,我新书鸽了一年,但我说的是更新方面的人品,你们就当真的听~)
阡之陌一 ·未来 ·连载 ·98.9万字
牢人与海
牢人与海
【柴油朋克】列车上的国度,柴油与泥土,追求长生不死的术士,在列车外的世界,那黑暗的怪物虎视眈眈,那信仰的伪神满怀期望,当这列囚笼被打开之时,那怪物,那伪神才会发现:列车是囚笼,不是为了惩罚术士,是为了保护祂们
宇宙鸽 ·变异 ·连载 ·81.7万字
夜行骇客
夜行骇客
破碎的战后世界,霓虹闪烁、危机四伏的城市。超凡者漫游于夜雨下,异种流窜于破街中,城外的荒野疯狂奔放。寡头公司,超凡程序,义体改造,心灵网络,街头烂人。顾禾穿越而来,只想当一条咸鱼,然而,咸鱼不是你想当就能当。
机器人瓦力 ·变异 ·完结 ·141万字
7.7分
为美好群星献上祝福
为美好群星献上祝福
群星璀璨,四千亿个恒星系中,六百万个文明挥舞战锤同时涌向深空。时间太过凑巧,让人怀疑银河只是虚空中的恶魔随手布置的棋盘。所以,无论多远大的理想都会显得渺小。而我,或许只是想要稍微满足下自己糟糕的癖好。
扒家猴子 ·星际 ·连载 ·59.7万字
光明壁垒
光明壁垒
名为【深海】的精神网络,链接了五片大洲,人类文明飞快前进,却不知道永夜即将垂临。超凡觉醒,大厦将倾。血肉苦弱,何以飞升?故事从接过一把承载真理的戒尺开始。顾慎,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年,掀开了这个超凡世界的一角真相,也成为了万千扑火飞蛾中,最大的那一只。若凛冬将至。我将逆阶而上,掀翻诸王之宝座,弹碎虚伪之冠冕,毁去不公之权杖。我将成为人类最后的,光明壁垒。
会摔跤的熊猫 ·变异 ·连载 ·115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