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9章)
我们追寻着梦想,行走在连光都看不见的影子里,本以为会是两个人,不曾想,却是独自一人。 很久之后的一次发布会上,他拨通了她的电话…… “……蒋卓……?是你吗?” “你……还好吗?” “嗯,还好……” “可是我不好……我……还是那么喜欢你。” 太阳升起前的黎明最是黑暗,清晨会再次来临,无论是黑暗还是季节,都不会持续永恒。

第1章 Ep1 你好·再见

人永远不知道,谁哪次不经意的跟你说了再见之后,就真的不会再见了。

——《千与千寻》

“卓哥,今天可是新闻发布会!”

休息室里,蒋卓一直四处游走着,一会儿吃吃东西,一会儿摆弄摆弄,经纪人王政实在是拿他没辙,只能是一路跟着,一路唠叨。

“哥!你可上点心吧!”

“我天,政哥,您可比我大一轮呢,别叫我哥,折煞了我~”哈,果然,蒋卓又拿王政年龄开玩笑了,身旁一阵哄笑声,蒋卓仍旧不理会,拿五做六的。

“不不不,卓爷,卓爷总行了吧!爷!哥!你也不是不知道那帮记者,上次你就被人家给摆了一道,还不长记性?!”一向心直口快的蒋卓被人套话那是常有的事了,每每发布会,记者们那可是真的喜欢这块大肥肉。

“这不还有你呢嘛,我的政哥,这么能干,啥事你摆不平啊~”蒋卓转过身,郑重其事地拍了拍王政的肩膀。

“你!”王政气得,指着蒋卓的鼻头骂道,“好,好,你爱怎么着怎么着,这一次你要是再被人问出来那事,我可不帮你兜着了!三天两头出事,我都快和公关的成亲家了!”

“我怎么可能让她出事呢……”蒋卓突然脸色一变,沉吟道。

“这……这……我话是说的重了点,但也是为你好啊,卓哥,你得听听劝啊……“王政着实被严肃脸的蒋卓给吓了一跳,他也是有苦难说,就算是与蒋卓共事多年,还是很容易就能感受到他骨子里的疏离感,表面的欢脱罢了。

“害,我这不是喜极而泣嘛,你这都要出嫁了,我可是高兴还来不及,我这红娘当的,成功率百分百,优秀!“

“政哥,你们该上场了。“工作人员敲门进来知会道。

“好好好,马上马上,辛苦了~“

一客套完,王政便立刻转过身,一声不吭的看着蒋卓,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蒋卓走到他面前,流里流气的冲他打了个响指。

“看什么看啊,走了,出嫁了~”

又是一阵哄笑。

“下面是自由提问环节,记者们对蒋卓这一次的复出抱有极高的关注度,十分用心地准备了提问,但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每一位记者我们就只接受一个提问,请大家举手示意。”

发布会上,各方都心怀鬼胎,气氛颇为凝重,当然了,除了蒋卓。

王政在一旁看着蒋卓在台上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手边的签字笔,恨不得冲上台去给他一巴掌……害,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您好,我是国内时报的记者。这边。“

蒋卓抬眼,看了过去,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嗯,您好,请讲。“

“请问,你觉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从出道开始就喜欢你呢?“

“感谢您宝贵的提问,您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吗?“蒋卓轻描淡写却又不失礼貌的问道。

“你刚出道的时候就跟个小孩似的……“

“哦?为什么像小孩?“蒋卓笑道。

“因为不红啊?“

“呵,我一出道就红了好吧?以及,又那么多人喜欢我,可能是您的幻觉。综上,您的一个提问结束了,我还多赠了您一个,谢谢。“蒋卓,名副其实的姜怼怼,一口气便回怼过去,十分快活的笑了笑,倒是台下的王政,满脸黑线……得,今天又得去公关那跑一趟了……

“啊……哈哈哈,蒋卓果然还是那么的幽默风趣。“主持人赶忙救场。

“您好,我是新纽斯的记者,众所周知,您是一位十分有才华的创作型歌手,这想必是需要一定积累的,我们所好奇的是,您出道前在做什么?“

“上学,做梦。谢谢您,下一个吧。“

“啊,您好,我是西瓜网的记者……嗯……我也是您的粉丝……“

“嗯嗯,您好。“

“啊……是这样的,这一次的新歌,粉丝们都觉得暗藏用心,歌词十分的精妙,想问问您,这一次发布会为了解释这首歌,您做了什么准备吗?“

“嗯……为了公共卫生,我洗手了,这算准备嘛~?“蒋卓的语气突然俏皮起来。

“啊?这……“记者一下便愣住了,这是什么神奇的回答?

“那,我想了解一下,粉丝们是如何解读的呢?“

“哦哦,我们发现,这首歌的每一句话最后都是“ai”结尾,带有一些初恋的味道。“

“嗯嗯,没错,果然厉害,这样,我可以再满足你一个提意,就当是奖励了~“

“天呐!真的吗!!!”

“嗯嗯,提叭~”

“啊,我想……”她还没说完,便被身旁的前辈一把拉住,说了一番……

“嗯?还没想好吗?“

“啊……不是……嗯……这个提意……可能有些过分……“记者小心翼翼地说着。

蒋卓瞟了一眼她身旁那人,“嗯,没事,你说吧。”他怕这位被为难。

“嗯……能不能……现场给这首歌的主人公……打一通电话……”

“什么?”蒋卓表面仍旧冷静,内里却差一点掀桌而起。

“就是……差不多……就是传说中七年前的那位初恋了……”

“……”一时间,场内寂静的有些可怕。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您不愿意的话……”

“没事,政哥,把我的手机拿来吧。”蒋卓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啊?!你疯了吗?!”王政差一点喊出声,递着口型,目瞪口呆。

“没疯,拿来吧。”

“你!”这一次,王政攥紧了拳头。

“拿来吧,后果我自负。”

王政看了看蒋卓,看了看台下的一票翘首以盼的记者,没辙了,只好就范。

“啊……好……那么……请大家安静吧。”主持人实在是无奈了,这究竟是个什么爱zuo的主?

“嘟……嘟……”先是一阵忙音,在场的无不屏息等待着,当然了,蒋卓是那个最紧张的,她……还用这个号码吗?

许久。

“喂,您好?”

“喂……?”蒋卓轻声应着,语气中满是疑虑。

“嗯……蒋卓?是你吗……?“相比于蒋卓的不安,那一边听上去倒是沉静的。

一个电话号码,一个用了七年,一个记了七年。

“嗯……你……最近还好吗?“

“嗯……还好……你……“

“可是我不好!“不等那边说完,蒋卓便抢过话来,”我……还是那么喜欢你。“

那首歌,你听到了吗?

你听到了吧!

多想真心的祝你幸福啊……

可惜,我做不到……

“啊!”汤暖同往常一样走在上学路上,冷不丁的被人弹了一下脑袋,真是疼得她呲牙咧嘴的。她便立刻捂住脑袋,转身看看究竟是谁这么欠!

“你!蒋卓!我就知道是你这头猪!!!“果然是他。

“哈哈哈哈,略略略,跟小香猪比起来,我可是逊色不少啊~“他一贯的叫她小香猪。

“你!你才小香猪!你全家都是小香猪!“

“哎呦,不愧是小香猪,连骂人都那么好听~“

“你!“汤暖气得涨红了脸。

“哈哈哈哈哈,卓哥,你小老婆可真可爱。“一旁的魏延看戏般的吃着狗粮。

蒋卓笑了笑,狠狠推了一把魏延。

“啊!卓哥,我又怎么你了。”

“你小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切,你俩天天这样光明正大的顶风作案,我说两句怎么了?”

“你丫的,要不要去百度搜搜自己的名字?”

“咋了?那不成……小爷我出名了?”

“切,你搜搜就知道了~”

“……魏延……他坑你呢……”暖暖盯着手机,郑重其事地说道。

一搜全是:魏延是怎么死的。(魏延,三国时期蜀汉将领。)

“嗯?我看看……我去!你大爷的!蒋卓,有本事,你别跑!”

“老师好~“一到校门口,蒋卓便乖巧地向老师道好。

“你小子,一到学校就装蒜!“魏延小声说道。

“那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蒋卓装作不经意的走到汤暖身边,看到汤暖一直搓着手,连忙掏出兜里的暖宝宝,递过去。

“冷吗?“

“嗯……有点……“汤暖有些害羞的打量着手里的暖宝宝,果然是猪头的!她气得暗暗咬紧牙关,却没表现出什么。

“那肯定的,不然,这学校的水池里也不能结冰。“她竟然没生气?奇怪啊……

“蒋卓……“

“嗯?怎么了?“

“你说……这水池里的冰结的是不是呀?“

“嗯……不知道了。”

“要不你试试?”

“啊?”

“要是你去试了,我就答应在校园里和你牵手~”汤暖诱惑道。

“真的?!暖暖,真的?!”蒋卓立刻便喜形于色,突然上头。

“嗯,真的。”

“好!”蒋卓很自然的将书包和外套递给汤暖,“暖暖,我去了啊,不可食言啊!“

“嗯,不骗你,我哪能骗过你啊~“不,你真的能。

“啊!“只听扑通一声,蒋卓便栽到了水池里,”暖暖!“

等蒋卓回过神时,暖暖已经笑倒了。

后来这事吧,也不知道怎么传的,别人都说她是摸底没考好想不开投池了,从此江城一高又多了一个学习压力大的学长的传说。

“许佳慧!你别让我笑了,我难受着呢!“

“哎,卓哥,你说,暖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漂亮了?小时候一起玩的时候,感觉她疯疯癫癫,现在倒是有几分淑女的意思了?”

蒋卓一边听着魏延的念叨,一边看着同他隔着一个过道的汤暖,是哎……她……什么时候学会捂嘴笑了?他偷偷的将课桌拉得和汤暖一般齐。

“啊!卓哥!你怎么又打我!“

“切,你小子,暖暖是你叫的吗!“蒋卓的语气里是生气的,却难掩他上扬的嘴角。

“嗯?“听到声音,原本趴在桌子上的暖暖,慢慢的抬起头,看向蒋卓。

“暖暖?你……怎么了?“

“嗯……没什么……“

“啧,别搪塞我啊。“

“哎呀……!说了你也不懂!“

蒋卓疑惑的挠了挠头,“这……你跟别人说话都那么软的,怎么一跟我说话就凶我啊……“

汤暖没有理他,她是真的难受,这人,怎么什么也不懂!

“啊……暖暖……”蒋卓蹲到跟前,在暖暖耳边悄咪咪的问道:“你是……来那个了?”

“嗯……”暖暖轻哼了一声。

“嘶……这可就难办了……你说吧,除了喝热水,需要我怎么关怀?”

汤暖再一次缓缓抬起头,看着他。

“嗯……给我将两道作业题吧。“暖暖微笑道。

“啊……这……数学老师不是让你自己琢磨吗……?“

暖暖撇了撇嘴,“自己琢磨得什么时候才能做出来啊……梦里吗?”

蒋卓被她逗乐了,他宠溺的捏了捏暖暖的脸蛋,“好啊你,扮猪吃老虎。“

“切……哪有……“

“卓……卓哥!“这时候,魏延突然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嗯?怎么了?“

“你……你……“

“魏延?你磕巴什么啊……?“蒋卓觉得有些奇怪。

“你……你……你爸来了!“

“我爸?!”

“嗯!你爸来学校了!现在在老师办公室里!”

“嗯……其实吧,您也不用过于担心,毕竟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蒋卓还是有数的~”郝老师语重心长的说道。

“绝对不行,我们是绝对不会支持他的!”

“这……也没必要这么决绝吧……哎?蒋卓?你怎么来了?”郝老师看向站在门边一脸严肃的蒋卓。

“老师好。”蒋卓微微点头。

“混蛋!“

姜福雄一个箭步过去,狠狠的扇了蒋卓一巴掌,蒋卓的头磕到了身侧的门边,却硬撑着没有做到地上。

“哎!姜爸爸,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打孩子啊!“郝老师赶忙跑过去,将蒋卓拉过来。

“瞧他那熊样吧!考艺考?那是正常孩子参加的考试吗?也就像他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才会参加吧?!”

“您不能这么说!”郝老师着实觉着头疼,都什么时代了,还有这么顽固不化的家长。

“作为他老子,我必须要管管他!”

“蒋卓!”这时,一位妇人跑了进来,看面容,也是位半老徐娘了。“小卓,你没事吧?!这……这头怎么都磕破了!”

“你怎么来了?丢人现眼!”姜福雄已经是出离的愤怒了,“当初他不跟我商量就选了理科,我已经是容忍过他一次了。这一次,他又要背着我考什么艺考,今天我不收拾他,我就不是他老子!”

“姜福雄!你过分了!”

“我过分?!你不过分吗?你配当他妈吗?你管过他吗?!”

蒋卓忍无可忍,他走上前,将妈妈拉到身后,

“我不要你管,我妈是我妈,你不是我爸!”

“你就说艺考能有什么出息?啊?最后把家里的钱都给玩没了,好吗?好吗?!!“姜福雄吼道,或许,他是不愿看到蒋卓重蹈他的覆辙吧……

教室里,暖暖仍旧趴在桌上,扣着那几道数学题。

“还没做出来啊?这么笨,像谁?”

“切,像你!”

蒋卓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同往常一样,暖暖也不耐烦的扒拉开他的手。

“脏爪子拿开,我都要长不高了!“她抬眼瞪着蒋卓,却看到了他额角的伤口。

“你怎么总是这一句话,没有别的说辞了?“

“你……见到你爸爸了?“汤暖含蓄的问道。

“他不配当我爸!“

“这……“

“没事,这不是你该想的,做题吧~“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嗯?没有啊?你又从哪里八卦来的?“

蒋卓刚要再一次摸一摸暖暖的头,却被暖暖一下子捉住。

“就是有!是你自己招供,还是我说出来?!“

“嗯……暖暖,我之后……可能不会来学校了。“

“是……艺考的事?“

蒋卓点了点头。

“你爸爸同意了?”

“管他同不同意呢,反正是,过两天就省考了,我已经报名了。”

“嗯嗯……其实……我也有事瞒你了……”

“嗯?”

“我也要去艺考了,考美术~”

“你爸同意了?”这一回换成蒋卓反问了。

“他虽然不大认同……但毕竟宠我嘛~”汤暖冲着蒋卓傻乎乎的笑着。

“切,你拉仇恨吗?”

“你……哪天走啊……?”汤暖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下周呢,小香猪舍不得我了~?”蒋卓宠溺的捏了捏汤暖的脸蛋。

“呵呵,你别自作多情了!”

“暖暖……”

“嗯?”

“今天晚自习之前……你去灯光球场等我呗?”

“啊?!”暖暖有些被吓到了。

“怎么了?”

“你是不是傻啊,最近级部主任一直穿校服戴假发去篮球场抓小情侣,一见到有牵手的,就把人家牵着的手给掰开!”

“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我突然哈哈哈哈哈,有些想看看级部主任戴上假发是个什么样,哈哈哈哈哈!”

“你是不是没事找事啊?!要顶峰作案?!级部主任戴假发的照片论坛上全是,你去搜搜不就得了?!”

“哦~”

“你……你要干什么?!”见蒋卓用手支着桌子,不断靠近,暖暖为了躲避,一下子就躺在了同桌的椅子上,涨红了脸。

“哎呦,我们的纯情漫画暖暖同学,是要跟我牵手吗~?”

“你!”暖暖狠狠推了一把蒋卓,“蒋卓!你可别忘了约法三章!背一遍!”

“好好好~不许肢体接触,不许说黄段子,不许胡作非为。暖暖,你可是我女票哎,你这约法三章能不能通融通融啊……”

“我答应做你女朋友的前提,就是你答应了遵守约法三章,你要是想让我通融,那我就不是你女朋友了!”

“哎,好好好,你别生气啊,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这哪是认错的态度啊!”

“哎哎,别,我不跟你争了,说不过你,晚上记得来篮球场啊~”

说罢,蒋卓便跑出了教室。

“切!这人!”

“哎呦,暖暖~我刚可是什么都看见喽~”

“许佳慧!”

“略略略,没想到啊,我们的万年冰山汤暖小姐也有今日啊~”

“你!”汤暖习惯性的打了一下许佳慧。

“你又打我!啊!汤暖打人了!”许佳慧高声喊道。

汤暖赶忙捂住她的嘴,并且,配有锁喉。

“哎哎哎,暖暖,我错了我错了。“

“切,今天你们都怎么了?一个个欠欠的。“

“哎呦哎呦哎呦,瞅瞅,瞅瞅汤小姐这满眼的蜜糖哟~啧啧啧,这狗粮真好吃,嘎吱!“

“你再说!“汤暖捏紧拳头,做出打人的架势。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你说这卓哥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

“你想说什么?!”

“啊啊,小可爱!卓哥怎么就看上你这个小可爱了!”

“哼,看在你嘴甜的份上,饶过你!“

“暖暖~刚刚……刚刚蒋卓给你讲的题……能再给我讲一遍吗……“魏肖突然插话道。

“啊……好啊……“汤暖着实觉得有些堂皇。

“切,白莲花!“许佳慧翻着白眼说道,她一向是相当厌恶魏肖了。

“我又怎么了……“魏肖也不甘示弱。

“魏肖!你真的是烦人啊!暖暖是你能叫的吗?!“

“哎……来这边吧……“眼看着佳慧就要失控了,汤暖慌忙地拉开魏肖,当然了,也顺手拍了拍许佳慧……

“佳慧~我错了还不行嘛~“暖暖挽着许佳慧的胳膊,求饶道。

“哼,你错了?你才没错呢,你那么善良,对白莲花都那么好,是我为人浅薄了~“

“这……“

“这什么这?!暖暖,你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

“啊?“暖暖满脸的疑惑。

“哦,看来是真的傻了!“

“啊?不是,佳慧,你说清楚点嘛~“

“撒娇不管用!“

“佳慧~求娘娘赐教!“暖暖停下脚步,摇着佳慧的胳膊,眼睛一眨一眨,水汪汪的。

“好好好,真拿你没办法!”

“谢娘娘恩典!”

“你真的看不出来?”

“啊?什么啊?”

“好!汤暖!你真看不出魏肖喜欢蒋卓?!”

“啊?她喜欢蒋卓?”

“昂!你家塔都要被人偷了!你是不是蠢啊!”

“可是……她喜欢蒋卓……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有什么关系?!今天她是不是来问你题了?”

“昂,是啊……”

“还说什么了吗?!”佳慧的语气中颇有几分质问的意味。

“啊……没啊……”

“没有?!”

“嗯……她把蒋卓写解题步骤的那张纸给拿走了……这……也没啥吧……”

“这还没啥?!”佳慧要被这个小傻子给气死了,“那张纸,蒋卓写的,她拿回家,然后呢?!供着?!暖暖,你知不知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啊……啊~原来你是在说这事啊~害,我以为多大点事呢~”

“多大点事?!暖暖,这是小事吗?!你就等着偷塔那天哭吧!哭都没地儿哭去!”许佳慧越说越来气。

“啊!佳慧!你看表白墙,全是‘T N我爱你’,都是向我表白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切,那都是向唐宁表白的,少在这儿自作多情了……哎!不是!汤暖!你少在这儿给我转移话题!“

“哎呀~佳慧,我心里有数的~“

“你能有什么数?!“许佳慧瞟了一眼汤暖。

“我信他。“

“切……你们啊~年轻真好!“

“哈哈哈哈,说得像你七老八十了似的~“

“暖暖~“这时,蒋卓在远处向汤暖和许佳慧招着手,他手里拿着一把木吉他。

“你这是……?“

“你不是最爱听唐宁的歌~?“他又是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唐宁那么帅……“暖暖悄咪咪的犯起了花痴。

“切!我不帅吗?!“蒋卓的嘴撅了老高。

“哈哈哈哈哈~“暖暖一阵的爆笑,这人,居然这么可爱?

“你……你笑什么啊……“蒋卓突然觉得有些方。

“哈哈哈,没什么……嗯……你以后一定会唱自己写的歌的!“暖暖的眼神中,满是坚定,事实就是如此,她信他。

“啧啧啧……爱情的酸臭味哟~“

“佳慧~“

“现在的年轻人哟~连校长都不怕了~“

“害,那有什么的,校长不会拿我怎样。“

“啧啧啧,果然是家里有矿的姜大少爷~“

“佳慧……你别这么说……“

“啊……对不起啊……我……我就是调侃……不是有意的……“

“没事。“蒋卓浅浅的说道,“暖暖。”

“啊?”

“等一下,你就先听我唱,要是校长来了,你就赶紧跟着人流跑回去哈,天黑,那老头抓不着你。”

“啊……啊?什么?跑回去?”

不等暖暖反应过来,蒋卓便已经跑到了麦架跟前。

“大家好,我是蒋卓。“

“蒋卓!蒋卓!蒋卓!“很快,蒋卓便被人群包围了。

“今天呢,我要唱一首歌,送给我的女孩。“

“噫~你不怕被校长以早恋的罪名给逮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早恋从来就没有,也不会有一个明确的标准,什么时候算早呢?“

“确实!确实!都是老师和家长为了让我们考试编出来的!“”就是就是!“

“嗯……大家也不用这么激进,毕竟,他们也是为了我们好。“

“切,果然是好学生,做事不敢当哟~“很快,人群中便是唏嘘一片。

“不过呢,我对她也是真的,我不相信什么誓言,但是,我信她!“

“好!好!好!“”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哈哈哈,已经……在一起了~“蒋卓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啊啊啊啊啊!“

“哈哈,闲话少叙,一首唐宁的《万物》送给她~“

灯光下,少年沉静的唱着,晚风轻轻抚过每一个少男少女的脸颊,果然,这最虚无的东西,却是最美的……

作者还写过
暗恋医生
免费
暗恋医生
李渊可三年前在预产期的当天,因为一场医闹眼睁睁的看着那时的爱人撒手人寰,惊慌过度中诞下姜小显,处理好一切后,携幼子远走他乡。三年后李渊可成为著名词曲人受邀归国,机缘巧合中在帝都遇到了时任心外科主治医师的佟家林,二人由帝都至魔都,在工作与生活的琐碎之中彷徨,挣扎,爱恋……以李渊可为第一视角,从生活的故事当中体味出二人的点滴与来龙去脉。
鸢尾垃圾桶 ·都市 ·连载 ·29.6万字
将行世忠
免费
将行世忠
灵感来源于《盗将行》这首歌的背景故事:野史记载,宋徽宗二十年,朝野动荡,边疆不安。时有盗者,取官朝野动荡,边疆不稳。时有盗者,取官济民,凡京中贪官,无一幸免,民咸敬之,却无人知其真面目。然自徽宗二十三年,此盗未曾出现,至徽宗二十六年,此盗入南京王府,未取它物,仅盗走一玉簪。钦宗元年,金军将领完颜克图率军攻陷宋都汴梁,钦宗被俘,民不聊生。1127年,宋高宗赵构建立南宋政权,时宋军与金军交战,一小卒一箭射杀完颜克图,而后屡立战功,官至护国将军,班师回朝后,宋主欲对其大行封赏,然其自辞官职,自此匿迹……在这个故事的基础上,遵循《宋史·韩世忠传》等史实,进行了合理的改编。对于南宋,人们总是会第一时间就想到岳飞,但是鲜少有人会熟知中兴四将之一的韩世忠,希望能够通过这个故事,让大家熟知这一位拥有善终的南宋名将。
鸢尾垃圾桶 ·江湖 ·完结 ·9.5万字
同类热门书
许你万丈光芒好
许你万丈光芒好
“你救了我,我让我爹地以身相许!”宁夕意外救了只小包子,结果被附赠了一只大包子。婚后,陆霆骁宠妻如命千依百顺,虐起狗来连亲儿子都不放过。“老板,公司真给夫人拿去玩?难道夫人要卖公司您也不管?”“卖你家公司了?”“大少爷,不好了!夫人说要把屋顶掀了!”“还不去帮夫人扶梯子。”“粑粑,谢谢你给小宝买的大熊!”“那是买给你妈妈的。”“老公,这个剧本我特别喜欢,我可以接吗?”陆霆骁神色淡定:“可以。”当天晚上,宁夕连滚带爬跑出去。陆霆骁!可以你大爷!!!曾用名《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出版名《君子报恩》。
囧囧有妖 ·豪门 ·完结 ·229万字
9.8分
恰似寒光遇骄阳
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觉醒来,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爆炸头血腥纹身脸化得像鬼,多看一秒都辣眼睛。重生前,她另有所爱,一心逃离,对他恨之入骨。上一世脑子被门夹了放着绝色老公不要,被渣男贱女所害,被最信任的闺密洗脑,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这一世,任各路牛鬼蛇神处心积虑巴不得她离婚让位,不好意思,本小姐智商上线了!
囧囧有妖 ·豪门 ·完结 ·261万字
9.7分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本文出版名《一万次心动》,新书《大神你人设崩了》~【本文专注扒马,女主帅,男主炸,身份多重,双宠+爽文+微科幻+无逻辑】秦苒,从小在乡下长大,高三失踪一年,休学一年。一年后,她被亲生母亲接到云城借读。母亲说:你后爸是名门之后,你大哥自小就是天才,你妹妹是一中尖子生,你不要丢他们的脸。**京城有身份的人暗地里都收到程家太子爷的警告:隽爷老婆是普通人,不懂京城规矩……脾气还不好。直到一天,调查某个大佬时,他的手下望着不小心扒出来的据说什么都不懂的小嫂子的其中一个马甲……陷入迷之沉默。
一路烦花 ·豪门 ·完结 ·189万字
9.5分
亿万星辰不及你
亿万星辰不及你
“一年后,我们离婚,互不干扰。”季忆之所以答应贺季晨假结婚,是因为她坚信完美情人贺季晨绝对不会爱上她。婚后假戏真做不说,一年后,别说是离婚,就连离家都没门。惹不起,我跑还不行?季忆爬窗离家出走。就在她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终于逃出魔爪的第二天,她走到哪里,都有人弯腰对着她说:贺太太,贺先生在那里等你。-原书名《大神引入怀》
叶非夜 ·豪门 ·完结 ·109万字
9.5分
时光和你都很美
时光和你都很美
婚后的林嘉歌,没多久就被时瑶逐出家门了,他为了回家,用尽所有的方法都没能成功,最后将目光放在了小包子的身上。小包子听完林嘉歌的提议,和他勾了勾手指,软萌萌的回:“合作愉快!”于是——小包子收到机器人的当晚,把时瑶骗到餐厅,偷偷对林嘉歌说:“爹地,妈咪陪你吃饭。”小包子收到奥特曼的当晚,把时瑶骗到游泳馆,偷偷对林嘉歌说:“爹地,妈咪陪你游泳。”
叶非夜 ·豪门 ·完结 ·118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