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43章)
怀幸要做世界的主宰,奈何子民多愁善感又脆弱,体内还有个家伙善良且敏感,她不得不放弃毁灭世界重新建造的想法。 首先,她要有个天衣无缝让子民反抗旧世界的想法,而后利用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臣一步步掌握这片土地的所有权力,接着,就是卸磨杀驴了。 不过,左看看对自己喊打喊杀的子民,右瞧瞧人模狗样的大臣,怀幸深吸口气:没用的东西,还得本神自己来!

第1章 初始混乱

【写在最前面】

这是本人20年初开始写的,写得并不好,本书最初名叫“混乱前线”,的确是因内容混乱无比。

感谢您的点击,至少“怀幸”这个名字在您的眼中停留过片刻。

“怀幸”是书名,也是主角,不过本书中出现的,除了怀幸,还有另一个她。

^_^

「死去的人即使复活,拥有的也是残缺的灵魂。」

*

〔接线成功,本次通话将进行录音,请注意您的言辞。〕

“你好,这里是边境管理所……请您慢点说,会长大人。”

“教授死了,实验品的监视被打断,我们需要你加强边境管理,盯着可疑人员,但不要使用武力,只报告位置即可。”

“是的,会长大人。”赵蘅疑惑地挂掉电话,目光移到四面悬装的显示屏上,凝视监控中夜色深邃的城市。

助理点了根烟,朝电话努努嘴:“会长大人是什么意思?最近边境快被R搞疯了,哪里来的时间盯什么可疑人员?”

“尽力而为,”赵蘅耸肩,嗤笑道,“那什么实验估计是机密,失败也不会向咱透露太多,云里雾里一堆,谁他妈听得懂!”他拿出一支烟,叫助理点上,正想说什么电话铃声响起。

“你好,这里是边境管理所,我是上士赵蘅,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他用夹着烟的手点掉提醒录音的字样。

“我是上士青由,好久不见,不过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老兄,你那儿有没有合适的奴隶?五千,十个,这里有人需要。”

赵蘅厌嫌地看了眼电话,坐在椅子上抬腿搭向桌沿:“这位联盟里高枕无忧的大人,我的回答是——老子很忙,你他妈少给我添乱!”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下,说:“我们都是上士,没有哪位是大人,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加钱,这很重要。”

“联盟里的少爷小姐们什么时候喜欢奴隶了?你不妨小心拍马屁拍错。”

“边境的奴隶皮糙肉厚,耐打,所以让孩子们玩玩。我想你没有事,所以来问问。”

“没事?你是和那群少爷小姐待久了,看世界也单纯起来了么?”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赵蘅沉着脸看显示屏上注意言语的警告字样,不屑地呸了声,继续说:“当然是那群卑贱的低等人,”他看了眼警告消失,就用另一只手敲打键盘,“还记得六月份委员会在希达女神像前的演讲吗?”

“当然,没人会忘记这件事。边境出了个疯子,一夜间毁掉四座城市致千余人死亡,他们要委员会捕杀。起先委员会以为是敌人,就取代号为R,下发通缉令,后来查清楚才知道是变种人。

当时那群人嫌钱少又往上闹,委员会便在女神像前演讲,说祂有可能进化成人类,叫受袭者做表决,不是全票通过不再通缉了么?”

“他们说祂有可能进化成人类,让不少人动了心思,”赵蘅移动鼠标,满脸烦躁,“三天前一个地下城市管理员带着两千低等人去找R,但自那天后R没有出现过,他们扑了空,心情不好就将那两千人全解决掉,说是为人类做贡献。后来低等人听说这事,就主动跑去献祭,发挥唯一价值,呸,老子还得收拾残局!”

“那倒好玩,那种智商低下的东西能想到什么,你看可不可以给我顺几个过来?”

“你算盘还真会打……这样,异灵人,一千三,买不买?”赵蘅的注意力停在显示屏一角,那儿有个男孩一瘸一拐地向前走,他面容稚嫩,大约五六岁,生着双兽耳,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在后不停晃荡。

他朝助理使眼神,后者立刻会意离去。

“这么贵?低等人而已,这个价钱未免太看得起他们了。”

“你只回答买不买。”

电话另一头又安静下来,大约十秒钟后听筒才再度响起声音:“小姐们很喜欢异灵人的模样,黑市里都是些老不死的,我都以为他们死绝了呢。”

“嗯?挺巧,这是个小的。”赵蘅扔掉烟头,语气轻松,“不要我可以亲手送,你该不会认为只有自己攀上点关系吧?”

“行,你送来,记得奴隶的事,我会另给钱,挂了。”

赵蘅关掉录音提示,又从怀里拿出烟,扭头自半开的窗户望去。夜色深沉,冷风裹挟着如丝细雨从路灯昏黄光芒中掠过,白日里城市就格外冷清,到了夜间越发死寂萧索。

城中心巨大的高塔笔直矗立,白色光芒泼洒下,使得建筑轮廓粗而浓厚。小稚果揉着脸上的伤,低头盯着脚尖向前走,他没有目地的,只是想体验一下在街上正常行走的感觉。

不是从地下城市被唤上来干活,也不是被人追逃命,走在马路上,那种感触相当奇妙,好像他与变种人一样似的。在体验时能找到吃的就更好,可惜这条街鲜有人临,他的想法估计要落空了。

现在是凌晨一点,他估摸着时间要回家,即使选了条僻静的小路,但不保证人不会来,那时要么被打,要么送回“零号避难所”,哪个他都不想要。

风穿过大街小巷时发出令人心颤的呜咽声,贴在告示墙上的老旧宣传单被吹起一角,他闲来无事,便用手铺展宣传单浏览一番。

那是一张去年的海报,大致意思是说K字斗兽场将举行一年一度的勇士赛,参赛者只许低等人,赢着将有丰厚的奖励。

一年一度?那意思是不是说今年也会举行?

小稚果奇怪地摸着下巴,如果时间一样的话,那么今年的勇士赛也就在两天后……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身后忽山传来厚重的马达声,他一激灵,下意识向墙壁躲去,正是这一动作使他的衣服堪堪避过来人的手指。

他赫然回头,见男人停住摩托车,冲自己抬抬下巴,语气傲然:“小畜生,过来。”

“你这个讨厌的东西,不准骂我!”他回了声就朝向前跑,“叫我过去我就过去,我又不是傻子。”

助手哼了声,拿出手枪开枪,他记得赵蘅的叮嘱,小姐们的玩具要完整,减少不必要的费用,所以子弹只贴着男孩的步伐打在地面上。

小稚果立时摔滚在地上,却不停留丝毫,四肢并用拐向两幢大楼间的小巷,那儿摩托车应该进不来。助手装好子弹弃车追去,虽说异灵人以逃跑躲避出名,但城中布有监控,对他的逃跑路线不难得知。

冷飕飕的雨水打在脸上,使面庞的擦伤更痛,小稚果抽抽鼻子,随意抹去眼泪,照着记忆专挑只供自己身材进出的大楼罅隙,倒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所以并不慌张。

不知道那个男人抓他去哪里,看样子像专门找他的,好奇怪……

他思忖接下来的路,先甩开那个男人,然后想办法参加勇士赛。前方有拐弯分岔路,他速度不减,随便选了条就冲去,猛地被一物绊倒,顿时脑袋嗡嗡直响。

“好痛!”他捂着额角看去,地上趴着一个人,衣衫破烂,身体裸露皮肤尽是伤痕,深可见骨。

又一个低等人?

死了吗?

小稚果试探着伸手去触摸其人脖子,碰到那条项圈时愣了一下,想不到低等人居然可以戴装饰物,紧接着他发现这人有呼吸,但甚是微弱,似乎随时都会断气。

“嗯……”

他向后张望,那个人找到这儿不容易,退一步想,即便找到这里,也会当这人是死的,所以他不会有事吧?

万一那时候这家伙醒来呢?

被男人捉去,不就是被自己害的么?

“呼——”

小稚果深深呼吸,揉了把磕伤的膝盖,将其人翻过来,登时傻眼。

这……是一个高等人!

他一时呼吸停滞,看着面前消瘦的女孩,其人年龄与自己差不多,但个头更高些。

“讨厌的变种人,才不要帮你们!”他回神怒骂了句,起身就要走,行过几步却顿住,扭头鼓起嘴巴盯着地上的人。

紧抿嘴角,他上前拖着女孩走,耳朵动了动,敏锐地听到脚步声,便快速打开一侧下水道的井盖,先将女孩扔进去,而后自己跳下。

下水道约三米见方,小稚果揉着眼睛细细瞧,水流湍急,未知深处,不敢去对岸,只好拖着女孩在一米宽的石台上行走。

“你死定了,落在我这位最坏的大英雄手里,绝不放过。”他边嘀咕边找来绳子绊紧女孩的四肢,凑到面前端详,再次确定是个变种人,冷哼一声盘腿坐在旁边,静待人醒来。

他心里嘀咕这人究竟会不会醒,万一死了自己的计划不就落空了么?

收起思绪,脑袋放空,不知怎的他想起那勇士赛的事,细细思考,蓦地记起是在地下城市听说过的。

那是他逃进地下城市第二天,城里的天空是粗糙的石头,这里昼夜不分,只能依靠钟表猜测。他开始讨厌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令他烦躁,比如站在广场高台每日进行教育的鼠人。

鼠人身高只及他膝盖,年龄已大,苍白的胡须垂下。他望着广场上黑压压听讲的低等人们,满意地点头:“我一直是在地下城市工作,负责告诉你们一些简单的道理。没办法,低等人天生智商低下,有些还很固执,必须多次叙述才能听明白。”

小稚果挤在人群缝隙里,满目茫然,他就算胆小爱哭也绝不会说出口骂自己,这人怎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他看一圈四周,并无人有异议,甚至有人赞同地点头。

鼠人顿了顿,继续说:“你看每个人都自己的价值,而唯一能为世界与人类做出贡献和只有变种人,我们就像垃圾一样本不该存在,可大人们让我们找到自己的价值,繁衍工、奴隶、童器……大人们让低等人成为真正的生命,我们要怀着感恩之心。”

人们骚动起来,纷纷表示认同。

小稚果没说话,心道我不想实现自己的价值,那太疼了,每天都在挨打,我不喜欢也不想感谢,我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坏人,我心里不想谁也管不着。

“老师,我听说有勇士赛,能量使用权的事是真的吗?”人群里忽然有人喊道。

所谓能量实名为芥子度,一种来源未知的神秘力量,唯一确定的是它是在人类灭亡那天出现的,有说它是死去的人类留给生灵最珍贵的资源,希望类人种里能进化出真正的人类。然而直至今日,也只出了个可能进化的R。

在南境,芥子度只能供高等人使用,且即使是其,能够成功进化为战士也不是易事。

“当然,”鼠人肯定地点头,“大人们夜以继日的研究,使低等人也能感受到那神奇的能量,即使我们根本无法进化,难道我们不将这份感恩之情铭记于心?”

小稚果咂咂嘴,他讨厌高等人,也讨厌这些向着他们说的话,想有空在这儿杵着,不如翻垃圾桶找点吃的。他刚转身没走几步,就听鼠人的声音响起:“那个孩子,你去哪?”

他狐疑地回头,见人盯着自己,此话又为他吸引来无数目光,顿觉浑身难受,手指挠了挠脸颊:“我饿了。”

鼠人笑笑:“待会儿就分配食物,你叫什么名字?”

“小稚果……”他话出口,顿时后悔,连忙捂住嘴巴,一时呼吸停滞。

现场瞬间死寂,针落可闻,人人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他,连鼠人的表情都凝固,难以置信道:“你说自己叫什么?”

“我、我是015X号……”

“分明不是!他刚刚说的是高等人才能起的名字!”有人立即拆穿他。

“你哪里来的资格和高等人一样?”

“不知羞耻的畜牲!”

谩骂声铺天盖地而来,小稚果脸色煞白,泪将涌出,惶惶后退,见一守城士兵走来,心头骤地一跳,转身要跑却撞在另一士兵身上。

那士兵二话不说就用脚狠狠踢向他的下巴,当场就听清脆的骨断声,他倒在地上,吐掉口里的鲜血和牙齿,正想编个理由解释,那士兵抓起他的耳朵又重重摔在地上,他当即不省人事,待意识恢复睁眼时已不知在垃圾堆躺了多久,几根手指都被老鼠啃的不成样子。

如今回想起,他倒对挨打不在乎,和以往相比,那种程度根本不算什么,他只是后悔当时没问更多关于勇士赛的事。

不若去瞧瞧?他想做最坏的大英雄,让所有人害怕,可目前毫无办法,都六岁了还只能做躲在下水道这种没出息的事,实在是丢人。

其实他有想找到R,和祂学习,祂既然可能进化为人类,那么对其来说低等人和高等人大概没差别。不过只是猜测而已,他还没想用自己的命去印证一个猜测。

思绪间,身旁的人忽然动动手指,他立马屏息凝神,死死盯着她,身体止不住发抖。

同类热门书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叫王丹阳,是一个八字很阴的女生。我的姥姥是个半仙,求请问事,样样明白。因为算出我十六岁之前会有劫难,所以,我就留在了姥姥的身边长大。从此,我经历着一般孩子一辈子也许都经历不了的事情.....
三楼均均 ·奇妙 ·完结 ·139万字
9.8分
寻尸人
寻尸人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至亲之人伤心欲绝,可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寻呢?平庸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助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到故里……而张进宝也在之后的寻尸之旅中,遇到了神秘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前行,一同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洛琳琅 ·探险 ·完结 ·401万字
8.5分
青诡纪事
青诡纪事
新书已发布,点击作者名字可得,求支持!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
荆棘之歌 ·探险 ·完结 ·185万字
9.4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