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13章)
安桐遭逢家庭剧变,罹患情感障碍,且时常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 容慎,名满香江且富可敌国的神秘家族继承人。 一场乌龙,安桐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自此开启了为期数月的疏导治疗。 不久后,两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了。 * 婚后某天,属下汇报:“容爷,夫人又在直播写代码了。” 男人缓缓抬眸,语调慵懒:“别忘了给她刷礼物。” 属下默默递出一张纸,“容爷,夫人写的这几行代码,和我们高价聘请的幕后工程师写的一模一样……” 容慎看着代码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 某天午后,夫妻俩吃完街边串串香偶然路过某顶尖科技大楼。 几名职员捧着文件鱼贯而出,对着容慎毕恭毕敬地颔首:“执行长,可算是遇到您了。这几份文件需要您尽快签署,不能再耽误了。” 安桐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我贪图免费治疗嫁了个心理医生结果他是个商界执行长?# #我以为我娶了个缺钱的情感患者结果她是个高级工程师?# 【伪·心理治疗师VS真·心理疾病患者】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初见

容慎第一次见到安桐,是在香江市的CBD街区。

晚秋的天,刮着凛冽的寒风,没几分钟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路口,奔驰MPV商务车停在左转道,轿厢内姿态慵懒温润儒雅的男人,听到雨声随意瞥向街头,就见到了令人难忘的一幕。

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人行色匆匆,归家的脚步又急又快。

华灯初上,细雨蒙蒙之中,一道单薄纤瘦的身影站在人车分界标志线附近,不知在想什么。

突兀又引人侧目。

有人在喊她,也有人窃窃私语,但对方似乎听不见般不为所动。

直到交通协管员上前将她扯到辅路,那姑娘才眨了眨空洞的双眼,低头说了句什么。

戏剧性的一幕,短暂地吸引了容慎的视线,但并未引起他的过度关注。

想来,也许只是个偶遇不顺的小姑娘,孤身站在街头发泄情绪的手段而已。

二十七岁的容慎,历经时间的沉淀,除了稳重而内敛的风骨,他早就失去了悲天悯人的心肠。

……

夜里八点半,安桐浑身湿漉漉地回到了云海路的老民房。

这栋房子有些破旧,外壁的墙皮因为年久失修脱落了好几片,就连二十平米见方的小院子也遍布着杂草。

安桐打开老式双木门的挂锁,穿过院中小径就进了屋。

刚脱下冰凉的外衣,手机传来了震动声。

是一条来自心理健康中心的短信,提醒她明天准时就诊。

安桐放下手机,无意识地开始发呆。

傍晚的下班途中,她知道自己的症状又发作了。

那种意识离体的混沌感觉根本不受控制,眼睛无法聚焦,无法行动自如,全身麻木而沉重,像一具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

安桐有些脱力地靠着沙发,视线望着对面的祭台和墙上的黑白照片,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错觉。

……

第二天,早八点。

香江市私人心理健康中心就诊,这里是私人开设的医院,就诊记录不会与公立医院联网,隐私性极佳。

安桐按照前台接待员的提示,绕过走廊来到了左侧的接待室。

她轻轻敲门,听到里面的回应,便推门而入。

不同于上次就诊时的暖色调接待室,这间房里的色调偏冷,入目皆是灰白。

安桐略略扫过四周,视线停在了窗边的位置。

一道挺拔伟岸的身影站在秋日阳光中,白衬衫和黑西裤经典搭配,既稳重又不失格调,同样也是心理治疗师常见的打扮。

男人拿着手机,似乎正在通话,落满阳光的白衬衫柔和了他侧面的轮廓和棱角,气场看起来沉稳而内敛。

安桐没有出声打搅,拿着就诊单站在宽大的桌边耐心等候。

这时,男人收起电话逆光转身,看到安桐,眼底有刹那的惊讶闪过,“有事?”

男人的音色偏低,含着沙哑的磁性,修长的体魄逐步而来,平白给这‘接待室’增添了一抹压迫感。

安桐抬手递出就诊单,刻意忽视男人身上看似内敛却怎么也掩盖不住的气魄,“你好,我来取心理测评报告。”

话音方落,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下属程风探头进来,面色紧张地说道:“九爷,抱歉,前台说她走错……”

容慎轻瞥了眼程风,手腕微抬,“无碍,你先出去。”

程风一脸懵逼地望着男人,静了几秒,随后动作机械地转身关上了门。

发生了什么?九爷在干什么?

门外的前台接待员还在程风耳边哭丧着脸嘀咕,“程哥,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明明让她去左边的接待室,没让她去九爷的休息室啊。”

程风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暗忖,他也想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

容慎不曾料到,他会这么快就再次见到安桐。

昨日街头傍晚的那一幕还未从记忆中散去,他很轻易就认出了她。

此时,安桐头戴渔夫帽坐在容慎的对面,干净清冷的气质很难和街头那个失魂落魄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小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眼神虽清澈,却空洞没有朝气,精致漂亮的脸颊也因为少了神韵而显得木讷呆板。

容慎饶有兴致地打开了桌上的电脑,登录健康中心的系统,很快就调取出安桐的就诊记录和心理测评报告。

姓名:安桐。

年龄:二十一。

轻微厌世情绪,回避型人格,偶尔出现严重的情感剥离现象,缺乏同情心和共情能力。

心理测评结果:亟需心理疏导和干预治疗。

测评师:韩戚。

看到最后,容慎将电脑屏幕转向安桐,“愿意接受疏导治疗?”

安桐扫了眼电脑上的文字报告,又望向面前的男人,似乎斟酌着如何开口。

容慎慢条斯理地靠向椅背,与生俱来的优雅姿态,一举一动都写尽了成熟男人特有的从容淡泊。

迟迟没有等到安桐的回答,他浓眉微扬,嗓音低了几度,“愿意还是不愿意?”

安桐不答反问,“疏导治疗怎么收费?”

“三千一次。”

“治疗周期?”

“少则三个月,多则一年。”

安桐低下头,隐隐盘算着什么。

容慎没有催促她,随手拿起桌角的紫檀手把件放在掌中惬意地把玩。

看得出来,眼前的小姑娘似乎囊中羞涩。

倒是令人好奇,明明方当韶龄,她是因何患上了厌世情绪以及情感剥离症的?

……

半小时后,安桐提前离开了健康中心。

她表示要回去考虑考虑,并记下了容慎的电话号码。

安桐走后不久,给她做了心理测评的治疗师韩戚闻讯就来到了休息室。

“九爷?您是要亲自接诊……安桐?”

容慎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端着稳重闲适的姿态,雅人深致。

韩戚摸不清他的意图,不由得向前一步,神色有些严肃,“九爷,健康中心创立以来,您从没接触过病患,这类心里疾病的患者时常伴有不确定因素,您贸然接诊,若是……”

男人目光泛起不悦,薄唇边却一反常态地酿出浅淡的笑弧,“贸、然?”

——

作者的话:看简介,[错把容慎当成心理治疗师],男主不是心理治疗师。

作者还写过
致命偏宠
致命偏宠
【已签出版】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风传来,“对你大嫂客气点!”自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偏执成性的南洋霸主,有一个心尖小祖宗,她姓黎,名俏,字祖宗!
漫西 ·豪门 ·完结 ·242万字
9.6分
暖婚甜入骨
暖婚甜入骨
【已签出版】一场家族联姻,砚时柒和秦家最低调的四少秦柏聿结婚了。婚后,低调的四少一改内敛的作风,三不五时的秀恩爱。助理来报:“秦少,夫人的前男友刚发微博求复合,三千万粉丝在线狂欢!”男人目光凌厉,语气低冽:“把他微博黑了!”助理再报:“秦少,有媒体报道夫人的品牌服装是高仿。”男人清隽的指尖夹着烟,轻吐烟雾:“联系品牌方,举办全球唯一代言人发布会!”助理三报:“秦少,夫人……要离婚!”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瞥着身旁复刻版的小包子,“你妈要离婚!”小包子‘嗷呜’吃了一口冰淇淋,奶声奶气的说:“爹地,妈咪养我好辛苦的,多给点抚养费,蟹蟹!”
漫西 ·明星 ·完结 ·236万字
9.4分
同类热门书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国际谈判官江芙遭人陷害而亡。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在一个刚订婚的女大学生身上。与未婚夫初次交锋,傅奚亭语气冰冷带着杀气:“听话,就留着,不听话,就弃了。”再次交锋,江芙站在首都大学礼堂里参加国际大学生辩论赛,望着台下当裁判的傅奚亭,字正腔圆问道:“请问傅先生,婚姻与您而言是什么?”傅奚亭答:“利益。”传闻商界太子爷傅奚亭娶了娇妻一枚。殊不知,新婚夜,娇妻拿着冰冷的刀子抵着他咽喉,嗓音堪比阎罗王:“09年,国际谈判专家江芙携带组员前往东国进行谈判,回程飞机坠机,与你有何关系?”傅奚亭心头一颤,多日猜测成真,望着江芙的目光带着几分无奈:“我的手笔。”婚前,她是一颗握在手中的弃子。婚后,她是舍不掉的药。传闻江家幺女一无所长。江芙:???我该怎么演?【从无动于衷到非你不可,女主双商在线,一步步走近真相寻找自己死亡原因】立意:爱自己,是被爱的开始
李不言 ·豪门 ·连载 ·40.9万字
9.7分
蓄意热吻
蓄意热吻
(双处,男二上位,国民初恋vs斯文败类)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心动避无可避。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 ·都市 ·连载 ·37.9万字
9.8分
独占偏宠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众人听后不禁莞尔。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年龄差五岁。*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 ·明星 ·连载 ·31.6万字
9.8分
野性攻陷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无数粉丝梦碎深夜。*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而他——小疯狗。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姐姐,你好会占便宜。——姐姐,你这么馋我?——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她不泡了。再后来。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一众庭审傻眼:?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这是该调情的时候?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 ·豪门 ·连载 ·81.3万字
9.7分
诱他上瘾
诱他上瘾
【先婚后爱】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宋旎对闺蜜说:“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步步为营,请君入瓮。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后来,谈峥说:“你他妈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 ·豪门 ·连载 ·35.5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