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8章)
那天上帝赐予秦缺永生不死的神秘力量,但那天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从一张床上清醒过来,发现自己不在熟悉的家里,而是一间从未见过的卧室,他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走出去,发现房间空无一人,还有一只奇怪的黑猫直愣愣的看着他 他慢慢的走到房间门前,准备开门找个人询问情况,但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从猫眼一看是一个奇怪的大叔,穿着可能是某个厂子里的蓝色工作服套装的大叔,他眼睛在脸的左右两侧极不协调,整个脸前突的十分诡异,就好像一条鱼一样 你疑惑的打开门,正准备询问一下现在的情况,但是大叔先开口了 “我可以帮你穿鞋吗?” 我带着满脸的疑惑,这是什么神秘的展开啊,但不等我开口,他却递给我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一个巧克力? 我还没弄清楚他给了我一个什么,他就以极快的速度冲进屋子开始翻找起来,我也跟过去,只见他从沙发的角落里捡起一团红色的毛线团,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沙发前的茶几上有一张纸条 正当我想要拿起来看看的时候,鱼头大叔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砍刀,一刀刺穿了我的心脏,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等到下一次睁眼的时候,我又一次出现在了 这张床上,这个房间的一切就好像我没来过一样。。。

第1章 外面的世界之后再来探索吧

“又死了吗?”秦缺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老旧的天花板上有非常干净,一尘不染。大概是原主人经常打理吧…

他慢慢的坐起来,好像没什么力气,简单来说,就是心情有些沮丧…毕竟人一辈子只能死一次,但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他已经死了五次了…

“对了,纪录一下,趁着还记得”他拿起破旧笔记本翻开最后一页就开始纪录,其上空空如也,上一次的记录完全没有了,所以他只写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空的婴儿摇篮,女人,变化的世界,还有黑猫,红色毛衣这些关键词,只能记得这些了,别的细节却是一瞬间就全部消失了

再去回想也想不起什么,甚至看着自己刚刚写下的字也想不清楚这些物件之间有什么联系…

“一直都在房间里呆着,也没有去观察过周围的情况,也许应该,出去看看?”秦缺又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想出门,既然鱼头大叔可以视作暂时没有危险的话,那么出门应该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保险起见还是把红色毛线团给带上,这样起码能保证鱼头大叔不会伤害我。”秦缺又一次来到客厅,熟练的从沙发缝隙里翻出了那团暗红色的毛线团

又瞟了一眼沙发上的字条,好像多了一条?

“等等!多了一条!”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的情绪瞬间高涨了一些。

“记得按时喂养家里的猫猫,猫猫就是猫猫,也只可以叫他猫猫,猫猫不喜欢吃猫粮,你可以给它煮一些面条吃,无聊了也可以找猫猫玩,记得不要玩的太久哦。”

这些倒底又预示着什么呢?秦缺逐字逐句的开始分析了起来。

这温馨的如同妈妈给孩子留言一样的文字,却蕴藏着活下去的希望种子。

哈,多么可笑啊,明明知道一切,明明知道一切都很危险,但却不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很显然那个孩子早就死了,也不知道是死于邻居鱼头大叔,还是死于诡异的黑色东西,或者死在猫猫手下,还是什么别的东西,总之,一定是死了。

就连秦缺这样的谨慎都勉强才能度过一部分安全的时间,小孩子又怎么可能安全的渡过三十天呢?就算他拥有更多的信息,应该也无济于事吧。

那么为什么这个妈妈明知道这个地方如此危险还要将孩子留在这里?或者,为什么,要以这种暗示来保护孩子?她肯定是想保护孩子的对吧,只是为什么要选择如此委婉的方式?

“难道说!”一个大胆的猜测如同种子一样在秦缺的脑海里疯狂生长!

很有可能如此委婉,是因为,只能如此,而不是想要如此!那么为什么只能如此隐晦呢?为什么又一定是三十天呢?

会不会和那个黑影有什么关系,猫猫倒底在这一切里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我总觉得这个猫猫不简单,但是我却不知道它倒底不简单在哪里。”

“只能叫他猫猫?”这个“他”字会不会是错别字呢?还是说,是有意这样写的。

我一把提起黑猫,确认了一下性别,好像确实是雄性。

如果说猫要吃面条,那么那些猫粮又是给谁吃的?我抱着怀疑的态度抓起来一把,一口吃下

“有些腥味,口感偏硬,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我细细的观察着自己的身躯,一丁点变化也没有,又观察了周遭的环境,也没什么变化。

猫粮就是普通的猫粮,但给猫吃了猫粮,我就会死在黑影的手下?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啊!

秦缺化悲愤为食欲,又抓起猫粮吃了一大口。

“你别说,吃着还行”说罢又抓了一把塞进口袋里,以备不时之需。

“无聊了也可以找猫猫玩,但记得不要玩太久?”我顺手抚摸猫猫一下,毛很细腻,摸着确实很舒服。

“已经确定了猫确实没什么危险,但不要玩太久又是为什么呢?”这是一条新的信息,是之前不曾探索到的。

“太久到底是多久,玩,又具体指什么行为?”一切还是那么含糊不清,就好像是故意写的谜语一样,没有头绪就只能先放一放,准备出门了。

敲门声响起

是鱼头大叔?秦缺通过猫眼去看。

“不认识的人?这是谁?”猫眼里看到了一个没见过的…人类?可以说这家伙是目前为止看见的最像人的家伙了,一头膨胀的头发,戴着个圆框眼睛,衣服穿的很休闲,就好像是正常人一样。

但这个环境下,正常人显然是最不正常的东西了吧?

“你是谁啊?我没见过你”秦缺谨慎的问着

“啊,那个,我是房东来的,你们家家长在不?就是你爸爸妈妈,房子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他还续不续租啊?既然你在,那你转告一下就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又走到楼下去了,敲着别的门,门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正常人?

好像赔笑似的说着什么,大概是手头紧宽限什么的话?

“?为什么?难道说奇怪的只有这一家?倒底发生了什么?”这一下彻底给我整不会了,明明这间房子处处充满危机,到处都有死亡的风险,为什么外面好像全然不知,倒底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啊!还有,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么…爸爸?又是谁?

我打开了门,准备下楼去看看外面倒底是什么情况,是不是只要逃出这间屋子就可以了呢?

我打开门,刚出去,一个诡异的视线便定在了我的身上,鱼头大叔好像有什么奇怪的能力一样,能随时知道我有没有出门,只见他还是老样子,伸出手拿出一块巧克力似的东西,直挺挺的站在我面前。

我没有理会他,就准备走下楼梯,他看着我走下去,也没有阻拦,我回头看了看,屋子房门上有一个编号,29-01,周围的门则按照顺序一个个的排过去,02,03什么的。

我再次敲响楼下刚刚房东敲开的门,里面好像传来了发牢骚的声音“大叔,不要赶尽杀绝好不好!我手上真的没那么多钱”

边发着牢骚还是边把门打开了

“怎么是个小姑娘啊,我认得你,你不是楼上那家子的小孩吗?去去去,自己玩去,对了你们家还有钱吗?实在不行能不能借我点,我保证能还清,这样你去和你爸爸说说呗,就当帮叔叔这一回,下次叔叔请你吃糖哦!”

“小姑娘?”我想发出质疑,但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我转头看了看鱼头大叔,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没别的事的话,叔叔可就关门了啊”中年男人疑惑的看了看我所看向的方向,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把门关上了。

我怎么说也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小伙子,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姑娘呢?秦缺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确实没什么问题,就是一个大小伙子!但中年男人的反应确实没有半点虚假啊,这倒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鱼头大叔呢?

我试着把红色毛线团拿出来,果不其然,就好像瞬移一样,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给,我”还机械的发出来渴望的声音…

我拿着毛线团就往楼下走去了,一路上碰到了很多的正常人,但无一例外,他们看不见我的毛线球,也看不见身后跟着的怪异呆滞的鱼头大叔,甚至有的熟人会跟我说两句话问问关于妈妈爸爸的事情,但我无法回答,甚至无法说话,就这样一层一层的往下走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走完了二十九层…

大楼的自动玻璃门就好像在跟我招手一样,好像跟我说,只要走出去,走出去就能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就好像悬崖上的救命稻草一般,我无比渴望的打开了大门。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给你一个希望再生生的掐灭给你看,然后嬉笑的欣赏你绝望的表情,以此为乐。

大门打开了,但门外的世界却如同修罗场一般,断壁残垣,尸骨满地,到处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明明是玻璃门,明明在里面看到的是一片欣欣向荣的世界,人群熙熙攘攘的世界,但打开门,一切都好像命运给你开的一个玩笑。

一股神秘的力量把我拉到了门外,再一转头,整栋大楼就好像不曾存在过一样!明明刚刚还在看着一群正常人,但眼前的一切怎么都和之前扯不上联系。

事到如今,也只能死回去了,但在死之前还是尽可能的探索探索吧,毕竟之后有可能会出来做些什么。

秦缺到周围探查起来,目前好像没什么危险,除了外面的世界恶心了一点之外。到处都是腐烂的程度不同的尸体,有人类的,有各种各样动物的

我随手拿起一把手枪,朝着某个空旷的地方扣动了扳机

“砰!”有些滞涩感,但强大的冲击力震的我虎口生疼,确定这是一把货真价实的真家伙,便带在身上防身。

又强忍着恶心,在腐尸的衣服里找到了钱包,钱包里有一张黑白的全家福,大概是这个家伙的家庭吧

有一张身份证,上面的名字照片已经被腐蚀的模糊不清,有一串数字还能勉强认出来个3488。

“这好像不是我们那个时代吧,怎么东西都那么相似呢?”看了看枪,还挺精致的。

又用枪扒拉了一下尸体,确实没什么再值得观察的细节了。于是便准备再去看看别的。

“噗通”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好像是什么有肉体的家伙倒在地上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惊讶了,鱼头大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的身后,但我惊讶的不是鱼头大叔的存在,而是他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硕大的头颅也滚落在一旁,他的手上还握着那把砍刀,但已经不再动弹了。

何等的战斗力?又是什么样的东西,可以悄无声息的解决掉神出鬼没的鱼头大叔?

就在一瞬间,我想要拔枪自卫!但我惊讶的发现我完全无法控制我的身体!我低头查看,原本应该看到我的前胸…但,现在我却看见了我的背…

“原来我已经死了吗?”身体没有了头颅的命令,慢慢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而头颅则缓慢的滚动了下去,倒着落在了小腿上弹在了一旁的废墟了。

眼睛圆睁着,还倒映着黄昏里绚烂的天空…

同类热门书
凶案调查
凶案调查
阴之于阳,黑之于白,好之于坏,这是个多面化的世界,却也是双面的,正义与邪恶,犹如双生花。在迷幻的外表下,真相往往令人惊讶。谁又敢说自己知道人性的另一面,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普通群:114962225VIP群:200144356【需要验证读者ID和粉丝值哦!】
莫伊莱 ·推理 ·完结 ·154万字
9.0分
凶案背后
凶案背后
世事无论好坏,总是先有因,而后才有果。每一起凶案的背后,都曾有罪恶的种子在发芽。作恶的是否十恶不赦?被害的是否白璧无瑕?究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还是有些人生来就携带着罪恶的基因?种种疑问,不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刻,无人可以解答。小莫的V群:200144356欢迎任意书中主配角名+读者ID+粉丝值来敲门
莫伊莱 ·推理 ·完结 ·147万字
9.4分
阴美人
阴美人
新书【天命女术师】已连载,求收藏关注————我出生时,全家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到了一只白狐狸窜进了家门…我出生的时间不对,或者应该说不该来到这世上…我的命,是用全家人的命换来的。【ps: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羽落辰汐 ·风水 ·连载 ·352万字
9.2分
邪骨噬灵
邪骨噬灵
【架空+邪骨阴阳系列文】云缨禾,一个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孩子。从生下来便不知父母的去向,被人称之为怪物,躲之不及。云老太见她有缘收养了她,这孩子有一身怨骨,教导好了是大善,教导不好便是灾难。她始终坚信前世因,今世果,每一个相识的机缘都蕴藏着一份渡你一程的缘分。云锁深山行人少,古洞修真彻夜寒。清泉缭绕伴仙客,香烟腾腾吐真言。-殿宇庙堂,云烟缭绕。伴随它升起的还有虔诚的祈祷。-——云缨禾
小鬼七 ·惊悚 ·完结 ·78万字
9.7分
她的左眼不寻常
她的左眼不寻常
世界的色彩在于你装有什么样的滤镜。看透唯物主义的现代科学文明的表象,一个玄奥而宏大的世界在她面前徐徐铺展开来。—————————————————————辣椒新文《穿越小小土地婆》:兢兢业业的土地婆枔靖一夜醒来,发现人们在她的神龛旁边新起了一个土地公的神龛。她辛辛苦苦只一心守护人们安宁,人们却一心想给她配对儿?
蜀椒 ·探险 ·完结 ·310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