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8章)
那天上帝赐予秦缺永生不死的神秘力量,但那天之后,一切都变了。。。 他从一张床上清醒过来,发现自己不在熟悉的家里,而是一间从未见过的卧室,他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走出去,发现房间空无一人,还有一只奇怪的黑猫直愣愣的看着他 他慢慢的走到房间门前,准备开门找个人询问情况,但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从猫眼一看是一个奇怪的大叔,穿着可能是某个厂子里的蓝色工作服套装的大叔,他眼睛在脸的左右两侧极不协调,整个脸前突的十分诡异,就好像一条鱼一样 你疑惑的打开门,正准备询问一下现在的情况,但是大叔先开口了 “我可以帮你穿鞋吗?” 我带着满脸的疑惑,这是什么神秘的展开啊,但不等我开口,他却递给我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一个巧克力? 我还没弄清楚他给了我一个什么,他就以极快的速度冲进屋子开始翻找起来,我也跟过去,只见他从沙发的角落里捡起一团红色的毛线团,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沙发前的茶几上有一张纸条 正当我想要拿起来看看的时候,鱼头大叔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砍刀,一刀刺穿了我的心脏,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等到下一次睁眼的时候,我又一次出现在了 这张床上,这个房间的一切就好像我没来过一样。。。

第1章 外面的世界之后再来探索吧

“又死了吗?”秦缺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老旧的天花板上有非常干净,一尘不染。大概是原主人经常打理吧…

他慢慢的坐起来,好像没什么力气,简单来说,就是心情有些沮丧…毕竟人一辈子只能死一次,但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他已经死了五次了…

“对了,纪录一下,趁着还记得”他拿起破旧笔记本翻开最后一页就开始纪录,其上空空如也,上一次的记录完全没有了,所以他只写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空的婴儿摇篮,女人,变化的世界,还有黑猫,红色毛衣这些关键词,只能记得这些了,别的细节却是一瞬间就全部消失了

再去回想也想不起什么,甚至看着自己刚刚写下的字也想不清楚这些物件之间有什么联系…

“一直都在房间里呆着,也没有去观察过周围的情况,也许应该,出去看看?”秦缺又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想出门,既然鱼头大叔可以视作暂时没有危险的话,那么出门应该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保险起见还是把红色毛线团给带上,这样起码能保证鱼头大叔不会伤害我。”秦缺又一次来到客厅,熟练的从沙发缝隙里翻出了那团暗红色的毛线团

又瞟了一眼沙发上的字条,好像多了一条?

“等等!多了一条!”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的情绪瞬间高涨了一些。

“记得按时喂养家里的猫猫,猫猫就是猫猫,也只可以叫他猫猫,猫猫不喜欢吃猫粮,你可以给它煮一些面条吃,无聊了也可以找猫猫玩,记得不要玩的太久哦。”

这些倒底又预示着什么呢?秦缺逐字逐句的开始分析了起来。

这温馨的如同妈妈给孩子留言一样的文字,却蕴藏着活下去的希望种子。

哈,多么可笑啊,明明知道一切,明明知道一切都很危险,但却不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很显然那个孩子早就死了,也不知道是死于邻居鱼头大叔,还是死于诡异的黑色东西,或者死在猫猫手下,还是什么别的东西,总之,一定是死了。

就连秦缺这样的谨慎都勉强才能度过一部分安全的时间,小孩子又怎么可能安全的渡过三十天呢?就算他拥有更多的信息,应该也无济于事吧。

那么为什么这个妈妈明知道这个地方如此危险还要将孩子留在这里?或者,为什么,要以这种暗示来保护孩子?她肯定是想保护孩子的对吧,只是为什么要选择如此委婉的方式?

“难道说!”一个大胆的猜测如同种子一样在秦缺的脑海里疯狂生长!

很有可能如此委婉,是因为,只能如此,而不是想要如此!那么为什么只能如此隐晦呢?为什么又一定是三十天呢?

会不会和那个黑影有什么关系,猫猫倒底在这一切里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我总觉得这个猫猫不简单,但是我却不知道它倒底不简单在哪里。”

“只能叫他猫猫?”这个“他”字会不会是错别字呢?还是说,是有意这样写的。

我一把提起黑猫,确认了一下性别,好像确实是雄性。

如果说猫要吃面条,那么那些猫粮又是给谁吃的?我抱着怀疑的态度抓起来一把,一口吃下

“有些腥味,口感偏硬,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我细细的观察着自己的身躯,一丁点变化也没有,又观察了周遭的环境,也没什么变化。

猫粮就是普通的猫粮,但给猫吃了猫粮,我就会死在黑影的手下?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啊!

秦缺化悲愤为食欲,又抓起猫粮吃了一大口。

“你别说,吃着还行”说罢又抓了一把塞进口袋里,以备不时之需。

“无聊了也可以找猫猫玩,但记得不要玩太久?”我顺手抚摸猫猫一下,毛很细腻,摸着确实很舒服。

“已经确定了猫确实没什么危险,但不要玩太久又是为什么呢?”这是一条新的信息,是之前不曾探索到的。

“太久到底是多久,玩,又具体指什么行为?”一切还是那么含糊不清,就好像是故意写的谜语一样,没有头绪就只能先放一放,准备出门了。

敲门声响起

是鱼头大叔?秦缺通过猫眼去看。

“不认识的人?这是谁?”猫眼里看到了一个没见过的…人类?可以说这家伙是目前为止看见的最像人的家伙了,一头膨胀的头发,戴着个圆框眼睛,衣服穿的很休闲,就好像是正常人一样。

但这个环境下,正常人显然是最不正常的东西了吧?

“你是谁啊?我没见过你”秦缺谨慎的问着

“啊,那个,我是房东来的,你们家家长在不?就是你爸爸妈妈,房子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他还续不续租啊?既然你在,那你转告一下就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又走到楼下去了,敲着别的门,门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正常人?

好像赔笑似的说着什么,大概是手头紧宽限什么的话?

“?为什么?难道说奇怪的只有这一家?倒底发生了什么?”这一下彻底给我整不会了,明明这间房子处处充满危机,到处都有死亡的风险,为什么外面好像全然不知,倒底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啊!还有,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么…爸爸?又是谁?

我打开了门,准备下楼去看看外面倒底是什么情况,是不是只要逃出这间屋子就可以了呢?

我打开门,刚出去,一个诡异的视线便定在了我的身上,鱼头大叔好像有什么奇怪的能力一样,能随时知道我有没有出门,只见他还是老样子,伸出手拿出一块巧克力似的东西,直挺挺的站在我面前。

我没有理会他,就准备走下楼梯,他看着我走下去,也没有阻拦,我回头看了看,屋子房门上有一个编号,29-01,周围的门则按照顺序一个个的排过去,02,03什么的。

我再次敲响楼下刚刚房东敲开的门,里面好像传来了发牢骚的声音“大叔,不要赶尽杀绝好不好!我手上真的没那么多钱”

边发着牢骚还是边把门打开了

“怎么是个小姑娘啊,我认得你,你不是楼上那家子的小孩吗?去去去,自己玩去,对了你们家还有钱吗?实在不行能不能借我点,我保证能还清,这样你去和你爸爸说说呗,就当帮叔叔这一回,下次叔叔请你吃糖哦!”

“小姑娘?”我想发出质疑,但无论如何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我转头看了看鱼头大叔,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没别的事的话,叔叔可就关门了啊”中年男人疑惑的看了看我所看向的方向,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把门关上了。

我怎么说也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小伙子,怎么可能是一个小姑娘呢?秦缺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确实没什么问题,就是一个大小伙子!但中年男人的反应确实没有半点虚假啊,这倒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鱼头大叔呢?

我试着把红色毛线团拿出来,果不其然,就好像瞬移一样,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给,我”还机械的发出来渴望的声音…

我拿着毛线团就往楼下走去了,一路上碰到了很多的正常人,但无一例外,他们看不见我的毛线球,也看不见身后跟着的怪异呆滞的鱼头大叔,甚至有的熟人会跟我说两句话问问关于妈妈爸爸的事情,但我无法回答,甚至无法说话,就这样一层一层的往下走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走完了二十九层…

大楼的自动玻璃门就好像在跟我招手一样,好像跟我说,只要走出去,走出去就能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就好像悬崖上的救命稻草一般,我无比渴望的打开了大门。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给你一个希望再生生的掐灭给你看,然后嬉笑的欣赏你绝望的表情,以此为乐。

大门打开了,但门外的世界却如同修罗场一般,断壁残垣,尸骨满地,到处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明明是玻璃门,明明在里面看到的是一片欣欣向荣的世界,人群熙熙攘攘的世界,但打开门,一切都好像命运给你开的一个玩笑。

一股神秘的力量把我拉到了门外,再一转头,整栋大楼就好像不曾存在过一样!明明刚刚还在看着一群正常人,但眼前的一切怎么都和之前扯不上联系。

事到如今,也只能死回去了,但在死之前还是尽可能的探索探索吧,毕竟之后有可能会出来做些什么。

秦缺到周围探查起来,目前好像没什么危险,除了外面的世界恶心了一点之外。到处都是腐烂的程度不同的尸体,有人类的,有各种各样动物的

我随手拿起一把手枪,朝着某个空旷的地方扣动了扳机

“砰!”有些滞涩感,但强大的冲击力震的我虎口生疼,确定这是一把货真价实的真家伙,便带在身上防身。

又强忍着恶心,在腐尸的衣服里找到了钱包,钱包里有一张黑白的全家福,大概是这个家伙的家庭吧

有一张身份证,上面的名字照片已经被腐蚀的模糊不清,有一串数字还能勉强认出来个3488。

“这好像不是我们那个时代吧,怎么东西都那么相似呢?”看了看枪,还挺精致的。

又用枪扒拉了一下尸体,确实没什么再值得观察的细节了。于是便准备再去看看别的。

“噗通”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好像是什么有肉体的家伙倒在地上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惊讶了,鱼头大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的身后,但我惊讶的不是鱼头大叔的存在,而是他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硕大的头颅也滚落在一旁,他的手上还握着那把砍刀,但已经不再动弹了。

何等的战斗力?又是什么样的东西,可以悄无声息的解决掉神出鬼没的鱼头大叔?

就在一瞬间,我想要拔枪自卫!但我惊讶的发现我完全无法控制我的身体!我低头查看,原本应该看到我的前胸…但,现在我却看见了我的背…

“原来我已经死了吗?”身体没有了头颅的命令,慢慢的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而头颅则缓慢的滚动了下去,倒着落在了小腿上弹在了一旁的废墟了。

眼睛圆睁着,还倒映着黄昏里绚烂的天空…

同类热门书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叫王丹阳,是一个八字很阴的女生。我的姥姥是个半仙,求请问事,样样明白。因为算出我十六岁之前会有劫难,所以,我就留在了姥姥的身边长大。从此,我经历着一般孩子一辈子也许都经历不了的事情.....
三楼均均 ·奇妙 ·完结 ·139万字
9.8分
寻尸人
寻尸人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至亲之人伤心欲绝,可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寻呢?平庸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助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到故里……而张进宝也在之后的寻尸之旅中,遇到了神秘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前行,一同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洛琳琅 ·探险 ·完结 ·401万字
8.5分
青诡纪事
青诡纪事
新书已发布,点击作者名字可得,求支持!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
荆棘之歌 ·探险 ·完结 ·185万字
9.4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