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章)
没有尸体的连环杀人案

第1章

2021年的最后一天,天降大雪,雪直到傍晚才停。

青城市新城区东州路派出所内,一位古稀老人跺了跺鞋子上的雪泥,缓缓地推开了接待室的门,接警员给老人一杯热水,然后拨通了老人孙子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老人的孙子来到了接待室,他向接警员道了谢,领着老人离开。老人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接警员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老人姓章,今年70岁,一年前,她的儿子意外身亡,老人患有心脏病,为避免伤心犯病,她的孙子谎称自己父亲进了监狱,老人自此每周都会来派出所,询问她儿子什么时候能出狱。

18时05分派出所接到报案,东州路尚风苑小区发生入室盗窃案,民警很快赶到了案发现场。

尚风苑7栋2单元9楼东户。

报案人秦女士,据她所述,她去学校接孩子放学,回来后发现房门被打开,民警检查了门锁,防盗门的锁没有暴力破坏的迹象,推测盗贼很可能有房门的钥匙。

民警询问秦女士丢失了什么财物,秦女士说:“倒是没丢什么贵重的物品,只丢了几件衣服还有我儿子的成绩单。”

“您确定仔细检查后,除上述物品外,没有遗失其它东西吗?”

秦女士四下里看了看,认真回想了一遍,点了点头。

民警问:“房门钥匙除了您有,还有谁有?”

“除了我以外,我丈夫,我婆婆,还有我儿子,哦对了,家里还有一把备用钥匙。”

说罢,民警让她检查了备用钥匙,备用钥匙还在,随后民警又让她打电话确认其它钥匙的情况。

在与丈夫通话时,秦女士的语气中透露出了埋怨的情绪,通话时间很短,但对话过程并不愉快,看得出她们夫妻间存在矛盾,然后又打电话给她婆婆,她婆婆说钥匙还在,没有遗失。

现场能提供的线索只有这些,民警来到了小区的保安室,据小区保安说,小区内从来没有发生过失窃事件,小区的安保系数很高,小区街道与单元门附近都安装有监控。

民警随后又联系到了小区物业,调取了秦女士住所附近的监控,在查看监控时,保安从监控视频内发现了一个陌生男子,保安说:“小区内的所有住户我都有印象,特别是这个单元的居民,都是在这里居住了五年以上的老住户了,我可以确定这个黑衣男子不是这里的住户。”

民警随后联系到了秦女士,让秦女士来这里指认,但秦女士却拒绝了,她在电话里说:“不好意思民警同志,这是一场误会,不是小偷,是我丈夫的弟弟,他来这里出差忘记带换洗衣服了,所以来家里拿了他哥的衣服,他手机没电关机了,刚才得知我报了警就立马给我打了电话,实在抱歉啊警察同志。”

秦女士语速很快,说完后直接挂断了电话,从电话里隐约能听到男人训斥的声音,应该是她丈夫下班回家了。

既然是误会,民警便没有再继续追查,就此结案。但是在当晚零点的时候,新城区公安局接到报案,东州路尚风苑内发生命案,尚风苑7栋2单元9楼东户发生火灾,消防与公安同时赶到,由于发现的及时大火很快被熄灭,警察在卧室内发现了三具被烧焦的尸体,经确认,是秦女士一家三口。

法医查验了三名受害人,三名受害人没有剧烈挣扎的痕迹,在火灾发生前便陷入了重度昏迷。

起火点就在卧室,床单被罩上有助燃物,初步推断是先致晕后放火,毁尸灭迹,现场因火灾缘故没有留下指向性的线索,凶手身份无法确定。

荀禹是新城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队长,他原本在休假,接到通知后立马赶到了现场。法医的验尸报告出来时已经是1月1日上午,在等待验尸报告期间,荀禹组织队员对受害人信息、案发时周边监控,进行了初步调查。

受害人张伟鸿,男,43岁,户主,职业是货车司机。秦梅,女,40岁,妻子,职业是家庭主妇。张淼,男,13岁,儿子,新城区铁路小学学生。

在验尸报告出来前,荀禹就现有线索提出了三点疑问。

疑点一,现场门窗完好无损,凶手是如何进入的现场?还是说在案发前凶手就已经潜藏在现场?

疑点二,凶手是通过什么手段导致三名受害人陷入重度昏迷?既然已经致迷受害人为什么不选择更简单的行凶方式而是选择纵火?

疑点三,小区监控并没有拍摄到有可疑人员在案发后离开,凶手是如何逃离凶案现场的?

针对以上三点疑问,队内展开了讨论,推断出几个比较大的可能性。

凶手与受害人极有可能关系匪浅,熟人作案的几率非常大。

凶手与受害人之间存在极深的仇怨,这很可能是一起报复性的仇杀案。

凶手对受害人所处的周边环境非常熟悉。

通过整理推论,荀禹立即下令调查受害人周边关系网,调查重点是张伟鸿,只有他的关系网最复杂。

就在刑侦支队准备展开调查的时候,受害人的尸检报告出来了,同时带来了一份更大的震惊。

法医云耀说:“通过对受害人的DNA比对发现,死者并不是户主张伟鸿,而是张伟鸿的弟弟张伟德,而且现在可以确定,张伟德与张淼存在亲子关系,也即,张伟德才是张淼生父。

除此之外,经过对张伟德的尸体检验发现,在火灾发生前张伟德就已经死了,而秦梅和张淼的尸体的创口有生活反应,说明他们在火灾发生时并没有死亡。三具尸体内都残留了过量的安定成分,特别是张伟德,他的死亡原因就是安眠药中毒。

安眠药具有一定的镇静作用,但对于过敏者或者服用过量者,安眠药会极大可能抑制呼吸循环中枢,从而出现呼吸循环衰竭进而造成死亡。”

云耀提供的线索为案件侦破指出了另一条路,死者不是张伟鸿而是他的弟弟张伟德,张淼并非张伟鸿亲生,其生父是张伟德,结合先前推论,荀禹将侦破方向转移到了张伟鸿身上。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