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6章)
你好啊。本书正式开更了,其实七年前已经写好了,后来填填补补改来改去写了各种版本,在20年一月做了最后的整理,但因为一些因素导致被封禁了近一年。现在重新开始,以下为简介: 在幻想中,聚集回早已离我们远去的人们,以及过去那个纯真却勇敢无畏的少年。 ——踩着冰岩成长,崩溃又苏醒又崩溃。 “我时常崩溃,往往四五个月就要大崩溃一次,因为人际关系、生存生活……” ——在某个晚上,我又重看起了这部小说,整个人获得了治愈,像是又见到了儿时的自己,终得到释放。《河海间》是一片小小的纯净天地。 未曾见过的梦中幻境,凝于指尖的风刀霜剑,还有恸人心弦的人情世故,都在那里,对应着过去发生的一切。你是否想要去看看? 那里有没有曾梦想过的乌托邦? 老人嘴里说的妖怪神仙在哪里? 河海相间的天空是什么样的? 真的有那样那样的一个地方, 没有痛苦, 没有悲伤, 没有所有我们所畏惧的不公, 如果我毁了我的所有,离家千里,是否一切都能重来,能被原谅……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序章:人世(上)

回忆,我的一生好像一直在不断地后悔,脑中闪现着、体会着、重复着过去的时时刻刻。本来那些记忆已在漫长岁月中落满尘埃,可每次拂去朦胧灰白的一层层灰,都会立即感受那时候、那地点发生的种种,真实地再现、再现、再现,又是一个不眠的夜。

许多人说他们成年后便忘却了儿时,甚至仅仅几年前的事。可我不会,我站在真实未来与虚无过往的中央,被两头拉扯着身躯,痛苦不堪。我想继续向前走,却又会被自己繁杂的思绪困在原地,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活下去,我不明白既然余生如此苦痛,万物终将逝去,那我们的存在又是为了什么,如果此时我就能离开人世,如果此时我就能窒息而死,那为什么还要体验未来漫漫而又无意义的苦楚呢?

我叫林子力,我站在无逝间的轮回石台上,携手着兰婧,走向了映着她容貌的星萤,回望了她在人世的过往:

......

我是兰婧。

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总会在我耳边呢喃,呢喃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记忆里她微笑的看着灯烛,一闪一弱。“你以后会明白的。”呼,灯灭了。

那已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我从小就耳闻城外世界的自由,却未真正离开过这广阔的城楼,哪里到底有些什么?长辈们喜爱将那片天地描述的美轮美奂,如同仙境、异世。有人说城外是无边无垠的大海,海上什么也没有,天空和水面融为一体。白日有两个太阳,夜里则是两个月亮。可身处其中你便会找不到四面与八方,从此迷失在日夜颠倒的万花镜之中,再也没有办法回家。

还有人说,城外是一条流淌不息、连绵不绝的大河。河的对岸是一生都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遍地都是金银珠宝,柳树垂挂着五彩斑斓的钻石玛瑙,地上铺满了金沙。可大河波涛汹涌,飞激起的巨浪扬起绿色浪花,涌入天空,浪花又陨落而下,所以下起了大雨,大雨凄凄而不停息。不少出城想要寻找桃源的人仅仅只是看到眼前凶狠的狂风暴雨就流行坎止了。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没有必要舍弃京城的繁华而去冒险搭上性命。

当然,英勇的少年们则会驶舟前进,风雨兼程。多数人死了,少数人活了。我敬佩那些敢于冒险的人,我告诉母亲我一定也会成为那少数中的一个。母亲听后用她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我,暖暖的手掌在我的头上来回抚摸。笑着告诉我:“你会的。可是兰婧啊,人总有一天要回来的。”

城外的世界到底什么样子的呢?他们说是下流地狱,他们说是人间天堂,他们说是荒麓沙漠,他们说是幽暗丛林……父亲告诉我,城外什么也没有,只有横倒的尸体和令人作恶的荒***亲告诉我,城外是神创造的新世界,这里河海交流,生灵自由幸福。我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所以我去问了子力——我的挚友。第二天,他来回答我:“兰婧,我也不知道城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我去问了姑姑和母亲,姑姑叫我不要乱想,并送给了我一支毛笔。母亲告诉我,你希望城外是怎样的就会是怎样的,每个人都是一座城,城外的世界则是自己真正自由的领域。”

“是这样啊。可我没有懂,你明白你母亲的意思吗?”我看着眼前这个晨雾中耀着光晕的男孩,想要知道他的世界是怎样的。

“我想,前一句的意思是:所有你所希望的就是真实的。而后几句我也不明白了。”他抓抓头发,傻笑了起来。然后从口袋里小心地掏出几片银杏,递过来,说道:“兰婧,这是我这几天收集的银杏,都是最好看最完整的。听说你生病了,所以才没来找我,你还好吗?”我不知怎的,第一次鼻头酸痛,好像要涌出什么似的。

“没事,我挺好。”

关于那个城外的世界,对于年幼的我们来说,太过于神秘。这样的神秘像是趴在水缸边缘向杠底看去,明明可以看到底,却觉得在光透不过的水中会有什么将自己吞噬。

毕竟还是太过深沉,触不可及。

子力从我的肩上取下一片横躺的黄色叶子,小心捧在手心,观察了一会儿笑嘻嘻地对我说:“这片银杏可长得真好看!”接着把它快速装进了随身携带的布兜。

“是啊,母亲说秋天已经来了。”我望向头顶开始纷落的片片银杏,它混着金灿灿的光辉映入眼珠,像是一阵秋风搅起了早些时候的陈旧记忆。

小合院,院中银杏树下。一个男孩静静地躺在纷飞的落叶下,我遥遥地看到了他被金黄掩盖的躯体轮廓,走出屋子,踱步过去。远远看过去,那是一大片金黄色的湖泊,倾落的阳光正混杂着雾气与晨腥味环绕在湖泊上方——一碗腾着云烟的姜茶。我拨开水雾,显现出一张通红的脸,他正闭眼睡着,脸上仍是温柔的笑。“嘿…喂…”我轻声喊道。挥挥手,戳了戳他的脸颊。他不适地抽动了几下睁开了双眼,然后,我看到了一双深邃而漂亮的瞳孔。那瞳孔正折射着晨光,反射出一团团的光晕,和头顶的银杏丛般,美而温柔。

他揉揉眼睛,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坐起来,反复对我道歉,一嘴一个“大小姐……大小姐”的。

“等下!”我打断了他连绵不绝的道歉语。拍了拍他肩上的银杏叶,问他:“你没有必要道歉,我知道你应该不是有意睡在这里的。但……你的脸好红,生病了吗?”他没有回答我,低下了头,我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很烫。

我蹲下,示意他过来。

“别担心,我带你去找大夫。”

我就这样背着他到了林府的医馆。

“我叫兰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子力。”

那时我第一次见到子力,认识了这一生对我极为重要的人。我知道他很喜欢银杏,就同我一样,那金灿灿的光在树上发出落满一地。林子力是大当家最小的孩子,与我一样出生在林府,和我一样没有别的朋友。她母亲深受大当家的关爱,据说只要大当家回到林府,他就会去子力那里休息。可在我记忆中他从来没真正意义上的回来过,唯有的几次还是在晚上,仅仅待了几个时辰便又离开了。

“你见过你的父亲吗?”

“没有……”子力低着头,声音细小。

“母亲和姑姑对我很好,她们很爱我。”他微笑着。我常常会见到子力在看到他母亲与姑姑时的喜悦神情,眼里忽然发出光亮,整个人蹦跶跑进她们的怀里。与我告别后,三人手牵着手离开。我对他们之间的感情产生了无穷的憧憬与期望。因为每当我回到屋子里,父亲只是正襟危坐在雕虎藤椅上,一脸严肃地凝视我,一句也不说。母亲摸摸我的头,带我回到卧房休息。父亲从小就对我很严厉。他像要求他的士兵那样要求我,在我还小时就带我习武,为此身上受的伤早就数不过来了,更别说有时候我做的不好时对我的鞭打。可无论我如何努力去做,他都只会板着脸一句也不说。

我常常会想。

——你到底是谁?

——你真的是我父亲吗?你好像很恨我?

在习武的闲暇时间,我会去找子力玩,从府里玩到城外。玩到忘怀了,兴致来了,但如果太阳即将落下他便会劝我回去,尽管我们都不想早早结束。他很听他母亲与姑姑的话,所以我们没有一次是玩到了晚上。时间在飞速地流逝着,当我回忆儿时的一些记忆时,很多都难以想起来,画面变得模糊不清,或者唯一的几个清晰画面也在不停地重放,无法拓展任何一点,似乎每一天都是一样的。

一切都不是平常的进行着的。在一个银杏纷飞的早晨,子力没有如往常一样来我这里,我找了他半天,最后才知道他失踪了,失踪了近两天。这段时间,我每当路过他家合院,都能听到凄凄的女声,那是她的母亲和姑姑的幽咽。第三天,他在城边的一个荒废小屋内被找到。据说他被铁链捆在石柱上,被发现时人已经饿晕了。可之后,没有什么人替他寻找凶手。甚至二当家的根本没提这件事。全程只有他母亲和姑姑在帮他查明真相,至于他的父亲——大当家,常年在外,很少回来。

事情的最后,什么也没有查到。我只不过是听母亲说过,子力母亲出身卑微,她和子力姑姑共同侍奉大当家。以及,那群恶毒孩子所喊的“家家,妓妓…”我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我曾问过子力,是谁伤害他的。他沉默不语。在那件事之后,他开始不爱与他人说话,甚至连我,他有时都假装没有听到我正在呼唤他。而且他看那些孩子的眼神变得更加冷漠,近于冷酷。实际上我们与那些孩子很少来往,并不是因为他们的父母都是林府内有权有势的达官贵族,而是他们似乎是因为没有经历过此时本该经历的痛苦,任性挥霍自大妄为,学着父母的腔调,只管“权强贫弱”,我为他们感到可怜。

除了银杏,我也颇为喜爱春日里绽放的朵朵梨花。

梨花,盛开不止,似雪飘扬。

我脑海里的第一场雪,是在八岁那年的一天清晨。那天雪花纷飞,一粒粒风从天空中吹来。未曾见过雪的我,整个人亢奋起来,一溜烟从房间里跑出去,来到院子,欢愉地奔跑,边大喊道:“下雪啦,雪!”母亲裹紧衣袍从卧房中走出,她轻移莲步,宛如一朵冬日的蔷薇,脸上微微泛红。“小心点,别着凉了。”她静默地站在雪地上,风灌满她的大衣,鼓了起来。

她挥挥手,叫我过去,随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绣着花朵的香包,空气开始弥漫出缕缕清香。我问她:“这是什么花啊?真好闻。”她蹲下来,把香包拿给我,说:“这是梨花,春天才会开的花”。那阵阵花香浓烈而清新,不像别的香包那样给人以纯粹的厚重。我凑近呼吸,感受这般熟悉而舒服的味道。这时,才忽的意识到,这是母亲身上的气味,原来她随身所带的是梨花香。

“母亲,很喜欢梨花呀。”

“是啊,再过不久,梨花就开了吧。”她站起来,望向园中的梨树,眼中好似深藏着什么。那是一份无比沉重的绸缪。积雪厚厚的压在发鬓之间,鼻前一阵花香。这一夜,母亲告诉我,父亲即将远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卧在床上,把被子死死拽紧,指甲快要抓破床单。这寒冷的深夜中,眼睛不停发烫,然后不断地落下泪珠。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那经久不息的记忆碎片正在内心深处重新拼凑而成。

我以为我睡着了,所想的只是梦。梦里,父亲把我抱起来,带我去他的武馆练武,他对我很苛刻,如果表现得不好他便会生气,用他的木棍打我,我常常被打的遍体鳞伤。我在心中咒骂他,希望他远去不要再回来。谁知道,每次他打完我后眼睛都会发红,背着我去医馆,给我擦药。这虎背熊腰的男人,总是告诉我:“人绝对不要怕痛!女孩子更是!更不要让别人看轻你,坚持自己,好吗?”那是他信仰的。我从小就受到他的训练,身体一般比别的孩子好,就算生个病一般自己就能好。别人要欺负我时,常常是被我教训,我明白能力的重要性。

“我真的很爱你。”梦的最后,我记忆起他曾在床边看着我瘦小的身体,轻声细语着。

梦醒了,他已远去。他骑着黑马,向天一声长叹,又一声高吭!率领一帮人马奔涌出城。

“母亲,父亲要去城外做什么?”我拉着母亲的手,抬头看着她。她俯身为我擦去泪痕,抚摸着我的脸颊,告诉我:“你父亲,要去保护别人了,保护那些无辜横躺的人们,帮他们报仇。”

“城外到底是什么?”

“是我们终要面对的真正世界。”

“那,他会回来吗?”

她沉默了一会儿,顶着风雪将我抱起,亲吻我的鼻子。凝视着我,说:“会。我们永远都在他的背后,而他,也永远在我们的背后。只要我们都还记得彼此,那么他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我会记得他的。”

“好…”

雪停了,梨花开了。

清香肆意,满城花香。

就这样,五年过去了。

童年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内心是鲜活赋予希望的花心,外囊是还未褪去的青涩痕迹。

痕迹是母亲、父亲还有子力。

春天来了。我以为花朵即将盛开,没料到是骤然的枯萎。

枯萎后,园内花纷纷凋零。

同类热门书
放开那个女巫
放开那个女巫
程岩原以为穿越到了欧洲中世纪,成为了一位光荣的王子。但这世界似乎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女巫真实存在,而且还真具有魔力?女巫种田文,将种田进行到底。————新书《天道方程式》已经发布,请求投喂!
二目 ·史诗 ·完结 ·337万字
9.0分
无限穿越之特种兵
无限穿越之特种兵
穿越特种兵世界,成立超强特战小队。教导火凤凰。入住爱情公寓。时不时的再去其他世界逛逛。
孤狼冷月 ·空幻 ·完结 ·114万字
7.2分
大龙挂了
大龙挂了
【2018年12天王作品】有能拉出金属的龙,有种田养花的精灵,还有一心想要骑龙的乡下男爵。奇幻种田,领主养成!白雨涵2018呕心沥血之作,敬请观看!
白雨涵 ·史诗 ·完结 ·250万字
7.7分
暴风法神
暴风法神
这是一个穿越到艾泽拉斯世界的小青年,为了爱与正义(不要变成食尸鬼),不畏牺牲(可以跑尸体复活),为了寻觅失落的正义与人性(节操),不停掉节操捡回节操的故事。本人计有275万字《暗影神座》、《深渊杀神》、《霸王之枪》、《飞云星志》等近十套完本作品,码字13年的老笔头,信心保证。
余云飞 ·魔法 ·完结 ·431万字
8.4分
泰坦与龙之王
泰坦与龙之王
新书《极恶龙君》已发布!泰坦,与最古老的神袛一同诞生的近神生物。龙,雄踞无数世界食物链顶端的强大掠食者。继承了泰坦与金龙血脉的穆瑞亚,端坐于王座之上。红龙,蓝龙,绿龙……青铜龙,赤铜龙,黄铜龙……紫晶龙,水晶龙,翡翠龙,众多巨龙匍匐在王座之下。云巨人,雾巨人,石巨人,霜巨人……风暴巨人,山岭巨人,潮汐巨人……无数的巨人向王座跪拜。王者的力量,不仅仅是用来杀戮与征服!群:678832963
瑞血丰年 ·史诗 ·完结 ·385万字
8.0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