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18章)
谢云初号称大邺废物,顶着谢六郎的名字,干着祸害人间的事。 就干……你屁事? 六郎成六姑娘后,追求对象从永嘉排到汴京。 可唯纪京辞是她心中一轮皓月,无人能替。 多年后,她问鼎至尊,龙袍加身。 若他还活着,定会以她为荣。 他曾言:“从无女子不如男,你亦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大邺开太平!” 屡变星霜,世易时移,她终是……做到了。 【非杯具!非杯具!非杯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恶气

绵绵细雨垂幕而降,水汽氤氲,雾似的笼罩着古朴卓然的谢府。

一身月白色直裰的谢云初负手立在伞下,眸色冰冷地盯着跪在雨中全身哆嗦的婢女,语声淡漠:“念……”

护卫将信展开:“奴婢偷听老太爷说畏惧永宁伯爵府背后的大皇子,伯爷可借机以大皇子威势拿捏谢家再要些钱财,翠芝。”

念完护卫将信恭敬地递给谢云初。

她拿过信,半垂极长的眼睫,神色莫测。

“六郎……六郎奴婢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全身湿透的翠芝手忙脚乱哭着跪爬上前,还没能拽住谢云初的衣角,就被护卫狠狠踩住脊背,半张脸被按进泥水里。

人人都说六郎淡漠宽容,她却知道……六郎从不是好相与的,他从不将人命放在眼里。

“奴婢知道错了!六郎你饶了奴婢吧!”

见小厮元宝冒雨跑了回来,谢云初看也不看翠芝,只慢条斯理叠信,语声冷清:“拖下去,杖毙。”

翠芝清秀漂亮的小脸,血色尽失。

“六郎饶命啊!六郎……”眼见谢云初不为所动,翠芝心一横,甩开正拖她的粗使嬷嬷,跪直身板,底气十足喊道,“奴婢已怀了苏伯爷的骨肉,六郎今日打死奴婢,怕无法同苏伯爷交代!”

谢云初叠信的动作未变,抬眸看向色厉内荏的翠芝,唇角浅浅提起,裹冰含霜的语声带着几分戏谑:“我倒要看看,我打死自家贱婢,苏伯爷要同我要什么交代?”

她吩咐护卫:“拖去前院,堵上嘴乱棍打死,让下面的奴仆都看着,在谢府,背主……是个什么下场!”

翠芝见谢云初丝毫不惧苏伯爷,要将她乱棍打死,惊恐睁大眼。

眼瞧谢云初抬脚就走,她哭喊求饶的声音还没出口,就被粗使嬷嬷堵了嘴。

立在一旁的元宝忙上前,替谢云初撑伞。

谢云初攥着信,负手而行。

昨日还未来得及见长姐,祖母身边的孔嬷嬷便将她拘在了荣和院抄经书,说是能克她的梦魇之症。

老太太近日并未出府前往佛寺或是道观,也不见高人入府,怎的偏巧在长姐不告回府时,突然有了能克梦魇之症的经书?

谢云初不傻,一贯屈己求全的长姐突然回永嘉,长姐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她焉能置身事外?

“都问清楚了吗?”谢云初问。

紧跟在谢云初身后的元宝上前,低声道:“问清楚了,刘妈妈说这些年苏明航偷大姑娘的嫁妆送礼,用大姑娘嫁妆吃喝嫖赌,花大姑娘嫁妆买官……”

“苏明航这软饭吃的倒是真舒爽。”谢云初玉雕雪砌的白净五官瞧不出神色。

元宝听出谢云初话中的冷意,忙接着道:“他还偷了大姑娘和六郎外祖母传下来的十二颗红宝石石榴,一开始死不承认,直到大姑娘报官,苏明航才承认红宝石石榴是他拿去送长公主,为求金部主事的空缺……后来大姑娘才知苏明航私下留了两颗红宝石石榴,其中一颗苏明航用来讨娼妓欢心了。后来苏明航要为那娼妓赎身凑不够银子,喝多了猫尿就找大姑娘要银子,大姑娘拿不出银子,苏明航就将大姑娘打得几天下不了床。”

谢云初走下石阶的脚步顿了一顿,指节紧攥发白,骨骼发出声响来:“接着说……”

“后来外面传这金部主事的差事要落在旁人身上,苏明航想着谢云霄虽是庶子,却是长公主独子的伴读,就火急火燎去拜见,回来说……只要我们姑娘在谢云霄那个贱人生母曹氏的牌位前叩首,这个金部主事的差事就是他的了!”

“姑娘说断断不会给一个毒死了自己亲妹妹的贱妾下跪,那个不是人的东西竟在姑娘的肚子上踹了一脚,大姑娘此时已有两月身孕……”

谢云初怒火直冲天灵盖。

他竟敢!

长姐还怀着他的孩子!

虎毒尚且不食子,他竟连畜牲都不如!

“刘嬷嬷说,苏明航那个畜牲拽着姑娘的头发,将姑娘从屋子里拖了出来,发疯似的将姑娘往墙上撞……往花盆、柱子上撞,撞出那么大血窟窿满地都是血也不撒手!若非咏荷、咏梅二人不顾生死,将姑娘抢了出来,姑娘早已被苏明航给打死了。”

“咏荷同奴才说……大夫来的时候大姑娘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说是再耽误半盏茶的时间,大姑娘就没了!姑娘头上的血窟窿到现在也没好全!”

听着长姐的遭遇,她几乎嚼穿龈血,痛如锥心。

“刘嬷嬷还说,汴京城中的大爷和姑奶奶根本不管大姑娘死活,刘嬷嬷自作主张带着大姑娘逃回永嘉之前,背着大姑娘去了趟姑奶奶和大爷那!姑奶奶告诫刘妈妈,回去约束大姑娘,少些口舌,不要惹得姑爷不快动手打人,子嗣才是要紧的,打发了些补品就撵走了刘妈妈。”

“大爷那边儿……是大夫人出面,大夫人说原本这是家丑,他们这些外人掺合进去了,反倒坏了姑娘和姑爷的感情,让姑娘忍忍,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让姑娘哄一哄姑爷日子会好的!”

谢云初心口血气翻涌,冷冷笑了一声。

好得很!

一个破落的永宁伯府,不过是女儿成了有望夺嫡的大皇子的宠妃,竟让他们怕成这样,连自家侄女的生死都不顾了。

“刘嬷嬷还说……大姑娘不让他们在六郎跟前嚼舌根,说若真的不能和离,就认命回苏家去,拿把剪子同苏明航同归于尽!”

谢云初面色冷肃:“苏明航是个什么狗东西,值得我长姐与他同归于尽?”

不论如何,决不能让长姐再留在苏家那个虎狼窝里了。

“刘妈妈让奴才同六郎说,苏明航觉着大姑娘这辈子已被他拿捏在手心里,不防备大姑娘,她拿着大姑娘嫁妆送礼记的亲笔账本,刘妈妈想着这个本子或许有用,就偷了出来,昨日回来刘妈妈给了太太。”

谢云初闻言眼底阴郁散了几分。

她略作盘算,转头同元宝道:“你现在就去找长姐,请长姐即刻将账本誊抄一份,派人送到荣和院来!账本的原本一定保管好,不要交给父亲,也不能告诉父亲!就说是凭借记忆默写出来的。能不能让长姐和离,能不能给长姐出了这一口恶气,让伯爵府永不能翻身……就指望这本账本了!要快些!”

作者还写过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后来……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雪夜,被堵城外。萧容衍:白姑娘三番四次救萧某于水火,是否心悦萧某?白卿言:萧公子误会。萧容衍:萧某三番四次救白姑娘于水火,白姑娘可否心悦萧某?白卿言:……
千桦尽落 ·架空 ·完结 ·324万字
9.3分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已出版预售,天猫、当当特签预售中,出版名《傅律师有点甜》,欢迎宝宝们预订!】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找我?!”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
千桦尽落 ·豪门 ·完结 ·262万字
9.2分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明明是大佬却装乖巧怂包的女主VS万年老妖精男主】乖巧可人的国民妹妹唐景晴,偷偷和大佬沈自洲恋爱了。从此……欺负小姑娘的坏人,都自挂了。教小姑娘做人的,都做不成人了。想要对小姑娘出牌的,牌都没得玩儿了。沈自洲眸子半眯,小姑娘人设要崩要掉马。后来……网传:男人纷纷想走进小乖乖的心房,沈自洲为护白月光每天上演修罗场。沈自洲:呵呵……这群人怕不是傻!(敲黑板:爽、宠、甜、苏、玄幻)
千桦尽落 ·豪门 ·完结 ·71.4万字
9.5分
同类热门书
楚后
楚后
故事从北曹镇驿站几个驿兵遇到一个求助的女孩儿开始
希行 ·架空 ·完结 ·107万字
9.6分
我在古代当名师
我在古代当名师
地狱一般的开局!前世全家不得善终,腹中孩子没保住,长子死于伤寒,丈夫断腿卧床不起,最后她与丈夫死于火海。得以重生,回来的时机不对,夫家正面临生死存亡,公爹再次已死谋生护他们逃离!杨兮,“......”丈夫说:“这一次我会护你周全。”杨兮,“......”轮回转世不是她一人?
三羊泰来 ·种田 ·连载 ·51.4万字
9.8分
医妻三嫁
医妻三嫁
苏凉穿越后,嫁给同一个男人,三次。第一次,只是交易。第二次,还是交易。第三次,又是……“事不过三,我们假戏真做吧。”顾泠说。【女主视角】军医穿越,成了被豺狼亲戚害死的苦命村姑。报仇雪恨之后,无处可去,便跟美男相公搭伙过日子。相公是个神棍,字面意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跌宕起伏,伏伏伏伏……“要不,散伙吧?”苏凉认真提议。美男说,“下辈子再说。”【男主视角】天生特殊能力,让他选择离群索居。从来都是让身边的人离开,第一次开口挽留的人,就是她。顾泠觉得他和苏凉天生一对,注定要在一起。有人反对?他一直在救人,偶尔杀几个也无妨。【霸气睿智成长型穿越女主vs仙气地气并存异能男主】
三木游游 ·架空 ·连载 ·128万字
9.7分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郁雨竹 ·穿越 ·连载 ·69.8万字
9.9分
独占金枝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 ·架空 ·连载 ·176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