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68章)
云起龙襄,化为侯王。 割有幽燕,睥睨四方。 光和七年二月 平平庸庸的现代人刘襄,来到了东汉末年的幽州,如落叶飘萍一般,在北境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时代的一粒沙,落到个人身上,便如一座大山。 彪炳史册的王朝即将倒塌。 扑面而来的大争之世,点燃了他心中的野望。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岁在甲子

快马常苦瘦,剿儿常苦贫。

黄禾起羸马,有钱始作人。

现在是大汉光和七年,这里叫幽州。

刘襄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只是恍惚了一下,世界已不再是那个世界,他也成了别人。

电光火石之间,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就在他大脑中过了一遍。

原身也叫刘襄,现年十六岁,幽州渔阳郡狐奴县渌水亭人士。三年前父亲染疫病故,他就把田佃给了邻里租种,自己在狐奴山下结庐为父守孝。

今天突然有强人闯入,他一时惊惧,闭过了气去。

记忆就到此为止了……

然后,现代人刘襄就接班了。

接收了太多信息,刘襄脑子有点懵。

“小郎君莫慌,某不是歹人,不会害汝性命。”

眼前这个壮汉,身高得有八尺,胳膊比人腿粗,拿着把染血的环首刀,恶声恶气的说自己不是坏人?

谁信啊?

骗傻子呐!

前任,貌似就这么被吓没了?这孩子心理素质不行啊。

你看我,就只是腿发软而已!

刘襄的脑子和身体还没同步,大脑转了三圈,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邓茂见刘襄不说话,有些恼怒,又说道:

“小郎君莫要害怕,某叫邓茂,听人说刘郎精通算学,想请郎君出山,为我统筹粮草辎重之事。还请郎君莫要迟疑,这就随我走吧。”

说完也不待回话,上前抓住刘襄小臂,便向门外走去。刘襄力弱,挣脱不了,被拽着前行,低声下气的说道:“精通算学的是我父,我年幼失怙,不曾治学的。”

邓茂不理,走了几步又回头对几个从人说道:“尔等去收拾刘郎细软,速速跟来。”

走出门外,便见到路边停着一辆辎车,旁边又拴着几匹马,不远处趴着一个人,应该是死了,血流了一地,也没人去理会。

刘襄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凶杀现场,心里更慌了。

倒是没什么看见死人恶心想吐的感觉,只是真实的感受到了乱世之中,人命贱如草芥。

“这奸贼要去县里告密,被某知晓,一刀斩了。”

“你怎知他背叛于你?”

“某猜的。”

杀人的理由居然如此简单,刘襄知道,他必须尽快转变心态。否则,他可能也会因为一个可笑的理由,突然失去生命。

刘襄叹了口气,默默爬上辎车。

过不一会,有从人抬了两个箱子和一个包裹上车。

“小郎君且看看,可还有什么想要带走的?”车外传来邓茂的声音。

“不用了,这便走吧。”刘襄的家什本就不多,这会儿更是没有心气翻捡东西。

………

马车颠簸行驶了半日,刘襄一直在车中枯坐,不曾言语。

心里却已是翻江倒海。

他知道邓茂,后世有关于邓茂的记载。大贤良师张角的弟子,黄巾起义时的幽州小方渠帅。

现在是二月,张角应该快要起兵了。

过不了几天,邓茂就该和程志远,在广阳郡起义。

然后在四月份达到人生巅峰,攻杀幽州刺史郭勋、广阳太守刘卫,占领广阳郡。再后来,这两个就会在南下打涿郡的时候,碰到命中注定的人,关羽和张飞。

邓茂被张三爷一矛戳死,程志远被关二爷阵斩,广阳黄巾军一战覆灭,黄巾在幽州就再也没有翻起过什么水花了。

邓茂这是临死前要拉我陪葬啊。

刘襄不想死,被黄巾裹挟,他很难活下去,不做点什么的话,他会背着蛾贼的名号被剿灭。

深思的时候,时间会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天就黑了。

辎车进了一处营地,营地里乱糟糟的扎着帐篷和茅屋,歪七扭八的燃着一些篝火,一群人东一簇西一堆的胡乱烤火说笑。

他们管这叫军营,黄巾军军营。

刘襄被叫下辎车,邓茂带他来到营地中间的一处大帐,“这里是帅帐,无事不可乱闯。”

又指了指后面几处小帐篷,说道:“小郎君去选一处帐篷吧,暂且住下,今日晚了,明天再给小郎君接风。”

不能等啊,这么乱的地方,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刘襄有些焦灼,急声问道:

“邓公可是黄巾渠帅?”

“正是。”

“黄巾要起兵了?”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吾等要改天换地,以致太平!”

邓茂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大但很用力,他的眼睛里闪着光,这是他的理念,他的毕生追求。

他正视着刘襄的眼睛,又说道:

“朝廷昏庸,贪腐横行,苛捐杂税繁重,世家豪强盘剥酷烈,百姓没活路了,不造反就只能等死。

我太平道已得民心,定能推翻朝廷夺取天下。

小郎君安心理事,若有功劳,某必赏赐,不使郎君心冷。”

太平道人的想法是不错,可他们拉起来的黄巾军还是算了吧,就这乱糟糟的样子,取天下?去世还差不多。

刘襄心里这么想着,但他不敢说出来,怕死!

唉!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想到这,刘襄揖手一礼,说道:

“吾已冠礼,取字宜程,邓公今后称我宜程便是。”

邓茂哈哈大笑

“哈哈哈,好,好,宜程,以后叫某渠帅即可,今后随某建功立业,必不相负!”

刘襄又揖手躬身行礼。

“襄,拜见渠帅。”

邓茂拱手回礼道:“宜程唤某,有何言语教我?”

刘襄左右看看,“渠帅可有安静之所?”

“随某来。”

邓茂走进帅帐,对侍从挥挥手。“尔等且先下去,不听呼唤,不得入内。”

“唯。”

待几个侍从行礼退出,邓茂伸手一指右侧案几,

“宜程请坐,有何言语,但说无妨。”

刘襄谢过,坐下道:“渠帅欲去广阳?”

“正是。”

活动活动腿,缓解了一下膝盖和脚踝,跪坐是真不习惯,刘襄手扶案几,微微向前倾身道:“此去广阳,蹈死地矣!”

邓茂皱着眉头,疑问道:

“宜程何出此言?”

“渠帅为何不取渔阳?”

“渔阳兵甲犀利。”

“渔阳兵甲犀利,为何不取?”

邓茂看傻子一样瞪了刘襄一眼,“渔阳有郡国兵五千人,装备强弩两千余,又有铁甲重盾长矛大戟,实在犀利。城外渔阳大营屯驻铁甲突骑千人,驰聘纵横,不可敌。”

说完又摇了摇头“打不过,不可,不可!”

刘襄不理邓茂神色不虞,轻声说道:“广阳郡治蓟县县城,离渔阳县只有两百里,渠帅准备几日攻下蓟县?”

“我军人多势众,四面合围,不使消息走漏便是。”

“那西面的上谷郡和南面的涿郡呢?护乌桓校尉部的胡骑呢?”

“不、不使消息走漏便是…”

见邓茂心里已经慌乱,刘襄继续说道:“四面合围蓟县,需要几万人?渠帅不妨出去看看,再说不使消息走漏之言。”

这处营中只有一两千人,就乱成这样,黄巾军根本就没有军纪的概念。几万人的黄巾,还想不走漏消息,多路协同合围县城?敌军主帅是我军卧底?

刘襄心中冷笑,虽然历史上你们走大运,真的成功了,但邓茂可不知道呀,他绝不能让邓茂裹挟他去广阳,那是送死。

邓茂瞬间冷汗直流,黄巾军是个什么样子,他心里清楚,乱糟糟的几万人,还没合围必被察觉。蓟县只需坚守三五日,几路大军必到,背腹受敌,怎么打?

当初怎么就信了程志远的话?

当初怎么就信了四面合围的计策?

当初怎么就没想过黄巾军军纪涣散的问题?

怎么办?

邓茂激动得蹦了起来,“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大军已在路上,

这、这、这,

这岂不是自蹈死路?”

话音未落一把攥住刘襄手臂,

“先生,宜程先生,可有办法,救我等性命啊,

大恩大德,

求先生救我一救!”

刘襄拍了拍邓茂的手,道:

“渠帅勿慌,吾有一策,可下渔阳。”

同类热门书
三国之西凉兵王
三国之西凉兵王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董虎只是临洮羊杂汤小儿,本不愿与董卓有太多瓜葛,却因凉州羌人造反而被迫成了他手下,成了高原羌王、河湟羌王,干掉匈奴,按住了鲜卑,吞掉了凉州,成了凉并王,成了董卓手下第一将,本不愿天下大乱,却不得不推动天下大乱……我只是想用自己的理解,解释真实的汉末历史,虽是小说,却想要诠释最真实的历史,若有不足,希望朋友们谅解。
蛤蟆吞地 ·秦汉三国 ·连载 ·236万字
从靖康开始
从靖康开始
“会之,给养不熟发的十二道金牌他收到没有?““回官家,他带水师从莱州出发了,水师船快,追不上!”“岳飞的呢?““英国公殿下路上给您截了!””他怎么敢?““他还让信使带回来一封信,信上只有四个字,烛影斧声!”
楼下水如天 ·两宋元明 ·连载 ·85.4万字
三国新势力:辽东我称王
三国新势力:辽东我称王
还有七个月,司马懿的四万大军就会抵达辽东,军事史上的经典战役“百日征辽”一触即发。公孙修为了全族老小一万人不被司马懿屠戮,全身心的投入了保卫辽东的战役中。三国鼎立?不好意思,是四国鼎立,我燕国也要算一份。史官战战兢兢的询问道:陛下,这一时期要称为三国么?公孙修掏了掏耳朵,没好气地说:“什么三国,哪有三国?它们不过是朕统一天下时的割据军阀罢了。”
令狐冲啊冲 ·秦汉三国 ·连载 ·37.1万字
刘宋汉阙
刘宋汉阙
刘宋,南方浴火之朝。汉阙,汉家正朔之统。刘义真站在长安远眺,这里能看见宋武帝刘裕气吞万里光复旧都,也能看见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灭佛崇道。这里有隐归田园的陶渊明,亦有寄情山水的谢灵运。承汉末三国,启隋唐五代。这里叫——魏晋南北朝。
三林校尉 ·两晋隋唐 ·连载 ·111万字
7.1分
问鼎十国
问鼎十国
五代十国末期,柴荣初登大宝,赵匡胤初露峥嵘,罗幼度一个被逼的自尽的小吏成为了一个老套的穿越者,以脚踹高粱河车神开局,笑傲十国,经略四方,重现汉唐风采。
无言不信 ·五代十国 ·连载 ·117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