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54章)
景德元年,出了一个知县,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他敢做,别人不敢动的人,他敢得罪。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坏人:奸坏、奸坏的。好人:爱民如子、沈青天。
品牌:咪咕阅读
上架时间:2022-04-28 20:38:46
本书数字版权由咪咕阅读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城隍娶妻

“臭小子,你有种就别回来!”一个老者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再和一个已经跑出去的年轻人生气。

那年轻人身体矫健,反应迅速,躲过老人执来的茶杯,老人见这一下没有砸中,便又要操起桌案上的花瓶。

“爹那是汉代的古董。”那年轻人一边跑,一边回头对已经让他气糊涂的老爹说道。

老人一听,立刻看向那手中的花瓶,他满头的瀑布汗,这可是他的宝贝啊。他又十分小心的把那古董放回去,然后刚要再飞一个茶杯这时,却看不到人影了。

“老爷,您息怒,息怒。”身旁的美少妇,关切的说道。

“逆子!逆子啊!”老人捶胸顿足。

那人比兔子跑得还快,转眼间已经跑出了府苑。要问他是为了什么把自己的老子气成那个样子。

因为是家里逼婚,而他还不想早早的继承家族的传宗接代的使命,他还有自己的追求。怎么会让家庭的枷锁绊住了自己。

时为咸平之治后,景德元年,他便有了这样的想法,在旁人的眼里实属大逆不道。

他便成了这样的人。他就是沈家“不着调”的公子——沈谭。

“公子?公子等等我。”追上来的是他的一个小书童。

“你来作甚?”他有些嫌恶的说道,这个小书童是老爷子安排他身边的眼线。

“我和公子走,也是为了照顾一下公子的起居,一起也有一个照应的。”小书童说道。

“也是,也是。”他点头称是。

可他们没走几步,他便突然停住了脚步,然后惊呼一声,把身边的小书童吓了一跳。

“我忘记带包裹了,那可是我们全部的盘缠。”他较为懊恼的说道。

“那,那怎么办?”小书童挠着头说道。

“你能不能帮我取来,我放在…”

几句话之后,小书童是千般不愿意的离开了。沈谭看着他的背后,嘴角上扬一抹坏坏的笑容便爬上了脸。

“傻孩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用真金白银的,不是有银票吗?”

他没有半点迟疑的便离开了是非地,怀里还喘着三百两的银票,大通银号全国可以兑换,这些钱可不是沈家老爷子的,实属是沈谭靠自己的能力赚来的。而且还有几百两,让他给了一些穷人了。

要问他是怎么挣来这么多银子?他是靠给人判案破案,给的酬劳,这个就是他的爱好,并一直乐此不疲。

这回他要去的地方,就是离自己住的城有几百里的偏远山区,那里叫泰安县。

泰安县可不是如它的名字那么的安逸。那里发生了一件非常离奇而又诡异的事情。

邦邦邦邦!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隔壁街上的更声已经连续敲了四次,陈老汉不自禁缩了缩脖子,停下车费力地了喘了口气。

“已经四更天了啊——”他嘟囔了一句,努力压住背后板车的双辕,嘴里喷出的热气在深秋夜半的月光中,被呵成一片惨白的薄雾。

吱—扭—!

蓦然,一声尖细的门枢转动声响起,在他身后不远处,尽管这声音并不大,但陈老汉还是忍不住被吓了一跳。不过转念想到今天的日子,他就明白过来,应该有人同他的想法一样,打算早起去集市上占个好位置。

于是他并未多想,吃力地拉起小车,车上的各种菜货堆得比他人头还要高,又重新起步。在满月拉长到变形的影子中继续吱吱嘎嘎地向前行去。

然而才走了三十多步,他便颤抖着身子再次停了下来,双眼带着莫大的恐惧,死死地盯在右前方的青石路上。

清冷的月光下,两道狭长的影子在他脚下一左一右延伸出去。左边的仿佛一座山包的影子是拉车的自己,右边那道……右边那道却是个什么东西?

“城…隍…娶……”

无声的恐惧紧紧攥住了他的心口,他想叫出来,然而不仅手脚四肢,就连他的牙齿此刻都一块儿颤抖了起来。本欲脱口而出的那几个字就仿佛烧炭搬卡在了喉咙里,与他那因为惊吓而发出的牙齿碰撞声,混合成了不明意义的音节。

寒风乍起,似乎有云遮挡了月亮。那道影子在明暗不定的冷光中微微晃了晃,尽头的模样反倒更清晰了些。

那是一顶凤冠,一顶垂下无数流苏的头冠!

“咕咕——”

或许是寒风让人恢复了少许的理智,陈老汉努力抑制住再看一眼的冲动,喉头艰难地吞咽了几口唾沫,猛地将车辕向右打出,自己放开车子猫着腰俯身向前一滚。

失去控制的车子兀自向右横去,车上各种菜蔬连带所有的器具,顿时顺着巨大的惯性倾洒飞出,寂静的街道上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连绵不绝……

他车斗上那一盒墨汁被打翻在地,瞬间把地面染成了墨色。

“汪汪…”

这巨大的嘈杂声引起了街道两旁的狗吠叫起来,伴随着愤怒的喝骂几家店铺的门板终于有了响动。

然而这难得的喧闹,却不能让陈老汉感到一丝的安全。

“救命啊,城隍娶妻——城隍娶妻了——”

这一瞬间陈老汉恢复了年轻时的气力和勇气,他从地上翻身爬起,一边向前跑着一边破开喉咙大声哭嚎起来。

但是随着“城隍娶妻”这四个字出口,仿佛定身符一般,原本已经要打开的门板再次落位,吠叫的家犬发出几声低不可闻的哀嚎,也再次陷入了沉寂。月光流转,就连渐起的风声竟然也在这时,戛然而止。

转眼间,整条街再没了一丝声息……除了那杂乱、奔逃的脚步声!

“救命……救命!”

陈老汉无助而绝望地呼号着,他的呼救声,在寒风中,渐渐的消弭。他在逃着,但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又能逃得多快。

忽然,他似乎感觉到什么,猛地掉头向右看去。

一道影子,头顶凤冠,无数流苏垂下,在月光中影影绰绰,就那样静静地映照在他身旁……

戴着凤冠的女人的脸色苍白,像纸人一般。陈老汉失声,声音无法从他那喉咙里发出来,女人从他的身边经过,陈老汉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还能听到那女人嘴中唱诵的低吟曲调,是那么的诡异和凄凉。

“有女出嫁兮,魂命归西……”

他只是感觉头一阵的昏眩,身子再也支撑不住了,在闭上眼的最后一刻,她看到那女人飘向了水井那里。

泰安县迎来了一个大集市,街上的行人摩肩接踵的纷纷聚集而来。小贩们的叫卖声,询价声、讨价还价声……熙熙攘攘的乱作了一团,倒是成了这里的主要旋律。这便有清明上河图一番的景象。只是一个缩小版的。

人群中一公子,长衫似雪,乌黑的流云发垂在双肩,用象牙白发簪束着,再一看这少年的脸庞,皮肤竟也白皙如雪。还有就是他那双清澈的明眸,好似能洞悉天下之事。他手拿折扇,风度翩翩。虽然书生气质,却又不失一种灵动的睿智,那就是沈谭。昨日他才来到了这个小城中。

走在熙攘的人群中,却犹如鹤立鸡群,一眼便能识得他的不凡。

这时人群中突然一声尖叫,引来了周围不少路人的关注。沈谭也在其中。

他看到人群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娘,发丝干净利落的梳在了脑后,衣衫整洁而平整。只是脸上显出了一种焦急的神态。

“我的钱,我的钱,找不到了。”老人翻遍了身上所有能放钱的地方,可就是找不到了。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就要哭了出来。

“你好好找一找,看看是不是还在身上。”身边有好心人提醒。

“没有了,没有了。我今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就从三里外的地方赶过来,就是想要买药。给我家的老头子,怎么让我给弄丢了呢?这可怎么办是好啊,不是要我老婆子的命了吗?”说着她的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忙不跌的用手帕去掩面拭泪。周围的人,也都纷纷的同情。

“哎,我们都是穷人,这老大娘,不容易啊。大娘您别哭了,我这里有五文钱,虽然不多,但也不急的用,你先拿着,买药救人吧。”

身旁一个粗布衣裳的男子,先是慷慨的拿出了五分钱,随后就有人纷纷开始塞给大娘钱。

“大娘,你看病需要多少钱,我这里有二十两,你看够不够?”

人群中一个青色衣服的公子,拿出了一锭白银。那老人看到之后,眼中显出了惊讶的神情。她连忙伸手去接,突然,有一道白色的影子,轻轻一挥挡住了老人的手。他们二人这才看到那是一把白色的折扇,青色流苏上挂一刻墨绿的玉珠,那扇子看着就不凡。

“慢着!”二人都迷茫的看着身边站定的这位白衣翩翩公子。

“大娘,这三里路,对您来说很远啊,丑时您就得从家走了吧?”沈谭笑眯眯的说道,脸上却是自信满满。

“啊,是啊。”那个老妇人眼神躲闪,惴惴的样子。

“那真是不易啊,您衣着整洁,发髻齐整,而且鞋没有半块泥污,这又是作何解释?”

“我,我根本不是今天来的,我昨天晚上就到了县城里了。谁说是昨天不可以过来了。”老太太的眼珠又迅速的转动了,又把话给改了,她倒显得理直气壮。

众人也觉得这很符合逻辑,都纷纷的扭过头来用探寻的目光看着白衣公子。只见沈谭一点都不慌张,似乎已经料到她会如此说。

“是吗,这泰安县有一个高档的客栈,叫锦祥楼,老人家可是从那里住宿出来的?”

“你,你胡说!我哪有钱住得起一宿10两银子的客栈啊?”说着她便捂上了嘴,自觉已经说漏了。

“是吗,大娘不是本县城的,却知道这个锦祥楼,就连具体的一晚多少银两,都了解,没想到这个客栈还这么有名气啊。”沈谭的话语中含着讽刺的味道。

周围的人也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刚才第一个给钱的男子,这时低着头,就要偷偷的挤出人群,却不料被青衣公子一下子抓住了肩头,这一发力,那粗布男子,嘴中发出了惨叫。

那老太太也欲要逃,同样被周围的人抓住了,大家原本是同情的样子,现在也变得气愤不已,对这种江湖骗子非常的痛恨。

原来这个老妇人是一个骗子,她的同伙就是第一个动员大家给募捐的男子。这一对一唱一和的,不知行骗了多少人。

周围的群众,把这两个人扭送到了官府,这倒不必细说。

青衣公子,拿回了自己被骗的钱,也是为了报答沈谭,便要请他去吃酒。

同类热门书
钢铁皇朝
钢铁皇朝
一场绝密级的试验爆炸让萧铭来到一个类似古代的平行世界。在这个满是恶意的地方,他身为最不受宠的皇子,拥有着一块最贫瘠的封地。不过幸运的是,绝密试验中一个名为科技晶石的物品跟随他一起来到这里,让他拥有了升级科技树的能力。于是,他在自己的封地开始种种田,搞搞工业的悠闲生活。而面对他那些不友善的兄妹们,他一向遵循的格言是——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背着家的蜗牛 ·架空 ·完结 ·243万字
7.8分
唐砖
唐砖
张佳宁、王天辰主演的《唐砖》网剧2018年10月29日起爱奇艺全网独播,更多消息请关注公众号孑与不2......梦回长安,鲜血浸染了玄武门,太极宫的深处只有数不尽的悲哀,民为水,君为舟,的朗朗之音犹在长安大地回绕,异族的铁蹄却再一次踏破了玉门关,此恨何及?坟墓里的李世民眼见子民涂炭,该发出怎样的怒号?栏杆拍遍,只能见九州陆沉!胸中也充满郁闷之气,恨不能跨越历史长河,摘飞星,揽日月,让乾坤倒转。也罢,耳听得窗外鬼鸣啾啾,秋雨婆娑,剪一枝秃笔,为李唐盛世延篇,去掉阴暗的部分,我的大唐没有悲哀,只有金戈铁马的豪情,气吞日月的帝王,百战浴血的猛将,高冠博带的高士,温婉贤淑的皇后,父慈子孝,盛世延绵,这是我的大唐,我的《唐砖》。。。。。。。。。。。。。。。。。。。。。
孑与2 ·两晋隋唐 ·完结 ·446万字
8.2分
逍遥小书生
逍遥小书生
21世纪工科男,穿越古代成为一名穷书生。大脑里面居然装着一个图书馆,各种知识应有尽有!这辈子不说封侯拜相,怎么也得当个大官玩玩吧?迎着初升的朝阳,李易发下宏愿,勇敢的迈出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步。“站住!”高头大马之上,一绝色女子身着劲装,细细打量一番,素手轻挥:“绑了!”身后的凶恶山贼一涌而上……洞房花烛夜,看着推门进来的绝色女子……李易的宏愿发生了小小的改变。官居一品,算什么?封侯拜相,没意思!我可是要成为山贼王------的男人!书友群:686508501,欢迎大家加群!(郑重提醒:本书轻松使用,切勿较真!)
荣小荣 ·架空 ·完结 ·287万字
8.8分
极品家丁
极品家丁
【本书阅读方法】参考《唐伯虎点秋香》!年轻的销售经理,因为一次意外经历,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成为萧家大宅里一名光荣的——家丁!暮晓春来迟先于百花知岁岁种桃树开在断肠时......《桃花诗》,属于三哥!
禹岩 ·架空 ·完结 ·318万字
8.6分
汉乡
汉乡
我们接受了祖先的遗产,这让中华辉煌了数千年,我们是如此的心安理得,从未想过要回归那个在刀耕火种中苦苦寻找出路的时代。反哺我们苦难的祖先,并从中找到故乡的真正意义,将是本书要讲的故事。张佳宁、王天辰主演的《唐砖》网剧2018年10月29日起爱奇艺全网独播,更多消息请关注公众号孑与不2......
孑与2 ·架空 ·完结 ·383万字
8.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