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10章)
丛林魔君带来浪潮兽种,抢夺海妖宝贵生存之地,洋流下的筋骨大网静候新猎物的贸然闯入! …… 巧舌如簧的大胆精灵于信仰母树下,口吐芬芳为自己赢得神眷的身份,并想要将祂做成飞空巨舟! …… 眼中出现罕有智慧的兽人,发现上印刷教会绯闻八卦是门不错生意,记写下《主教与地龙不可说的百日密码》售往大陆各处! …… 数百年后再次沐浴在阳光下的将军,学会了把骨头磨成粉,并胁迫绑来的法师施展魔法,制作纯加工,无公害的健康催化肥料! …… 停滞山谷祭坛中 臆想橙火中深藏的恐惧灵魂 火燃苏生的少年,在灯下翻开记载传奇的书录……

第1章 敬畏,衰亡

太古初生之前

已经燃烧无尽世界树年轮中心的橙焰光辉,在空间夹层的乱序边境上,进行没有终止标点的创物解析!

一颗象征生灵诞生以来,抵达顶峰境界的龙卵也被那圣洁又伴随妖异的火焰中,无人能及,无物能观的伟大概念存在,把玩在光影下的枯枝五指之中!

祂见证最特殊的幼灵从意识觉醒,再到鼎盛统治一世的辉煌,直至部族即将衰落之际,面向自己所苦苦祈求的信仰救赎!

[在吾视线所及之处,你们会再次行走于大地]

宿愿得到实现,疲惫不堪的落伍巨兽被野蛮吼叫唤醒,移植那颗疯狂跳动的心脏,以消耗世界根源寿命为代价,突破另一位万星诞生日所降临的不可闻之者立下的限制,拉动早已陷入停滞,禁忌研究的单向不归列车!

此后,续命文明的橙火被当做至高之物的象征,标志性的图腾刻在顶端建筑的每一处高墙上!雕像下!石碑中!

狂热的信徒将肢体用刀割出疤痕,用一条又一条狰狞的伤口,绘制他们信仰的赠火天藤之暗月!

曲歌皆在传颂火中炽盛者,无与伦比的伟力,他们信仰,崇拜,除此之外目空一切!

更换日月,填海移山所带来的信心让他们认为,在火焰的庇护下,世界皆为囊中之物!

盲目的时代就此迎来,可它终究是畸形发展的产物,纵使有一刻钟的辉煌,也无法在逃离第二次强压下的灭绝灾厄!

纪元持续到龙卵苏生的前奏,在数万片星空上同时响起的幼龙长吟,引来了它那来自异方天敌的命运宿敌!

幼龙与死敌的战争从来都是对方,但即使只被牵动星云流光,恒日落星覆盖的攻击余波所波及到,也让整个文明伤亡惨重!

而在这时,内部爆发的一系列早该到场的灾祸也开始了发威,持续折磨这位续命已久的应死脱身的国度!

第二次衰亡期来临时,殿堂中的橙火,没有任何症状,就在万民或哀求,或虔诚,或悲痛,或自傲依然的注望下,熄去久燃的火光……

大抵是这个文明已经失去了对自然不可抗力的敬畏惶恐,除去代表新生与强盛的图腾外,他们不畏惧任何,胆敢挑战一切,即便那次可怕的战争让他们伤筋动骨!

对自然生态的态度也不例外,甚至可以说一度成功脱离地表,依靠前期堆积的成果,只差临门一脚,便可冲破大地的捆缚,立足星空之上!

可他们低估了命运那无法匹敌的掌控欲,或者说,秩序的平衡!

如果前面的灾厄不过是开胃小菜的话,那当这个种族的智慧领袖们乘坐的方舟从高空坠毁时,才算是敲响了主菜的提醒摇铃。

璀璨的文明伴随着资源的急剧消耗,无止境的索取却不弥补,再加上逃脱衰亡迟来的惩罚,最终的厄运还是来了,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为迅猛!

先是从幼童们开始,没有任何病前症状,所有患者都是在短暂的极端恐惧到面目狰狞的情况下痛苦死去!

几近复活死者的医疗科技,面临这未知的疾病,却和彼方之界里,那带着鸟嘴面具依旧被鼠疫夺取生命的医者一样,除了眼睁睁看着熟悉的人失去生命迹象外,无能为力……

衰败期结束了,麻痹猎物的毒素已经开始生效,现在步入进食环节!

直冲云霄的火山,喷出的灰烬在高空遮掩日月之辉十年之久!

海洋并未因此冻结,在另一些被波及到的生物们齐心协力对抗中,造出一位它们自己的神!

而这位恶神彻底摧毁了陆地上的人们渡海前往别的大陆避险的可能性,筋骨巨网是遇难的渔民最后见到的光景!

飞龙们蠢蠢欲动,但现在还不是它们主宰的纪元,耐心等待着即将落幕的霸主死去后,才是开始展示力量的时候!

灾难种幸存下来的个数遗民失去了繁殖能力,最后的时刻,唤醒了封存恐惧的他们,共同书写了一本书册,期许终有一日能提醒后来者记住那沉痛记忆。

【罪徒珊霍遗民,想今后看到本书之前请求,传承学者的宝藏……太阳不再对我们升起……海水飘到了天上,与灰烬融合变为黑浆……可怕至极……鱼来了,它吃掉了龙……我等辜负了橙火的指引,要记住!要记住!切莫忘掉恐惧!】

……

靠近停滞山谷内圈的山谷地,有一处没有魔兽胆敢靠近的禁忌祭坛,建在山坡洞口中。

石缝小泉涌现甘甜清水,常青树条遮蔽烈阳,结下饱满硕果。

没有人打搅的拜坛,却从未堆积起尘埃,流动细风总能卷走积尘!

此处已经很久没人来过,或许是数十年,又或是百年之久。

拜坛边风化掉了小签棍大概曾经是某种祭奠的用具。

破旧的提灯被随手放在拜坛前大概是用来跪拜的位置,其花纹与款式就不似近十来年诞生的潮流。

树条结出的硕果每一次都能精准无误掉落在祭坛岩像前,人为开凿的圆滑小凹圈中,似乎在供奉某位神明……也并非为神。

时有学聪明的松鼠鸟雀来此觅食,让魔兽视若鬼神的排斥感对这些懵懂可爱的生灵并不起效,反而会在食物缺乏的寒季结出更多的果子,以供它们到此呆到冰雪消融时的所需。

今天,这地方似乎闯进了一个不一样的家伙……

流淌鲜血,手臂断裂,腿上布满咬痕与水蛭的人类少年,咬着牙逃脱纠缠不止的食腐动物族群的围攻,倒在一处迫不得躲进的洞口内。

他早就没有余力转头去望那些魔兽都算不上的动物是否已经走远,能走到这里已经是一种奇迹。

缓和了好久,少年才从失血过多导致的晕眩下苏醒,费力抬眼打量起来四周。

望见这不该出现在荒无人烟之地的祭坛,少年紧闭牙关,扭头将留在嘴巴里许久的血污吐到了外面,避免自己这个将死之人玷污了这片净地。

虚弱转过头,少年正准备带着不甘与怨恨歇息至永眠时,一丝没有温度的火焰飘在了他的眼前,不可抗拒的俱意在内心浮现!

[对死亡抱有抗拒?]

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传到少年的脑中。

没心思猜疑眼前是什么的少年,只是轻微点了点头,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在他抖动手指向橙火表达了求生意愿后,一丝力量涌了上来,让少年能够勉强站起,手臂的伤也没这么疼了!

“谢……谢谢。”

虽然还是不知道这团火是什么,但既然帮助他恢复了些体力,少年还是真诚向火焰道谢了一句。

[可有意复仇?]

“您能帮我!?”

[或许可以,前提是吾能得到些什么。]

随着火团的摇晃,周围也开始出现了一场面向所有生物的威压!

守在洞口,智力低下的食腐动物被直接压碎,远处一些不太聪明的魔兽更是呜咽不止,而在少年身上的轻上许多倍的威压也并不好受……毕竟现在他是重伤之躯。

不过在压力作用下,手臂断骨竟然被缓慢接了回去!忍痛的少年面目都有些扭曲,却还是在强烈的仇恨下,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灵魂!身体!!您要什么尽管取走!我只求给我复仇的力量和时间!我要亲生切开那群披着人皮的畜生们的脖子!”

在仇恨引发的癫狂状态下的答复话语中,表情狰狞无比的少年,感受到火团里毫不掩饰的探查之意移走,施加在身上的压力也随之消散。

同时,一颗燃火的种子自心起燃,少年的眼瞳变得迷离起来,似有扭曲残影在中舞动。

那火灼灵魂为柴薪,恐惧为辅食,消逝生命为点缀烛光,开始恭迎即将出笼的凶煞恶兽!

……

“海上的树桩有宝藏!金银堆到王家!老鼠偷金躲荒田……”

呕哑嘲喳难为人听的嗓音,哼着意思不明的歌调,自猎帮外的山坡小道而渐渐靠近,声音越发清晰。

这名外出而归的匪徒小头目,不知今晚为何帮塞如此安静,还带着浓浓的油光酒气晃悠着走向大开的木门。

“拉斯人呢!大爷我回来了!”

熟练叫唤守门的小弟前来搀扶自己,小头目说的话也越来越迷糊绕口,几乎要开始胡言乱语!

“天杀的狗东西!今天怎么还没……”

骂骂咧咧的萨雷靠着墙走进了门内,说罢便要痛骂一遍行动迟缓的帮中小弟。

还未等他把不堪入目的词喷出黄牙大口,浓郁到令人窒息的焦味强硬撞开了萨雷的鼻孔通道,直达肺部。

在强烈的呕吐欲的催促下,塞满一肚大鱼大肉对萨雷再也忍受不住,吐出一摊腥臭的半消化食物。

“烧的什么东西,这么臭!”

清醒一点的萨雷暴怒抬起头,刚想发作,眼前的景象险些使他双腿一软,倒地撞头!

尽管他已经见识过了大大小小不下于十次的屠宰现场,可眼前这一幕还是打破了萨雷内心的防线。

遍地烧焦掉的尸骸当场惊醒了萨雷醉醺醺的酒意。一名提着影月弯刀,全身覆盖暗橙花纹的骑士,僵硬转头望向他,无言的杀意,更是宛如亡灵面对生者般纯粹浓厚。

“还剩一个……”

就是平常酷爱虐杀玩弄俘虏和被抛弃绑票的萨雷,在面对这不似凡灵世界,令人绝望难升起抵抗欲望的怪物时,却连腰间弯刀也没有拔出的勇气!

倒地爬起的糗样,失禁一地的脏污,他此刻都不在乎!

只要能逃离这个地狱!只要能跑到怪物找不到的地方!凭借这一膀子力气,到哪他都可以再找机会重头来过!

轻甲骑士不知为何,没有像之前那样以肉眼无法看清的神速,径直冲到匪徒面前,毫不犹豫斩下锋利的刀刃。

反而目视着萨雷俞逃俞远……而藏在头盔缝隙里,眼中血丝则开始疯狂蔓延!

银光刀身被橙色纹路覆盖,明晰可见其不同于任何国度的文字,排列为一盏狂笑月亮提灯的图形!

……

“哈…哈,哼!”

作为开始初步接触超凡的那种人,能成为队长的萨雷身体素质不说百人敌,打趴十个手持木棍的村夫却是轻轻松松。

但即便是这种超人般体能的家伙,一口气跑完从山上再窜逃到平原麦野,这样长的距离时也得呼呼喘气。

可就是累成这样,他还是一刻不敢松懈,强忍着肌肉酸痛也要逃出锡谷镇的范围,跑到邻国土地上。

到时候只要找到自己那担任索珂皇家步战团副团长的叔叔,就有机会东山再起回到找这个怪物报仇……还有抢回猎团的财宝!

“恐惧是悬挂苍空,引路灯芯之高火,照亮应偿孽障,贪心而不自知者。既然五脏六腑早已被填满值得降灾的腥臭泥泞,吾便以橙炎指明,引领审判到来,提前赐汝刑罚。”

空幽的话语,已如死神的轻言宣判,从萨雷背后说出,就好似耳垂边倾诉一般!

幽邃冷火突兀燃起麦穗,跑得热汗直流的萨雷,顷刻从脚底升起极北深海也不曾有的无霜寒意!他惊恐着扭转过头,看到逐步接近的橙色光辉,脸上肉色消失殆尽!

而骑士乘于魔纹骏马之背,握着弯刀冷漠驶来,马蹄踏出橙火,令萨雷看得清那燃焰幽冥的御马剑士!

夜晚下,田地在橙黄的火光叠影照耀中,映现萨雷惊恐万分的表情。

“还要逃往何处,满身罪孽还未悉数偿还的亡徒,你将永远不会找到宽恕罪难的容身之处。”

在只剩十米位置时,骑士勒马停在原地,翻下马背漫步走去,剑附剧焰宛若邪魔,声镶冰魄直蚀心肺。

“若汝有纯良一识,又怎会落到如此地步。现在,跪地三叩,以慰问天地及其遭遇杀伐灾厄者,再领走你迟到的报应。”

“你究竟是谁!我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追杀……”

像是听到什么笑料般,骑士停步低笑起来,怒极言语讥讽道:“无冤无仇?我说你这脑子里只有交配的蠢货记性不太好啊!”说着,骑士摘下头盔,露出一张青涩且眼熟的脸。

忽视萨雷的惊骇模样,少年指着脸上故意留着给对方看清的刀痕,咬牙切齿,保持冷笑说道:“强盗走进了我的家院,当着我的面杀死了我的父母,掳走了我的妹妹,再将我双臂砍废,扔到全是魔兽的山谷!”

“你还敢说无冤无仇!!!”

说到最后少年眼中最后的理智也快被磨灭,还是在身侧马匹的嘶鸣声中才回复零星半点,但也仅是回光返照罢了。

“那,那不是我想做的!都是老大…不,是那条贵族的恶犬指使我去干的!”

“呵。”

灯影中投掷出铁索,刺进萨雷的双肩,提在半空中,任凭吵闹的哀嚎求饶自无动于衷,极力拉扯皮深肉里,直至骨骼拉到断裂!直至筋脉拧为螺旋!

萨雷背后藏着的短刀也掉落在田地里,偷袭的想法彻底破灭,忍着身体的剧痛还想着求饶苟活下去。

“饶……”

少年骑士重新走动,一手手指镶嵌进萨雷两腮,活生生捏碎了嘴巴里的骨头!

另一只手握刀挥去,径直斩断他紧绷的脖子,同时一脚踩碎扔到地上的人头,溅飞脑浆腥汁!

“连生命的最后时刻都没丝毫悔改之意,毫无良善的罪人……”

(还有一天时间)

马匹传递着赋予少年力量那位高位存在的意识,平复少年大仇得报时的情绪波动。

“请您放心,我不会食言。”

少年答复后,橙灯熄灭,虚影消散,刀剑不破的骑士轻甲逐渐脱落,化作燃灰回归大地。骏马踏向日出相反的夜之地,留下一名伤痕被修补的年轻儿郎。

大仇得报的少年露出苦涩得似哭似笑的表情,挠了挠鼻,就着旁边的小溪稍微清洗了脸上身上的血污,朝着之前来的方向步行回去。

一路上与有些惊讶自己居然能回来的镇民打招呼,时不时还打趣挑逗害羞并满是关切的镇中小妹,轻松惬意的行为根本不像只剩半天可活的样子。

一声声的安慰与劝诫是镇里长辈的关怀,是仁慈妇人的怜惜,是同龄玩伴的由衷之言。

黄昏到来前,少年在镇民帮忙埋葬的双亲墓前坐着,手上拿着一张妹妹的幼稚绘画,想念而又不舍地久久睡去。

……

“这具身体不兼容我的灵魂。”

虚幻提灯里燃烧的橙火明暗不定闪烁着,一字一句通过空气本身的震动讲出自己的话语。

在提灯对面,戴着圆片眼镜的俊美男子气急怒呵道:“本源你不要太过分!这已经是现在能找的最好躯体了!”

“本能,什么时候你这么不拘小节了,难道还得委屈我寄居在这具身体吗?另外,我喜欢这幅画。”

橙火提灯讥讽意味无需言喻,光是听着就能脑补出一个假正经面孔在贱笑。

“好了本能,就依他的做吧,再吵下去也没有什么完美的结果。”

“迟早有一天你们会为自己的多事行为付出代价!”

“不包括我,我又不干这事。”

“嗯,拭目以待。”

同类热门书
放开那个女巫
放开那个女巫
程岩原以为穿越到了欧洲中世纪,成为了一位光荣的王子。但这世界似乎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女巫真实存在,而且还真具有魔力?女巫种田文,将种田进行到底。————新书《天道方程式》已经发布,请求投喂!
二目 ·史诗 ·完结 ·337万字
9.0分
无限穿越之特种兵
无限穿越之特种兵
穿越特种兵世界,成立超强特战小队。教导火凤凰。入住爱情公寓。时不时的再去其他世界逛逛。
孤狼冷月 ·空幻 ·完结 ·114万字
7.2分
大龙挂了
大龙挂了
【2018年12天王作品】有能拉出金属的龙,有种田养花的精灵,还有一心想要骑龙的乡下男爵。奇幻种田,领主养成!白雨涵2018呕心沥血之作,敬请观看!
白雨涵 ·史诗 ·完结 ·250万字
7.7分
暴风法神
暴风法神
这是一个穿越到艾泽拉斯世界的小青年,为了爱与正义(不要变成食尸鬼),不畏牺牲(可以跑尸体复活),为了寻觅失落的正义与人性(节操),不停掉节操捡回节操的故事。本人计有275万字《暗影神座》、《深渊杀神》、《霸王之枪》、《飞云星志》等近十套完本作品,码字13年的老笔头,信心保证。
余云飞 ·魔法 ·完结 ·431万字
8.4分
泰坦与龙之王
泰坦与龙之王
新书《极恶龙君》已发布!泰坦,与最古老的神袛一同诞生的近神生物。龙,雄踞无数世界食物链顶端的强大掠食者。继承了泰坦与金龙血脉的穆瑞亚,端坐于王座之上。红龙,蓝龙,绿龙……青铜龙,赤铜龙,黄铜龙……紫晶龙,水晶龙,翡翠龙,众多巨龙匍匐在王座之下。云巨人,雾巨人,石巨人,霜巨人……风暴巨人,山岭巨人,潮汐巨人……无数的巨人向王座跪拜。王者的力量,不仅仅是用来杀戮与征服!群:678832963
瑞血丰年 ·史诗 ·完结 ·385万字
8.0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