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73章)
【1v1,双洁,甜宠】 世人皆知沈家嫡女沈清漪,生的钟灵毓秀,仙姿佚貌,可惜眼神不太好。 放着温润若玉的摄政王不爱,偏偏去爱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梁王赵宪。 她苦心孤诣地辅佐梁王登基,新皇果真不负众望的人事不干,宠妾灭妻,甚至纵容宠妃一杯毒酒送发妻归西。 毒发身亡前,沈清漪看着摄政王腰间的香囊幡然醒悟。 原来自己竟一直报错了恩。 重生而回,这一世她一把抱住了楚峥越的大腿。 某人看着腿部挂件眉尖一颤:男女授受不亲,沈姑娘自重。 沈清漪闪着星星眼:摄政王腿长腰细人帅不狗,小女子这辈子非你不嫁! ————————— 摄政王楚峥越,指点江山,权倾天下,将无数朝臣玩弄于股掌之间。 意图谋反的梁王?杀。 欺男霸女的国舅爷?斩。 大不敬的丞相?流放。 肃清奸臣,摄政王似是意犹未尽,凤眼一扫,目光便紧接着落在了那把怂字写满全身的沈太傅身上。 沈太傅虎躯一震,抱头暗道:吾命休矣—— 却听头顶道: “沈太傅之女沈清漪,颖悟绝伦,本王甚爱,堪当摄政王妃之选。” 沈清漪抱着赐婚圣旨,望着那不紧不慢朝自己走来的男子那张俊朗容颜,理智是一崩再崩。 喂,不是说沈姑娘自重么?怎么做的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冷宫

紫禁城的路巷,悠长得好似没有尽头。

初雪刚落,路上那往日瞧着气派的朱墙绿瓦被白雪掩盖,看着阴恻恻的,就是扫上一眼都无端地让人心尖儿发颤。

白茫茫的雪路尽头忽然出现一抹突兀的艳色。

八抬的华丽软轿无声彰显轿中之人身份的贵重,扛着轿子的太监神色肃穆,无声而有序地快步前行着。

忽然,轿子中探出一只修长的大手,那只手撩开轿帘,向外看了看轿外那高高挂起、有些残破的牌匾,接着出声道:“停。”

身侧的侍从闻言抬眼,然而看到面前的牌匾却是猛地打了个哆嗦,颤声出口劝说道:“王爷,您要来这?这地方……可是不干净啊。”

那人沉吟了片刻。

“无妨。”

侍从不敢忤逆,也只得一挥手,示意停轿。

他撩开轿帘,殷勤而小心地搀着轿中之人下轿。

轿中人挥手道:“在这等候,本王进去,探探故人。”

说着也不顾侍从的反应,迈步进了那写着“冷宫”二字的大门。

来人每走一步,耳边都不时传来发疯的女人因为冻饿而发出的怪叫声,更有在雪中卧坐者,见了来人周身打扮顿时眼前一亮,不管不顾地便朝着那人扑了来,好似意图扒下个什么似的。

来人对此显然有所预料,还未等那女人凑近便漠然地伸出一只修长如玉的手,一巴掌就将人打飞了出去。

他的力气显然极大,扑上来的女人被这一推之下便仰面砸在雪地中,后脑结结实实地磕在地上,就这样晕死了过去。

这一巴掌显然也有震慑之意,余下蠢蠢欲动的,见了这一下便都颤了颤身,缩着脖子低下头装作没看见,继续在只有零星火星的火盆旁取暖。

男人仔细掸了掸方才碰到了那疯女人的袖角,这才重新拢好大氅,径自绕过小路,踩着染血的雪地,一步步朝着冷宫深处前行。

冷宫最深处的破椅上,正坐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女人。

女人一头乌压压的长发有些散乱,显然是被强行摘下了发簪珠钗所致。

她的手上脸上尽皆灰尘,许是被关在冷宫多时,周身都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

她上身的衣裳还算完整,只是裙面上尽皆脏污的血渍,将明黄色的苏绣凤袍都染成了深棕色。

她的面颊因为饥饿而明显的凹陷,面颊颜色苍白,嘴唇却是鲜红的——她显然中了入骨的毒,俨然没有多久的活头了。

可即便如此,也能看得出她没中毒前是何等的倾城国色。

男人看到她便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推开那半掩的木门。

木门发出年久失修的“嘎拉拉”声,沈清漪闻声便抬起头来。

男人逆着雪光而立,突如其来的白晃晃惹得她一阵眼晕。

她眯了眯眼,适应了光便看到了门口的男人。

只见那人身穿一件价值千金的重紫色毛氅,头戴绒帽,脚踩羊皮靴,形容昳丽,俊逸无双的皮相依旧是她记忆中的模样。

沈清漪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为何是他……

男人显然捕捉到了她眼中的情绪,自嘲地弯了弯嘴角,却没说什么,只是单膝跪地,恭恭敬敬地道了一声:“微臣拜见皇后娘娘。”

这短暂的一辈子不知被人叫了多少声皇后娘娘,可皆没有此刻这般的刺耳。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之尊,却偏偏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他此刻前来,必然是恨她的吧。

她不怪,也没资格怪他的落井下石

眼前的人,是在前朝之中运筹帷幄,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楚峥越。

其父临江王的一生已是传奇,十七岁上战场立下赫赫战功,先皇龙颜大悦,当众赞其为常胜将军,二十二岁便蟒袍加身,成了永昌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异姓王。

俗语道:虎父无犬子。

其子楚峥越便是应了这句话,同父亲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临江王十七岁立下第一场战功,而楚峥越却是十五便打下了第一场胜仗。临江王二十二岁才得了一个王爵之位,而楚峥越二十二岁时,便已架空了皇权,出入御书房如家常便饭。

朝堂纷争在他看来,恍若俯瞰掌心纹路。

虽未曾获封,却已是朝堂众人心中当之无愧的摄政王。

相比起父亲,他的手段更添了几分狠戾雷霆,让人心甘情愿,俯首称臣。

他能够以一己之身坐上这样的位置便已难得,偏偏还生了一副天下无人能及的皮相。

京中对他芳心暗许的贵女并不在少数,可他偏生过了弱冠之年却依旧未成家。

闺中贵女或好奇或疑惑,皆猜测摄政王妃会是哪家闺秀。

而就在沈清漪嫁入宫中的八年前,她将将及笄的那一天,摄政王楚峥越亲自跨马,带了整整一百抬珠光宝气的聘礼,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之下将花轿停在了太傅府。

若那时沈清漪上了花轿,郎才女貌,情投意合,那该是多么令人艳羡的一段佳话。

可她没有。

她未给楚峥越一丝颜面,当众拒亲,接着转头便投入了那出了名纨绔草包的梁王赵宪的怀中。

这一举动,同当众打楚峥越的耳光又有什么两样。

沈清漪捂着肚子,望着眼前男子棱角分明的面庞,声音因为隐忍着剧痛而带着些沙哑。

她颤声:“楚峥越,你是趁我没死,刻意赶过来看我笑话的么?”

楚峥越闻言却未答话,只是站起身来伸手脱下肩上大氅,一言不发地披在了沈清漪的身上。

他俯视着她的脸,又情不自禁地伸手抚上,轻声道:“你曾为了赵宪那个草包而拒亲与我,我只想知道,这么多年,你可否有一丝一毫的悔过?”

沈清漪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是盯着楚峥越腰间所挂的,用蹩脚的针脚绣出了一个“漪”字的香囊出神。

是他……

原来是他……

怎么会是他呢……

她为了报恩,不惜倾尽全家之力,助那出了名纨绔的梁王赵宪登基。

不过一饭之恩,她却用了一生来偿还。

可到头来,竟是她的一厢情愿。

报错了恩,爱错了人。

甚至还因为赵宪而拒婚楚峥越,让这位骄傲的摄政王被赵宪羞辱,沦为整个京中的笑谈。

原来,楚峥越才是她该倾尽一生去爱的良人。

可笑!可笑!

老天给她开了一个多大的玩笑啊,竟让她在临死前才知晓她做错了什么!

她强忍剧痛想要说话,可是腹中的剧痛却逐渐地加剧,她才张口,一口黑血便“噗”地流了满身。

多年来循序渐进下入饭食中的毒早入五脏,如今毒气攻心。

曾经艳绝天下,能够眼高于顶拒绝摄政王,仅凭一己之身便能送不学无术的草包皇子登上大统的沈氏皇后,就这样一命呜呼。

她是多么骄傲的姑娘啊,即便是死,她也是要坐着死的。

可她的眼睛依旧瞪得老大,似是不甘,似是愤恨。

楚峥越伸出手为她颌上眼皮。

他没有收回披在沈清漪身上的大氅,只穿着那一身暗红色蟒袍,沉默着离去。

他再无法听见身后女子那未曾说出口的话。

如何不悔呢?

今生,是我负你。

若有来生,我必用尽一切来偿还……

……

楚峥越走出冷宫,侍从赶忙迎上,见他没了外袍正要询问,谁知抬眼看到了楚峥越的脸却更是瞪大了眼睛,连主子丢了大氅之事都给抛在了脑后。

“王爷,您怎么哭啦?”

楚峥越怔了怔,伸手在面上一抹。

果真有湿润液体划过脸颊,滴入雪中。

他顿了顿,道:“许是风大。”

他重新坐入轿中。

“起轿吧。”

———————我是分割线———————

大家好,我是流光,我带着新书走来啦~

第二本重生文了,前一本书收获了一些书友读者啦,虽然为数不多,但是流光每一个人都记得,希望新书大家也能够继续支持,比心心!!

《摄政王》这本的话基本每天都会更2000字以上,无特殊情况不会断更,每一个评论和反馈我都会看嗒,么么啾!!

朝代架空,请勿考究!

—————我是第二条分割线—————

本书即将满月,特在免费期推出榜单活动!!撒花!!!

从即日起,周榜,月榜前十都有奖!

要求:需将本书加书架,五星走心长评另送100书币~详细请看置顶评论!

追读的小伙伴请看满十分钟三十分钟!!!有金币哒!

周榜奖励截止7.10日共评选三周,每周截止到每周日下午5点,月榜截止待定,每月月底下午5点评选。

如月榜周榜当日冲突按月榜为主,周榜顺延算名次领奖,名单会在每周月的作话和群里公布!

凡投月票5张或打赏过三十的小伙伴还有精美周边相送~

另外会从置顶评论回复抽两人送1000书币,如抽中者在榜单之内那么双份奖励翻倍!等待我的小锦鲤上钩!

同类热门书
重生后,我被冷冰冰皇叔娇宠了
重生后,我被冷冰冰皇叔娇宠了
前世,身为国公府庶女,夷珠媚色动人,可惜,品性恶毒,未婚生子,死于非命!重活一世,夷珠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然而,前世的嫡女好姐姐怎么变了模样?竟是白莲花一朵!姨娘也不对劲!处处维护嫡女,对她不是谩骂就是诋毁,有猫腻!更令人震惊的是,凭空冒出一个孩子跑到她面前,亲昵地喊她娘亲。夷珠难以置信,今年才十五岁的她,怎么会有一个五岁的儿子……难道、难道是她前世生下的儿子?最可怕的是,孩子的生父竟是权势滔天的渊王!夷珠脑子一阵阵发晕。难道,前世害她珠胎暗结的男人,是权势滔天的渊王?不是说,渊王有恐女症,对女人避之不及,不是正常男人么?“本王的病症,唯二小姐能解!”禁欲矜贵的男人,一反平日的冰冷,将她抵在角落,声音喑哑。夷珠惊吓过度,欲哭无泪,传言都是骗人的,这个男人正常的不能再正常!(1v1,甜宠)
楚玥 ·宫斗 ·连载 ·36万字
9.6分
新婚夜,我亲醒了病弱残疾太子
新婚夜,我亲醒了病弱残疾太子
药王谷嫡传神医林穗穗,一辈子救人无数,却最终长箭穿胸,不得善终。再睁眼,她成了刚嫁入东宫的太子妃!身前是威逼而来落井下石的宦官狗腿,身后的床榻上是重伤昏迷的病弱太子夫君;走投无路间林穗穗转头,含泪亲上了夫君的薄唇……____大夏朝太子陆则,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执掌边关雄兵,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骁勇战神!一朝宫变,他身重剧毒,被诬谋反,再睁开眼时,一片喜色的床榻前,娇滴滴含泪唤他夫君的太子妃,正攥着一根金簪刺进了恶奴颈项……暴戾狠辣的男人不知为何竟生出了几分相护的心思;而他更没想到的是,这一护,就是一辈子!书友群:446889820
扇子酱 ·穿越 ·连载 ·60.2万字
9.4分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亡国后,楚意被迫做了敌国的豫王妃。她与豫王萧晏过了两年,暗中谋划报仇复国,却死在至亲手中。一朝重生,她还是上京城最尊贵的六公主;后宫诡计频出,朝中奸臣作乱,蛮戎虎视眈眈——楚意做好孤身救国的准备,没想到……父皇:朕的六六有凤雏之姿,谁敢欺负她,朕立即发兵灭他一国!母后:意儿缺钱吗,这是咱家库房钥匙,也就比国库大几十倍吧。皇兄们:我的妹妹,要做全京城最快乐的小姑娘!*这时的萧晏还只是个卑微低贱的敌国质子,她念着上辈子吃他许多补品的份上救他两次,谁知他从此便缠上了自己。她杀人,他补刀;她放火,他递柴;她挽大厦之将倾,他救百姓于水火。待到千帆过尽,楚意对他说:“萧晏,你我从此两清。”这人却道:“公主说得对,你我从此‘两情’相悦,朝朝暮暮。”*楚意后来才知道,他为她覆灭一国,流尽鲜血,只求一个她平安喜乐的来生。(1V1,权谋,双强互宠。)
新茶 ·架空 ·连载 ·49万字
9.9分
摄政王的心尖娇宠
摄政王的心尖娇宠
【双洁】【1v1】端王登基时!最疼她的外祖家被灭门!成为皇后的姐姐要杀她!可那个她最惧怕厌恶的“仇人”摄政王却来救她!“你是本王的王妃,这一辈子,都是!”重生后,新婚之夜林娇娇被摄政王禁锢在怀里,然而,她却一点都不怕了。“燕司寒~抱~”她将身子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腰。男人压着声气:“娇娇,你没有机会了。”【软甜腹黑小王妃×宠溺无度摄政王】林娇娇:搭架子,赶鸭子,养鸭子,把害人的狗皇帝从皇位上扒拉下来!燕司寒:人在家中坐,皇位天上来?
现南国 ·穿越 ·连载 ·91.9万字
9.5分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团宠郡主VS心狠手辣疯批权臣+双重生】白卿音,东沅国最尊贵的西梁郡主。一次落水,顽疾缠身,久治不愈。皇子谋反逼宫,她在喜服上浸了毒,与敌人同归于尽。再睁眼,十三岁春寒落水那日。这一世,她护东沅,救忠臣,诛奸佞,默默地盘算着嫁给那个宠了她一生的人。可她不知哪个与她共赴黄泉,宠她一生的男人与她一起重生了。——世人只道:东沅第一将军盛京墨,性情冷厉,杀人如麻,心狠手辣。京都贵女避之不及。却不知在她面前,他谦逊有礼,温文儒雅,甘愿折碎一身傲骨,俯首称臣。人人都以为天命煞星盛京墨会孤独终老。他却在她及笄那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替她绾发戴簪,一改往日冷厉,柔声诱哄:“音音,嫁我可好?”众人皆惊……那娇弱的小郡主,凝看着他的眼眸,脆生生的回道:“好!”众臣猝……那个煞星是何时诱拐了他们的小郡主?------小剧场:某日,她揪着他的衣襟,红了眼眶,软声质问:“你方才看中了那个歌女,连酒水撒了都不知。”他箍着她的细腰,将她揽在怀中,哑声告白:“没有别人,只有你。”————我毁掉自己一生名誉,斩断所有桃花,孑然一身,只为等你长大。
迷途的土豆 ·架空 ·连载 ·53.7万字
9.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