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43章)
某人:“我家媳妇心里眼里只有我,事事都以我为尊,风大了唯恐我受寒,雨大了唯恐我淋湿,就连吃个饭也唯恐我烫嘴,她得先尝尝,你们信不信,我吼一嗓子,她立马得下跪。” 狐朋狗友甲:“昨儿刮风下雨时,是谁跪在门外?” “……呃,我示范给她看的。” 狐朋狗友乙:“那前儿刮风下雨时,又是谁跪在门外?” “……呃,我家媳妇脑子不大灵光,示范一次不行,需得两次。” 狐朋狗友丙:“那大前儿刮风下雨时,你为什么还是跪在门外?” “……呃” 三人俱义愤填膺:“此等悍妻不休,天理难容!” “悍妻贼旺夫,我媳妇天生旺夫相,休了才天理难容!” 若干年后,当初不学无术,无恶不作的朽木成了学富五车,位高权重的内阁大首辅,门生向他讨教成功逆势之路。 某首辅略作沉思:“听媳妇话,有饭吃,有钱花,有官做。”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01远近闻名的美男子

“哈哈哈,这小杂碎一定摔了个粉身碎骨!”

有人立在崖边狂笑,笑着,恶狠狠的朝着崖下啐了一口。

“我呸!还恶霸呢,狗屁!敢在爷爷面前得瑟,就是个死字!”

“鼠哥,我们赶紧走吧,让人瞧见就完了,这可是一条人命啊。”

“怕什么,是这个倒霉鬼自己摔下去的,关我们屁事!”

话音刚落,乌云蔽日,天空骤暗,一阵劲风刮过,林间鼠兔颠窜,鸟雀尽散。

二人见状不对,恍惚又听到不知是虎啸还是狼嚎,吓得屁滚尿流,怆惶而逃。

这时,从林间深处走出来一位年约十二三岁,身形瘦小的姑娘,衣衫虽补丁摞补丁,却收拾的干净。

脚上穿着一双露出脚指头的草鞋,身后还背着一个药篓。

急步走到悬崖边上,朝下看了看,只见崖下云雾茫茫,什么都瞧不见。

刚才那笑的方圆百里无人生还的声音她认得,是本村的一个泼皮无赖,名叫王阿鼠,几次三番被王福好挑唆的欺辱她。

她厌恶极了王阿鼠,这才趁着变天学狼叫吓退了他。

“唉!”姑娘对着崖下叹息一声,“也不知是谁,竟这样惨死在荒郊野……”

一语未了,崖下突然传来呼救声。

姑娘一惊,连忙问道:“喂,你没事吧,你在哪儿?”

“这儿……我在这儿……”

姑娘又探着脑袋朝崖下望去,云雾微散,她睁大眼睛仔细瞧了瞧,就瞧见崖上斜伸出一颗大树,树桠上似挂着一个人,正迎风飘荡。

“喂,是你吗?”

“是……是老子。”

“这人真没礼貌。

姑娘嘀咕一声,本着医者仁心,人还是要救的。

虽生得单弱,却打小做惯了农活,身上自有一把力气,她寻来藤蔓,麻利的编成一股粗韧长绳,将藤蔓一端栓在崖边大树上,借着树和藤的力量,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人拽了上来。

这人脸上挂彩,有些惨不忍睹,不过能看出是位极其清俊的少年。

姑娘已精疲力尽,几乎要瘫软在地,见少年浑身是伤,撑着一股力气正想要替他检查,就听他骂道:“他娘的!老子一定扒了那龟孙的皮!咝……”

骂完,他又看向姑娘,上下打量两眼,弯起溢血的唇角,露出两行整齐的白牙。

“谢谢你啊,小……咳咳……干柴。”

“你这人简直无礼之极!”

“不叫小干柴,那叫什么,娘子,小娘子?”

“你!”

姑娘懒的和他打嘴仗,帮他检查了一下,基本都是些皮外伤,唯有小腿胫骨处伤口很深,正汩汩往外冒着鲜血。

姑娘眉头皱了皱,少年却无所谓的嘻嘻一笑:“这点小伤算什么,家常便饭而已。”

说完,就要站起来。

“别动!”姑娘愠怒,“不想变成残废,就给我老实待着!”

也不知是被姑娘的语气所震慑,还是真怕自己变成残废,少年果然老实许多。

姑娘不再说话,从药篓里取出一把草药,放到一块平整的大石上,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捣药杵将药草碾碎,然后为少年敷药。

敷完药,她解下腰间汗巾,又取一截藤条系在腰间,然后为少年包扎。

少年眯眼看着她:“喂,我叫李逢君……”

听到李逢君三个字,姑娘明显愣了一下。

愣神间,又听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既救了我的命,我日后必定罩着你!”

“不必!”

“那怎么行,你救了我,我自然要……”

“天宝哥哥,天宝哥哥……”

“汪,汪汪……”

这时,又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还有几声狗吠。

“诶,铜头,霸天,我在这儿呢。”

不一会儿,就看见一条身形威猛的大黄狗风驰电掣般飞奔过来,将清脆声音远远甩在后头。

大黄狗一见陌生人,立刻摆出一副凶相狂吠起来,李逢君喝斥道:“闭嘴,霸天,再乱叫老子把你的狗牙启了!”

霸天立刻老实了。

“伤口包扎好了,这些天千万不要碰水,也不可剧烈运动……”

姑娘交待完毕,背起药篓就要离开。

“喂,你还没告诉我你名字呢?”

姑娘冷淡的白了他一眼,也没说话,径直而去。

李逢君不甘心:“你这小干柴怎这般无礼,老子可是十里八村远近闻名的美男子,想结识老子的姑娘能从我桃花渡排到这王家村。”

姑娘连头都没回一下,下了山沿着田埂往家走去,快走到家门口时就看见几个妇人坐在一起择野菜。

见到姑娘,其中一位胖胖的妇人抬起头,笑着打招呼:“落花,你采药回来啦?”

“嗯,胖婶,小石头好点了没?”

“好了,好多了,多亏了落花你,小石头说等他好了,就去你家谢谢你呢。”

“不用了,大家都是邻居,应该的。”

“真是个好孩子。”

待王落花离开后,胖婶又惋惜的叹了一声:“唉!多好的孩子,可惜了。”

“是啊!”另一妇人打抱不平道,“这做奶奶的偏心也不能偏到天边去,欺负王老大和他媳妇老实,一个天聋一个地哑,就让落花代替福好去李家做童养媳!”

“这也是奇了,原先王老二家的不是得意的很吗?说她家福好天生富贵命,被李家那样的殷实人家瞧上了,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连带着他们做爹娘的都要跟着一起享清福,好好的王福好怎么突然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悔婚了?”

“你还不知道吗?”

胖婶稀奇的睁大了眼睛。

“王福好不知打哪儿听说李家那个小子,生下来不会哭,只会笑,这可不是怪事么?”

“……”

“事出反常必有妖,那小子长大后成天不干人事,走鸡斗狗,无恶不作,这也就罢了,他还是个克妻的倒霉鬼,之前跟他订亲的姑娘无一例外的全都死了。”

胖婶说着,竖起五指晃了晃,“五个,克死五个姑娘呢。”

“啥,五个?”妇人咋舌,“那落花岂不?”

“唉!可怜见的。”

……

王落花一回家就看见她奶鲁氏难得的正在打扫院里的鸡屎,见她进来,放下扫把,破天荒的冲着她笑的满脸褶子。

“花丫头回来啦,累不累,渴不渴,福丫头刚还惦记着你呢,我叫她给你端碗糖水来?”

王落花知道一向对她非打即骂的奶奶为何突然讨好她,冷着脸色道:“我不渴。”

“你这死……”

鲁氏脸色不好看起来,不过也不敢太过得罪她,毕竟这死丫头牛心左性,是个倔脾气,万一自尽了,她拿什么去还李家的聘礼。

她立刻转怒为笑,“你这丫头,怎么就不识好歹,奶也是为了你好,那李家……”

王落花打断她道:“我嫁!”

再差也不会比现在差。

她刚刚见过李逢君,李逢君虽然嘴巴损,但瞧着不甚讨厌。

“什么?”鲁氏惊喜道,“你……你答应了?”

“嗯,不过我有个条件。”

鲁氏脸上喜色一僵:“条件,什么条件?”

作者还写过
嫡女毒医
嫡女毒医
她,沈家嫡女,为了他,出生入死,素手染鲜血,助他争夺天下。十年结发情,敌不过庶妹一个笑。却不想,时光倒流,侯府嫡女重生,再世为人,她翻云覆雨,步步为营,护弱弟保亲爹夺家业,斗得仇人哀嚎一片,胆颤心惊。祖母别有用心,那就让她无心可用,成为失心疯人。继母假充好人,那就让她无人可做,成为烂泥猪狗。堂姐歹毒暗算,那就让她毒气攻心烂了美人脸,再无脸见人。庶妹口蜜腹剑,那就扒下她的画皮面具,扔进籍坊。叔父无良,她金针在手,让他从此胆颤心惊。负心人虚情假意,她将计就计,毁尽他万里江山。她狠毒如蛇蝎,她说;“这一世,宁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所有欺她辱她之人,她势必践踏成泥。”她本以为仇已报心已死,独自泛舟清静一生,却不想桃花不断。原来想清静也是一件不甚简单的事…
墨雪千城 ·架空 ·完结 ·121万字
8.3分
侧福晋娇养日常
侧福晋娇养日常
那一天,情敌派人送来一道选择题。一杯毒酒,三尺白绫,二选一。做完,她就死了。重生后,她只想远离雍亲王府,努力赚银子养儿子,过安稳平静小日子。谁知有个冷面男人挡到她面前,一本正经说:“本王对你一见倾心,跟着本王你就有数不尽的金银珠宝,穿不完的华服美裳,吃不尽的山珍海味,就连本王也是你的……”她说:“我有儿子了……”他说:“本王家大业大,养得起。”她说:“儿子是我亲生的。”他说:“你看你,竟如此贤惠,还未入府,就替本王省了银子,十月怀胎费,生产费,月子费,孩子乳母费……这样吧,本王全给你补上。”“……呃。”“为了孩子幸福着想,你更应该让他父母双全。”“可是……”“乖,接儿子回家,省得他孤单。”“啊?”后来,她才知道,前世她从未真正了解过他,他才是那个将自己隐藏的最深的人。情深万里,用锦绣江山,护你一世安稳。
墨雪千城 ·架空 ·完结 ·83.5万字
7.2分
相门庶秀
相门庶秀
她,相门庶女,被迫代嫁,凭一腔真情满腹妙计助他画锦绣江山。他说:“画儿,若登上帝位,我必许你皇后之位,一生独宠你一人。”他说:“他朝若违背了诺言,愿被画儿你挖心掏肝。”然而,一朝嫁为他人妇,只为她人作嫁衣。亲姑姑爬上了他的龙床,她被打入冷宫,容颜尽毁,身体尽残,一对儿女双双惨死。重活一世,她要让他如愿以偿,将他挖心掏肝。姑姑伪善白莲花。“画儿,只要有姑姑一日在,必会护你一日周全。”嫡母陷害使毒计。“叶画,就凭你一个低贱的庶女也配得上太子,今日就让你名节尽毁,被浸猪笼。”嫡姐无耻抢男人。“叶画,你个贱人,你敢和我抢非寻哥哥,你连鬼王那个丑八怪都不配上。”一群狗面前狂吠,前世帐今生算,救娘亲,护弱弟,她艳杀四方,虐遍渣男狗女。她很忙,忙到男人送上门都没空理,可是这男人很不简单——无耻之极。她问他:“你甚姓名谁?”他答曰:“姓你名夫君。”她说:“滚!”他说:“好,床单已备好,一起滚。”她怒:“关门!放狗!”他呜咽:“汪,汪汪……”
墨雪千城 ·架空 ·完结 ·115万字
9.9分
同类热门书
状元娘子飒又甜
状元娘子飒又甜
新书《基建:我在乱世求生存》已经上传【双洁、1v1、先婚后爱、甜宠】齐瑶一朝穿越,未婚变已婚!所幸相公是状元郎新官上任的县太爷,至少吃穿应该不愁的吧?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这日子过的苦哈哈,还不如乡下土财主……解决温饱从自己开始……然而与老古董一起生活,思想差别太大,产生了剧烈的碰撞。温饱间隙还得跟他斗智斗勇,日子过的火花四溅!在一次次磨合中,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一起升级打怪!
秋味 ·穿越 ·完结 ·141万字
9.2分
农门春记
农门春记
村里说,老李家三房是个绝户头,仨闺女都没个带把的。老可怜哟。可谁又知道。数年后。他家大闺女开作坊,二闺女识医术,三闺女更是金榜题名!所有人都震惊了!简直惊掉了每个人的眼珠子,这个个都是金凤凰呀!
米饭饭呀 ·种田 ·连载 ·38万字
小福妻她又娇又悍
小福妻她又娇又悍
俞家跛脚的儿子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长得娇娇弱弱,没想到,是个刚过门就和人干架的悍妇!自此,村里人都等着看俞跛脚两口子鸡飞狗跳,结果……后来娃都等出来了!……无意被士兵砸中脑袋,女将军柳芷重生成了刚过门的娇媳妇。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这也太荒唐了!可是,家里因伤退伍的跛脚相公,不仅性格稳重正直,还是赚钱养家一把好手。那身材长相,竟然比京城的王侯少爷们还俊美……唯一的不好就是老不规距!地上的草席好好的,非说破了个大洞,硬跟她挤一张床。这也就算了,他好好的被子,怎么也突然烧了个洞?“娘子,冷~”柳芷根本推不开黏上来的男人——来时好好的,走的时候甩不掉了!
泡泡卷1 ·种田 ·连载 ·39.6万字
9.4分
嫁给病弱夫君后我开挂了
嫁给病弱夫君后我开挂了
灾荒年间,林灵以为她有了机缘,可以治好她阿娘,但是她还没有等到她阿娘康复,她就被他大哥卖了银子冲喜。所有人都在等,等林灵阿娘去世,等她妹妹被卖,也等着林灵被她婆母打死。可等林灵嫁人之后,她的婆母对她呵护备至,疼爱日渐赶超亲儿。她快病死的相公,更是成为当朝首辅,权倾朝野。更让人称奇的是,她的儿子竟然还是当朝太子!众人慕了,酸了,都认为那或许只是表面,林灵指不定在家里被怎么搓磨呢。林灵扔掉了手中的瓜子壳,任由她的太子儿子帮她打扫,她起身之际,一个身影快速搀扶住了她。“娘子,小心些。”“嗯?”“瓜子壳磕脚。”“……”“乐仔,打扫仔细些。”
圆加 ·种田 ·连载 ·85.5万字
9.0分
猎户家的锦鲤小娘子
猎户家的锦鲤小娘子
穿越过来就被逼着嫁给猎户,李小然表示这很突然。谁知道传言中残暴又打人的猎户,居然是一个暖心郎。要嫁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先把自家亲人从老李家这个狼窝里摘出来!罗成:娘子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
承诺灵月 ·种田 ·连载 ·115万字
9.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