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396章)
上一世温宛活得糊涂,萧臣守她半辈子,她也只知道那个男人叫萧臣,这辈子她想活得明白些,可萧臣糊涂了。温宛,“没事,没事的萧臣,有我在。”萧臣,“烦请姑娘让一让。”萧臣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温宛,他娶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娶那个叫温宛的女人,上辈子的恩他上辈子还干净了。这辈子,他们谁也不要成为谁的负担。萧臣,“魏王府不缺魏王妃。”温宛:“可我缺你……”
品牌:咪咕阅读
上架时间:2022-01-17 16:03:42
本书数字版权由咪咕阅读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六月飞雪天

宣化十年,六月飞雪。

温宛穿着单薄衣裳坐在桌边,缓缓把手伸向窗外。

昨晚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大周朝自开国以来地位最为显赫,没有之一的御南侯府办喜事,权臣苏玄璟前来道贺。

贺礼,是满门抄斩的圣旨。

一时间喜事变丧事,御南侯府老侯爷温御及府中嫡系三十七口遭闭门诛杀,亲朋无一幸免。

整个御南侯府,血流成河……

雪花团团簇簇落在掌心,融化成水掬在温宛手里,入骨的凉。

梦境重现,她四肢皆断,满身是血趴在地上,有一绝色女子狠狠扯拽她长发,头皮撕裂一样的疼。

‘姐姐恨我?’

她怒!

‘太子弑君夺权,苏玄璟助纣为虐想要对御南侯府不利,你为何不去传信!’

未及女子开口,房门骤启。

已入六月的大周皇城竟然下起了雪,她艰难抬头看到苏玄璟提剑站在面前,眉目冷冽中透着厌弃的愠凉。

女子跪趴过去,泪落如雨,‘姐姐一向待弦儿不薄,玄璟你纵是不能保姐姐万全,可否留下姐姐一样东西好让弦儿时时系念?’

‘何物?’

‘一双眼睛……’

水滴顺着掌纹坠落,与紫檀窗棂撞击发出滴水的声音。

温宛回神时隐隐听到远处院门有人争吵,片刻后丫鬟银蝶从外面兴高采烈跑进来,边跑还边嚷着。

“大姑娘,天大的喜事!”

银蝶重在名字里的‘蝶’字,肌肤嫩白,长相娇俏,头上虽是惯常梳的双髻,绑在发髻上的绸子却十分新鲜,衣着也比寻常丫鬟招摇。

墨园是整个御南侯府最奢华的地方,花园锦簇,水榭游廊,哪怕老侯爷居住的锦堂都不似这般无一不备。

此时温宛已抽回玉腕,低首垂眸,用帕子拭过掌间清水。

“大姑娘!”

银蝶气喘吁吁绕过蜀绣孔雀蓝羽的富贵屏风跑进屋里,眼角眉梢皆是欢喜,“大姑娘可知这会儿谁在前庭?”

温宛停下手里动作,一双生得极美的眼睛望向银蝶。

那双眼当真极美,仿佛是银河里闪烁不息的碎裂星辰,好看的让人想一直盯着。

“是苏公子!苏公子当真来提亲了!眼下正在前庭跟老侯爷求娶大姑娘!”银蝶欢喜道,声音里还带着些喜不自持的哭腔。

窗外风雪渐急,雪花打着旋儿的从窗棂飘进来,落在桌上。

“银蝶。”

温宛眼睛生的美,五官亦毫不逊色,此刻面色却是冷淡,“你刚刚那么大声,惊到本姑娘了。”

银蝶茫然,惊诧,未及生出别的情绪时温宛忽然笑出声,那笑容如新月生辉,又似春风拂面般让人眼前一亮,“不过没关系,谁让本姑娘宠你呢。”

银蝶狠狠吁出一口气,双手直拍胸脯,“大姑娘你可吓坏奴婢了!”

“你看清了,真是苏玄璟?”温宛起身,脚踩莲步绕过蓝羽屏风,缓步而行。

墨园虽大,可自正厅到院门也不过百步距离。

这一百步,温宛却走完了她的一生。

苏玄璟,你还是来了……

温宛知道,那不是梦。

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发生在十二年后也就是宣化二十二年的大周皇城,御南侯府满门抄斩那日也是六月,天上也飘着雪。

重生到十二年前的温宛一直在想,倘若当初苏玄璟那一剑直接杀了她。

那她的恨,也会干脆些。

然而没有,苏玄璟将她关在一个地窖里,又将割断舌头的紫玉扔进来照顾她。

那时她已经瞎了,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那个她曾经一哭二闹三上吊追着赶着要嫁的少年郎,终究剜掉了她一双眼睛。

紫玉跟银蝶一样,都是墨园的丫鬟,只是平日里她更喜欢银蝶,以致于后来出嫁她只将银蝶带到夫家,而将紫玉留在御南侯府。

知道是紫玉的时候,她发疯一样扭动身躯,哪怕断肢扭曲,痛入骨髓她都不理,她想要答案,想要知道御南侯府的消息,哪怕一点点!

掌心传来触感,她忽然停下来。

紫玉用手指告诉她一切……

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她让紫玉一遍一遍在掌心划过一场场鲜血淋漓的画面,喜宴酒水有毒,面对锋利刀剑御南侯阖府上下无一人有还击之力。

祖父与弟弟被乱刀砍死,二叔一家抱团被利箭戳成刺猬,还有她的侄女温朵,刚刚满月的孩子被苏玄璟活活扔进水缸……

紫玉每划一次,那恨便深入骨髓一般在温宛身体如奔腾的岩浆,灼烧过她每一根神经,终成恨海,绵延不绝。

后来苏玄璟当着她的面,把紫玉的手指一根一根砸成烂泥。

紫玉被拖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又过了些时日,苏玄璟来到她面前,丢下一句话。

‘他终究,还是因你而死……’

那一年,皇城西市靖坊突生大火,火势凶猛连烧几座旧宅。

大火过后,人们在废墟里寻出七副被烧焦的枯骨。

其中有一副枯骨,四肢皆断……

砰-

温宛撞到院门,额头吃痛。

银蝶忙不迭跑过来将她扶稳,着急又心疼,“大姑娘小心!”

温宛蹙眉以手抚额时,院门忽的被人从外面拉开。

一张干净稚气的小脸儿赫然映入眼帘,表情十分紧张。

“好啊,又是你!净天毛毛躁躁这回还伤了大姑娘,你是不是不想干了?”银蝶看向站在院门外面的丫鬟,翻过去两个白眼,“还不站到一边儿去!”

被银蝶训斥的丫鬟眼中惶恐,忙后退时却被垮过门槛的温宛拉住。

干瘦粗糙的小手,手背上清晰可见冻疮留下的暗红痕迹。

就是这双手,在她掌心划了一遍又一遍,陪她度过最绝望又悔恨的三个月,“紫玉,一起过来。”

银蝶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姑娘,她还有衣裳没洗……”

温宛没有理会银蝶,转身行向前庭。

飞雪漫天淹没前尘往事,却将恨留在温宛骨血里。

永世,挥之不去!

同类热门书
重生后嫁给了敌国太子
重生后嫁给了敌国太子
传闻北璃有一名女子,足智多谋,有治世之才,却在新帝登基后销声匿迹。苏音在魏子渊身边待了三年,汲汲谋取,辅佐北璃新帝顺利登基。她满怀憧憬穿着嫁衣,却只等来凌迟之刑和他搂着另一名女子转身。性命被取,才名被夺,棋局已成,她终究只是一枚棋子!不甘心的她再睁眼,成为了刺杀宣周太子凌晏的刺客。凌晏为了探究她的秘密,留她性命;她为了保命成为婢女,住进东宫。苏音一向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却不想让东宫的主人动了恻隐之心。凌晏见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终是惹不住说,“你不必以自身为诱饵,我在,无人敢欺。”苏音诧异,反问,“殿下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知道。仇,我帮你报;你人,归我。”强强互宠,1V1。
禾叶苏 ·宅斗 ·连载 ·56.5万字
9.5分
凤起之嫡女
凤起之嫡女
新书《春色满汴梁》来啦,大家追起来鸭……前世:赔上了一切,什么也没有留下。今世:努力让自己快乐些,顺道带着那些仇人绕圈圈,等自己玩高兴了,再出手解决。只是,以为自己这世要孤独终老的。却发现,原来自己身边一直有一个人。暮然回首,只愿你一直在。
H宝藏女孩H ·宫斗 ·完结 ·101万字
9.2分
夺荆钗
夺荆钗
十年前,晋王失意,宋绘月父亲代晋王受过,宋家随晋王到潭州小心度日。十年后,宋绘月年满十六,议下婚事,预备出嫁,以为可以平静过一生。不料卧龙抬头,贵人按捺不住,涌入潭州,将潭州搅成一滩浑水,将宋绘月的婚事搅黄,将宋家搅的支离破碎。一无所有的宋绘月,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一战成名。*致力夺位的晋王:“这个狠心的坏月亮。”杀心难改的护院:“愿与大娘子执鞭坠镫。”不知谁能巧夺荆钗,揽月入怀。
坠欢可拾 ·架空 ·连载 ·32.6万字
纨绔王妃:病娇王爷狂宠妻
纨绔王妃:病娇王爷狂宠妻
贵为丞相之女,爱慕当今王爷,白雪灵却在大婚之日,满门被陷害抄斩。再次归来,她成为了一个下堂妇,一路斗渣男贱女,逆袭成功。可是硕大的家产,总有人觊觎。她再次碰到心爱的王爷,而这次,则是他求着与自己成亲……
一只小小可爱 ·宫斗 ·连载 ·103万字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状元郎新文已开)【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骄矜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外传扶家女郎粗俗昧金,娇气放荡;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结合,是芝兰落尘泥。-起初:清风吹柳,漫天飞花,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后:见她娇俏俏地立在英俊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凄怆摧心来的触不及防,他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燃烧:“若不嫁我,便看看,这建康城还敢有谁,来同我争上一争。”她:“??”郎君,你怎还有几副面孔呢?——小剧场一:“我还要很多钱。”“你拿何物置换?”月光与灯光辉映之间,她眸如秋水潋滟,眉目若花开绚丽,肤如捧雪冰玉,赤着的婀娜身影艳丽至极。“我啊。”在谢湛审视般的眼神中,她看着他火光跃跃的眼底,“谢长珩,我只给你三息机会。”
榎榎 ·架空 ·完结 ·99.5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