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89章)
阎家有女初长成,景文帝亲封的世安郡主,女工一一不会,骑马射箭样样精通。大昭国上京城内,悬案诡案频频发生,弄得人心惶惶。郡主美丽皮囊下生着一颗七巧玲珑心,慧眼如炬,断案如神,身披马甲闯天下。身后还有一个竹马鞍前马后,热了打扇,渴了递水,如有危险还会永远以身护在前面,外加一句:“别怕,有我在!”
品牌:爱青果
上架时间:2021-12-24 16:38:20
本书数字版权由爱青果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雷霆震怒,殃及池鱼

大昭二十三年夏,一连晴了五六日的天降下燎燎灼热,御园曲径深幽也挡不住扑面袭来的热流。

幼僖带着侍女穿过幽径,行过九曲回廊,来到勤政殿外,还未走近已听得殿内传出来的震怒之声。

守殿的侍卫遥遥见到回廊处一身鹅黄宫缎的女子款款走来,身形一动,上前合手一揖:“见过世安郡主。”

幼僖抬手示意免礼,殿内的叱骂声还在源源不断的响起,在景文帝的责骂声中,一句“贪功冒进”的斥责轻飘飘从殿内传出,在幼僖脑海中轰然炸开。

上一次听到这个词还是十年前,前线传来父兄战死沙场的消息,往阎府传话的侍卫说,阎大将军贪功冒进落入敌军圈套,大将军父子连同三万士兵全军覆没,无一人生还。

此事至今不能叫她释怀,父亲征战沙场多年,十战九胜,又怎会因为贪功而莽撞出兵,此事必有内情,她绝不信。

“郡主?世安郡主!”守殿侍卫见幼僖脸色难看,怔在原地不知想着什么出了神,遂接连唤了两声。

幼僖蓦然回神,才惊觉手心里已不知不觉出了汗,艳阳高照的天仍觉如坠冰窟,浑身阴冷难耐。

勉强吐纳几口气,将深埋心头的疑窦再次狠狠压下,故作若无其事般探头朝里望了一眼,轻声问:“今日殿中可是召见了什么官员?”

那侍卫沉默一瞬,合手再一揖:“回郡主的话,陛下一早就传了刑部的三位大人进宫,不知为了何事大发雷霆。”再一顿,和言道,“郡主若有事,不妨晚些时候再来。”

此话中有深意,估计是出了事,否则景文帝不会如此震怒。

幼僖默了默,正想着去偏殿稍待,冷不防殿内传来沉沉一声:“谁在外面?”

幼僖心下一惊,想是刚才和侍卫说话,不料怎么的竟叫景文帝听见了。眼下雷霆震怒,若是贸然进入,怕是多少得殃及池鱼。

恰在此时,陛下近身心腹梁全忽然行了出来,紧蹙的眉头在见到门外之人时倏地舒展开来,疾步上前,恭敬见了一礼:“原来是郡主来了。”

近侍梁全任内侍省总管,在景文帝身边服侍已二十年有余,深受其信任。

幼僖是十年前才被接入宫中,彼时还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十年间一直养在太后身边,往日待人和气,在宫中一直富有美名。因着太后的关系倒是常来朝阳殿,与内侍梁全也十分相熟。

幼僖浅笑颔首:“陛下既有政务要忙,我便先去偏殿候着,待陛下忙完政务再来也不迟。”

幼僖折身就要走,梁全小步上前将她拦下,扯着笑道:“郡主不必去偏殿候着了,陛下传见。”

幼僖倒吸一口凉气,她见过景文帝发怒,不仅一连斥责了殿中所有官员,盛怒之下还杖责了两位要员,打得人十天半月都没下得了床。

早知道来得这么不是时候,在听到叱骂声时,她就应该调转头回去才是。

眼下是走不了了,幼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对着梁全莞尔:“有劳梁公公。”

侍女青时将食盒递给幼僖,幼僖拎起食盒,跟在梁全身后入了朝阳殿。

天气闷热,殿中四角都置着一口大缸,缸中放着冰块用以降温纳凉。

幼僖从殿外行进,一身潮热未褪,扑面而来的冷意落在身上,骤然叫她打了一个冷战。

殿中跪着三位着朝服的官员,个个额头触地瞧不见面庞,身前是拂了一地的奏疏,洮砚摔落在地已碎成了两半,溅出的墨汁也污了方寸之地。

不用细想,也可知方才景文帝有多么生气。

幼僖匆匆一瞥便收回目光,按下心头涌动的思绪,强自镇定地行到殿中,行礼拜下:“臣女拜见陛下。”

景文帝盛怒未消,威严的五官犹带余怒,赤色袍上的龙纹凌空飞舞,张牙舞爪更添凌厉之势。

他目光下移落到殿中拜伏的幼僖身上,吸纳几口气,勉强压下了翻涌的怒火,道了声:“平身。”

“谢陛下。”幼僖起身,拾起地上的食盒,“太后说近来天气潮热,恰好今日永安宫中备下了冰酪,里头还加了梅子添味,便让臣女也给陛下送来。臣女不知陛下在忙政务,打搅了陛下,还请陛下恕罪。”

景文帝面色稍缓,回坐到龙椅上,目光扫向身旁立着的梁全。梁全会意,上前自幼僖手中将食盒接过,取了里头的冰酪出来置在御案上。

景文帝端起白瓷玉碗,稠白的冰酪加了梅子,略尝了一口,甜中带了点酸味,不至于太过黏腻,酸味又恰当好处,一口下去,冰冰凉凉,连带着怒火都稍稍减了许多。

幼僖抬眼去觑景文帝的脸色,见他神色和缓下来,这才小心回头朝身后望去。

恰在此时,伏地的三位官员中其中一位抬起头来,年轻俊逸的面庞露出来,先是朝着龙座之上睇去一眼,见景文帝并未注意下首,这才转过目光朝幼僖看去。

四目相对,年轻的官员朝着幼僖使劲睇着眼色,忽又垂下头,动作一气呵成,不曾闹出半点儿声响。

幼僖心思转过,当下明了。

见景文帝小半碗冰酪已经喝下,遂又福了一礼,道:“陛下尚有政务要忙,臣女不便打搅,先行退下。”

景文帝搁下碗,“嗯”了一声:“难得你有心,还自己送过来。好丫头,回去好好照顾太后,就说朕晚些时候过去陪太后她老人家用晚膳。”

幼僖盈盈一礼:“是,臣女告退。”

幼僖转身退出勤政殿,刚迈出殿门,一股热气袭来,残留身上的冷意顷刻消失了干净,只剩满身火热。

艳阳高照,幼僖出了朝阳殿却不急着回永安宫,反而在九曲回廊处驻足。约莫再等了小半个时辰,勤政殿中才前后出来两个人。

幼僖遥遥看着其中一人抹了把头上的冷汗,也不在殿外多作逗留,与身旁之人拱手合揖后便匆匆离去。

年轻的官员缓缓步下石阶,待行过九曲回廊,幼僖隔着老远喊了声:“秦陆白!”

秦陆白闻声望来,四下环顾一眼,抬步朝着回廊处行来。

临近时,他开口问道:“你怎么还没回去?”

幼僖抿了抿唇,不满道:“不是你给我使眼色,让我在门口等你么?”

秦陆白闻言朗朗一笑,手指曲起,轻轻敲在了幼僖额头上:“就属你最懂我。记得上次我也这样给老裴打眼色来着,他还当我眼睛抽抽,事后还说要给我找郎中。”说着抱臂一叹,“确实是不太聪明的样子。”

“少说废话。”幼僖伸手打他一拳,“今日陛下召见冯尚书和你,是不是又给刑部安排了什么差事,而你们没做好,又被罚了?”

同类热门书
重生后嫁给了敌国太子
重生后嫁给了敌国太子
传闻北璃有一名女子,足智多谋,有治世之才,却在新帝登基后销声匿迹。苏音在魏子渊身边待了三年,汲汲谋取,辅佐北璃新帝顺利登基。她满怀憧憬穿着嫁衣,却只等来凌迟之刑和他搂着另一名女子转身。性命被取,才名被夺,棋局已成,她终究只是一枚棋子!不甘心的她再睁眼,成为了刺杀宣周太子凌晏的刺客。凌晏为了探究她的秘密,留她性命;她为了保命成为婢女,住进东宫。苏音一向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却不想让东宫的主人动了恻隐之心。凌晏见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终是惹不住说,“你不必以自身为诱饵,我在,无人敢欺。”苏音诧异,反问,“殿下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知道。仇,我帮你报;你人,归我。”强强互宠,1V1。
禾叶苏 ·宅斗 ·连载 ·42.9万字
9.9分
谢慧馨的古代生活
谢慧馨的古代生活
重生古代闺秀,宅斗中求生。为向自己的生活目标前进,抓住机遇。种田也好,权谋也好,只为一片属于自己的宁静天空。一步一个脚印经营自己的生活。蓦然回首,是谁还在自己的身边?-----------------------------------新文上传,《星际转职指南》,http://book.qidian.com/info/1009887334请大家多多支持,求收藏求推荐~
尤加利 ·架空 ·完结 ·75.9万字
8.5分
锦冠天下
锦冠天下
沈家少爷生得俊美,乔云然觉得他太过花枝招展。乔沈两家联姻,乔云然欣喜旁观姐妹们的表演,她从来不曾想过,那姻缘会落在她的头上。
玲珑秀 ·架空 ·完结 ·195万字
9.1分
吾家娇女
吾家娇女
穿越了,穿到名门望族、清贵之家。祖父祖母慈祥可亲,爹疼娘爱哥哥宠,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生活优厚,无忧无虑,日子顺心。可是早产、体弱、恐子嗣艰难。晏家千宠万娇的姑娘,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祖母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孙。”母亲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子。”太子妃说:“我家老三愿娶。”对储君位虎视眈眈的楚王说:“世子愿娶。”怀恩公夫人说:“我家小五与令媛十分匹配。”保清侯夫人说:“小儿愿娶令媛为妻。”大长公主一挥手,“都一边去,这是我的孙媳妇,”这么多人求娶,嫁给谁?某人一声轻咳。某女立刻怂了,“就嫁给你吧!”“嫁给我,难道还辱没了你?”“不辱没,是我高攀了。”握住她的小手,某男笑得天光失色,“没有高攀,我们是天生一对。”
夜纤雪 ·架空 ·完结 ·130万字
9.4分
将军策之嫡女权谋
将军策之嫡女权谋
她是战王嫡女,却流落在外十七年,她身负许多,已是堕入万丈深渊。当她回到大景朝,成为人人艳羡的长安郡主。千里之外,手执天下棋局,言笑晏晏,杀人不过唇齿之间。这如魔似仙的女子,携一身高雅走入人世,从容的神情迷惑天下。他是大景朝长宁王世子,面若谪仙,人似莲,却也是朝臣惧怕的冷面阎王,杀人如麻,手握重兵,深得皇帝宠信。当清冷面瘫的他遇到言笑晏晏的她,是缘还是劫?小剧场:苏子衿微微一笑,绝美的脸容浮现一抹高雅:“世子可知夜闯女子闺阁是登徒子所为?”司言面无表情,薄唇清冷的吐出一个字:“知。”“那为何世子要来?”苏子衿从容道。司言:“睡不着。”苏子衿:“原来世子睡不着就夜闯闺阁?”司言垂眸,谪仙般俊美的容颜依旧淡淡道:“只是突然想你。”苏子衿:……简介无能,戳文看看哟,本文一对一,双处。非小白,宠文!爽文!权谋文!本文也可以叫做《冰上世子爱上我》
凉薄浅笑 ·宫斗 ·完结 ·150万字
9.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