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47章)
陆诚:“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捕神,还请各位大佬多多指教!” 诸葛正我:“捕神谦虚了,这江湖还是你说的算!” 皇帝:“捕神,我觉得自己还能活命,救我!” 张三丰:“长江后浪推前浪,陆诚,以后江湖上的陆地神仙,你是老大!”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嫁衣神功

清风峡。

位于祁连山一处隐秘所在,这里地势奇特,处于群山环抱之中,绿树成荫,四季如春。内有亭台楼阁,宫殿林立,不计其数,从远处看去像是仙家福地一般。

铁血楼,烛火通明,不但把屋内的环境照的如同白昼,便是窗外三丈,也能得见其辉,可见这里财大气粗。

陆诚此时就站在这座高达三丈三的楼前,从大门看去,里面白玉为地,黄金为柱,明珠为点缀,如此豪富的手段,简直让人发指。

“进去吧,只要为门主献上内功,楼里面的金银珠宝,任你选取,只要你能够拿走,门主不吝赏赐!”旁边侍从见到陆诚不动,立刻催促一句。

陆诚伸手挠挠头,颇为憨厚一笑,“这不是看傻眼了吗!如此多的金银,就算是给我一点,都足够我娶两个女人哩!”

“真是个傻子,里面的珠宝你拿出一件,都足够你在江南买上十顷地,买上十几个仆人,别说是两个女人,你便是娶十个女人,也不会有人管的!”侍从纠正陆诚的话。

陆诚抱拳一礼,“是,是,到时候我拿出来的东西,定会分给老哥你一半!”

那侍从颇为不耐烦,“行了行了,你快点进去吧!别让门主久等,到时候就不给你这么多赏赐了!”

见那侍从催促,陆诚也不再废话,抬脚进了铁血楼。

只踏了一步,陆诚便退了回来。

“为何不进来?”一个浑厚有力的男声响起,声音温和,就像是家中长辈对着子侄说话一样。

陆诚面色犯难,伸手指了指面前的白玉地面,只见那里有一个黄泥脚印,与周围干净的地面形成强烈的对比。

“门主,这个我的脚有些脏,走进去怕玷污了这里的环境。”

“呵呵!”

门主轻笑,“无妨,地面脏了,回头让人打扫一下就是,陆诚是吧,苦修嫁衣神功十五年,同时也受到了十五年的煎熬,今天就是你解脱的日子。待你把嫁衣神功传给我之后,天南海北,只要你想去的地方,本座都可以送你过去,到时候为你置办良田千亩,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多谢门主!”陆诚连忙答谢,抱拳躬身一礼。

唯有这时,他的眼神才闪过一抹苦涩。

不过这一抹苦涩,当他抬头的时候,便已经消失不见,整个人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

踏入铁血楼,陆诚脚步颇为急促的走向三楼。

伴随着他的前进,那白玉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个黄泥脚印,似乎在述说陆诚的污秽,与这奢华、洁净的环境,有多么的不协调。

“一晃多年,我记得你当时是山下的一个小子,当时父母因为贫穷,把你卖给了我。之后你在这铁血谷中读书习字,修炼嫁衣神功,可曾想念家中父母?”

随着声音看去,一个大约三十多岁,面色白净,身穿一身玄青华服的男子就这样安详的坐在那里,眼神温和,丝毫没有因为陆诚身上的不净,有丝毫的厌恶。

只看一眼,陆诚连忙拜倒,“门主大恩大德,陆诚没齿难忘。门主也说是父母把我卖掉,对此我不恨,也不厌恶他们,只是与他们断绝关系。如今十几年过去,他们长什么样子,我早就不记得了!”

“门主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能够留在门主身边当个仆人,陆诚也是愿意的。”

“呵呵!”

门主再笑,“说的哪里话,你修炼嫁衣神功,助我修行。我给予你金银珠宝,补偿你多年的损失,也是理所当然。如今你在这里谷中耽搁十几年的时间,剩下的时间当去外边,寻找一处地方结婚生子,这才是你该做的事情!”

“多谢门主!”

陆诚道:“以后我定不会忘记门主大恩大德。”

“时辰已到,你把功力传给我吧!嫁衣神功取自‘苦恨年年压金线,为她人做嫁衣裳’,修炼之时如烈火焚身,日日夜夜承受它的反噬,只有把这内功传授出去,方能解脱。”

门主说话间,已经起身走到了一处玉台上坐下。

陆诚小心翼翼的脱下鞋子,然后慢慢的走到门主身后盘膝坐好。

玉本清凉,可他身下这玉却反常的有种温暖的感觉,只是坐在这里,便感觉自己身体内的痛楚消退不少。

‘唔……’

舒适的感觉,让陆诚不由的呻吟一声。

门主道:“这玉乃是我父亲为了我修炼,花费大代价从波斯寻来,可惜我天资不足,无法修炼这种武功,只能被动的接受别人灌输内力,倒是让父亲的苦心白费,当真是不孝啊!”

陆诚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随后慢慢运转功力。

如同烈火岩浆一般的内力在他的经脉中流淌,每走到一处地方,便会对那里的经脉带来严重的破坏,一时间陆诚的身体迅速泛红,就好像是煮熟的螃蟹一样。

他的双手,终于放在了门主的后背上,源源不断的内力从双掌传入门主的身体。

“陆诚,你的意志力当真不俗,这种烈火烹身一般的痛苦,你居然能够支撑十年,这段时间,你是怎么做到的呢?”感受到那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内力,门主的表情愈发清爽,也开口问出了心中疑惑。

听到这个问题,陆诚沉默。

原本平静的眼神,此时也变得复杂起来。

“也许,是因为我比较怕死吧!”

这话让门主来了兴致,“怕死,为什么这样说?”

陆诚的声音此时也变得低沉起来,“因为我比较害怕外边的世界吧!在这个山谷里住了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每天有人供应食物,我只需要读书,练功,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若是我这样的人到了外界,肯定会不适应外界的生活吧!”

“哈哈!”门主大笑两声,随后道:“你这怕什么,只要你把内力传给我,这里的珠宝任你选取,到了外边,足够你荣华富贵一辈子,这难道不好吗!”

这个话,陆诚没有接,反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门主,听人说这里的珠宝都是世间罕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门主傲然道:“当然是真的,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独一份,我这个人不喜欢和别人用一样的东西,即便是再珍贵的东西,我也会把所有的都买来,然后毁掉其他,独留一份。”

说到这里,门主忽然一震,声音有些惊疑,“所以,你问这个问题,是想说什么?”

陆诚道:“我想知道,铁血楼一层的那只鎏金白玉观音,为什么还在?”

“陆诚啊陆诚,你当真是一个聪明人啊!”门主赞叹一句,“本座在这里待了二十年,从来没有人怀疑过我,你之前的那些人,直到死,也想不到我许下的承诺,居然是假的。我真的很看好你,只腰你乖乖把功力传给我,我可以把你留在身边培养,你觉得如何?”

陆诚嗤笑一声,“门主啊门主,你怕是经常说谎,自己都相信了自己的鬼话了。我就不相信在我之前没有其他人不想配合,然后他们的功力,你总不会浪费吧!”

“真是让人无奈啊!这么聪明的人,居然会修炼嫁衣神功这么多年,真是让我惊讶啊!陆诚,本座是真的欣赏你,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修炼这嫁衣神功啊!”门主的双手忽然动了。

‘啪啪啪!’

陆诚只听到几声破空之声,便感觉到自己的内力不受控制的朝着门主体内涌去。

惊骇之下,陆诚连忙控制内力,可是他的内力依旧在源源不断的流出。这门主的体内,此时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正源源不断的吞噬着陆诚的内力。

而陆诚的控制,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你说的没错,嫁衣神功是本座给你们的,当然也不能让他流传出去。所以本座和别人交换了一种秘法,能够吸取相同属性的功力。如今本座的功力是大海,而你的功力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湖泊,如何与本座斗!”

“你想要以内力震断本座的心脉,让本座去死,真是愚蠢的行为!”

陆诚一言不发,依旧在那里尝试控制自己的内力。

可是他的这种行为,此时一点效果没有,当真就像是小河入大河,大河入江,大江入海一样。

天下水汇入的尽头,全部是大海。

就这样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陆诚的脸上,身上,满是汗水,周身就像是被水冲洗一样。

“看来你的嫁衣神功,已经修炼到第七层的境界了,在这个年纪拥有这般造诣,陆诚,你的名字,本座记下了!”

随着门主的话说完,陆诚感觉自己内力流出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三倍不止,一时间脸色大变,转头朝着窗外喊道。

“你们还不出来,难道真的要看我死了不成!”

门主连忙看向窗外,发现没有人影,这才稍微放下戒心,同时对着陆诚呵斥道:“好小子,你居然勾结外人想要谋害我,当真是白眼狼一个,等我吸完你的功力,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全部喂狗!”

“我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你想杀人家,就不能容许人家杀你?我追命自认为见多识广,像你这样的家伙,还是第一次见!”

声到,风到,人至。

屋内凭空浮现出一道人影,只见他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身上的衣衫邋邋遢遢,给人一种很不靠谱的感觉。

“什么人?”门主问道。

同时他也在加紧吸取陆诚的内力,传功的时候不能动,若是这人在此时对他出手,他便是十死无生的命运。

活了这么多年,一向惜命的门主,可不想这样简单的死去。

“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是追命?等等……”追命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道:“你在这里隐居了二十年,当然不知道我的名字,我这也算是对牛弹琴了!”

“放肆你可知道我是谁?”被追命调戏,门主大怒。

追命耸耸肩,一副我懒得问,你也不要说的表情,把心高气傲的门主气得要死。

门主内心恨极了追命,‘等我,等我吸收完动力,嫁衣神功大成,定要把你挫骨扬灰,以解我心头之恨!’

“我想想啊!”追命不紧不慢的打开酒壶,然后喝了一口。

“来之前无情告诉我你的身份,听说你是……嗯嗯嗯的儿子,可这并不能代表你能草菅人命,枉顾律法!”

“岂不闻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

话没有说完,追命的身形猛然消失在原地。

门主的瞳孔瞬间收缩,因为他并没有捕捉到追命的影子。

‘嘭!’

人影浮现,追命出现在门主的身前,而他的脚尖,正中门主的膻中穴。

‘啪!’

门主身形巍然不动,而他身后的陆诚,此时却飞了出去,撞到了墙上,随后滚落在地上。

看着陆诚的惨状,追命嬉笑道:“哎呀,不好意思啊,陆小哥,你没事吧!”

摔到在地上的陆诚,没有回答,他先是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内力,发现丹田之内有一股极其弱小,却纯粹的内力种子存在,让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陆小哥,听到回个话,不然我会以为你死翘翘了哦!”追命继续不正经的说话。

陆诚转过头,看着依然用脚杵在门主胸口的追命,没好气的回答:“暂时死不了,我说你能不能照顾我一下,刚才我差点被摔死。”

“安啦,陆小哥你福大命大,将来可是要妻妾成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的大人物,怎么会在这里就翘辫子呢!”

“我谢谢你啊!”

对于追命这家伙,陆诚很难好声好气的说话。

他的命,暂时保住了。

根据武侠常识,这种吸人内力的武功,一般都带有强大的侵略性,被吸取功力的人,不但内力保不住,同时也会对丹田或者经脉造成极大的破坏。

如今他丹田完好,奇经八脉畅通无阻,可见追命下‘脚’的时机,刚刚好。

“既然你要谢我,等到了京城,一定要请我喝百花酿喝到醉。”追命趁机提条件。

“呵呵!”

陆诚无声的嘲笑一声,随后找了角落坐下,默默的恢复功力。

先不说他现在身无分文,就算是有钱,也不敢答应追命的条件。

百花酿这名字,一听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而追命是个酒鬼,让他喝醉,把陆诚卖了都不够。

“哎呀,这么不讲义气啊!”

同类热门书
横行综武从锦衣卫千户开始
横行综武从锦衣卫千户开始
西元1506年,丙寅,正德一年。朱无视还在扮演着好叔叔,宁王朱权蛰伏于边疆。东西二厂忙着争夺圣恩,蔡京秦桧各自网络党羽。日月神教嚣张跋扈,少林武当威震江湖。这一年,看似风调雨顺。陈久正吃着西瓜,顺手接过沈炼手中的案宗,呸了一声。“他奶奶的,东缉事厂改名叫东门电子厂算了,尽给老子找麻烦。”
何预我邪 ·潮流 ·连载 ·35.6万字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汝为江湖逍遥客,我执律令镇人间。一个普通的命案,背后却牵出了惊天阴谋。铁胆神侯?北境赵王?锦衣卫?神侯府?武林诸派?道门诸宗?佛门千寺?魔门各家?通通都给我遵纪守法!什么?你不服?不好意思?家师兄张三丰?杨清源,扫恶取非专案组负责人,大理寺正卿!只愿天行有道,万物遵法!
墨观澜 ·潮流 ·连载 ·174万字
综武:开局传承弱鸡剑神
综武:开局传承弱鸡剑神
穿越到古代武侠世界的韩非,原本以为自己活不过三章。没想到觉醒了系统,得到了一次剑神传承,只要使用,就能获得一名拥有剑神称号强者的全部能力。就在他思考到底西门吹雪更快,还是谢晓峰更强,亦或者是燕南天更霸道的时候。系统直接打碎他的幻想:【恭喜你获得剑神卓不凡传承】啥?剑神卓不凡?就是天龙里那个出场10分钟,就被虚竹打的哭爹喊娘那个。有没有搞错啊?
我吃猪肘子 ·潮流 ·连载 ·49.9万字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一扇玄妙莫测的石门,让他成了罗刹教少教主。五年后,一剑在手,转战千里,试问天下谁敌手。(经历世界:陆小凤传奇、多情剑客无情剑、萧十一郎、绝代双骄、三少爷的剑、天下第一、大唐双龙、中华英雄、雪中)
柳风折 ·潮流 ·连载 ·166万字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这个混乱的江湖中,朝廷有东厂、西厂、六扇门、锦衣卫、神侯府、护龙山庄。江湖上,有日月神教,青衣楼,青龙会,还有个明教?徐念阴差阳错的成了花满楼的义弟,本想着行侠仗义走天下的时候,却被安排先成亲?新娘江玉燕?等等……我没说想要成亲啊。
江户川东南 ·潮流 ·完结 ·106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