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59章)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 “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小众慢热文,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遇

他要玫瑰,不要命。

-

九月末的江城,烈夏的余温逐渐褪去,傍晚的一场暴雨将整座城市洗涤一新。那些粘腻的、燥热的,也随着这一场雨,没入了深邃夜色之中。

刑烛睡醒时,窗外的雨声已经停了,睡前那一缕黄昏的光意也无声的从卧室里溜走,一切都很安静。

安静到,让她心里只剩下空荡荡的一片。

扫了一眼床头的数字时钟,20:29。

回国一周了,她的作息还是极度混乱。每天凌晨三点后才能睡着,堪堪睡到早上七点,下午五六点时还要再睡一觉才能补回来。

虽说省了吃早饭的麻烦,但每当夜深人静时醒来,就会有一种浓稠的情绪扑面而来。

像是一张看不到摸不着的大网,无声裹住她,再紧缩。

床边充电的手机震了一下,刑烛扫了一眼。

是来自于微信的一条消息。

【男朋友:小烛,睡了么?】

不等刑烛回复,来自于同一个人很多条消息,迫不及待的弹了出来。

【男朋友:刑烛,我们分手吧。】

【男朋友:我在你家对面的咖啡厅等你,我把话和你说清楚。】

【男朋友:别让我等太久。】

空旷的房间里,灯还没有打开。

刑烛凝视着唯一的光源。

几秒后,手机屏熄灭了。

-

暴雨后,夜间的温度直线下降。

刑烛在黑色缎面长裙外披了一件深咖色的大衣,及腰的长发极有层次感的散落在腰际,脸颊素白,却无法掩住五官中的浓艳瑰丽。

推开咖啡店的门,她视线扫了一圈店内,最终在靠窗的位置迎上了一道男人的视线。

眼神交汇的瞬间,刑烛隐匿的蹙了蹙眉。

当初不该把他的备注简单设置成‘男朋友’三个字的。

不然,现在就不会连他的名字都要想上几秒。

张凯,她在国外留学时交往的男朋友,也是学长和同乡。

算上今天,他们两个一共在一起了十五天。

恋爱前期,因为她课程宽松的缘故,和他也出去吃过几顿饭。后期因疫情回国,这次是他们回国后第一次见面。

刑烛走了过去,在张凯对面坐下。

张凯是一个很标准的金融人,手腕上的劳力士象征了他的人脉与身份。

他也是一个情绪丝毫不内敛的人,比如他眼底毫不掩饰的,对着她的烦躁和乏味。

“我等了你十五分钟了。”

刑烛嗯了一声,“雨天堵车,抱歉。”

张凯眉头下意识皱起,“咖啡店就在你家对面,几分钟的路程,你也要开车?”

刑烛反问了一句,“不然呢?”

不然呢?

简单的三个字,令张凯瞬间沉默。

也就是在这瞬间,他的脑子里掠过无数的过往画面,几乎每一幕都让他和现在一样烦躁。

因为,刑烛真的太让人乏味了。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找了一个浓颜系白富美,实际上,刑烛就像是一杯白开水口味的烈酒——浓烈浮于表面,实际上无味、无趣、无波澜。

一年到头除了上课全都宅在宿舍里,不旅游不交际,除了微信,连别的社交软件都没有第二个。重要的是恋爱不娇嗔不调情,吃顿饭都犹如在探讨论文开题。

这是留学生,还是老古董?

“我在微信上说的事,你怎么看?”

张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和刑烛分手。

但是,如果她愿意挽留他的话,他还是可以再考虑考…

他的思绪还没有延伸下去,对岸的女人就忽然平静的开了口。

“分手可以,我们在国外一起养的那只牡丹鹦鹉,归谁?”

虽然提出分手的人是他,但是张凯还是因为刑烛这平静的语气而面色剧变。

什么意思,他还不如一只鸟重要?!

张凯猛地拍案而起,“刑烛,你这人真的一点意思没有,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我相信无论是哪个男人,都不会爱上你这样的木偶!”

话音落下,不管外面又下起了大雨,张凯直接甩脸走人。

店里本身就没什么人,这边的动静让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刑烛神色未变,沉默的凝视着张凯离开咖啡店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野之中。

或许明白他发怒的原因,但既然决定分手,那就不必浪费精力思考。

她崇尚低耗人生。

唤醒一侧呆滞的服务员,让他上了一杯咖啡。

在等待的过程中,刑烛的视线转而看向街道上影影绰绰的行人。

雨这么大,他们冒着雨,要去上班、上学,还是约会?

刑烛想起她在和张凯约会的时候,始终觉得自己好像是在旁观的第三者一般,根本不可能冒着大雨去赴约。

上班和上学,也没有。

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刑烛漫无目的的想着。

直到街道对岸一处坏了的街灯忽然亮起,她下意识看了过去。

夜色浓稠,昏黄灯光旁的挡雨亭里站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

大概185+的身高,在这座南方城市里,遥遥领先于众人。黑发凌乱散落在眉下眼上,有种慵懒的随性。

或许是因为雨天的缘故,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防水冲锋衣,拉链拉到了最高处,衣领被迫竖起。黑色的口罩立体的包裹着他高挺鼻骨以下的唇和分明的下颚——虽然看不到,但是刑烛却下意识脑补了出来。

昏黄的灯光此刻如同氛围灯一般,令他和每一个步履匆匆地灰色行人都不同。

他好像会发光。

前面那一桌是两个小女生,她们也同样注意到了街边的人。

更注意到了,他此刻没有打伞。

左边的女生怂恿右边的去送伞,这过程没有持续很久,右边那个女生拿起伞就冲了出去。

刑烛眨了眨眼,漆黑的黑眸凝视着这一切。

他们两个好像在交谈,刑烛也趁势看到了他抬起的眼睛。

黑眸深邃,漆黑一片,像是能融入夜色里一般。

他漠然的拒绝了女生的雨伞,后者一脸不高兴的回来了。

“这人一点礼貌没有,和他说话都不搭理!”

“哈哈哈哈可能是因为你今天没化妆?安啦,别生气,说不定他口罩下的脸奇丑无比!”

女生好像被同伴安慰到了,笑了起来。

刑烛在其中捕捉到了什么令自己发笑的片段,扯了扯唇角,视线再次看向窗外。

就在这一瞬,街道对岸的男人,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抬眸看向了她的方向。

这不长不短的距离,足够她看清那双眼睛。

该怎么形容她的所见……

就像她曾见过的教堂里的那只黑猫,有着一种被世人赋予的,无法窥探的神秘与隔绝。被他注视时,像是人已经彻底被洞悉。更因为他并不是那只猫的原因,这种感觉更强烈。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也从未有过如此刻这般脑海内好似轰然炸响,却又迅速归于安静的感觉。

这隔着匆匆人烟的对视转瞬即逝,一辆公交车从眼前驶过,刑烛再次看向路灯下时,那已经没有人了。

雨下的更大了,天气预报不会说谎。

-

刑烛已经忘记了江城又名雨城。

她十三岁赴外留学,截止目前长达八年。她二十一岁了,这八年中回来的天数,屈指可数。

以至于她忘记了像行人一样,只要是雨天,无论是小雨还是大雨,都穿上一双防水的雨靴。

因为江城北边地势低,只要下雨就会形成积水。

坐上车,小腿以下都湿了。

回家后,刑烛先泡了个热水澡。虚浮于肌肤表面的雨水带来的粘腻和潮湿感被洗净,现在这一刻,是她这一周来最舒畅的。

裹着浴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在化妆台前坐下。

四方形镜面倒映着这空旷的卧室,还有镜子前坐着的人。

肌肤雪白,浴袍微敞,锁骨处有着一道灰色的长疤。许是为了让这疤痕美观一些,上面纹了一枝玫瑰。那灰色的长疤,成了玫瑰的根茎。

是一种别致而又奇怪的美感。

像纯白里糅杂了一抹深红,它们互相交融,最后终究在动态中获得了暂时的稳定。

刑烛擦着面霜,想着什么。

过了会儿,她从出神的状态中抽离了出来,站起身走到了床边。

拿起手机,看到张凯给她又发了几条微信。

她还没来得及改备注,聊天框里显示的依旧是‘男朋友’三个字。

【男朋友:我想好了,鹦鹉归你,等回校后,你自己去接它。】

【男朋友:还有,我知道你在江城没有朋友,所以我们虽然分手了,我还是愿意做你的朋友,帮助你修补你残缺无趣的性格的。不用谢,好友也不用删了,有事找我。】

刑烛看着这两行充满自信的字眼,扯了扯唇。

准备删了张凯时,张凯似是感知到了什么,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刑烛落在屏幕上的手,也停了一下。

【男朋友:对了,看在我们曾在一起过十五天的份上,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十天前的一次聚餐,虞清喝多了,说你应激性失忆过,是真的假的?】

同类热门书
不止沦陷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顾权火葬场】【男二上位】【双C、小甜饼】
难赴星河 ·豪门 ·连载 ·35.6万字
9.9分
野性攻陷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无数粉丝梦碎深夜。*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而他——小疯狗。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姐姐,你好会占便宜。——姐姐,你这么馋我?——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她不泡了。再后来。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一众庭审傻眼:?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这是该调情的时候?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 ·豪门 ·连载 ·67.3万字
9.7分
诱他上瘾
诱他上瘾
【先婚后爱】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宋旎对闺蜜说:“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步步为营,请君入瓮。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后来,谈峥说:“你他妈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 ·豪门 ·连载 ·18.9万字
蓄意热吻
蓄意热吻
(双洁,男二上位,国民初恋vs斯文败类)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心动避无可避。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 ·都市 ·连载 ·20.7万字
9.9分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高冷傅先生宠妻成瘾
【高冷总裁V金融小才女@橙时夫妇在线撒糖】江橙的生活里除了赚钱就是怎样赚钱,除了她自己似乎没有人能让她心里起一丝涟漪,冷漠和无视是她的外表,同样也是她的保护伞。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产生了另一种情绪。林城首富,傅氏家族掌舵人傅郁时,人称貌比潘安,心思缜密、深不可测,手段狠辣、雷厉风行。是商界不可多得的奇才,商界人人闻风丧胆。傅郁时感情生活成谜,外界有传其不近女色,又有传其风流成性。却从未见异性近身,直到有一天一抹倩影随行。傅太太曾说:傅先生是我生命里的一束光。傅先生点头,与傅太太深情对视:你也是!
纯纯十一 ·豪门 ·连载 ·46.8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