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37章)
创能,是与人类一起诞生的事物。也许创能与根源中的奥秘不可分割。当置身于局中的时候,究竟该怎么选择?是安稳的生活,又或者是放手一搏,尽情高歌? 废弃医院中的梦魇,城市中的怪谈,深夜校园中的怪物,陵寝中的呼喊声,小村庄的连环案,迷雾后的阴谋……故事如同卷轴在面前展开,至此,命运就宛如一粒钢珠被丢在星辰化作的转盘上,究竟会停在何处?

第1章 邀请

有的事情,隐藏于所谓真实之下。

你看到的,听到的,确实很真切,但是还有很多你看不到的,想不到的。

想看的更清楚一点吗?

靠近点,虽然再近也看不到。

……

元羽从窒息感中醒来,喘着粗气心跳很快,他眯着眼看向床帘外的灯光。

这样的苏醒方式他已经见怪不怪了,自从今年六月之后,经常发生类似的事情。感觉自己仿佛掉到了一片冰湖里面,快要呛死的时候醒了过来。

难道是高考结束了导致生活作息变动的不适?

元羽确实是今年刚刚结束高考的,如今正在读大一,初入校园结束了开学前半个月的忙碌,也算正式开了课,逐渐习惯了离家的日子,慢慢步入正轨,新鲜感也慢慢消失,开始了日复一日的教学楼与宿舍的往返。

咣当!

伴随着一声国骂,刺耳的大吼传入元羽的耳朵。

“你他妈,你的东西能不能收一下啊!”

啊……我还在睡觉啊……元羽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抓起枕边的耳机带上,任由外面两个人鬼号着唱歌说话。还好有个床帘不至于那么闹心。他现在躺的地方是宿舍当中,刚才出声的就是他的室友之一。元羽其实挺好奇他是不是小脑发育过剩了,每天走路不好好走,一边嘴里噼里啪啦唱着歌词一边抖肩跳着走,还闭着眼睛从来不看路,仿佛这也是他说唱艺术的一部分。

而刚才绊到他的则是另一个室友,从各个方面看都是那种一本正经的人,对什么都很较真,乐于助人学习认真,除了打游戏时喜欢扯着破音的高音唱一些忧郁的歌曲之外,整个人还是很好的。

看来要赶紧把外宿租房提上日程了……元羽苦笑着起身掀开帘子,开始换衣服。

“你又要去哪儿?”说唱的那位带着耳机问道。

“出去转转。”元羽轻轻冲他一笑,内心说我要出去找房了,你们天天多吵自己不知道吗!懒得说你们,反正也无法交流我还是躲得起的。

元羽这个专业学的是创作,从寝室四个人的创作态度就能看出来不同。说唱的那位想要写出社会的黑暗,表达内心的挣扎和疼痛!高音的那位,只想早点转个专业,压根不觉得创作能挣到钱。还有一位,整天不说话,但是一喝酒就会释放天性。有人想出国,有人想考研,各自都抱着不同的目的做着不同的事。

而元羽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地呆一会。

元羽最喜爱的消遣当属漫画和小说,也许是从小如此,他脑子里总是充满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高中时期元羽还迷上了各种文学著作,以及各种诗词歌赋,极其热衷于抨击社会的黑暗,满心都是一朝自己写的文章能被惊为天人一举爆火。他甚至满心欢喜地写了一份情书,一字一句斟酌用词,结果当然是被拒绝了。毕竟高中不就这些事情吗?说白了过去了也就都过去了。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毕业之后第一件事是无聊,除了成绩出来的时候兴奋一下,之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他的神经。每天似乎除了吃饭睡觉就没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干。一直到现在,每天百无聊赖地听课,玩手机,似乎没什么特别值得称道的事情。

元羽总感觉自己一定是上了一个假大学,他的生活明明应该,充满光明地开始,结识到各种志同道合的朋友,学到各种的新东西。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完全不知道该和身边的人说什么,而且发现似乎并没有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也许大家管这叫做迷茫期?元羽现在就特别迷茫,他觉得不该是这样,自己应该能做出一些让所有人为之瞩目的事情,发挥施展自己的才华才对。可是窝在宿舍里似乎并不能施展,但是出去走走也没什么可以做的,只能饭后消食。元羽一度怀疑自己离开家出来见见世面是错的,似乎并没有见到什么世面,到哪里似乎都是一样的人,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都是每天过着重复的日子。

……

走到外面,此时正值周末,路上几乎没有人,只有阳光安静地照着树叶。深深呼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烦躁的内心略微平静了一点。来到南方之后这里的空气总是让人心旷神怡。,

“同学!要加入我们社团吗?我们负责策划学校的各项活动……”

突然从旁边跑过来几个人围住了他,元羽这才想到今天是学校各社团招新的日子,望着面前几个学长学姐带有一点激动的表情,他尴尬地笑笑,“不好意思啊,我暂时没有加入的打算。”

这里似乎是一个做小品和自媒体的社团,元羽对此毫不感兴趣。

“哦……这样啊。”几个负责招新的学姐略微有些失望。

元羽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与他们又多客套了几句,内心早已不在他们身上了。他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不想说那么多,感觉说多了很累也没那个必要。

好奇怪的感觉……自己明明可以试一试,而且自己也很喜欢表演,但是就是不想去,感觉没什么意思。

元羽其实也不惊讶,和别人对视的第一句话说出来,就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应该继续保持微笑,敷衍过去就好了,装作是一个乖孩子,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这样起码不会得罪人。

没办法,就是这么奇妙。元羽想想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孤僻的人。父母对此的评价就是:情商低不会来事。他很懂礼貌,但也就只是保持一个肤浅的礼貌,没有太多话讲,因为不知道该和对方说什么。况且他如果遇到一个人就拉着人家把自己过去的经历和未来的畅想都说一下,感觉跟个神经病一样。不说吧又总是觉得没什么好讲的,互相问候今天中午吃了什么吗

其实有时候他觉得这种事情也不需要讲,大家是否合得来恐怕也能看出来。过去的成长经历和个人的想法,会直接表现在举止行为上,元羽觉得自己就是这样,他很想让自己深邃一点,变得不可捉摸,但其实每个人心里面就那么点惦记的事,在乎的事,还能深邃到哪儿去?

为了避免接下来出现不必要的麻烦,元羽只得掏出手机一边走一边看,这样应该不会有人来烦他了。屏幕上一个个房源被他划掉,不停地刷新页面。

1200元,有点贵了,而且离学校也不近。

这个装修倒是可以,一个月1400,算了……

元羽无奈地划着手机,看到一个个房源慢慢被自己pass,顿时感觉压力好大……没想到租房这么麻烦。但是自己真的不想这么过群居生活,他之前听说过,有的寝室亲如兄弟每天吃喝玩乐都在一起,但是有的寝室气氛就很尴尬,只能互相包容互相理解,凑活着住一起,比如元羽现在的状态,各种不方便,还有人天天找事……

大学寝室,是一个充满了奥秘的地方。有的寝室恨不得结拜才好,有的……就像元羽,只能说,将就凑合着住一个屋罢了。

“严于律人,宽于律己”的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睡觉时不允许别人说话,自己却可以在别人睡觉时打游戏开麦的现象也算是基本操作。

一个人住更加自在,也少了几双看着你的眼睛。

他正看着,时不时抬头看一下路,前面有人他就绕一下,脚步很快朝大门赶去。

“请问……”一张申请表和一张宣传页直接递到了元羽的鼻子下,把他吓了,一跳。

“啊不好意思,我不……”元羽无奈地摘下耳机,抬起头的那一刻,愣住了……

那是什么样的一天呢?

很久之后,孤身一人接受邀请的元羽站在灯火通明的游乐场中,想起了与璐汐见面的日子。

握着传单的手的主人,是一位身穿海蓝色长裙的金发少女,裙摆如海浪一样起伏。那件服装过于耀眼,以至于元羽当时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震惊地伫立在原地。

“快点加入吧!我们社团可不是谁都邀请的哦!”金发少女似乎比一般社团招新更为兴奋,将传单塞入元羽手中,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绿色的眼睛?元羽心中明白这一定是带了美瞳的效果,甚至连头发也估计是假发,但依旧被震撼到了,阳光照在她的金发上,如燎原之势点燃了元羽内心的火焰。

“哦?我也不是什么社团都加入的啊。”元羽反倒摆起了谱。

这句话,我憋了很久了!元羽表面很平静,内心早已撒开蹄子狂奔起来。自己一直维持着谦虚温柔的良好形象,毕竟一般都喜欢这样的人,而真正的元羽,可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狗屁的谦虚友善!

金发少女的眼皮忍不住跳了跳,小声念叨道:“果然调查的很准……”

“啊?什么?”

“没事没事!我是说,我觉得我就已经很有吸引力了!我做担保,我们社团都是和我一样的人哦!”金发少女从他挤了下眼张开双臂转了个圈。

元羽一手微微抚摸下巴,装作沉思,自己得装一下,不能太急切,”我应该也没什么事,可以现在加入吗?“

金发少女的眼神顿时变得像野狼看到了可口的肉一样,不知从那里掏出笔递给元羽,“快来快来!把报名表填了!”

说着不等元羽反对拉着他来到花坛边,几乎是逼着他趴上去赶紧写。

“欸欸欸?学姐你稍慢一点!就在这儿写吗……”

“对对对!就在这里填好,你放心你还可以考虑的,先把表填了再说。”金发少女迫不及待看着他一项项填好,随后拿出一个盒子,“手给我一下。”

元羽完全懵了,之前的气势云消雾散,呆呆地伸出手。金发少女抓起食指打开盒子摁了上去,随之松了一口气放开了元羽。

“呼——总算是好了。”她合上盒子,转头冲元羽一笑,这一笑很开心,但元羽感觉到她有种阴谋得逞的感觉,“进来了就别想跑了。”

嗯?刚才不是还说有考虑机会的吗?

“我……已经加入了?”保险起见元羽试探着问了一句,“就这么简单?”

“没错!虽然还不算正式,但只剩下一个流程了,回去好好准备。”金发少女说着慌慌张张就要走。

元羽急忙问:“我为什么之前没有在学校看到你们社团的招新群?我还以为我们没有……”

“啊……这是因为……我们……招新计划做的不好……所有,信息不是很广泛,嗯对!”金发少女冲他认真地点点头,“再说了,我们真的不是什么人都要的,都是要经过严格的审核才行的!”

这也不严格啊,你就见到我不到三分钟而已。元羽看着对方的打扮,暗自下定决心自己也要有一身类似风格的服装,自信地说道:“你们就算赶我,我也不会走的。”

“哦?记住这句话,往后,可不要后悔啊。”金发少女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明晚八点,学校东门集合。哦对了,我叫音璃,明天记住了啊。”

晚上八点?这么晚?元羽还想再问点什么,可人家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转头就走了。

嗯……算了。元羽心想:反正明天就可以问个清楚了吧?他低下头看向自己的传单,又一次愣住了。

我记得……上面刚才是有画面的啊,这怎么……是张白纸了?

……

回到宿舍元羽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完立马瘫倒在床上,在外面转了半天,许多中介都问了,还是没找到合适的房。此时天气还很炎热,出了一身汗黏在身上更加难受。

“嘿,你作业写了吗?”室友问他。

“哈哈哈哈哈……没……”元羽无力地发出一阵自嘲的笑声,“等我活过来再说,你们谁写了借我抄抄?”

“没,我写的不好。”室友说罢不再理会他,拿着手柄面对电脑屏幕聚精会神地操作。

直接说不让抄是不是会更简洁一点?元羽也乐得清静,夏凉被一盖枕着靠背垫开始看手机度过时间。

“有人说,大学已经不是学习为重了,有时候人脉比学习还要重要……”

元羽直接关掉这个视频,少灌点假鸡汤能死吗?

他现在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很期待明天的到来,但是也有点担心。别说是视频了,现在无论什么他都干不进去。这一刻,仿佛无聊的生活,总算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

同类热门书
大王饶命
大王饶命
高中生吕树在一场车祸中改变人生,当灵气复苏时代来袭,他要做这时代的领跑者。物竞天择,胜者为王。……全订验证群号:696087569
会说话的肘子 ·生活 ·完结 ·280万字
9.4分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衣衫褴褛的老人蹲坐在破败房子前的白桦木墩子上,喝一口自制的烧酒,抽一口极烈的青蛤蟆旱烟,眯起眼睛,望着即将落入长白山脉的夕阳,朝身旁一个约莫六七岁、正陪着一黑一白两头土狗玩耍的小孩子说道:“浮生,最让东北虎忌惮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00斤的野猪王,而是上了山的守山犬。”许多年后,老人躺进了一座不起眼的坟包,那个没被大雪天刮烟炮冻死、没被张家寨村民戳脊梁骨白眼死的孩子终于走出大山,来到城市,像一条进了山的疯狗,咬过跪过低头过,所以荣耀。其爷如老龟,死于无名。其兄如饥鹰,搏击北方。其父如瘦虎,东临碣石。那绰号陈二狗的他,能否打拼出一世荣华?---------------
烽火戏诸侯 ·生活 ·完结 ·113万字
7.2分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
废土之上,人类文明得以苟延残喘。一座座壁垒拔地而起,秩序却不断崩坏。有人说,当灾难降临时,精神意志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有人说,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有人说,我要让我的悲哀,成为这个时代的悲哀。这次是一个新的故事。浩劫余生,终见光明。
会说话的肘子 ·异术 ·完结 ·290万字
9.4分
天才相师
天才相师
少年叶天偶得相师传承,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往圣继绝学
打眼 ·生活 ·完结 ·274万字
8.0分
黄金瞳
黄金瞳
电视剧《黄金瞳》由张艺兴领衔主演,于2019年2月26日震撼开播!……典当行工作的小职员庄睿,在一次意外中眼睛发生异变。美轮美奂的陶瓷,古拙大方的青铜器,惊心动魄的赌石接踵而来,他的生活也随之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打眼 ·生活 ·完结 ·410万字
8.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