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8章)
江原,一个很闷的男生,如每一个青春期里面的你我一般,如一个心思郁结的诗人,满眼是过去未来的迷茫。像是埋在土里不知道什么时侯能发芽的种子,直到那天看到泥土缝里透来的熟悉的,如同上辈子沐浴的光。

第1章 重逢

喂,你知道鲸鱼么?在大海里缓慢的游走,每一秒都像是在找寻新的方向,又像是在沉浸在回忆来时的海区。那你怎样杀死鲸鱼么?其实只要给他吸入塑料就好了,鲸鱼慢慢把塑料吸入,然后又排泄不出去。就像是青春每一个无聊的少年,而时间像是海里的塑料,一点点吸入,慢慢累积在心里,不起眼但又没有办法忘记。给每一个在大海里迷茫又只擅长回忆的鲸鱼。-江原

2011年9月,大二如期开始了,大一新生的军训才刚刚结束,夏季的热气还没有完全褪去,闷热的天气让自习室里的人都有些昏昏欲睡,教室倒数第三排有一个睡着的少年,利落的细碎短发,格子衬衫配阿迪的运动裤倒也算是干净,只是口水都慢慢滴在了手臂压着的习题册上,把原本就没打开的习题册上湿了一块,名字拦上的“于洋”的字迹都有些快看不清了。

身旁的同学实在看不下去,用手怼了怼睡梦中的于洋,说:“你说你一个学生会的部长,挂科也就算了,还拉着我复习。复习也行啊,一会就睡着了,你在梦里解题呢!”

于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说:“我刚梦到了春日了,你就把我叫醒了。”

“好嘛,还没醒。”江原嘟囔着,心里想着,又是哪个动漫的人物。

好像两人的对话,吵到了前排真正自习同学,一时间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略带杀气的目光。于洋这才作罢,双手合十,咧嘴做出道歉状以平息众怒。

忽然,于洋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接通后,小声和电话那头说了两句,大致意思是,网吧五排四缺一。于洋扭过头,小声的说:“江原,我走了,你帮我把书带回去吧。”

江原也有些生气,但没有发作,手头上的社团工作还积压着,马上又要6级考试了,只好埋头继续。

原本以为家长说的上了大学就不用学习了,全都是骗局,大学数学和大学物理还行,但是偏偏最薄弱的英语还要考试,头疼不已。

从自习室出来已经是晚上10:20,打扫卫生的阿姨都有些不耐烦,在第三次催促下,江原还是抱着书离开了教室。从3号教学楼到宿舍楼要经过一段很陡的上坡和下坡,期间还有两颗路灯已经老化到只能发出微弱的光,能见度实在不足。因为新学期刚开始,同路自习的人不算太多,多半是需要补考的学生,而他们多半也和于洋一样不会坚持到很晚,所以,一路上,显得格外的寂静,很像很多悬疑剧或是恐怖片的场景。

电话想起来的时候,江原也是一惊,屏幕上显示的是:曦姐。

“我的大部长,今天招新欸,你怎么没有来,明天面试必须给我到场。”

袁小曦,机械班级里面为数不多的女生之一,女生一般都叫大姐,男生一般称之为大哥。不幸的是,在大一的时候,我们加入了同一个叫做“笔落星河”文学社的社团,而大二的时候,又被她威逼利诱着当了编辑部的部长,今天是社团招新的第一天。

“知道了,我的大社长。”我惊魂未定的拖着长长的尾音。

“你这人啊,不逼不行的,还有那个形体部的事上点心。”电话那头还在唠叨着。

江原有些不耐烦,正想要找个借口挂电话,身后传来一阵自行车的铃声,还有一个女同学急促的叫喊声:

“同学,让开,要来不及了。”

自行车的把手微微碰到了江原手里的书和手臂,习题册洒落了一地,而自行车也稍微倾斜,但还是被稳稳的抓了回来,顺着下坡路扬长而去。后排座上的姑娘好像看到了江原的窘态,但还是紧紧的抓着前排的姑娘,微微点下头以示歉意。

望着昏暗路灯下远去的背影,浅黄色的过膝长裙,马尾辫扎得很高,斜刘海延伸出来的头发顺着侧脸的线条吹到耳鬓处。江原有些恍惚的站在原地,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2006年,初三,平海初中部,全市排名第二位的中学。第一学期期中结束,又是宣布成绩的日子,名次单贴在教室后排的墙面上,已经围的水泄不通。不久便有人叹着气陆陆续续离开,江原没有着急去凑热闹,坐在座位上,看着88分的英语试卷久久出神。

直到被从厕所回来的另一个少年打断,少年把湿漉漉的手在自己身上擦了擦,看着有些郁闷的江原,又把手在江原的蓝白校服上蹭了蹭。

江原作势要躲,却被少年一把抢过,少年有些不解:“江原,你就为了这个?”

“嗯。鞠鹏,你还给我。”江原一把抢了回来。

“没事,我看过了,你第11名,你还苦恼啊,我这从每次看成绩名单都要从后往前数的都没说啥。”鞠鹏拍着江原的肩膀安慰着。

“对了,还有一会按成绩选座位,我不和你坐同桌了啊。”

“为什么?”江原有些不解。

但是,江原抬头看向鞠鹏的时候,顺着目光看到了后三排的季闻,季闻也是害羞的低下了头。

“你小子重色轻友啊。”江原笑着说。

鞠鹏一把按住了江原的嘴。

下午午休结束后,在第一节课开始前,班主任推门进来,站在讲台上,说:“老规矩,到门口按照成绩排队,然后自己选座位,最后我再微调,你们不要想着浑水摸鱼!”

说完,教室里瞬间炸开了锅,所有人激动的往门外走,几个面容姣好的热门人选面前瞬间挤满了竞争的人。在所有人都陆续站到门口后,江原才缓缓起身,找到队伍前排中部位置站定。在前十名筛选完最佳的第三排到第四排的最佳视觉位置后,轮到了江原。

班主任看着江原的时候,似笑非笑的说:“你都第三次靠第十一名了,在我眼皮底下“隐蔽”的很好嘛,努力点不要做小透明,好么?”

兼任语文老师的班主任倒是很喜欢江原这类不惹事不闹事的学生。

江原看了一眼队伍后面遥远的鞠鹏,思忖了一下剩下的为数不多的老师不大容易注意到的地理位置,然后在第三排角落靠墙的位置默默的坐了下去。选择第三排的原因,是考虑到当时到一米七的身高;选择角落的原因,是至少可以靠堆的奇高的书本让自己在“闹市区”获得片刻的“安宁”。然后打开习题册,听天由命。

很快,所有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不少人路过江原的时候,只是简单的看一眼,便匆匆往后排走去。班主任也走了进来,看着教室里的新布局,检视了一圈,说:“我简单的换几个位置,季闻你个子矮,坐倒数第二排看不清吧,你去和宋军换一下。”

教室里一阵嘘声,还不等季闻反驳,班主任老师杀人般的眼神就落在了鞠鹏脸上,望着两人宛如电视剧般的“生离死别”的场景,江原有些微微幸灾乐祸的表情。

“报告!”一声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教室里的喧闹。高挑的姑娘站在下午的日光里,约莫这1米67的高度,半敞开的校服里是淡黄色的T恤。

班主任转身问道:“你怎么现在才来?”

“老师,我不舒服,去了医务室,中午在宿舍里睡了一觉。”门口姑娘一脸淡定的回道。

“进来吧,我们座位都定好了,你就坐江原边上吧。”班主任说完,转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开始写下节课的文章名。

站在门口的姑娘也径直走进来,从原座位上拿了语文课本,环视一周,然后朝江原走了过来,挪开凳子坐下,开始装模做样的听课,期间还在老师走到教室中间的时候,打了一会瞌睡,最后五分钟索性把头埋进了课本里。

课间,大家开始手忙脚乱的把原先座位上的书本,搬到新的座位,厚厚的半米高的课本和练习册让新同桌有些狼狈,但还是拒绝了一众想要帮忙的男生。最后放在桌上的时候,重重的砸了一下,书本也顺着惯性的方向倒了下去。忽然间,一只白嫩的手伸了过来,接住了落在空中的本子。女孩抬眼望去,是江原。

“谢谢!”最后还是女孩先开了口。

“不客气,我叫江原。这次第11名。”江原磕绊着回答道,原先酝酿了好久的开场白除了名字,一个字也没有说对,还莫名其妙的炫富般的提了成绩。

“我知道,我是乔安娜。”姑娘莞尔一笑,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冷笑话。

江原给了一个标志性的假笑后,侧过身想着厕所奔去。从厕所回来的时候,刚好路过后排的成绩名单,下意识的瞅了一眼,然后看到了乔安娜的名字,前面的数字是6.第六名!像是一个刚有些名气的侠客,遇到了劲敌。

5年后的当下,江原好像又看到了那天站在门口的熟悉的身影。低头捡起掉落的书本和习题,直起身的时候,有点头晕,估计是自习的时间有些久了。但脑袋里的身影好像还没散去,江原手顶着太阳穴微微摇晃了两下脑袋,才渐渐站定

“错觉,一定是错觉,今天脑子学坏了。”江原宽慰着自己。

夹在习题册里还有一个粉色的方形短款钱包,江原打开金色的锁扣,三层夹层,里面有饭卡,银行卡还有现金若干,江原拿出饭卡,上面赫然写着:贺晓彤,工业工程系2011级。江原回想起,刚才呼啸而过的自行车和后座熟悉的姑娘,想到姑娘手里的浅浅的包,叹了一口气:“果然是我错觉。”

收拾完,再看表的时候,已经近11点,江原一下慌了往宿舍楼跑去,紧赶慢赶还是被宿管阿姨锁在了外面。尝试推了几下门,叫宿管阿姨开门,但貌似阿姨去各宿舍检查了,不在岗位。便打电话给于洋,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有了回应。

“你在宿舍吗?帮我找下阿姨呗,我被锁外面了。”江原有些着急。

电话那头的于洋不以为意的说:“没事,那你来找我吧,我们在网吧包宿。”

江原又是满脸黑线,想了想一会因为晚归还要被阿姨念叨登记,索性答应了于洋,背着包向着校门口的网吧奔去。

校门口的浪淘沙网吧,是附近远近驰名的地标性建筑,一楼是各色的零食,小饭店等商铺,进到二楼才是网吧的主营区域。进门的时候,能闻到清晰的各种烟草泡面混合的味道,交完了包夜费用后,找到了角落里正在开心五排的于洋,江原在他身边的沙发坐下,并把沿途买好的咖喱鸡丁炒饭的外卖递给于洋。

正在角色死亡读秒的于洋一下子激动的结果饭盒,说:“你太好了!我要是个姑娘,我一定嫁给你。”

“你不是姑娘,你俩也可以一起啊。”同宿舍的另一个重要成员发话了。花城,人送外号“花少”,标准的富二代,擅长沾花惹草,连到网吧都穿的格外整齐,小西装和江湖气息十足的网吧氛围实在是有些不搭。

“花少,我实在想不通,你这但凡出门穿的跟走红毯似的,宿舍里袜子都能放一周都不洗,你是怎么想的?”同宿舍的阿莫从对面排座位探出了脑袋。

花城嗤之以鼻:“你懂什么,知道什么叫外在美么?流于外表的美叫外在美。再说,我一会还约了姑娘看午夜场的电影呢。”

“感情今天咱宿舍没人啊!”江原有些被惊到。

“所以我才叫你出来,怕你一个人寂寞啊!”于洋边扒拉着饭边说到。

好嘛,宿舍四人众到齐了。

另一边,贺晓彤带着乔安娜惊险的赶上了宿管阿姨锁门,推着车进去的时候,两个人都喘着重重地粗气,也不免被阿姨念叨了两句。推开宿舍门的时候,另外两名姑娘早就洗漱完毕正在互相敷面膜。

贺晓彤边把车子推到墙角靠好,转身笑道:“你俩这方圆组合倒是郎情妾意的,要不要再互相画个眉?”

方璐倒也没有搭理,只是慢慢揭下了脸上的面膜,往垃圾桶一扔,说:“我这不是看圆圆老打游戏辐射影响皮肤嘛,给她补补水。你们要不要也试试,我刚买的。”

安娜看了一眼,方璐地地道道的北方姑娘,短发,微胖,为人豪爽热情,公认的一舍之长,负责维持正常的生活秩序。而一旁敷着面膜还不忘点着鼠标的是李圆圆,南方姑娘,瘦瘦小小,1米6左右,话少,但玩起游戏来倒是很疯狂,宿舍里总能听到利落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安娜心想:真的很难想象,他俩居然能成为要好的朋友,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物种啊。

方璐洗完脸,掏出面膜递给安娜,安娜摆摆手,说:“谢了,我只想早点洗洗睡了,晓彤硬要带我去逛街,然后带我迷路了一天。”

“晓彤,不是我说你,你一个本地人,居然还能迷路,还带着安娜一起迷路。你俩要是再晚点就等着睡网吧吧。”方璐又开始作为舍长进行训话。

“你就饶了我吧,一周你都训了我四回了。”晓彤用手搭过方璐的肩头,作求饶装。

“你还知道啊,今天才周三啊!”方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家长气势。

话音刚落,宿舍灯熄灭了,还在点着鼠标的圆圆开口了:“啊!网断了,我的副本还没打完呢。”圆圆很明显是被眼前的肥皂剧吸引了。

方璐开始指挥:“圆圆关电脑,把脸洗了,面膜不能敷太久,会反吸水分。晓彤和安娜赶紧洗漱完上床睡觉,明天还有学生会面试呢。”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