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21章)
本书是警匪刑侦题材代表网络作家常书欣继《余罪》后备受期待的经侦题材小说,讲述了就读警校侦查学专业的金虞虽然专业水平过关,但因笔试能力太差,毕业五年都未能考上公务员。五年来,为了留在城市生存,金虞混迹在市井底层,学会了一身下九流功夫,讨债水平尤其出挑。与此同时,经侦局局长池清源正为市内积压已久的民间资本借贷案发愁不已,金虞的出现令他眼前一亮,他招募金虞作为特情队员,和其他几个性格各异伙伴共同协作,以催债为突破口抽丝剥茧,以期抓住幕后黑手。而随着案件逐步明朗,金虞的真实身份也渐渐浮出水面,她又将遇到怎样的考验与抉择?鱼,我所欲也!
上架时间:2021-12-06 14:31:58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第1章 序章

巨大的幕布缓缓沉下,昏暗的斗室像是被推到了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五彩斑斓的画卷上各种人粉墨登场。吵架声、车喇叭声、狗叫声、商场的音响声……一股脑儿地灌到了人的脑子里,酸甜苦辣咸的市井生活与嘈杂滋味,一同涌上来。

这画面,真不怎么好看。

画面一:

大白天,三四十个人往一个小公司的门脸里面挤,嘈杂中能听到“搬空!”“我家里缺电脑,都别和我抢”“那空调不错,我要了”等各种尖厉的声音。

不到三分钟,扛着电脑主机的人率先出门,后面像开闸泄洪一样,有的抱着盆栽和显示屏,有的扛着椅子和工艺品,还有的两个人抬着桌子和饮水机。

顷刻之间,小公司就空了。

这些人肯定不是搬家公司的,看那铝制的门都给挤得变形了。正当观者以为没人了,却见最后一个女孩子啥也没有搬,只拖了一个人出来。

西装革履的财务斯文扫地,挣扎半天就连西装都脱下来甩地上了,却还是被这女孩子捞了回来,如猫抓老鼠一样,流畅自然。财务一把鼻涕一把泪,叫得像杀猪一样:“你就放过我吧,咱们无冤无仇的!救命呀……”但是路过的人都急忙躲得更远一点,只当这是夫妻打架,这男的动手能力比较差。

“我啥也没有,只剩下你了……”女孩子一笑,眼里像是撒了一把钻石,晶晶亮亮。她扯着嗓子,故意把话往歪了说,引来了吃瓜群众的围观。不过她的手“咬定青山不放松”,钳子一样扣着男子的肩膀和胳膊,这人就算是插翅也难逃。

镜头下,男子心虚的衰样一览无余。

财务一拍大腿,绝望地当街把腰带一抽,从内裤口袋里翻出来几张欠条。女孩子两眼放光,手沾着唾沫数数:“你早点儿拿出来不就结了?这些都是死账,你留着也没用,还不如给我呢。”

女孩子的话还没说完,财务拔腿就跑。她瞥了一眼镜头,眼珠子一转,也立刻拔腿就跑,只不过是朝着和财务相反的方向。

昔日繁华的小公司,彻底空了。

画面二:

广角镜头里是乌压压的一群蚂蚁,拉近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人头攒动。荧光绿的交警和藏蓝色的民警拉出来几条隔离线,警铃大作,警灯闪烁。橘红色的消防员把缓冲装置布置好,拿着大喇叭疏散人群,但是人越疏散越多,都聚过来要看热闹。

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顶层——顶层有人要跳楼。将近两百斤的胖身体骑在护栏上,不上不下地撩拨人的神经,吃瓜群众过足了瘾,甚至有人在底下打赌,赌他跳还是不跳。两家新媒体派来的记者现场直播打擂台,一个说肯定跳,一个说肯定不跳。

谈判专家上去了三个,都没能把这人给劝下来,第四个堵在了路上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两个警察窃窃私语:

“他们之前劝过三个,都跳了……这个能不跳?”

“肯定会跳,还用说吗?”

远远有一个人影,挥舞着一团卫生纸类似物蹦跶到了画面里。身形不甚清晰,只觉得很熟悉。

画面三:

先是一幅花团锦簇的画面,许多人在热烈庆祝某追债公司挂牌上市。五星级大酒店装饰得富丽堂皇,政商两界有头有脸的大佬都坐在第一排,啤酒肚把桌子顶出去有段距离。

再一转,画面就变成了活跃在大街小巷的烂面包车。车上贴着不少广告:专业收债,电话号码×××××××××××。镜头拉近的时候,冒出来一张肥腻的占了满屏的脸,他抖了抖比女人的胸脯还厚的两块肉,肉上左青龙右白虎,在骄阳的烤炙下模糊掉色。

远远地听见一声吆喝:“鱼要跑了,快来!”

原本透着一条缝的面包车门一开,流水一样哗啦啦地倒出来十几条大汉。前面的人一边跑,一边把一张不锈钢椅子的四条腿、靠背、板面拆成了十几根棍子,递给后面的兄弟们。这伙人人手一根铁棒子,朝着胡同口奔过来,杂七杂八的声音震得镜头都在颤动:

“杂种,可逮着你了!”

“还钱!”

“不还钱剁手指头!”

……

镜头再看不到人影了,只听得到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用看画面也知道,肯定是打起来了,打得还挺厉害。

令人心神振奋的画面到此戛然而止,遥控器的红外线光闪了一下,色彩斑斓、栩栩如生的画面变成了一片白花花的墙面。斜阳洒在上面,浮着一层淡淡的金色。

“嗯?有什么想法?咱们集思广益,交流一下。”

“……”

这一问一答,不是在某个国产剧的胶片审核现场,而是发生在晋西省公安厅厅长严立本的办公室中。对话的两个人,也不是普通的上下级,而是晋西省公安厅厅长严立本和新建制不久的经济犯罪侦查局局长池清源。

池清源的手原本想要摸水缸,他要是端起来能喝上十分钟。但是严立本轻轻地咳了两声,他缩回了手,谨慎地开口道:“这种小范围的社会治安案件,当地派出所就完全可以胜任。投资外逃,项目停滞,需要牵线搭桥的政府相关部门先配合。打黑除恶是我们今年的重要任务,会以公安局和下属派出所为主力单位,其余警力全力配合。”

有些想法一闪而逝,池清源其实想问一下,刚才画面中的女孩子和案件有什么关系。他手里有完整的资料,图片资料显示,视频资料的第二个没放完的画面里,就是这女孩子拿着一把欠条把要跳楼的小老板从鬼门关给逼了回来。

池清源迫不及待地翻到最后关于女孩的记录,上面只有寥寥两个词:路人、群众。

在严立本的眼里,池清源是个能人,不然不会把他调到经济犯罪侦查局这个位置上来和检察院经常打交道。

想要在这个位置上做出成绩来,需要铁腕。

池清源头发浓密乌黑,大眼深眉,但脸上沟壑纵横,脸盆一样的国字脸上一张厚嘴唇格外醒目。天赐一张老农脸,偏偏在这几年所向披靡,令人闻风丧胆,不过这位警神的职业生涯想再进一步也很难。据小道消息,不少领导虽然不喜欢这位经侦局局长,但是喜欢把他的宣传照从报纸上剪下来压在枕头底下,拿来辟邪有神效。

不过有本事的耿直人,也不会尽往自己身上揽事儿。池清源厚道,但是不好忽悠。

严立本用手指关节敲了敲桌面:“这案子已经定下来由经侦局来办,需要的技术人员和办案人员让你们优先调,省厅新购进的设备给你们优先配给。任务也不重,就是这些社会影响恶劣的案子都和高利贷有关,查一下。”

“为了配合扫黑除恶工作,我们也在努力中。”池清源说得一本正经。这话也没毛病,但是仔细一回味,就发现了:不担责任呀。严立本皱了皱眉头。

池清源端起茶杯喝水,示意自己带来的跟班说话。这年轻人刚才就是个背景板儿,不声不响地坐在池清源身后,完全没有存在感。他一开口,严立本才发现办公室里还有这么一个年纪不大的帅哥,目测也就本科刚毕业两三年的年纪,警衔却是二级警司,职务已经到了科级。

后生可畏呀。

帅哥推了推黑框眼镜,在得到池清源的示意之后,瞬间像一台被按了开关的电视机一样开始字正腔圆地播报《新闻联播》:“民间借贷又称民间信用借贷或个人信用借贷,俗称高利贷,指居民个人向集体或个人提供的信用借贷。一般采取利息面议、直接成交的方式。我国民间借贷由来已久,而近年来,随着国家利率政策的调整并受农户小额信用贷款难的影响,高利贷市场更趋活跃。”

“和借贷行业无关的公司团体也疯狂进入,排名前十的六家通信公司扩展了借贷方面的业务,排名第一的房地产龙头老大也介入其中。原本涌向股市、楼市、互联网行业的资金,集体涌向借贷行业。”

“目前农村高利贷交易额高达8000~14000亿元,仅泾南省东南部地区就有3000多亿元。另据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对20000多农户的调查,去年农户的借款中,银行信用社贷款占32.70%,私人借款占65.97%,其他占1.33%,可见,我国民间金融仍是今后相当长时期内农户借贷资金的主要来源,但目前民间金融在法律法规上尚没有任何合法地位。”

“而在城市里各大银行缩紧银根,公司借贷……”

帅哥的面前连一张纸都没有,专业名词和数据却张嘴就来,脑子像个存储量巨大的硬盘,给人的印象是震撼加乏味。

而帅哥自己是体会不到的,他神采清明,洋洋洒洒能说一天一夜。

池清源在严立本的脸变色之前打断了他:“小顾呀,说重点。”

“高利贷的范围广,利息高,参与者众多,不好查。”所谓的重点,就是把领导的为难之处以书面材料的形式当面摆出来。

帅哥脑子里的资料也可以选择性地输出。

现在遍地都是高利贷。想在路边开个像样的饭店都需要七八十万的投入,普通小老百姓的房子是贷款买的,和银行签了三十年的卖身契,肯定不能抵押了再去贷款,只能从民间贷款那里拿。

查案子,查那些穷凶极恶、千里逃窜的犯人很需要技术含量。但是当遍地都是嫌疑人,且大家默认法不责众的时候,如何坚定推进,这更考验办案团队的技术含量。

不是简单一句“查”,就能查清楚的。

严立本再松了口,说可以通过非常规渠道从全省范围内紧急抽调各单位的骨干警王来配合。池清源当即领了任务。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简单的任务落不到经济犯罪侦查局局长池清源的身上。

出了省厅大门,暮雪纷纷扬扬。

小顾上车之前把大盖帽上的雪拂去,好奇心重地问了池清源一句:“局长,录像带里那女孩子,她是谁呀?”

只一眼,那女孩子就给观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池清源的表情有些复杂,在一线工作多年的经验让他对某些东西更加敏感,但想了一圈发现居然没有准确的词语能表达。他沉思了片刻,回答道:“路人,群众。”

警车朝着机场的方向驶去。他们这次到省厅来做了万足的准备,带着明确的目的。现在目的已经达到,算是争取到了接下来办案的必要条件。

至于厅长严立本给他们看的其他单位拍摄的执法录像资料,只能算是个意外。

嗯,意外。

小顾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这么牛的路人?这么风骚的群众?女的呀!这是一朵盛开的奇葩呀!是他的菜。

“杀呀!”

“你个傻货!”

“赶紧奶一口呀!!!”

“老子在键盘上撒把米,鸡都比你走位风骚!!!”

“你他妈的昨天晚上是不是喝多了,手咋残成这样!!!”

……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行人的皮鞋踢踏声都到跟前了,这人还没有发现,嘴里叼着一根烟,跷着二郎腿,正狂拍键盘,多屏幕分节操作的另一个显示器上还开着一个外挂。他像千手观音一样忙碌着,嘴上还不闲着,冲着耳麦咆哮着:

“你奶呢?”

“奶!”

“快奶一口!”

他骂完了还甩一下三个月没有修剪的刘海。而他的身后,一群热血青年看起来都很亢奋。脏话和术语齐飞,特效混响震得桌子微微颤动着,似乎每个人都是扛着BGM(背景音乐)音响来打群架的。键盘声、主机嗡嗡声,不绝于耳,汗流浃背的大小伙子们个个眼睛通红。

讲真的,郭文龙觉得这一刻是自己职业生涯里距离牺牲最近的一次。他和丁蓓蕾确认过眼神,都很想立刻自戳双目,然后装作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丁蓓蕾如果现在手里有一个平底锅,立刻就能扣在这家伙的脑袋上。

眼前见到的人和之前跟省厅领导说的完全不一样,他们给上级描述的人是这样的:

那是一个优秀的同志,完善了我们的安全网络,升级了木马病毒防御系统。他经常一个人加班到深夜,在技术方面无可挑剔,在源代码失窃案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现在,他是我们技术部门的骨干,是中流砥柱。下一步的网络安全工程搭建工作,我们将派他作为主要工程师。

“谁让你们把单位当成网吧的?都给我站起来!”滨海市网警支队队长吴迪原本笑容满面,现在成了怒容满面。他在桌子上狠狠一拍,恨铁不成钢的怒吼声一下子压过了游戏的声音。

整个乌烟瘴气的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别着肩章的青年把头探出来,一看是外出学习的队长吴迪提前回来了。打游戏打得东倒西歪的人,一个个马上从位置上笔直站起。吴迪走过去就想上手暴揍,但是碍于有其他人在,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之前令人热血沸腾的音效还在响着,气氛有些尴尬。

之前喊得最响的那个在站起来的时候,脚指头往前一探,把插板上的开关给摁了。

此时此刻,安静极了。

王者站得笔直,其实心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滨海市网警支队的所有领导都到齐了,而后面人的制服、警号、气场都和他们不一样。王者扫了一眼,只想到了两个字:

省厅!

妈呀,打个游戏连省厅都惊动了。我费那么大劲儿考进来,难道现在要卷铺盖滚蛋了?体制单位不好进但好出,出去可就再也进不来了!

吴迪气得脸红脖子粗,郭文龙一贯是好脾气又护短,现在脸上也沉得能滴下水来,明显这下他也兜不住了。

王者站着,连鞋都穿反了,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他的余光扫过距离他最近的丁蓓蕾。这位美女领导和他的视线相碰,平日里连个微笑都舍不得给,这下子大眼睛居然对着他频频闪动,暗送秋波。短短几秒钟抛的媚眼,比认识这两年来加起来的,都多。

这是在暗示什么?

“领导,我要写检查吗?”王者觉得大家都是网络安全方面的高手,在这种场合下撒谎无异于自杀。

他头一次没有为自己狡辩,就这么认了。不知道为啥,他认罪之后美女领导眼里的光都暗了,似乎还听到了领导们集体心碎的声音。咋了,领导们是想要听他睁着眼睛说瞎话?

完了,王者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成了支队的千古罪人。

“池局,这是我们网警支队的王者,您看现在就把他带走吗?”郭文龙问道,似乎是想早点结束这个尴尬的场面。

被称为池局的中年男子一言不发,把王者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像一个挑选货物的老农抠抠搜搜地挑挑拣拣。他对着郭子龙点了点头。

旁边一名年轻帅气的警官,在这么紧张的氛围里笑眯眯地看着王者,那眼神,像看动物世界一样。王者打量了一下自己和人家的区别:是绅士和野兽的区别。人家书卷气十足,衬衣警服穿得一丝不苟,皮鞋锃亮;而他吊儿郎当地穿了保暖秋衣配牛仔裤,底下还有一双棉拖鞋。

人家率先伸出手,颇有礼贤下士的味道,自我介绍道:“我叫顾非。你就是王者?”

王者觉得脖子上凉飕飕的,答道:“嗯,我就是。”

顾非依然笑眯眯的,颇有些感慨道:“我听说过你,少年天才,破了《漫天战火》源代码失窃案。”

王者答道:“这是集体的智慧。”

顾非相当满意,响亮地招呼一声:“行了,走吧。”要的就是你这种闷骚的奇葩。

两个警员直接越过了王者,将桌子上的鼠标、鼠标垫、机械键盘等直接倒进了纸箱子里,还把抽屉里的醒脑油、零食以及珍藏的丁蓓蕾的照片也全部打了包。

美女领导的脸红了一下,狠狠地瞪了一眼王者。但是王者再也没有了解释的机会,直接被两个警员架着给抬了出去,只有一串串声音传过来:

“我就打个游戏不至于吧?用我写的程序查敏感词,咱们删帖的效率高了一倍,比博士生论文查重软件还灵敏还便宜!你们不能把我扫地出门!”

“现在是下班时间!我在这儿值班,那些哥们儿是我打电话从宿舍叫过来的!”

“我还会回来的!”

……

这边,池清源直接装作睁眼瞎,略过了所有的尴尬,非常激动地握着郭文龙的手:“紧急调任,多谢理解!”

郭文龙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其实这么优秀的人才,我是舍不得的。”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我巴不得他赶紧调走呢,这天天蹭单位的网,浪费单位的电,损耗单位的电脑,打他自己的游戏,吓得我每天心惊胆战操着一颗老母亲的心。能调多远调多远!送走一个王者,还单位一个清净。看把这些好孩子给吓得……

丁蓓蕾开始气得瞪眼,眼看着王者被拖走了,又有些着急。她想要打听一下,但是级别又不够,最后只能在心里暗骂一句:活该。

作者还写过
斗贼
斗贼
《余罪》作者常书欣,最新力作!独家电子书抢先发售!比《余罪》更过瘾!贼喊捉贼,比贼更贼!长安城内,一群贼的身影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他们“偷技”了得,甚至警察也琢磨不透他们的团伙结构;“小偷”们不分地域、种族、文化、性别和年龄,从混迹人群中的扒手,到躲在火车中的扒手,以及公交车内隐藏偷盗的流氓;他们似乎离我们很远,似乎又很近,看似悄无声息,却又如影随形;警察找到了专业资深的技术员孙韶霜,针对长安城内的一群贼,开始了一场追踪贼迹侦查之旅……《斗贼》以数起偷窃案件为切入口,为读者揭开了一张当下社会“偷贼”的犯罪网络,公开了每一个盗窃案件背后的正邪交锋。
常书欣 ·悬疑 ·27.6万字
9.5分
反骗案中案3
反骗案中案3
你被骗过吗?《余罪》作者常书欣力作,为你逐层剥开网络诈骗的现状与秘密。两省警方联合破获一起特大网络诈骗案。随着调查的深入,案件涉及的跨国黑产浮出水面,国家网络安全总局紧急派人奔赴中州,探寻黑产幕后黑客“逆风”的背景。返回中州的反诈骗小组,接到了中州各分局的求助,开始着手处理一系列积案。一切似乎回到正轨,但一段偷拍视频突然在网络上疯传,斗十方被推上风口浪尖,职业生涯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常书欣 ·悬疑 ·16.5万字
对弈
对弈
故事的主人公帅朗,是反扒、反骗专家——一名铁警大队长帅世才的儿子。从小随父亲在火车上长大,耳濡目染之下对骗局有非常高的敏感度。帅朗的成长经历是坎坷的,由于父亲工作繁忙,忽视了家庭,母亲不堪忍受离开了他们,父亲又成立了新的家庭,帅朗也因此与父亲产生隔阂。大学毕业后的帅朗决定自力更生,一个巧合下与一个骗术大师相遇,卷入了种种纷争,帅朗机智应对各种局势,最终识破一个个骗局,与警方合作将犯罪分子绳之于法。
常书欣 ·社会 ·23.3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