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59章)
(双强,双洁,甜宠) 大兴朝女帝时颜死了,再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大兴朝大都督恒景不受宠的夫人。 想起自己冷落恒景,甚至冷暴力恒景的过往,时颜: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后来,她发现恒景心里有个白月光。 再后来,她发现,那个白月光……似乎就是她自己……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争风吃醋

四月,大兴朝京城望京时常被蒙蒙细雨包围,仿佛被罩上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雨帘子,宁静而飘渺。

紫禁城皇帝就寝的太和宫外,一名身穿铠甲,五官英气俊美的年轻将军正身姿笔挺地站着。

他是掌管大兴朝百万大军,年纪轻轻便因卓越的战功受封万户侯的神威大将军——恒景。

此时此刻,他已在太和宫外站了一个下午,足足两个时辰。

守在太和宫前的侍卫之一抬头看了看越来越沉的天空,心里暗自嘀咕,虽然这几年陛下不待见这位爷,但这位爷到底是从小和陛下结下的情谊。

谁不知道陛下刚被韩丞相找回来那会儿,和他形影不离,日夜相伴,差点就让人以为这位爷会独得陛下恩宠。

谁料圣心难测,很快陛下就对他厌倦了,这六年来召见他的次数屈指可数,见了面也只冷冰冰地说正事,连正眼也没给上一个,着实让人心寒。

但谁知道什么时候陛下又念起这位旧人呢?

别的不说,光说脸皮子,这位爷是一年比一年俊了,可不比陛下那几位相好差到哪里去。

再说了,即便陛下再不待见他,这位爷的能力可摆在这儿呢,那身上的军功可都是他自个儿从战场上杀出来的,和他搞好关系绝对有利无害!

心中小心思滚了几圈,侍卫赶紧堆上一脸谄媚的笑,走上前道:“恒将军,小的瞧着陛下今儿不会召见您了,今天伴在陛下身旁的是虞小郎,虞小郎过来,陛下三天三夜不出宫门都是有的。

晚些时候将军还要出征,要不将军先回去?您有什么话要告知陛下,小的替您传达便是。”

侍卫边说边细细观察年轻将军的面容,见他一双坚如磐石的乌黑眼珠竟随着他的话,有一刹那的震颤,仿佛原本平静幽深的湖面忽起涟漪。

不禁心里微惊,啧啧感叹。

便是如今换了个女皇帝,以往后宫中那些个争风吃醋帝心无情的戏码还是永不歇场,只不过争风吃醋的人换成了身高八尺的男儿罢了。

就说女人当皇帝还是不比男人,把整个朝堂的风气都带歪了。

侍卫正恨铁不成钢地兀自摇头叹息,面前的将军突然开口说话了,“那你替我与她说,保重身体。”

许是太久没说话,又许是被某种感情扰乱了心绪,年轻将军出口的话带上了一丝沙哑。

侍卫一下子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抬眸看了看面前的年轻将军,心头微跳。

将军看起来依然沉静得仿佛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万年的石像,俊美英气的脸上却隐约罩上了一层阴霾,看着那紧闭宫门的眼神染上了几许血腥戾气,仿佛下一息就要提上大刀直接冲进去。

冲进去……杀奸夫。

侍卫被自己脑海中突然迸出的这三个字吓了一跳,连忙暗自甩了甩头。

不是他疯了就是这恒将军疯了,里面的人再怎么说也是他们陛下,他可以争风吃醋,却万万不该有独占陛下这种妄念。

便是他冲进去了,也只是落得一个谋反的罪名。

年轻将军显然不知晓侍卫心中所想,依然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宫门,一字一字地吐出,“等我回来。”

每一个字都重达千斤,狠狠敲在人的心底。

说完,年轻将军便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直到好久之后,侍卫才猛地回过神来,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只是,看着年轻将军逐渐远去的身影,他又忍不住有些怔然。

明明方才那人的模样骇人得仿佛地下的阎罗来到了人世间,怎么这会儿看着,又无端给人一种仿佛绵延了千年的孤寂之感呢?

……

此时的太和宫内,四处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熏香,其中,还夹杂着刺鼻的血腥味。

一身白衣的女人披头散发地倒在床上,嘴角边,被褥上,满是她咳出的鲜红色血花。

床边,一个石青色及胸襦裙的女子身子微抖,一步一步后退,忽然大吼。

“时颜,都是你逼我的!跟着你一个没有实权的女帝有什么用!别以为所有人都叫你一声陛下就很了不起!

你不过是……不过是路边的乞丐,要不是韩丞相把你带了回来,你哪有这几年的好日子!

韩二郎君那么欢喜我,我早说了,让你把我送给韩二郎君!

你却装得假仁假义,说什么我过去不会有好日子,我今日就与你直说了,便是我过去只是当个侍妾也比跟你窝在这个角落强!”

床上的女子虚弱得说不出话来,只是那一双仿佛看透一切的明眸直直地盯着面前的女子,眼中带着刀割般的凌厉。

旁边另一个石青色服装的女子被五花大绑,此时好不容易吐出了嘴里的布料,破口大骂,“青蔓,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

这些年陛下是怎么对你的,好几次你被人欺负,甚至差点被糟蹋,都是陛下出面把你救回来!为此不惜和韩丞相结下梁子。

我们自小伴在陛下身边,陛下从不把我们当做奴婢,而是当做掏心掏肺的姐妹,还答应会替我们寻一户好人家风风光光地嫁过去。

你怎么能,怎么能……”

青蔓长得美,从很久以前就被韩家二郎韩修旭骚扰。

她们以为韩修旭只是想隔应陛下,青蔓还时常装得一副忍辱负重的模样,要替陛下排忧解难,委身韩修旭。

谁能料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真的跟韩修旭勾连在了一起!

青蔓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笑得更加癫狂,“哪一户人家能比大兴如今最尊贵的韩家好?我能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怎么可能去过清粥淡菜的日子!”

女子被她这些话一噎,瞪大一双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仿佛第一天认识这个人一般。

“青婉……别说了……”

床上的女子突然虚弱地开口,讥讽地一扬嘴角,“是我愚蠢……与你相处了这么多年,竟是今天才看清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从十二岁被韩圻年带回这个皇宫起,她就一直谋划着要脱离他的掌控,至今已经七年了。

没想她隐忍了那么多年,暗中部署了那么多年,最终却是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功亏一篑!

“韩丞相的人马,很快就要来了吧……

你这回立了大功,以后怕是要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但以你的身份,要想嫁给韩二郎当正妻,还差得远呢……”

被说中了心里的痛处,青蔓身子狠狠一抖,咬唇大声道:“旭郎不会辜负我的,他说……他说他是真心喜爱我这个人!即便他以后娶了夫人,也断不会让我受委屈!”

饶是已经心如死灰的青婉听到她这话,也忍不住嘲讽一笑。

没想到这女人不但狼心狗肺,还是个天真蠢笨的!

韩俢旭的话能信,母猪都能在树上生崽了。

“是么?那你倒是得了个如意郎君呢。”

床上的女子却神色平静,仿佛真的颇为欣慰一般,低声道:“虽然你背叛了我……但你好歹侍奉了我这么多年……

我有个法子,能让你嫁与韩俢旭为正妻……”

青蔓一怔,不敢置信地瞪着她。

怎么可能!

而且,即便……即便她真的有法子,又怎么可能愿意告诉她!

女子依然平静地微笑着,“我反正都要死啦……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我不想带着恨死去……你过来啊,我发不出太大的声音,过来,我就把法子告诉你……”

青蔓依然满眼警惕地瞪着她。

然而,能嫁给旭郎做正妻,是她午夜梦回时也不敢想的事!

床上那女子的声音仿佛勾人的魔咒,让她的脚不够控制地一步步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低下了头……

仿佛电光火石间,一道锋利的银芒在青蔓眼前一闪而过。

她美眸圆瞪,连震惊都没来得及出口,喉咙处就喷溅开一大片血花。

她一脸不敢置信地瞪着面前被喷溅了一脸鲜血依然浅浅微笑的女子,就这样眼眸大睁地、满脸不甘地倒在了她身边的床上。

直到呼吸停止这一刻,她依然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不远处的青婉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陛下……陛下竟然就这样抹杀了青蔓。

虽然知道青蔓是罪有应得,但念及一起长大的姐妹情分,青婉的眼中还是忍不住噙满了泪水。

她也不知道,她们怎么会走到了这一步!

抹杀青蔓花费了时颜最后一丝力气,她只觉得全身仿佛一块破布,连手中薄如蝉翼的刀片都握不住了。

最后,她半阖着眼睛,艰难地道:“青婉……现在还有时间,你……快走……

在我床底下靠墙处,从左往右数第三块地板下面,有一条密道……”

也不知道青蔓那混蛋给她吃的是什么毒药,但她知道,她熬不过去了。

在宫中七年,她一步一步走得艰难,真的很累……很累了……

就是……对不起那些一直追随她的人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头脑已是昏昏沉沉的时颜头皮一痛,被人扯着头发生生提了起来,浑浑噩噩的神思竟回光返照一般清明了些许,耳边传来阴冷的低喝,“你这贱人,到底对青蔓做了什么!”

时颜勉力睁开眼眸,当看清面前眼神阴翳、俊朗的五官微微扭曲的男人时,嘴角嘲讽地一扬。

是韩圻年的嫡次子韩修旭。

她自然不会觉得,他此时的盛怒是因怜惜青蔓而来。

时颜嗤笑一声,道:“不杀死她,难道留着……让她给你们供出我身边更多的人?”

能在她眼皮子底下蛰伏这么久,青蔓自然不是个蠢的。

她知道自己对于韩家的价值,为了保留自己的价值,她不可能一次性把所有情报都告诉韩家。

看现在韩修旭这气急败坏的模样,她猜对了!

韩修旭的脸色越发阴沉,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狠狠扎进了时颜胸前。

时颜身子微颤,却依然哼都不哼一声,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把你手底下那些人都说出来,”韩修旭手握匕首,一点一点地往下划,锋利的刀尖轻而易举地破开女子娇嫩的血肉,咬牙狠声道:“这样,我心情好的话,还能留你一条全尸。”

时颜忍着彻骨的痛楚,不怒反笑,一双漂亮的桃花眸微微上扬,仿佛能勾魂摄魄一般,吃力地一字一字道:“韩二郎君,你不会以为我会在乎……我死后变成什么样子吧?

一想到我死后……你们还要因为我担惊受怕……我这心里就快慰啊,哈哈哈……”

时颜笑到一半,面前的男人就突然脸色一变,猛地抽出了她胸前的刀,喷溅出来的鲜血顿时溅了他一脸,把她仿佛垃圾一般丢回了床上。

时颜猝不及防地撞到了冰冷的墙面,被一口血呛得不住咳嗽。

娘的,都要死了,还不让她死得痛快一些。

韩修旭看着床上的人,被气得忍不住大口喘气,突然伸出鲜红色的舌头,舔了舔脸上暗红的血迹,嗓音低柔仿佛情人间的耳语,“呵,你别得意,你都要死了,还以为你手底下那群乌合之众能成什么气候不成?

我老早就看你这个女人不顺眼了,你应该感谢你身边那个贱婢让你死得那般容易。

如今天下大势已定,这个天下就是我们韩家的,你就在地底下,好好看着我是怎么把你手底下那群不长眼的人找出来,一个个扒皮抽筋的罢!”

说完,一甩袖子转身,厉喝喝:“清理一下,把这房间里一切可疑的事物都整理出来。”

“是,郎君!”

时颜只觉得眼前的景象越发模糊,耳边嗡声一片,眼皮像被灌了铅,让她想再白韩修旭一眼也无法。

这一回,是真的要死了吧……

只是,她不甘心啊……

她八岁来到这个世界,成了一个流落街头的小乞丐。

她以为凭借自己的努力,就能让自己和身边的人都过上好日子。

一开始,事情也确实在逐渐好转,她认识了一群伙伴,赚了人生第一笔银子,还买下了一栋属于自己的院子,有了一个家……

谁知道,后来,她会遇到韩圻年……

那是她噩梦的开始。

如今,她还没亲手了结这个噩梦,就要死去。

这让她如何甘心?

老天若是有眼……老天若是有眼!

作者还写过
君侯总是被打脸
君侯总是被打脸
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不近女色,甚至背负克妻之名。却不知,魏远视女人如猛兽……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
细雨鱼儿出 ·穿越 ·完结 ·101万字
9.7分
我家夫人威武霸气
我家夫人威武霸气
新书《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已开~……现代女警莫小蝶穿越进了某本因太监引发读者众怒的狗血言情小说中,发现自己成了刚被男主休弃的下堂妻。短期任务:斗继母斗继妹带着小弟走花路。长期任务:远离某对智障男女主踏实过日子。……某人感叹:我家夫人果然威武霸气。莫小蝶:……谁是你家夫人?那封休书还在我被窝里热乎着呢。某人摸下巴:嗯……没关系,我不介意你再嫁我一回。莫小蝶:……尼玛女主快把你家智障男人拖走!
细雨鱼儿出 ·架空 ·完结 ·52.8万字
9.6分
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来啦
免费
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来啦
【全文免费,萌宝,甜宠】遭人设计,乔安安和一个陌生男人生下一个孩子,被未婚夫抛弃,被所有人唾弃。五年后,榕城最尊贵无人敢惹的霍爷强势走进她的生活,“宝宝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乔安安:“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了!”……绿茶白莲花妹妹:“就你带着个野种还能找到什么好男人?你肯定是想勾引我家徐浩!”乔安安:“不好意思,我没有渣男癖,那种男人也就只有你把他当个宝。”绿茶白莲花妹妹:“不,你是你是你就是!”榕城霍爷:“哦,你说我夫人想勾引谁来着?”带娇娇夫人虐完渣的当晚,霍寒廷抵着乔安安,危险眯眸。“到底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名分,嗯?”“等到我的电影票房破十亿后!”霍寒廷沉沉低笑,慢条斯理地吻上她的唇,“不如,我直接给你十亿,买我一个公开身份?”
细雨鱼儿出 ·婚恋 ·完结 ·20.1万字
同类热门书
和离后!我被迫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和离后!我被迫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甜宠+双洁】大婚当日,美艳跋扈的长公主重生归来。她手起刀落斩杀驸马,还转头缠上前世死对头摄政王。“若非心悦本宫,你缘何耳红?”“公主府的面首算什么?为了你,便是遣散众人,只饮一瓢又何妨?”“只要哥哥说声好,身娇体软易推倒~”**摄政王慕寒渊自幼倾慕长公主姜南微。只可惜,她如天宫皎月不可攀,又好美男面首府中藏。慕寒渊自诩才色第一流,可她为何不抢他回公主府?眼瞅她要嫁给那伪君子真小人,谁曾想,她却大婚杀夫,还缠上了他。从此日日被撩!冷冰冰的摄政王表面不为所动,内里却时时心慌鹿跳:“谁信她的浑话?她定是又戏弄本王!”“说好为本王遣散面首,却又带了两个男人回府?”“为夺本王权柄,小骗子竟哄本王做驸马?除非本王死了,否则……”后来,众人却见这传闻中清心寡欲的摄政王,时时黏在长公主身侧,真是恨不得将人捧在手心,含在嘴里————“公主殿下……臣迟早要死在你怀里……”
叶辞雪 ·架空 ·连载 ·67.4万字
9.8分
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
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
皇帝刚亡故,盛宝龄便频繁做梦。梦中,她因为皇帝临死前的一句遗言,事事请教那个看着弱不禁风,仿佛风一吹便会倒的忠臣裴辞,立志将刚登基的小皇帝扶持为一代明君。岂料,明君不明,忠臣不忠。前者要自己命,后者谋自己身。梦醒,看着一边乖巧孝顺的小皇帝,另一边温良敦厚,权势滔天的丞相。还想在后宫荣华一生的小太后吓出了一身冷汗。---裴辞有个秘密,有关当朝太后。他本该将这个秘密一辈子深藏于心,直到他发现……小太后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面对裴辞的步步紧逼,盛宝龄连连后退,想要给他塞个美娇娘。当夜,她便被堵到墙角,“裴相心怀大爱,不愿成婚,哀家明白了……”裴辞却垂眸,微凉的指尖盖过她的眉眼,嗓音喑哑轻颤,“可若能得娘娘垂爱,臣便是百日不上朝,也要回报娘娘的一番知遇之恩。”盛宝龄:“……”---裴辞:“臣此一生,不求臣民敬仰,唯求娘娘娇玉在怀。”【撩而不自知的小太后vs步步为营的病弱权臣】
三一零白月光 ·宫斗 ·连载 ·28.5万字
9.7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偏执帝王VS矫情宠妃】1V1,双洁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拾筝 ·架空 ·连载 ·39.3万字
9.6分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前世,堂堂定国公府嫡女,惨遭姨娘陷害,成了定国公府人人闭口不谈,连最下等奴仆都不如的存在。此生,穆清瑜浴血归来,势必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贤王名声在外,人人都羡慕穆清瑜与贤王的婚约,只有她知道贤王的真面目。既然庶妹穆清雪要抢走与贤王的婚约,那就给她好了。谁料圣上为了补偿穆清瑜,将她许给了战神将军李照。李照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戾气,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儿夜啼不止。人人都道定国公府那位娇弱美人,嫁入将军府后撑不了一个月就要吓破了胆……掉马小剧场婚后,李照大气不敢喘,眉头不敢皱,生怕吓坏了美人。直到这一日,李照得知穆清瑜去了贤王妃设的鸿门宴,手提长剑凶神恶煞赶过去。他的夫人纯良柔弱,进了贤王府那个狼窝岂不是要被啃得连渣都不剩?赶到贤王府,只见贤王妃的寝殿冒着窜天的火光,王妃被火熏得狼狈不堪,痛骂着毫发无损的穆清瑜。穆清瑜柔柔弱弱陪着不是,暗中却把手里的火折子丢了出去,瞬间偏殿也起了火。见到李照,穆清瑜扑到其怀里小声啜泣:“着火了我好害怕~”目睹一切的李照:“……”外表柔弱内心腹黑扮猪吃老虎嫡小姐VS外表冰冷残暴实则惧内大将军
两块小饼干 ·宫斗 ·连载 ·74.1万字
8.5分
将军,郡主又叒叕爬墙了!
将军,郡主又叒叕爬墙了!
【作精泼辣傲娇小郡主vs沉稳忠犬糙汉大将军】上京城谢家嫡长女谢蔚然风风光光嫁入将军府,为正妻,有诰命,宠爱有加,富贵荣华皆在手。可她却对那位声名赫赫的大将军嫌弃不已,嫌他太闷,嫌他粗鄙,整日闹着和离。可不管怎样,那个男人还是默默的宠着她,惯着她,不曾有半句怨言。两年后,她与大将军和离,重回谢家,最后死于内宅斗争,弥留之际,她才幡然醒悟,悔恨不已,却还是带着不甘死去。可她不知道,在她死后,被她嫌弃的男人目眦尽裂,为她哭红了眼,为她报了仇,为她孑身一人。不曾再娶,满心温柔和爱意都给了她。——————谁曾想,再睁眼,她竟回到了及笄之年,亲朋皆在身侧。此时的大将军已被她拒绝了心意,二人形同陌路,可她却惦记着这位前夫,仍想着与之亲近。重活一世,谢蔚然怼渣爹,灭小妾,虐贼人,且日日想着与自己那位大将军前夫重修旧好。为此,谢蔚然简直使出了浑身解数。“我真的回心转意了,你怎么就不信呢!”“我真的喜欢你,你真是个呆子!”一日,她偷偷爬上将军府墙头,看着一脸震惊的大将军,顶着一张脏兮兮的花猫脸,冲他咧嘴一笑,“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呀!”食用指南:双洁/架空/甜宠
岫清 ·宫斗 ·连载 ·35.2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