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6章)
 李怀秀从小喜欢的那人失踪了,她千里追寻,发现他竟成了一个反派大佬。   怎么办?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堂堂捕快,岂能放任?      且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最后再抓他! (每天早上8点更新)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少女失踪

天启二十二年,元宵节,江州石安县一如往年的举行了盛大的灯会,很是热闹,百姓们纷纷穿上新衣,走上街头观灯,葫芦巷的张家,其长女张容娘,被继母要求在家守门,她坐在巷口的石墩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看着追逐打闹的小孩,他们人人手上都提着花灯,人人笑逐颜开。

有舞龙的队伍走来,街上更是拥挤不堪,张容娘看到冯四娘摔倒在地,然后有一个瘸腿的老太太走了过去,将冯四娘扶起,接着二人便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次日,冯家报案,其女失踪。

二月,东街蒋家之女蒋英失踪。

三月,又有一少女失踪,直到这个时侯,县城的百姓才感到事情的严重,人人自危,但凡家中有女者,皆不许外出,甚至关门闭户,整个县城一片死寂沉沉。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四月初,因连下几场大雨,城外西郊的野猪林发生塌方,山石冲进了在石安县静养的宁王妃及宁王世子的别院,在众人清理泥土堆时,挖出一具残肢断骸的尸体来,据说宁王妃当场吓晕了过去,经验证那尸体正是第三名失踪者,十六岁的赵家姑娘赵慧,并且己有三个月的身孕。

全城哗然。

少女失踪,未婚而孕,惨死野猪林,惊吓宁王妃。

各乡坤名流,纷纷上书衙门要求严办,甚至惊动了州府衙门,下令限期破案。

石安县虽不是大县,但交通便利,风景优美,物产丰富,民风朴素,妥妥的鱼米之乡,引来许多退仕的达官贵人在此隐居,如此以来,大家的目光都放在了新上任的县令胡应全的身上。

胡县令能依靠的便是衙门里的众捕快。压力,命令一层层下达,捕头李公明带着大家不分白天黑夜的勘察,走坊,己经几日没有回过家了。

其独生闺女李怀秀,今年只有十一岁,因她娘生她时难产,李老爹没再娶,父女二人一直相依为命。怀秀很担心阿爹,一大早就做了一笼羊肉包子,要给阿爹送去。

在路过张家时,听到钱大婶又在骂张容娘。

“你这个赔钱货,让你洗个碗还把碗给打碎了,你还能干个啥?我看你就是故意与我做对,这可是我的嫁妆,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像你这种八字硬的,克死你亲娘不说,说不准那天还会克死你爹,克死我们全家......老天爷呀,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养了一个祸害。”

钱大婶是张贵叔的续玄,自从生了儿子后,对张容娘非打即骂,张容娘比怀秀长一岁,二人都从小没了母亲,但命运却截然不同。

怀秀是阿爹捧在手心的,张容娘是张家多余的。

骂声越来越激烈,怀秀忍不住停下脚步,对着张家大门高喊一声,“阿爹,你回来了。”

顿时,骂声停了下来,怀秀抿嘴一笑,整个县城谁不知阿爹的名号,阿爹曾告诫过钱大婶,再无故打骂容娘就要把她抓到牢里去。

当捕快可真是威风!怀秀从小就有这个志向,听阿爹说京城有一个六扇门,管天下刑事,衙门里有女捕快,她盼望着自己有一天也能进六扇门。

可宋大哥却偏偏放过了这样的机会。

宋大哥是两年前来的石安县,那时侯有一股子水寇流窜到了县城境内,正好被宋大哥遇上,他协助当时的县令王忠王大人,将寇头抓捕归案,后来又助王大人破了几件案子,王大人因此连升三级,去年调到京城去了,王大人本要举荐宋大哥入六扇门,但不知为何宋大哥拒绝了,他像是更愿意留在这里当一个普通的捕快。

宋大哥为何要拒绝呢?怀秀不明白,她一直觉得宋大哥身上有秘密。

门“咯吱”一声开了,容娘抱着一盆衣服出来,见了怀秀也不打招呼,默默的朝巷外一条内河走去,怀秀与她同行,见她穿的衣衫又薄又旧,一双布鞋也是破的,脸上手上的冻疮还未消,于是从食盒里拿出两个包子,“你还没有吃饭吧,这个给你。”

容娘没有回应,怀秀并不觉得奇怪,她就是这个性子,从来不理人,也不与巷子里的小伙伴玩耍,邻居十年,容娘与她说过的话绝不超过十句。

“张容娘。”

二人刚到巷口,身后传来张孝仁的声音,他是容娘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一边吸着鼻涕一边说,“我娘说,让你洗完衣,再去野猪林砍柴。我爹说,让你快去快回,近日不安全,我娘说,你最好死在外面。”

怀秀听了皱起了眉头,容娘默默无言,张孝仁看见怀秀手里的包子,双眼一亮,便跑过来抢,张孝仁比怀秀小两岁,长得极为壮实,不过,却笨手笨脚,怀秀从小跟着阿爹练武,一个扫腿,张孝仁就摔倒在地。

“哇!”张孝仁一阵嚎哭,“我要告诉我娘。”

怀秀才不怕。

容娘见此,赶紧将怀秀推开,扶起弟弟又拍去他身上的尘土,张孝仁却朝她吐口水,“张容娘,你死定了。”说着飞快的朝家跑去。

怀秀很抱歉,“对不起,你别怕,你娘再打你,你就报我阿爹的名字。”

然而,容娘瞪了怀秀一眼并不领情。

怀秀讨了个没趣,却也将两个包子用帕子小心的包好,放在她的衣盆里,“你记得趁热吃。”然后寻一岔路,朝县衙而去,容娘拿起包子正要扔,看到一个瘸腿的老太太朝她走来,吓得她一动也不敢动。

老太太笑容可掬,十分和蔼,“小姑娘,这里是葫芦巷吗?”

容娘下意识的点点头。

“知道张家在哪里吗?”

容娘颤抖着问,“哪个张家,这里有许多姓张的。”

老太太道,“张贵家。”

容娘结巴道,“巷子......最后一间便是。”

“真乖。”老太太拿出一颗糖放在了容娘的手里,然后一瘸一拐的走了。

石安县县衙位于城中,是两进的大院,衙里的人都认识怀秀,怀秀等了半盏茶的功夫,才见一众出外勤的捕快回来。

“小怀秀,又给你阿爹送包子来了。”

“哈哈......咱们有口福了,累了一天一夜,总算是有口热饭吃。”

十几个衙役将怀秀围住,去抢她食盒里的包子,怀秀将食盒抱在怀里,“不许抢,一人一个,只有宋大哥与我阿爹是两个。”

“这不公平。”衙役周成逗怀秀,“你阿爹有两个包子我们没意见,可为什么宋元也要吃两个?”

“宋大哥教我功夫呀。”怀秀道。

“我们也都教你功夫呀。”周成笑道。

“你们没有宋大哥教得好。”怀秀道。

周成笑道,“我看你是瞧他长得比我们俊俏吧。”

“哈哈......”众人起哄。

仵作华叔过来给周成一个爆栗,“口无遮拦的,小姑娘也欺负,滚一边去,这是怀秀给她爹做的包子,有你们什么份。”然后又笑嘻嘻的对怀秀道,“秀儿,给叔两个。”

众衙役直翻白眼。

怀秀没有见到阿爹与宋元,“咦,我阿爹呢?”她不好意思问宋元。

华叔叹道,“县太爷叫去了。”

怀秀一喜,“破案了?”

华叔笑道,“抓了一个疑犯,是住在前街的王秀才。”

“一定是宋大哥的功劳。”怀秀将食盒扔给华叔,“我去看看。”被华叔拦住,“别去。”

“为什么?”

华叔道,“你还当是王县令任职呢,现在这个胡县令可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周成接过话来,“好大喜功,急功心切。”

华叔提醒道,“小心祸从口出。”

衙役陈进一边吃着包子一边说,“周成说得没错,我们查到王秀才与赵慧的私情,但没有证据证明王秀才杀害了赵慧,他自己也不承认,可胡县令说他是凶手,眼看这期限快到了,他能不急吗?”

怀秀问,“陈大哥,你们是怎么查到王秀才的?”

陈进得意道,“我们在收查赵慧屋子时,在她的枕头里发现一封情书,是王秀才写的,这可是我发现的。”

“看把你得意的。”华叔打击道,“当初人家失踪那会儿,你怎么没有发现?”

陈进道,“未出人命,谁能检查得那么清楚。”

几个捕快都笑了起来。

怀秀问,“胡县令认定王秀才杀人动机是什么?”

陈进笑道,“哟,咱们小怀秀也知道杀人动机呢。”

“快说,快说。”怀秀催促。

陈进道,“王秀才要入赘贾员外家,胡县令认为,这就是他的杀人动机。”

“我明白了,王秀才是怕他与赵姑娘的事会影响到他的前程。”怀秀又问,“那为什么又说王秀才不是凶手?”

陈进道,“我们去抓他时,他根本不知赵慧有了孩子,甚至不知道她失踪了,死了,他那惊鄂的样子不像说谎。”

怀秀问:“全城人都知道了,他为什么不知道?”

陈进道,“王秀才近一个月一直闭门读书,下月要入州府参加会试,他对外面发生的事一概不知,他的家人邻人都可做证,也因此他没有作案时间,他就是一个书呆子。”

周成呸道,“书呆子,还能干出通奸之事?”

陈进嘻笑道,“兴致来了,那谁能忍得住......”

话刚一落下,就被华叔一个爆栗,“有丫头在呢。”

众衙役常在一起,插课打浑,或是说些荤话,怀秀早己习惯了,她一本正经道,“你们继续呀。”

几人大笑,“继续什么?”

怀秀道,“宋大哥怎么看?”

陈进道,“私情是真,杀人不实。”

怀秀拍手道,“宋大哥一定没有错,可现在只有赵姑娘的事有了线索,另外两个失踪的人呢?”

“怀秀,你又在胡闹了。”正说着,李公明大步走了过来。

“阿爹。”怀秀欢喜的迎了上去。

李公明一面抚着女儿的头一面又责备道,“不是让你别出门吗?怎么又乱跑了?”

怀秀撒娇道,“女儿想阿爹了,女儿做了包子给阿爹吃。”说着拿了两个包子递到父亲面前,李公明无奈,“包子阿爹收到了,你快回去吧。”

“李头,县令叫你去干嘛?”周成问来。

李公明道,“大家快吃,吃完了办事,胡大人说了,明天要公审王秀才,你们几个等会去把相关人等都带到衙门来。”

“公审呀,这么大阵仗?”

华叔道,“能不做出阵仗吗?多少双眼睛看着呢,州府的,各乡坤,还有宁王府的人呢。”

“这是要定王秀才的罪了?”

李公明道,“有没有罪,堂上过一过,但至少通奸一罪跑不了,对了华叔,你带我再去看看尸体。”

华叔问,“有问题吗?”

李公明道,“宋兄弟说,死者的手腕上还有一道刀痕。”

华叔想了想,“不错,细小不致命。”

一旁的怀秀听到宋元的名字忙问,“阿爹,宋大哥呢?”

李公明道,“宋兄弟去野猪林了,说是再看看有什么线索......咦,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回去。”

怀秀笑道,“我这就走,这就走。”边说着边提及食盒朝外走去。

“路上小心点。”李公明在她身后叮嘱。

同类热门书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精神科医生朱影,值班时打了个盹,谁曾想竟直接魂穿到了安史之乱后的唐朝。不过为啥别人穿越都是甜甜玛丽苏,有个男主宠上天,到了她这就成了悬疑剧?穿越第一天就摔下悬崖,还滚到了大理寺少卿楚莫怀里,卷入一场诡异的人皮面具案。更可怕的是,这楚少卿竟然有着双重人格!一时是冷面少卿楚问离,一时是他早已失踪的哥哥楚如归。老天爷,她虽然是精神科医生,但老师也没教过她怎么和神经病谈恋爱啊!说好的穿越就有男主宠呢?好吧,这些都算了。朱影决定搞事业!纵观整个大唐,有谁比她更能洞察人心?一场惊心动魄的查案之旅,在藩镇割据的大唐从此展开。梦中逐花影,醒时辨是非。此生莫问离,视死亦如归。本文为:悬疑+言情(架空文,拒考据)
意堂主 ·推理 ·完结 ·103万字
9.9分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都说京城,居大不易。前往长安的道一,路上遇风雨,临机起卦,观之,乐之,“出行遇贵人,大吉大利呀。”道一与师父在线双忽悠,想要去京城混日子,顺便为九宵观寻香客,遇见了行走的“百妖谱”的故事。当然,混日子是不可能混日子的。从去长安路上烧烤了一只八爪鱼开始,道一就在捉妖的路上越走越远——神棍女主:小郎君,你这心愿成本有点儿大呀!芝麻男主:妖怪都是你引来的,你当然得保护我不被吃呀!众人:无耻!万年光棍:大师,请帮忙算一卦,我能娶多少个小娘子?众人:呵呵———(本书涉及:山医命相卜)
荷樵 ·奇妙 ·连载 ·99.1万字
7.7分
邪骨噬灵
邪骨噬灵
【架空+邪骨阴阳系列文】云缨禾,一个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孩子。从生下来便不知父母的去向,被人称之为怪物,躲之不及。云老太见她有缘收养了她,这孩子有一身怨骨,教导好了是大善,教导不好便是灾难。她始终坚信前世因,今世果,每一个相识的机缘都蕴藏着一份渡你一程的缘分。云锁深山行人少,古洞修真彻夜寒。清泉缭绕伴仙客,香烟腾腾吐真言。-殿宇庙堂,云烟缭绕。伴随它升起的还有虔诚的祈祷。-——云缨禾
小鬼七 ·惊悚 ·完结 ·78万字
9.7分
凶案侦缉
凶案侦缉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是只要是网,就难免会有漏网之鱼,就像阳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里,总会有邪恶如细菌般滋生。正与邪,此消彼长,幻化出一幕幕人间悲喜剧。小莫的V群:200144356欢迎任意书中主配角名+读者ID+粉丝值来敲门
莫伊莱 ·推理 ·完结 ·146万字
9.0分
异侦实录
异侦实录
青年干探袁牧野从小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被家人和亲友视为不祥之人,他为此也感到非常痛苦。高二那年袁牧野在一次课外活动中认识了国内外知名神经科学教授林森博士。他通过实验证明袁牧野的脑电波异于常人,能产生一种独特的思维气场,因此能够读取到“已故之人”所残留下的磁场信息,本以为能就此改变命远的袁牧野却因为种种原因再次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参加工作后,他因为身怀异能,故尔屡破奇案……可却因为一次过失导致犯罪嫌疑人意外死亡,最后不得不被迫离职。随后已故林森博士的儿子林淼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加入自己刚刚组建的“科学实验小组”,让袁牧野的才能被物尽其用。一群身怀异能的年轻人暗藏于一栋上世纪三十代的老旧建筑之中,他们共同破解着一桩桩一件件离奇的案件,牵扯出案件背后令人唏嘘的真相……袁牧野将和他的伙伴们一起拨开迷雾,窥视真相。小说中的所有人物、地点、商铺、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洛琳琅 ·惊悚 ·完结 ·260万字
8.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