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30章)
一朝穿越,成为大商太师,却被西周大军疯狂追杀。 逃到东北,炼钢铁,造枪炮,修铁路,建机场…… 卫星满天飞,导弹遍地轰! 喂,现在不过是青铜时代而已,你有必要搞这么夸张吗? 有必要! 群号:145779128 欢迎交流。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箕子东渡

寒风呼啸,飞雪飘摇。

白茫茫的荒原上,一支数千人的队伍正艰难前行。

队伍的首领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他淡定地指挥着队伍,但内心却慌得一批。

就在今天早上,他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他成了商纣王的亲叔叔,箕子。

箕子,姓子,名胥余,官拜太师,因为封地于箕,所以世人称其为箕子。

历史记载,周灭商后,箕子带领五千族人往东迁徙,在胶州湾渡海,到达了一座半岛,他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国家,叫做“朝鲜”。

而现在,就是在迁徙的途中。

只不过历史书上简单一句话,现实中却充满血腥。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后世的山东半岛,这里靠近姜子牙的封地,齐国。

姜子牙得知箕子跑路,竟派出军队,一路上围追堵截,想要将他擒获。

胥余率领族人连番血战,好容易撕开一条生路,他在关键时刻竟然中了一箭。

箭上有毒,导致他昏了过去。

也正是因为这个契机,让自己从三千多年后灵魂穿越而来,取代了箕子,占据了他的身体。

当他醒来的时候,队伍正在风雪中艰难跋涉。

为了活命,他不得不爬起来,骑上战马,鼓舞士气。

好在他只是膝盖中了一箭,骑马不成问题。

唉,有点倒霉,好容易穿越了,却穿成了丧家犬,还被姜子牙追……

被兵圣追啊,这能跑得掉吗?

他忍不住想要哀嚎:这是什么天崩开局啊!

他正在内心中长吁短叹,队伍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怎么停下了?”他哀……怒吼一声,驱马向前查问缘由。

“太师,前面是大……大海。”负责领军的南宫修回答道。

“大海?”

完了,等死吧。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胥余只觉眼前一黑,从马背上摔落下来。

关键时刻,他一抓马缰,摔落变成了滑落,虽然着地时一个踉跄,但因为他膝盖有伤,勉强也能圆得过去。

还好没丢脸,保持了风度!

胥余有些尴尬,他稳住身形,朝四周一看,却发现大家都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看着这些殷殷期盼的眼神,胥余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无奈之感。

既然命运把自己和这些人捆绑在一起,总不能坐以待毙,死在这荒原之中。

我得做点什么。

他观察着周遭的环境,心里不断地盘算着。

他一瘸一拐地朝前走去,越过陆地的界限,来到大海之上。

他扒开积雪,看见海面上已经结了厚厚的冰层,便叫南宫修过来,让他使劲在冰面上蹦了几下。

冰面纹丝不动,坚实无比,没有一丝要碎裂的迹象。

“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啊!”

他转过身来,对着面前的数千之众,发布了他穿越后的第一道命令。

“把车给我拆了。”

……

把车……拆了?

众人一脸懵逼,仿佛都被风雪冻僵了。

过了好一会,人群中忽然发出一声大喊:“太师,不能拆啊。”

胥余定睛看去,发话的人是商人遗民中地位仅次于自己的景如松。

这厮是自己封国内主管占卜的祭司,说话很有些分量。

“虽然说天很冷,但这点木柴也解决不了什么。我们队伍中还有老弱妇孺,没有车,走不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周军追上了。”

木柴?这厮什么脑回路?我要做爬犁好吗?

胥余正想解释,忽然想起来,爬犁这种后世北方常见的交通工具,现在并没有诞生,强行解释的话,对方估计也听不懂。

得,眼见为实,我亲手给你做一个先。

胥余叫了几个人,把一辆马车的轮子拆了,将车子倒扣过来,原本车子的底板被拆下来安装到车辕上,用绳子牢牢固定住……

因为只拆了一辆车,景如松倒也没再反对,就静静看着他们一顿操作。

爬犁终于做好,套上马,胥余自己亲自坐了上去,马鞭一挥,那马长嘶一声,迈开四蹄朝大海跑去。

爬犁被马带着,在大海上轻快的滑动,胥余兜了半个圈子,又回到众人面前。景如松立即明白过来,跑上前去,哽咽道:“太师……厉害啊,我们有救啦。”

他连喊了几句我们有救啦,众人忽然欢呼起来。

“太师万年!太师万年!”

一顿呼喊叫得胥余有点飘,不过他没忘记危机还没过去,谁知道姜子牙什么时候就追过来了啊。忙摆摆手,让大家赶紧干活。

看着众人一片忙碌,胥余紧绷的心弦却没有松弛下来。

之前为了示范,先做一辆爬犁,浪费了大量时间,周军随时可至,我得早做防备。

……

正当大家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大地忽然微微颤抖起来。

胥余朝远方看去,只见雪地的尽头忽然出现一个黑点,然后迅速放大,没过多久,便见旌旗蔽空,枪戟如林,周军……到了。

“景大夫,带老弱妇孺先走!南宫将军,随我御敌。”

事到临头,尽管害怕,胥余也只能咬牙硬上了。

“诺!”胥余的文臣武将大喝一声,分头行动。

周军停了下来,射住阵脚,并不急着冲锋。这个年代还没有马镫,骑马的时候两只脚只能吊着,非常累人。他们一路狂奔追来,脚都颠麻了,正好趁机休息。

胥余的目的是拖延时间,让老弱妇孺先走,同时将尚未做好的爬犁制作完成,所以周军不动,他也不动。

双方对峙了半个时辰,周军已经休息好了,一位鹤发童颜,高冠博带的老者从军阵中走了出来,他胯下的坐骑长得十分奇特,鹿角马脸,牛蹄驴尾,竟然是一头麋鹿。

麋鹿又叫四不像,胥余一见这造型,就知道此人必定是姜子牙了,因为传说中姜子牙的坐骑就是一头四不像。

他忍不住想笑,《封神演义》里面说姜子牙的坐骑四不像长得“似龙非龙,似虎非虎,似狗非狗,似鹿非鹿”。想来麋鹿这玩意儿汉朝时就在中原灭绝了,明朝人许仲琳压根没见过,所以他就自己脑补了一只神兽出来。

大周太师姜子牙立于三军阵前,风度翩翩地说道:“箕子,束手就擒吧。”

大家都是太师,气势不能输,只见大商太师子胥余瘸着腿,慢慢踱到商军阵前,伸出中指,大喝一声:“你过来啊!”

“自寻死路!”姜子牙眉头一皱,拂尘一摆,三千周军朝着商军直扑而至。

因为此时还没有马镫,所以骑马冲锋是不存在的,他们只能拿着枪戟,甩着大脚板子发动冲锋。

这种正面交战,没有什么战术可言,冲就完事了。

商军也冲了!

但不是冲向周军,而是掉头,撒丫子就逃……

姜子牙微微一笑,末路之军,到底是不堪一击。

便在此时,忽听周军阵中发出阵阵惨叫……

洁白的雪地之上,鲜血淋漓,殷红一片……

中招的周军拔出脚来,只见脚底板上插着一根根尖锐的木签。

姜子牙怒道:“箕子,你竟如此卑鄙?”

原来,胥余眼见众人拆马车时留下许多碎木,便灵机一动让南宫修将那些碎木插在前方雪地之上,其时飞雪飘摇,插完之后,风雪一盖,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姜子牙很生气,生气的不是自己被箕子给阴了,而是箕子居然使用如此卑鄙的招数。

不过也怪不得他会生气,要知道一直到春秋时期,大家打仗前都是规规矩矩地摆好阵势,然后堂堂正正的交战的。

但胥余实际上是个现代人,他根本就不讲武德。

对于姜子牙的指责,胥余理也不理,他早就登上一架爬犁,一溜烟跑了。

姜子牙见他们乘坐的那种奇怪工具,在雪地上居然如此之快,不由发出一声讶异。

他忽然明白过来,之前自己长途奔袭而至,箕子并不趁机进攻,并非是因为他有君子之风,而是存心拖延时间,来制作这种能在雪地上滑行的奇怪的工具。

同类热门书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
一觉醒来,红旗下的少年林羽发现自己出现在武当山上,那既然当了道士吧,那就好好当,道士也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职业,而且这个世界还有武功。但是当林羽十四岁突破先天师傅惊为天人,自己洋洋得意之际,竟然要拉我去登基,他喵的早干嘛去了,我什么都不会呀。结果就是林羽彻底的取代了朱厚熜,成为了新一任的道士皇帝,虽然没有学过治国理政,但是凭借现代人的思维,再不济也不可能是个昏君吧。群臣:“陛下,还请早立太子。”朱厚熜:“都在这咒我早死是吧,老子先天高手,最少再活二百年,生儿子干嘛,造我的反么,都给我拉出去打,谁再敢提,直接打死。”
不爱喝奶的猫 ·两宋元明 ·连载 ·41.8万字
当上部落首领后发现是在明朝
当上部落首领后发现是在明朝
颜政带着各类土法小册子的记忆穿越到了一个原始部落,他带领族人村战无敌。得意之际,发现自己其实在明朝,原本菜鸡互啄的他,只得走上一条工业党人之路。为了建立近代工业体系,他从大明吸纳人才、资本。为了白银、工业原料和市场,他舰炮开路,征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洲,建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种植园……
龙越岳 ·两宋元明 ·连载 ·86万字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朱由校已经死了,但是他又活了!可那边的五弟信王朱由检已经开始要登基,正准备接过他的皇位!这边他死得还扑朔迷离,谁也不知道那些正人君子,还会不会借着这个机会摁住他的棺材板!关外的建奴磨刀霍霍,也想享受一下这中原大好河山!关内的叛军流贼,也正想尝试一下当皇帝的滋味!穿都穿过来了,还刚好是个皇帝,朱由校怎么能放过这大好机会!这个皇帝,他还是受累自己继续当着吧!崇祯救不了大明!他朱由校要当中兴之主!
牛角的二师兄 ·两宋元明 ·连载 ·71.7万字
明末逐鹿天下
明末逐鹿天下
崇祯二年。苏河穿越大明,成为陕西断粮的佃户。鼓动人心,揭竿而起,明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杀士绅,贷田地。发债券,搞教育。兴工业,练强兵。推翻明朝,剿灭鞑虏。
风啸木 ·两宋元明 ·连载 ·114万字
9.5分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
汽车维修工穿越成为大明仁宗第五子朱瞻墡,三次监国三过皇位而不坐。瓦剌也先看着浩浩荡荡的大明军队哀嚎:“为何明军有坦克。”哥伦布望着停在北美洲的驱逐舰陷入了沉思。百年战争中的英法看到手持步枪的明军一声不吭。某社畜汽车修理工哀嚎:“别再叫我监国了,我只想做个快活王爷”回到鼎盛大明发动工业革命,在蒸汽升腾中大明扬帆远航。
周星河不会开车 ·两宋元明 ·连载 ·58.3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