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85章)
都说京城,居大不易。 前往长安的道一,路上遇风雨,临机起卦,观之,乐之,“出行遇贵人,大吉大利呀。” 道一与师父在线双忽悠,想要去京城混日子,顺便为九宵观寻香客,遇见了行走的“百妖谱”的故事。 当然,混日子是不可能混日子的。 从去长安路上烧烤了一只八爪鱼开始,道一就在捉妖的路上越走越远—— 神棍女主:小郎君,你这心愿成本有点儿大呀! 芝麻男主:妖怪都是你引来的,你当然得保护我不被吃呀! 众人:无耻! 万年光棍:大师,请帮忙算一卦,我能娶多少个小娘子? 众人:呵呵——— (本书涉及:山医命相卜)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有观九宵

当今无道,天下大乱。

群雄并起,陇西李氏得之。

大周朝立,妖怪并出。

————————

是夜。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跌宕起伏的山峦间,两道身影起起伏伏。

“师...师父...我们这么晚了出来要做什么?”道一颤抖着伸出一只小嫩手。

她紧紧拽着师父凌虚子的衣摆,小身板儿抖得厉害。

此地四野无人,乌鸦凄厉的叫声不绝。

她还看到远处有一些横七竖八的影子,努力睁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暗夜无光已经不可怕了,月色下影影绰绰,看不真切,才是更加恐怖的。

凌虚子闻言嘿嘿一笑。

荒山野岭的笑声多凄然,没有了平日的慈祥温和。

道一渗得慌。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衣裳的领子被一只大手拎起。

又是一个腾空飞起。

落地后,凌虚子放开了手中的衣领,这才说道:“自然是带乖徒儿来学好一门手艺的。”

“可是为什么不带师兄来。”

“你师兄要继承道观的,不需要学这个。”

“可是...可是师父你好像浑身都外露着黑水。”道一不想去,总感觉今天的师父特别可怕。

凌虚子狰狞一笑,“既然被发现了,那更不能让好徒弟离开了,乖乖跟我走吧———”

道一抬头,那皎白的月色下,一张开满菊花的老脸,刷得惨白惨白的。

老脸上挂着狞笑,双手展开,拦在她跟前,完全就是不知从哪个深山老墓里跑出来的‘活死人’,想要抓住她一口口吃掉。

“啊!!!”

一声惊恐的尖叫,惊飞了屋宇上的鸟雀。

也唤醒了睡梦中的人。

“小师妹!!!小师妹!!!”师兄抱一在门外疯狂的拍门,“你有没有事啊,小师妹。”

“吵什么吵,你俩有完没完了。

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从战乱到天下太平,朝代都换了一个,你俩还隔三差五的,就闹这么一出,为师的一把老骨头,都让你俩快吵没了。”

凌虚子睡眠不足的从另外一间房里出来,这对师兄妹的扰民行为,让他十分的不满。

抱一不满的吼道,“还不是师父你的错,大半夜带小师妹去看什么尸体,都过去八年了,她还老是做噩梦,你怎么就...就舍得,让小师妹一个姑娘大半夜的去玩儿尸体呢。

九宵观里那么多的香客,还不够她看的吗,还要去看什么死人。”

“要不,换你去?”凌虐子斜倚着门口,懒懒散散的说道。

抱一:“...咳咳,师父,还是小师妹天赋异禀,能得你老的真传,不止能看活人的好歹,也能摸清死人的遗言,我还是守着这道观就好了。”

“师兄,但凡你能多坚守一柱香,我也不会这么伤心了。”道一幽幽的声音自门后传来,接着又是一阵吱吱呀呀声后房门打开。

道一先伸出了一颗活泼的脑袋,左右看了一眼,这才整个人走出房门。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素净的面上,布满了浓浓的怨气,十分坏美感。

她这模样将门外两人吓了一跳,凌虚子没骨头的样子,都站直了。

凌虚子目不斜视,仰望群山之巅东边,那里有一轮红日,自层层白烟下徐徐上升,将目之所及处,都铺满了一层霞光,此情此景,他只想吟诗一道,奈何糟心徒弟不允许。

“师父,你的头顶今天又冒着丝丝黑水,怎么又想要做坏事了?”道一毫不留情的揭穿一肚子坏水的师父。

道一一语道破凌虚子的坏心眼,旁边的抱一都习以为常了,有这样的觉悟,还要归功于凌虚子本尊。

她一直记得是六岁那年的事,头回被师父带去摸尸,哦,是学验尸的本领。

那会儿她才几岁呀,胆子还是很小的,被吓了个半死,就偷偷溜下山去,差点儿让人捉了。

幸好她已经学了两年道术,还会几个奇门遁甲,破了一个人贩子的美梦,也让自己逃出了生天。

道一从那次之后就知道了,人的身上会冒出黑白两种色,如同雾气一般,盘桓在头顶上,挥之不去,不过颜色是怎么形成从哪里来的,她还不清楚。

实在是六岁那年她太小,后来又一直在山上学艺,见识过的人太少了,根本没办法去探究。

让她印象深刻的一点是,里头似乎有活物存在,白色与黑色里的影子,好似还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因为一闪而过,倒是看得不太真切。

凌虚子性格恶劣了些,但是颜色却是没有变化的,道一只是仗着没人能看见,在诈对方,果不其然。

道一用凌虚子还有师兄验证过许多次,明白这颜色和性格脾性没什么关系,说明拥有黑白两色的人,并不会因为某些因素,而改变色彩。

头一回偷偷下山,碰上了天下大乱。

道一认为山下人类猛如虎,遂下了决心,用心学习,将来才能安身立命。

她首要的就是克服恐惧,安心学一门尚不知用来做什么的验尸本领。左不过在山上无事可做,多学一些也没什么妨碍,反正技多不压身嘛。

道一这一学,就学了七年。

凌虚子被说中心事,转头就冲着跟个傻柱子一样的大徒弟吼道:“抱一,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做早饭,想要饿为师啊。”

“哦哦,我立马就去,”抱一走了两步又回头,“那个小师妹你别生气呀,是师兄胆子太小了。”说完一溜烟的跑去厨房准备生火做饭了。

将人支走,凌虚子正经不少。

“乖徒儿,今天下初定,本该是欣欣向荣之姿,奈何为师昨日眼皮子跳个不停,无奈卜了一卦,星象有异,妖怪横生。”

正经不过一刻,凌虚子笑眯眯的说道:“为师老了,所以乖徒儿看你的了。”

道一对面色红润,气息流畅的某人翻了个白眼儿,“这便是老头儿教我验尸的用处吧,有死人的地方,妖怪最容易出现。”

凌虚子嘿嘿一笑,“好徒儿,这回你想错了,若只是如此,教你道法的意义何在。妖怪非并食尸虫之类的低级生物,自然是活人比较好了,从里到外,身体上魂魄,那可都是大补之物啊。

教你看尸体,最重要的当然是为了区分,他们究竟是自然死亡,还是非自然的死亡了,其中还得分出究竟是人类所为,还是妖怪所为了

还有一些为猛兽所伤,与妖怪有所分别。

这些年学的东西,你莫非都忘记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能看见别人身上旁人瞧不见的东西,你师兄与我都没这能耐,或许正是与那些妖怪有关呢,你不想去见识一下,这本事究竟能做什么吗?”

道一将这事儿放在了心上,或许那黑白两色的雾气之谜,下山就能解开了。

面上却是不显,她好似痛心疾首的翻了个白眼,“哦,想让我下山干活,你就直说呀,活人多的地方,那不就是现成的香客吗。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是不是道观又没香油钱了,从前师兄赚的钱呢?”

凌虚子面露心虚,“嘿嘿,你懂的。”

“呵,又去填补浙东观师叔的空缺了吧,师叔喜欢的可是福建观的仙风道骨又风度翩翩的青云上人,师父你长这么猥琐,肯定被骗了。”道一毫不留情的揭露事实。

凌虚子跳脚,脸都气红了,“明日,不,今日你就给我滚下山去,滚滚滚,现在就滚.....”

“好的,师父。”道一低头,嘴角轻勾,终于可以下山了,然留给凌虚子的却是一道不情不愿的背影。

“我方才忘了说,下山之后不要让普通人受到影响。”

“知道了。”

“还有......”

“师父你和师兄千万不要饿死了,一定要活着等我回来呀!”

“立刻滚!!!”

“师父,小师妹吃早饭了,咦?小师妹哪里去了?”抱一做好了朝食出来只剩下,吹胡子瞪眼面色通红的凌虚子。

凌虚子惆怅,“呜呜呜...徒弟大了,翅膀硬了,她不要咱们了。”

抱一惊闻噩耗,悲伤的望向下山的路:我的小师妹快回来,山上的活师兄一个人做不完啊!!!

过了会儿,见老头儿的戏差不多了。

抱一这才拍了拍哭个没完一滴泪没有的凌虚子,“师父,我们去吃早饭吧。”

“哦...”凌虚子起身,忽然猛的一拍脑门儿,“完了,我忘了和道一说,她此行下山有大劫。”

“那怎么办?”抱一又急了。

凌虚子底气不足的嘟囔,“有什么关系,咱师徒三人,谁还不会算个命的,她自己应当能算出来的,”又凶狠狠的嚷道:“走啊,还要不要吃早饭了。”

“哦!”小师妹保重。

走了两步,凌虚子又停下来了,扭头与抱一说道:“过几日要不我们也下山吧。”

“去找小师妹吗?”抱一挺高兴的,山上虽好,山下也美呀,去走走也不错的。

凌虚子高深莫测的说道:“攒钱。”

抱一:“...小师妹不是下山做这事了吗?”

“你懂什么,你看着吧,过不了多久,你小师妹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会需要我们的。我们去找师妹,不是,出去找钱吧。”凌虚子说着早饭也不吃,就带着大弟子一道下山去了。

数月之后,有人上山。只见山门紧闭,观内空无一人。

......

距离下山之时的春末,眼下已经是夏末了。

道一顶着依旧浓烈的日光,艰难的吞咽了一口为数不多的吃食。

她已经下山数月,经过打听,知道眼下最繁华的都城:长安。

长安啊!

听人说那里贵客云集,华盖盖顶。

她仔细分析过了人多的地方,妖怪也应该有不少,还是个找香客的好地方。

道一猛一拍掌,目标长安!

到时候就找一个能验尸的活计儿,这样能能光明正大的验尸,又能捉妖,还不会影响普通人,更能填饱肚子。

一路上还听人提起,长安城有个找专门验尸的衙门,名字好像是叫大理寺。又想到一路走来的所见所闻,想要成功进大理寺做事,首先就得改头换面。

哎!世道女子难为啊。

幸好她在山上,平日里与师兄穿得差不多,年龄又小,不说出去,也没人能发现她是个女道人。随便捯饬一下,嘿,哪里来的清俊小郎君!

道一靠着这个决定,一走就是几个月。

一路上走访寻问,还买了一份泛黄的图纸,摸爬滚打的来到了牛角村。

道一将手里的地舆图再三核对,眼前一片浑浊的汪洋,确实是她要找的目的地。

按罗盘所示,方向没有问题呀。

村子呢,哪里去了?

难道这根本没有村子,她又上当了?

“有人吗?”道一大声喊道,试图找到一个活物。

可周围除了恶臭还是腥臭,无一活物踪迹。水面上漂浮着死去多日的鱼类牲畜,在这些东西混杂之间,似有一物不同。

远观。

白嫩嫩的。

道一连忙起身一看,那物的正脸与赫然与她遥遥相对。

木壶里的水,突然就不香了。

她看了个正着的。

竟是一具死去不知几时的浮尸。

......

同类热门书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夫君今天又变脸了
精神科医生朱影,值班时打了个盹,谁曾想竟直接魂穿到了安史之乱后的唐朝。不过为啥别人穿越都是甜甜玛丽苏,有个男主宠上天,到了她这就成了悬疑剧?穿越第一天就摔下悬崖,还滚到了大理寺少卿楚莫怀里,卷入一场诡异的人皮面具案。更可怕的是,这楚少卿竟然有着双重人格!一时是冷面少卿楚问离,一时是他早已失踪的哥哥楚如归。老天爷,她虽然是精神科医生,但老师也没教过她怎么和神经病谈恋爱啊!说好的穿越就有男主宠呢?好吧,这些都算了。朱影决定搞事业!纵观整个大唐,有谁比她更能洞察人心?一场惊心动魄的查案之旅,在藩镇割据的大唐从此展开。梦中逐花影,醒时辨是非。此生莫问离,视死亦如归。本文为:悬疑+言情(架空文,拒考据)
意堂主 ·推理 ·完结 ·103万字
9.9分
锦衣玉令
锦衣玉令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从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你惯的。”“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群:36138976)
姒锦 ·推理 ·完结 ·279万字
9.5分
老公,你在山海经第几页?
老公,你在山海经第几页?
无意中惹了昆仑山的黄大仙之后,我的人生一地鸡毛。父亲疯了,母亲死了,我撞邪了。认银杏为妈,嫁太岁为夫,这样的人生很扯淡。当我想要打破一切封建迷信,成为讲科学讲礼貌的好青年时,我开始控制不住的茹毛饮血。俗话说‘嫁前靠父母嫁后靠老公’,所以我只能抱紧那个装着老公的坛子。可当太岁老公的原形照进现实,我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老公,你到底在山海经第几页?
初五时分 ·探险 ·连载 ·41.3万字
9.7分
非正式探险笔记
非正式探险笔记
我死了很久,但我还活着,嗯……至少有一部分活着。老实说我不太喜欢那些盗墓者给我取的外号,不过我是个愿意接受新鲜事物的人。所以没错,我就是盗墓者们谈之色变的粽子,一个自认只是得了怪病,期待早康复的‘病人’。我患上了名为‘长生’的怪病,并伴有记忆力丧失等症状。PS.我被困在墓里出不去了,谁能带我出去?在线等,挺急的。
药到命无 ·探险 ·完结 ·284万字
9.6分
异侦实录
异侦实录
青年干探袁牧野从小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被家人和亲友视为不祥之人,他为此也感到非常痛苦。高二那年袁牧野在一次课外活动中认识了国内外知名神经科学教授林森博士。他通过实验证明袁牧野的脑电波异于常人,能产生一种独特的思维气场,因此能够读取到“已故之人”所残留下的磁场信息,本以为能就此改变命远的袁牧野却因为种种原因再次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参加工作后,他因为身怀异能,故尔屡破奇案……可却因为一次过失导致犯罪嫌疑人意外死亡,最后不得不被迫离职。随后已故林森博士的儿子林淼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加入自己刚刚组建的“科学实验小组”,让袁牧野的才能被物尽其用。一群身怀异能的年轻人暗藏于一栋上世纪三十代的老旧建筑之中,他们共同破解着一桩桩一件件离奇的案件,牵扯出案件背后令人唏嘘的真相……袁牧野将和他的伙伴们一起拨开迷雾,窥视真相。小说中的所有人物、地点、商铺、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洛琳琅 ·惊悚 ·完结 ·260万字
8.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