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59章)
 赫赫有名的野心家秦鹿穿越成寡妇,膝下还多了个儿子。   公婆不慈,妯娌刁钻,母子俩活的猪狗不如。   面对如此惨状,桀骜如她懒得与这群无赖纠缠,带着儿子麻利分家。   天下格局晦暗,强权欺压不断,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的秦鹿来说是一种煎熬。   既然不喜,那就推翻这座腐朽江山,还天下百姓一片朗朗晴空。   **   镇压朝堂三十年的权臣韩镜一朝重生,还不等他伸展拳脚,就被母亲带着脱离苦海。   自此,想要重临朝堂的韩相,一脚跨进了母亲为他挖的深渊巨坑里。   毕生梦想是封侯拜相的韩镜,在母亲魔鬼般的低语中,朝着至尊之位,连滚带爬停不下来。 ** 君临天下后,娘俩的饭桌上突然多了一个人。 男人长的风流恣意,颠倒众生。 帝王憋着好奇:给我找的后爹?   【穿越娘亲,重生儿子。女主和原主是前世今生。】   【男主不知道有没有,出现的可能会很晚。】   【女主野心家,能造作,不算良善却有底线。】   【金手指粗大,理论上是爽文。】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挖坟

大盛朝,东桑村。

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入夜时分寒风刺骨,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

村外通往后山的羊肠小路,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扛着席卷,喘着重重的粗气,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林子深处而去。

“这天儿冷的要命,今年恐怕遇上倒春寒了。”后边的男人啐了一口,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跪倒在地,好在用镐头撑住,才避免了滚下山的危险。

前边的男人冷的抖了两下,“那地里的春苗可就遭殃了。不过大哥,家里那小的怎么办?谁养?”

被唤作大哥的男人叫韩大牛,闻言毫不在意,“谁爱养谁养,之前娘私下里说了,孙跛子没儿没女孤寡一个,送去给他养着,以后还有个人摔盆儿。”

韩二牛也没觉得不合适,对这个决定反倒是格外赞同。

“那小杂种也是命硬,怎么不死在前边。”

韩大牛猥琐的嘿嘿笑了起来,“你那点花花肠子,当我不知道?现在就抗在咱们肩膀上,来下?”

“可算了吧。”韩二牛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对死人,我可干不出来,别变成厉鬼来找我。”

“想这老三媳妇刚过门的时候,那模样才叫水灵,这几年不行了,就一骷髅架子,瞧着都渗人。”韩大牛啧啧两声,语气里无不惋惜。

兄弟俩边说边聊,来到西边山腰的位置,这里是东桑村的乱坟岗。

东边山腰葬的都是村子里的人,全部都有墓碑,用不起好点的,起码也有木制的。

至于西边埋着的人,那就不光彩了,还多是女人。

兄弟俩毫无怜悯之心,到了地方,将肩膀上包裹着草席的人直接扔下来,往掌心吐了口唾沫,搓了两下,抡起镐头开始挖坑。

这里相比较起其他地方,更显的阴森冷寂,并不适合闲谈。

这俩人此时心里没底,如果不说点什么,总觉得心慌。

“埋这里没问题吗?要不和老三埋一块儿?”

韩二牛边挖坑边眼观六路,夜风中树枝晃动的厉害,暗影重重,好似下一刻就有什么东西从黑夜里跳出来似的。

不知不觉,额头都渗出了冷汗。

以往,白天都很少有人敢来这里,更别说是浓雾弥漫的晚上了。

站在这边向山下看去,几乎瞧不见什么光亮。

“也不看看什么时候,挖老三的坟,哪有挖坑方便。”韩老大抡一下镐头,换一口气,“让娘知道,还不得骂死咱?”

韩二牛想了想,无奈点头,“也是,娘可是一点都不待见他。”

“知道就快点挖,冻死我了。”

这边,哥俩挖的起劲。

旁边残破的草席中,原本死掉的人,突兀的睁开眼。

秦鹿不知道身在何处,只听到旁边传来规律的“哧哧”声。

尝试着活动下身体,似乎被绑的很紧,手掌翻转,触及到的是粗糙的编织物。

汹涌的寒气,透过缝隙,疯狂窜入体内,她甚至能感受到血液冻结的声音。

“……”

正在挖坑的韩大牛停下动作,循着声音看过去,表情还带着不确定。

“老二,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韩二牛被问的一个冷颤,忙搓了搓肩膀,“别一惊一乍的。”

他已经够害怕的了,再来这么一出,腿肚子都打转。

韩大牛本以为是自己多想了,刚准备继续挖坑,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响起。

和风吹过林木叶子时的声音,有很明显的区别。

秦鹿这边,下了力气,将绳子撑到极限,捆绑空间稍稍宽松些,尝试着向上挪动。

旁边两个男人的举动,她并未放在眼里。

当韩大牛发现她,眼珠子瞪得滚圆,张嘴想说什么,却好似被攥住脖子一般,发不出半点声响。

一直到秦鹿钻出了半个身子,他才放开嗓子,凄厉的嚎叫起来。

“啊——”

韩二牛被吓得直接跳起来,看到大哥的样子,跟着看过来,也跟着“嗷”的一声。

随后,举着镐头冲着秦鹿的脑袋砸过来。

她微微偏头躲开,镐头的一端深深的抓进地里,因为胆寒发抖,韩二牛没有举起来,全身脱离松手。

秦鹿抓着镐头站起身,一脚踩下去,借力将镐头拔出来。

看着双股战战的壮汉,此时吓得魂不附体,她握着镐头木柄,呈握高尔夫杆状。

一“杆”冲着韩二牛打出去,壮汉当场扑街。

眼睁睁的瞧着老二被打晕,韩大牛这边想跑,哪怕大脑在疯狂的下命令,身体却无动于衷。

哗啦啦的声音伴随着骚味散开,他被吓尿了。

“弟弟弟弟,弟妹……我我我,我我……别杀我,我我……”

他现在有点羡慕老二,晕过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反倒是留下他面对这只厉鬼。

心里对老娘不免也产生了埋怨,之前就说人死了,最差也得准备一副薄棺,韩家条件也不算差,一口棺材还是买得起的。

现在好了,此地距离村子有一段路程,就算是大半夜,周边寂静,隔着这么远叫破嗓子也是听不到的。

秦鹿蹲下身,凑近韩大牛。

天寒,再加上的确死了,此时一张脸惨白凄厉,瞧着宛若厉鬼。

韩大牛被吓得发出“嗬嗬”的声音,就怕被这只厉鬼生吞活剥了。

“我还没死了,你们就想把我给活埋了?”

倒是有心想吓唬一下这两个畜生,可惜原身还有个儿子在韩家,古代人普遍迷信,死而复生本身就是一件惊悚的事情,说不得还得连累那个孩子。

听她这么一说,韩大牛心底的恐惧倒是稍减三分。

不过刚才她一下子就把老二打晕,心里还是胆怯惧怕的。

扔掉镐头,秦鹿站起身,感受着夜风拂过,寒气逼人。

“回去了。”

秦鹿抬脚往山下走,根本不在意身后的两个男人。

韩大牛剧烈的喘息了好久,缓过神来,发现秦鹿已经走出很远,在夜色中早已看不到影子。

这时他才上前去推搡兄弟,奈何韩二牛昏迷太深,无奈之下,韩大牛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把人背下山。

当然两把镐头也没落下。

庄户人家,农具可是极其重要的谋生工具。

恐惧散去,先前的狼狈自然浮现在脑海里,这也让他对秦鹿恨的咬牙切齿。

“贱人,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

秦鹿倒是想给那俩兄弟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没动手并非因为她心软,而是想着家里还有个比苦瓜还要命苦的便宜儿子。

韩家人都知道,兄弟俩进山是为了埋秦鹿。

她还想回到韩家,就不能把人得罪狠了。

她是韩家的媳妇,东桑村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家都是韩姓,里正是韩老头隔了两房的兄弟。

一旦那老夫妻俩想要追究,哪怕没有证据,秦鹿也避不过去。

更何况还是死而复生的,本身就“不吉利”,非要将她烧死,这些人也做得出来。

披星戴月回到韩家,除了孩子,家里的大人还没睡下。

哪怕秦氏这个儿媳妇和妯娌,在这个大家庭丝毫不受待见,到底是丢了性命,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当秦鹿出现在韩家正堂,三个妯娌当场吓得险些晕厥,倒是坐在上首的两个老人,不想在儿媳妇面前丢了脸面,强自撑着。

“你,你是人是鬼?”老太太王氏抖动着嘴唇,颤巍巍的开口,吓得破了声。

韩大牛的妻子小王氏已经凑到她身边,全身抖如筛糠。

秦鹿整理着被夜风吹乱的发丝,淡定欣赏众人的姿态,委实好笑。

“怕什么,你们纵容几个小孩子对我拳打脚踢的时候,也没见你们制止,我还当你们心狠胆大呢。”

是了,秦氏是被大房二房家里三个儿子给活活打死的。

只因为这三个小畜生想把秦氏的儿子推到水坑里溺死,向来软弱的秦氏最终爆发,去找两家说理。

可惜娘俩的地位在韩家比猪狗都不如,三个小畜生有样学样,也从没把秦氏这个三婶以及那个堂弟放在眼里。

“弟妹,你没死?”小王氏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鹿挑眉含笑,“你的眼睛留着喘气的?没看到地上的影子?”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赶忙看着秦鹿脚下,随后集体松了口气。

明晃晃的影子就在她的脚下,不是鬼。

得知她是个大活人,韩王氏之前还怯惧的表情,顿时变了。

“没死你吓唬谁?你个小贱人,想把老婆子我吓死?我们家倒了八辈子的霉,娶了你这个丧门星,你怎么不去死……”

她年纪大了,脸上皱纹密布,一双吊角眼,让本就不宽厚的五官更显刻薄。

开口就是老泼妇了,骂人的话儿不断向外喷,都不带喘息的。

韩老头就在旁边坐着,别说是制止,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这个儿媳妇是死是活,他压根就不在意。

或许在这个老家伙心里,秦氏死了反而清净,至少老伴不用每天在家里插着腰骂人。

三个妯娌更不会管了,在这个孝道会吃人的年代,韩王氏对其他三个儿媳妇都不错。

秦鹿掏了掏耳朵,斜靠在门板上,抱臂看着韩王氏表演。

“喘口气,憋死了我可不给你抵命。”

作者还写过
反派女王她出山了
反派女王她出山了
《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新书已开。【1V1,双强,爽文,非正常现言,练笔之作。】星盟暗夜女帝与虫族女王同归于尽,醒来后发现身处蓝星,还穿了书。原著已经走完了大结局,男女主一场盛世婚礼,至今令人艳羡称道。而作为剧本里的反派一家,却成了这场绝美爱情下的牺牲品。仅剩的一家三口被逼迫到了快要讨饭的地步,却依旧有男女主的舔狗处处和他们过不去。戚柠冷笑:既然不给我们活路,那就斩断你们的生路。
席妖妖 ·豪门 ·完结 ·101万字
9.4分
七零之恶毒女配奋斗日常
七零之恶毒女配奋斗日常
妖妖新书《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火热连载中,撩最彪悍的女帝,谈最甜的恋爱《七零年代璀璨人生》里,有这么一个女主,她清丽脱俗,她至善至美,她是男主的白月光,男配的朱砂痣,众多男N号心目中的不二女神,她能将泼妇说的温婉贤良,能将流氓说的弃暗投明,作为作者的亲闺女,一切的好运加诸在身,无限风光,最后和男主恩恩爱爱名利双收,在男配和众多男N号真心祝福下,走向大结局。而在长达近五百万字的撒狗粮过程中,总有众多的恶毒男配女配在其中成为两人的拦路狗绊脚石,不巧的是——姜瑜就是文中那个大写加粗的恶毒女配,拦路狗,心机婊,而且还是从头到尾不断作死,最后被女主的爱慕者男二号给打包卖到了一处穷乡僻壤,做了一对年过四十还未娶妻的智障兄弟的共妻。女主得知这个消息,最后只淡淡的发表了一句感慨:姜瑜心术不正,这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个好结局。穿成姜瑜的陆颜裹紧自己的小被子瑟瑟发抖,女主光环太强,惹不起惹不起。【妖艳软萌女主VS高岭之花男主】1、双处,双处,双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2、架空,架空,架空,一切设定以本书为准则,勿代入现实,没原型。3、在保证三观的基础上,疯狂的撒狗血,不虐主角,作者亲妈。4、文中角色随便骂,作者不给骂。5、会黑原文男女主,介意这点的别点。
席妖妖 ·都市 ·完结 ·88.2万字
9.5分
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
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
【新书《八零之福运小寡妇》已开坑。][1V1,专注甜宠一百年】【战力爆表杀伐果断职业女帝VS身娇体弱算无遗策职业小白脸(污)】末世雷系异能顶尖强者,自爆而死,重生为大周朝女帝。女帝九岁继位,在即将及笄亲政时,被垂帘听政的太后溺死。当一魂一体完美融合,她势必要在这大陆覆雨翻云,凤唳九霄。他是智计无双的隐世之人,自幼体弱多病,常年与汤药相伴,淡泊名利,如孤云谪仙。一局三顾茅庐,他以这羸弱身姿,跨入女帝麾下。自此,国家崛起有他,抵御外敌有他,国富民强有他,泱泱盛世有他。而他,则有她。那日清风微雨,桃花极艳,女帝与他坐于廊檐之下。“朕后宫缺一相伴终老之人,你可愿娶我?”他笑的如外面的清润风雨,“不愿,但我可嫁你。”她为朝,亦为暮,更是他的朝朝暮暮。
席妖妖 ·架空 ·完结 ·128万字
9.5分
同类热门书
侯门风华:拜见极品恶婆婆
侯门风华:拜见极品恶婆婆
长子关系淡薄,次子顽劣,五女天真,说是高门大户,其实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下面还有一群心口不一的庶子庶女要养,一穿越就拿到一把烂牌的原主蔫了:说好的晚年养老生活呢?女主挥起了小鞭:“老娘要发家致富,当名门望族,安享晚年,谁敢拦老娘,抽死他!”兔崽子们:“嘤嘤嘤……奶,你都赚钱了,不用逼着读书吧?”女主冷眸一瞪:“屁!不给老娘考个状元出来,老娘的生意被人权贵一锅端了怎么办?还不快回去给老娘悬梁刺股去!”多年后,姚氏祖孙三代,进士满门,官运亨通。
花静苏 ·种田 ·连载 ·141万字
8.4分
穷书生家的彪悍娘子
穷书生家的彪悍娘子
书生扣出了五文钱买了一个婆娘,婆娘是死是活全凭天意。书生穿着补丁长衫,闲庭漫步的走在小路上,回家能不能吃上饭,全凭运气!一文当十文花的抠书生无意拥有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婆娘,日子过得分外妖娆。讲述古代穷书生与现代魂穿而来的顶尖女特工的故事。
倾本贤淑 ·种田 ·连载 ·214万字
9.5分
暴君哭着撩我却天天沉迷基建扶贫
暴君哭着撩我却天天沉迷基建扶贫
李沫,一次飞行事故后来到了晋国,成了一名女扮男装的女县令。从此开始了苦逼的县令生涯。东家丢了一只羊,来找李沫,李沫咬牙切齿地说:找。西家夫妻打架,来找李沫。李沫气得把男人痛打了一顿:下次还敢打架吗?一群混混来县里闹事,李沫带领一帮衙役差点把对方送去见他们的祖宗十八代。从此无人敢惹这个县令,无人敢在松江县撒野。未婚的姑娘们发誓要嫁给李沫,不娶就上吊自杀。李沫:我也想娶呀,可老娘没有那个本事呀。没有钱搞建设怎么办,要不去打劫?不行,咱是五四好青年,不能干那事,只是叫地主们自愿掏腰包,支持县城的建设而已。地主们暗中流泪:我们不是自愿的,是被逼的,你们信吗?众人不服从管理,李沫拿着板砖冲了出去,看看是你的头硬还是板砖硬,有本事来单挑,艹,老娘专治各种不服。松江县,人穷,地穷,山穷,水穷,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字:穷。要致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于是李沫带领全县人民开始在奔小康的道路上驰骋,却被某个黑心的王爷看到,非要把她弄到京城当官。去京城干嘛,在这县城里,老娘就是大爷,在这里逍遥自在不香吗?
空若然 ·架空 ·连载 ·89.5万字
9.1分
奸臣她穿越后被团宠了
奸臣她穿越后被团宠了
当奸臣是有报应的。一:投胎到忠臣家:格格不入,浑身难受。二:跟着忠臣去流放:忠臣果然不是人干的事,她当奸臣的时侯都没流放过好不好?三:被迫保护忠臣一家:老天爷,你故意的吧你?四:算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干吧!
芝麻花 ·架空 ·连载 ·31.8万字
9.8分
农家大佬有商城
农家大佬有商城
本是将军府小姐,却被歹人所害沦落为农家女。去镇上做生意却捡到皇帝一家五口,外加一个老太监。顾南烟:“这下可有人干活啦。”于是她建温室大棚,冬日种出的蔬果一路销往邻国。什么,邻国使者要抢人?皇帝呵呵:你们怕是没挨过女壮士的毒打。小剧场皇帝:“朕今日想吃炖肘子,爱卿快去做。“顾南烟:“竹板炖肉你吃不吃?”皇帝:“好吃不。”一刻钟后。皇帝顶着猪头委屈巴巴。“朕有一同胞兄弟俊美无双,能文能武会暖被窝,给你抵债可好?”顾南烟:“恩...朕准了。”晟王:“娘子手疼不疼,为夫给你揉揉。”
榴莲味矿泉水 ·种田 ·连载 ·79.1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