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957章)
崇祯二年,东江总兵毛文龙被斩于双岛,后金自喜峰口入塞,大明皇朝内忧外患,丁毅也意外的来到明朝。 本王原是边军一小兵,为驱除建虏,拯救百姓,起于沙场。 现天下已定,本王决定交还兵权,使诸将士继续为大明效力。 “你们--你们这是干嘛?江山社稷,责任重大,为何要逼俺啊。” “罢了罢了,诸位兄弟以死相逼,俺又怎么忍心看着大伙白白牺牲,那俺只能暂时先当着皇帝罢,以后大伙若是觉的俺做的不够好,还请大伙把大明宗室请回来替俺就是,俺宁愿回家做个闲王,享享清福,那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呀。” 翌年,大明宗室或卒或失。 本书种田流,节奏稍慢,猥琐发育,不出六神装,坚决不打团。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开局就是死亡难度

丁毅摇摇头,定了定神,看着盆中井水中印出的那张脸。

这脸极为瘦弱,但眉清目秀,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

前世这个年纪,应该刚刚结束高考。

他娘的,他下意识从嘴里崩出个自己以前从来不会说的词。

“砰”突然一声炮响,让他从愤怒中惊醒。

他连忙抬头。

身前不远处有一个高达14米左右的墩台,更远的前方有围墙将墩台包围,围墙大概四五米高。

墩台上有悬楼,下面还有壕堑、塌窖等防御设施,墩台没有楼梯,只有根绳梯可供上下。

围墙上站满了军士,到处都是喊杀声,伴随着零星的枪炮声,会有大片大片的烟雾在空中漫延,

嗖嗖嗖,不时有羽箭抛射进来,有的箭直接就落在丁毅身后不远处。

堡内各处,俱是喊杀声冲天,很多地方,还烧了起来。

他再次摇摇头,脑海里终于出现了这段记忆。

这里是大明辽东中屯卫城大兴堡,我是大兴堡下属葫芦墩甲长丁毅?

刚刚在墩台上和小毛一起守着,小毛中箭,摔下,把我也带下来了?

“丁头,丁头。”就在丁毅脑海里混乱一片时,三个穿着明军鸳鸯战袄的军士从四周围过来。

这三人都是葫芦堡他的手下,夜不收宋飞,弓手赵大山,铳兵魏继业。

这三人年纪最大的魏继业也才三十,宋飞则只有二十六岁。

四人俱在墩台下面,往里一点,有墩台挡着,抛进来的羽箭一时也射不到他们,比较安全。

“丁头,你没事吧?没摔坏吧?”赵大山长的五大三粗,一脸的憨厚,看到丁毅,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丁毅冷静了回了句,转过头,直勾勾看着围墙上浴血奋战的明军们,心中百味杂陈。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谁会想到醉酒醒来之后,就到了明朝。

而且,好像开局就是死亡难度,连给他考虑发展,种田的机会都没有。

“头,俺看大兴堡守不住了,怎么办?”宋飞表情有阴狠,一边说话,一边四下观看。

“咱们逃吧,等堡破了就来不及了。”魏继业一脸惊恐的道。

赵大山也是一脸期望的看着他。

随着三人的话,丁毅脑海里的记忆越来越清晰。

数天前大兴堡来令,上头说后金兵去年攻打察哈尔部大胜,今年年初之后,后金哨兵成队成队往松锦宁远一线而来,可能再起战端。

上面让各墩要尽量收缩,小堡变大堡。

大概的意思,就是集中力量,把人口较少的墩台撤往大堡,只要保持足够的警戒线就好。

于是,丁毅就带着墩内的明军来到大兴堡。

果然,没几天,后金兵攻过来了。

明末,崇祯年代?宁远前线?

“尼娘的”丁毅破口大骂,一口口水吐在地上。

三人面面相觑?

宋飞脸上很快露出狐疑的神色。

连赵大山也在想,丁头是不是从上面摔下来,把头摔坏了?

十九岁的丁毅去年下来当甲长时,大伙都有点不服他,但眼下全墩的人来大兴堡,第一天就战死了好多人,十几个兄弟,就余下他们几个。

身为甲长,丁毅就是他们的主心骨。

若是丁毅脑袋摔坏了,他们三人,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难不成,真要战死在这里?

看着三人的表情,丁毅猛的反应过来,努力稳住自己愤怒和恐惧的心神,尽量用缓慢而沉重的语气,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的稳重和沉着:“别慌,现在堡还没破,相信我,我能带大伙进来,一定会带着大伙出去。”

他说话很慢,但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脸上的神色,看着居然隐隐有些威严。

三人听的一愣,俱觉的眼前这丁毅和以前的丁毅有些不同。

就在这时。

“快,快倒火油。”城墙上有人惊声大叫:“尼娘的,快点,要攻进来了---”

没等他叫完,轰隆,一声巨响。

整个堡墙都好像猛的一震。

砰,堡门轰然粉碎,似乎被什么撞了,门后面正在堵门的明军吓的纷纷扔掉手中的东西四散而逃,没一会,一匹战马率先冲了进来。

嘶,丁毅四人看的倒吸一口冷气,城墙和院子里都是鸡飞狗跳。

那战马不知怎么冲进来的,战马撞掉大门的瞬间,有人从上面灵巧的往前一跳,在地上一个翻滚便站了起来。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鞑子精兵,右手持刀,表情狰狞,一脸的凶狠。

后面紧跟着两个后金步甲。

呼,堡门上面这时才倒下来一大锅火油,大火烧起,有鞑子被当场点燃,惨叫,也把入堡的路给暂时堵住。

大批明军从四面八方往堡门冲去,有人试图重新堵门。

“杀鞑子。”有明军百户挥刀大叫,十几个明军抢先冲上去。

打头的鞑子面对十几个明军,一言不发就冲上去,人还没到大伙面前,突然一甩手。

扑哧,一柄短斧正中一个明军脸门,那明军惨叫,仰天倒地。

正在冲锋明军阵型顿时一乱。

鞑子飞快从背上摘下一个小圆盾,当,一下格开明军两把长枪,反身欺步,一刀劈在一个明军脖子上,鲜血顿时如注般飞起。

明军又是一阵惊叫,已有好多人脸上出现恐惧之色。

扑哧,右侧有明军称势一枪捅在这人左肩上,这明军顿时大喜。

但见鞑子一声闷哼,转身,一刀下去。

扑哧,一颗明军的头颅冲天而起。

“啊”后面有明军吓的双腿一软,整个人软瘫在地。

更有两明军把手中兵器一扔,转身就跑。

“尼娘的。”明军百户疯狂冲上,但被另两个鞑子拦住,很快战成一团。

堡墙下这时也冲下来四五个明军,大伙一涌而上,围着三个鞑子猛攻。

其中一个明军带了铳,近距离下,砰的一声,打中一个步甲。

四周明军顿时士气大振。

另一个步甲很快被五六个明军拿枪捅倒。

但打头那鞑子精锐,横冲直撞,所向披靡,打的明军节节败退。

几个想堵门的明军也不敢去堵。

丁毅四人在墩台下看的瞠目结舌。

明军十几人,被一个后金精锐打的几乎要崩。

“弓呢,给我弓。”丁毅猛的回头问赵大山。

大伙疑惑的看着丁毅,丁毅来了葫芦墩一年,也没看到他射过箭啊?

这赵大山是墩台内的弓手,但手上的弓早不知扔到那去了。

他憨厚笑笑:“俺去找?”

“去你吗的。”丁毅厉声道:“都跟我上。”

说罢,他在地上抓了下,就往前冲。

三人先是一愣,接着对视一眼,然后齐齐起身,硬着头皮跟丁毅冲上。

只有赵大山,奇怪的看着丁毅在地上抓了什么?

此时前面明军被那鞑子打的步步后退,眼看着就要四散而逃。

丁毅走到半路,又从地上拣起一根阵亡明军的长枪。

“让开。”他大喝。

众明军下意识四散而开。

那鞑子回头看到身体瘦弱的丁毅冲上来,脸上露出狞笑之色。

但没等他反应过来。

哗啦,空中一片灰蒙,眼中瞬息剌痛。

丁毅一把泥灰撒在他脸上。

“明狗。”鞑子大怒,估计是从来没见过打仗这么下作的人。

他赶紧拿盾挡在脸前,一手拼命擦眼睛。

却见丁毅飞快绕到他身后,蹲下。

扑哧,一枪捅在他小腿上。

“啊”鞑子惨叫,单腿跪下,手中犹在挥刀。

众明军不敢上前。

赵大山一看,赶紧从地上又抓了把灰。

宋飞等人见状,纷纷学着丁毅。

三人冲到鞑子身前不远处,嗖嗖,又是满天灰尘。

甩了鞑子一脸。

鞑子暴怒,闭着眼睛,把刀四舞,不让明军近身,慢慢又站了起来。

“捅他脚”丁毅大叫:“背后捅他脚。”

宋飞二话不说,学着丁毅蹲下。

丁毅和他一起,扑哧,又捅在鞑子脚上。

“啊”鞑子眼睛又不敢睁,那防的住背后这种阴招,一声惨叫,终于轰然倒地。

四周一片大喊,诸多明军冲上去,扑哧扑哧,枪捅刀砍,终于把这鞑子斩杀当场。

还有人一刀砍下他的首级,兴奋大叫。

“尼娘的,这首级是俺们头的。”赵大山大怒。

话音未落,嗖嗖嗖,外面突然又抛射一波箭雨。

刚拿到首级的人还在兴奋,扑的一声,被一箭射在胸口,仰天倒地。

“草”丁毅连忙拉着宋飞等人往刚才墩台的方向跑。

他们一口气跑到墩台,躲在墩台后面,只见好多明军还有百姓模样的人,拿着各种门板石头,重新又去堵门。

这堡,怕是守不住的,丁毅暗暗的想着,长叹了口气。

脑子里的诸多记忆又徐徐出现。

同类热门书
老子就是要当皇帝
老子就是要当皇帝
穿越成明末一流民能干嘛?还能干嘛,造反当皇帝呗!什么,你说造反很难,如果失败了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凉拌……总之生死看淡,暴兵干它,要么死要么当皇帝!
雨天下雨 ·两宋元明 ·连载 ·198万字
1635汉风再起
1635汉风再起
一个未来的灵魂,融合了明末少年的头脑,带着一群溃散的海盗,流落澳洲,并以此为基地,建立一个崭新的世界,让汉风再次吹向世界。
重庆老Q ·两宋元明 ·连载 ·225万字
9.0分
明末国贼
明末国贼
洪承畴败降于松锦,孙传庭阵丧于潼关,明朝大厦将倾,神州将沦于蛮夷之手,李兴之按剑上殿,陛下这大明国政还是末将替您打理吧!
三头蛇王 ·两宋元明 ·完结 ·137万字
7.7分
明末逐鹿天下
明末逐鹿天下
崇祯二年。苏河穿越大明,成为陕西断粮的佃户。鼓动人心,揭竿而起,明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杀士绅,贷田地。发债券,搞教育。兴工业,练强兵。推翻明朝,剿灭鞑虏。
风啸木 ·两宋元明 ·连载 ·114万字
9.5分
逆天换明
逆天换明
天道无眼,就逆天而行;民不聊生,就换了这朝代。一个现代人穿越到了天启六年的辽东,正是建虏肆虐、杀戮血腥的年代。道路漫长而艰险,热血沸腾而奔涌,不甘为奴的他只有迎难而上、勇往直前,杀出一条淋漓血路,实现梦想中的光明未来。崇祯,皇太极,毛文龙,袁崇焕,孙传庭,李自成,张献忠,卢象升……历史长河中,皇帝、名将、名人,谁将成为最耀眼的那颗星?抑或是他站得更高的肩膀,攀上顶峰的垫脚石?
样样稀松 ·两宋元明 ·连载 ·158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