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07章)
一朝穿越,简葵竟然成了土匪头子掳来的压寨夫人。 虽然那个男人冷酷又无情,可是独独对她的眼泪没有办法—— 自己媳妇,打也不舍得,骂也不舍得,再娇气包也得哄着呗。 正要三媒六聘的娶了她,不想这个小哭包竟然说:咱们只有交易,不谈感情,可好? 男人盯着想要逃跑的简葵,眸色沉沉:你再说一次?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穿越了

简葵在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脖颈上蹭来蹭去,温热潮湿,带着重重的呼吸。第一反应是自己打工的宠物店里收养的流浪狗小福,正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她咕哝道:“小福,别闹,快走开啦。”说着用手去推它。一推之下它竟纹丝不动,手感好像也不对……?她不由得一惊,忙睁开了千斤重的眼皮。

这一看之下,简直是惊得眼皮直跳,差点又昏厥过去。应该是夜间,周围一片昏暗,看不清陈设。不远处的烛台上有一豆烛火,闪烁不定的照亮了周围。眼前有一张放大的男人的脸,此刻正眼神迷离的俯视着自己。兼有着浓烈的酒气,显然是醉了。这人直鼻星眸,一双浓眉紧皱着,右脸上却有一道伤疤,看着颇有点狰狞,却更添刚毅。

不不不,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男人好像没有穿衣服?她目光下移,自己好像也没有穿衣服?俩人就这样紧紧的贴在一起。

简葵刚刚过了二十六岁的生日,虽然这方面没有经验,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她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不由得一声尖叫,去推那男人,可是他仿佛一座山一样,丝毫无法撼动。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她一下子慌了神,吓得眼泪涌了出来,结结巴巴的问。

男人似乎清醒了一点,一时之间有点迷茫,把她上上下下仔细看了看,目光骤然冷冽,沙哑着嗓子问:“小福是谁?”

小福是谁?我还要问你是谁呢!她趁着这个空档,迅速的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一切。

她自小喜欢小动物,因此毕业后一直在宠物店上班。今天早上出门,正好过马路时看到一辆汽车正失控的冲向一只怀孕的流浪狗。狗子显然被突如其来的喇叭声吓住了,紧紧的夹着尾巴,愣在路中间动弹不得。

她一时头脑短路,顾不得想那么多,就扑上前去想把狗子推开,随后只感受到一个大力撞向自己,自己仿佛变得非常轻盈。那一瞬间并不疼,她仿佛变得非常轻盈,只看到天空,斑马线上的人群,一切都是静止的画面,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那么此刻,她是死了还是活着?

看她不答,那男人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向自己,恶狠狠的问:“说!小福是谁!”

简葵吃痛,本来在默默流泪的,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含含糊糊的说:“你到底是谁啊?我是不是死了?为什么我死了你还欺负我!”

一听到她哭,男人的动作一顿,松开了手,说:“想死?如今也得问问我答不答应!”说完,竟低头朝她的脖子粗暴的吻了下去。

简葵奋力反抗躲闪,长指甲狠狠的抓在他的颈后,可是这一切却如蚍蜉撼大树般,这就是女子和男子体力上的悬殊吧。这也许是在做梦吧?这个梦好真实,连他的体温和喷在自己脖子肩膀上的滚热呼吸都那么的引人遐思……

简葵感到一阵窒息,头脑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只是大颗大颗的掉眼泪。这是噩梦吧,一定是噩梦,醒来就好了,她闭上眼,忍受着这一切……

等她再次醒来,窗外已是天光大亮,照得室内浸在温暖的光晕里。她连忙回头四顾,此刻屋内只有她一个人。她连忙又细细的打量着周围,房间非常阔朗,屋子里简约大气的中式陈设让她一时之间梦回古代。此刻的床上悬着秋香色的床帐,用银钩拢在两侧,床的对面设着一个梳妆台,上面空无一物,只立着一面水光光亮晶晶的铜镜。再往外看,一架绘制着山水的屏风挡住了视线。这些家具虽然没有十分雕花镂空,却端庄大气,肯定不是家具城能看到的款式!

她一惊之下就要起身,只觉得浑身酸痛,如同跑了马拉松一般。床上被褥凌乱,她忽然想起昨夜的一切,忙掀开被子往下看去。

看到被子内的情景,她差点又昏过去。果然,昨夜不是做梦,来不及哀叹,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忙又向被子内望去。

不对,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皮肤白嫩细滑了?虽然布满了“草莓”印痕,但是难掩它本来如瓷般的质感。胸部也高耸丰满,完全不是之前的小豆包……她忽的掀开被子坐起来,细细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果然,这一切她都那么陌生。她好像胖了不少,身上肉乎乎的。

一阵头脑发懵,她随手披了被单下了床。像要面对什么宣判似的,缓缓的,郑重的走向镜子,随即,果然在镜子里看到一张陌生的脸。这是一张带着婴儿肥的白嫩可爱小脸,一双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还有一张粉嫩的小嘴。下面的身材是丰腴莹润的,和脸颊匹配,带着嫩嫩的婴儿肥的感觉。柔软白腻,如同希腊神话里神女一般。这不是她!她一惊,手里的被单滑落在地,她看着镜子中那副丰腴雪白的身体,心顿时凉了半截。

她这是……穿越了?

而且,还有比她惨的么,刚刚醒来就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夺去了身子?自己还没来得及享受就昏过去了?

她一阵头皮发麻。正待转身捡起被单,忽听一声门响。是那男人来了!她猝不及防的惊叫一声,拿起被单盖住身体,蹲在地上。

半晌没有动静,她轻轻的掀起一角朝外看,面前有一双鞋,是一双蓝色的布鞋,脚不大,看样子是女人的脚。她缓缓向上看,是一个穿着靛蓝色撒腿裤,藕荷色短上衣的少女,头上梳着双丫髻,正惊愕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她缓缓的站起来,用被单牢牢的裹住自己,警觉的问。

“奴婢茵茵,是主子爷派来伺候姑娘的,奴婢见过姑娘。”她低低一福,害羞的答道。

“茵茵?主子爷是谁,这是哪里?”她忙问。

茵茵低下头,畏惧的说:“时候不早了,奴婢已经打好了热水,这就伺候姑娘沐浴梳洗。”说完就上前扶她往外走去。

简葵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跟着她绕过屏风,只见外面是这卧室的正堂了,对门一张卧榻,上面也是空无一物。卧房对面也是屏风和重重的帷幔,走进去一阵温暖的热气,原来里面有个巨大的浴桶,已经注满了热水,还洒了一些花瓣在上面。

简葵满腹心事,任由这茵茵带着走过来,松开了被单。她是个现代人,如今当务之急不是寻死觅活,而是要弄清楚当前的处境。于是就问:“茵茵,我考考你,你既然来伺候我,可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茵茵低头不敢看她,喏喏的说:“奴婢只知姑娘是范家的小姐,不知姑娘名讳。”

“那你可知我今年多大了?”

“听说姑娘今年刚满十八。”茵茵又低头回答。

“那我怎么来的这里?”简葵想,看样子不像是嫁过来的,大概率是被买来的?

可是谈到这个,茵茵立刻变成一个锯了嘴的葫芦,什么也不肯再说了。她也无法,只好再想办法。

茵茵是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未经人事,看到她满身的红痕,如今光景,早把她臊得面红耳赤,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了。简葵低头一看,立刻明白了她的窘迫,自己也分外尴尬,挥手说:“你先出去,我自己洗就好了。”

茵茵点头出去,她自己浸入热水,顿时浑身一阵舒坦。她穿越的地方看来也算大户人家,有热水澡洗,有下人伺候。只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为何在此呢?

一边沉思,一边慢条斯理的洗着澡。正洗着,只听一阵脚步声响,她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就见两个仆妇打扮的老婆子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穿着靛青粗布上衣的端着茶盘,上面一碗黑乎乎的药汤。另一个穿着褐色的婆子则毫无忌讳的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又转身出去了。

简葵一阵羞恼,饶是个现代人,脱光了洗澡时被人这样上下打量,也有几分尴尬,忙转移视线看着端茶盘的婆子。只见这婆子板着脸道:“姑娘昨夜辛苦,这是爷的赏赐,务必喝了罢。”

听得昨夜辛苦四个字,简葵一头黑线。哪里辛苦,她根本就昏过去了,人事不知好吗?不过任她再奔放,也不可能说出来,就问:“这是什么?”

老婆子说:“横竖是好东西,姑娘用了,老婆子好去交差。”

“你不说清是什么东西,我不喝。”简葵可不想刚刚穿过来,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人活活毒死。

这婆子一声冷笑,说:“既姑娘非要问,老婆子竟也顾不上给姑娘留脸面了。姑娘虽然如今是爷的人了,却没本事讨得爷的欢心。这碗避子汤便是爷的意思了,姑娘如今还是乖乖喝下是正理。”

另一个褐衣婆子也过来,带着几分惋惜说:“虽你很有几分颜色,不得主子爷喜欢也是白搭。唉,也罢,你快喝下这药,我二人等着回话。”

简葵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来得及消化她们话里的深意,只听这碗竟是避孕药,就连忙端起来喝了个精光。自己刚刚到此,还没整明白怎么回事,若是再有个娃,岂不是更惨?

两个婆子看她如此干脆,诧异的对视一眼,便收了碗盘出去了。

同类热门书
陛下的娇软美人重生了
陛下的娇软美人重生了
【1v1+双洁,女主娇软】顾清颜是成国公府在金陵城的穷亲戚,皇后的一个远房堂妹。一日,国公府来人,说是让她进宫给皇后娘娘侍疾。若放上一世,宫门深深,哪是她这种伎俩的人能去得的?可眼下她刚从上一世的噩梦中惊醒,上一世已与首富之子有婚约的她在秦淮河的画舫上遇到了一位中药的公子,便阴差阳错成了公子养在山庄里的小娇娇。公子待她极好,但她心怀不安,对未婚夫也有愧便不辞而别了,可刚回到家拒了皇后的邀约就被父亲以有辱门楣之名给暗害了。重来一次,顾清颜决定保住小命要紧!去皇宫!可她不曾想,宫里的九五之尊,俨然是那位与她夜夜同眠的紫鸢山庄五公子!而皇后娘娘此次召她来侍疾的目的,也不太单纯.......--------------惊才绝艳的大齐皇帝沈煜在当太子时,干过一件荒唐事,在金陵的山庄里养了一个小娇儿。先帝驾崩,事出紧急,他不得已不辞而别,等到再回来时,却发现自己捧在心尖尖上的娇娇逃了!还不日就要与未婚夫成亲了!堂堂大齐新帝居然成了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外室男,他气急回宫,本想与那娇娇一刀两断!谁知皇后那新来侍疾的小婢女居然就是让他这几日夜不能寐的小娇娇!ps:皇帝皇后假结婚
咸鱼小肥虾 ·宫斗 ·连载 ·83.6万字
9.5分
乔家小娘子
乔家小娘子
又名:《谢家小娘子》穿越就算了,还穿成了一个二百斤的胖子。二百斤的胖子就算了,还带了一个拖油瓶。拖油瓶就算了,还是一个恶毒后妈。恶毒后妈就算了,还是一个扶弟魔。哦,不对,扶兄魔。当乔安好发现这个现实之后,撞墙而死的心都有了,可看着自己这二百斤的体型,又看着四面漏风的一推就会倒的泥土墙之后,她又泄气了,别没撞死,还把唯一遮风挡雨的屋子给倒了。不过,当她看到自己的夫君那张帅气逼人的脸和八块腹肌后,顿时眼前一亮,讨好的凑了过来。“夫君,我们不和离了,我们好好过日子吧!”
冰可人1 ·种田 ·连载 ·84.4万字
9.5分
小福妻她又娇又悍
小福妻她又娇又悍
俞家跛脚的儿子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长得娇娇弱弱,没想到,是个刚过门就和人干架的悍妇!自此,村里人都等着看俞跛脚两口子鸡飞狗跳,结果……后来娃都等出来了!……无意被士兵砸中脑袋,女将军柳芷重生成了刚过门的娇媳妇。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这也太荒唐了!可是,家里因伤退伍的跛脚相公,不仅性格稳重正直,还是赚钱养家一把好手。那身材长相,竟然比京城的王侯少爷们还俊美……唯一的不好就是老不规距!地上的草席好好的,非说破了个大洞,硬跟她挤一张床。这也就算了,他好好的被子,怎么也突然烧了个洞?“娘子,冷~”柳芷根本推不开黏上来的男人——来时好好的,走的时候甩不掉了!
泡泡卷1 ·种田 ·连载 ·25.7万字
皇上,咸鱼娘娘她不想出冷宫
皇上,咸鱼娘娘她不想出冷宫
【1V1,双洁,团宠,超有爱】穿越后戚染染被迫入了宫,宫斗?不,她只是条咸鱼。写话本儿,种菜,斗地主,开美妆铺子,日子一天又一天,某天,前朝大臣的弹劾皇后娘娘不作为。丞相父亲:“老夫的女儿,尔等有何异议?”将军大哥:“本将的妹妹,轮得到旁人说?”吏部侍郎二哥:“谁带头说的?小本本记下,咱年底说。”京城首富三哥:“虽然我官没你们大,但我铺子里的好东西多,但凡说我妹妹的,以后都别想在我店里买东西!一个个的就等着回家跪搓衣板吧!”长公主:“谁说我皇嫂坏话?我家皇嫂超乖的。”太后:“这点哀家可以作证,没见过比她更有孝心的孩子。”后宫众妃嫔:“是啊,是啊,皇后娘娘人最好了。”戚染染得知消息:呜呜呜,大家这么喜欢我,好感动。皇帝直接把人护住:“都给朕闭嘴,皇后是朕的。”
尚榆 ·宫斗 ·连载 ·92万字
9.8分
软甜小可爱被将军宠坏了
软甜小可爱被将军宠坏了
新书“长公主的小驸马爷他又偏执了”求收藏。她和他初次见面,他就说了一句话。“挖个坑,埋了。”冰冷刺骨的声音,对她来说却如同天籁。也是她被抛尸几天以来听到的最动听的话。“是,将军。”从随从的口中,她知道了他的身份,原来他就是被她悔婚的冷血大将军。如果有机会,她一定报答他的埋骨之恩。后来,她重生了,也嫁给了他。所有人都说,完颜骥天生带煞,冷血无情,杀人如麻,吓人的很。后来,众人看到了气色红润的将军夫人。更看到了将军夫人被欺负,大将军一家老小出动为其讨回公道的场面。据说对方还是国公府公子,愣是被打得爹娘都不敢认。而在众人看不到的背后,将军府的下人们总是能听到将军夫人怯怯的问。“将军还活着吗?”“将军又凯旋回来了?”“对面又没打过将军?”下人们实在是忍不住问:“夫人您就这么盼望着将军大人死吗?”白黎昕想也没想的点头,“那当然,等他死了之后我好埋。”这样,她的恩就报完了。“……”众人。
箐珏 ·宅斗 ·完结 ·81.8万字
8.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