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2章)
“咳咳,送你一朵花。” “不好意思打扰你一下,enm……我的意思是,很配你,朝暮都是。”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剪秋萝还没有开花

“剪秋萝的花开在夏季,落在你走过的路旁,我不想做一闪而过的行人。

可我携一束花只敢彳亍徘徊,留不住的清香,是因为,我不想做只能想念你的人。

——李十七”

听说过吗?也许吧。李十七瞎写的,从形形色色的人海中东拼西凑的句子。

“我喜欢你”换到嘴边却成了“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以前喜欢的人了”。

李十七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这么一句,也许心中留有念想,想询问的人明白自己的心意,可是哪有人会知道这么委婉的深意。

“你以前有喜欢的人?我怎么不知道?”

“……”

结果是注定的,你不能让一个慌张、自卑且无知的人主动起来,尽管这人表面看起来阳光、温柔、乐观、人缘好……

别人眼里的你很开心,可是没人知道你有多沮丧,只是不想麻烦他人,于是笑着说自己很好。

就这样,李十七度过了高中最后一个暑假,上了大学,又是一年后,到了现在。

“所以啊,你相信我,如果一个女孩,对待你的方式就像她毫不在乎一样。”

“那么她真的是完全不在意你的,”

“没有例外。”

李十七举着小花洒在阳台照护寝室的新成员——剪秋萝,寝室里还有他的室友,一位略微悲催的“失恋人”。

停顿了半秒,察觉自己的话说得太绝对了,他劝慰道,

“也许有例外,”

enm,但是几率很小。这句话他是在心里补上的。

鬼知道女孩的想法是什么,李十七是猜不透的,“失恋人”王凌志也许知道一点,毕竟是他暗恋人家。

暗恋这东西李十七有点心得,但它最后还是不可取的,没有人知道你一直喜欢他,就像怀揣着珍宝的窃贼,从不敢将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王凌志还想挣扎一下,他不甘心,他不缺朋友,但他没有女朋友,所以今天他去表白了。

结果显而易见,要是成功了这会儿王凌志绝对不会在寝室。正经人表白成功了谁会待寝室啊?

“至少你成功了一半,不是吗?很多人连试都不敢试。”

对王凌志勉励了几句后,李十七就没管他了,有些事得靠自己想明白。

大海会因为一杯沸水而升温?

……

傻儿子懒得管了,要坐正事了。

“可用余额:24600”

嗯,手机余额看起来很可人。

除却十余万的存款外,这是李十七的所有家当。他计划买辆车,能开就行,目前来说资金已经够了,暑假再给安排上。

至于为什么有这么多钱,奖学金、兼职、福彩……很多,兼有。

十几岁的他,能力还是有yi点点的,毕竟落俗也无可避免呐。

大二还有不剩最后两个月,大学生活其实不多了,明年年底李十七就得去参加考研,也许不一定会考研。对很多人来说,大四过完上学期,大学生活其实已经结束了。

告别还在寝室独自“瞎想”的王凌志,李十七出门去图书馆学会英语,六级就剩俩月了。

学了有三小时,李十七不得不承认图书馆确实更适合学习,你要是不学,周围会让你的压力很大的。

“阿伟,你觉得我怎么样?”

李十七一进寝室门,就听到王凌志在殴......问阿伟。陈俊伟,别号阿伟居士。

“挺好的。”阿伟眯着眼睛瞄了王凌志两眼。

“长相?”

“人挺好的”

“……”

王凌志这会儿还陷在表白失败的阴影里,对自己的长相有一丝怀疑。

听到阿伟的回答,他感觉有被冒犯到,见到李十七进来了,他将目光转到了李十七。

眯眼,盯……

“干嘛?”李十七被他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七哥,你用几个字形容一下我的长相,我的相貌很差吗?我也不是很差啊。”

“enm,这,不好说,重在参与?”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十七好像听到了捅刀的声音。

“人总是要经历的咯,凡事都有可能,儿...你真的是因为喜欢才喜欢,而不是别的?自己想清楚。”

趁着“好大儿”这一波,阿伟对王凌志也说起了自己的想法,

“阿志我儿,你自己好好想想,想不明白也没关系,反正你让方长躺好了就行,时间自然会告诉你答案。”

“……”

“牛啊,阿伟。”李十七投过去一个靓仔肯定的眼神。

“基操基操~”陈俊伟和李十七对视一眼,一切不言自明。

王凌志其实自己也想通了,就是心里还颇有些郁闷。

他抽了两嗦子万宝路,越想越气。

有些事,我能想通,也可以接受,但我还是好难受。

……

“干饭去?”时间不早了,李十七建议去食堂吃饭,把悲催化作食欲。

“整起!”

“俺也一样!俺今晚要加个蛋!”这是王凌志在呐喊。

青春嘛,烦恼都是来的快,去得也快。

恋爱有什么好的,白素贞辣么漂亮的都1000岁才下山谈恋爱,急什么?急什么?急什么!

……

“七哥,有红烧鱼诶!我跟你讲,一楼的鱼,绝了!”

陈俊伟指着饭牌向两个小伙伴解释,他前段时间偶然去了一次食堂,平时他都是点外卖,发现了一楼的宝藏红烧鱼后,每每都是念想,连外卖都很少吃了。

“阿志,别丧,伟哥今天请你吃鱼!”

陈俊伟拍了拍王凌志的肩,模样很是豪爽。

最后一大还没下课,所以李十七他们并不需要排队,走到窗口就能打饭。

李十七刚要开口,没想到有人比他更快。

“阿鱼,麻烦你帮我打份姨!”

“……”

“……”

陈俊伟只是想快点吃鱼,然后嘴就秃噜瓢了,硬着头皮顶着阿姨“我可不兴这一套”的眼神,他最后还是打到了心仪的饭菜。

“别笑了,食不言寝不语好不好?干饭就要有干饭的亚子!”

陈俊伟坐在餐桌上一脸无奈地看着对面还在傻笑的憨儿子们,好气哦,突然好想砍点什么。

“没,吃饭吃饭,”李十七扒拉了两口鱼,味道真不错。笑意点到即止,他们可是受过专业训练滴。

……

吃完晚饭,阿伟去上课了,晚上他有节公选课;王凌志出门去了图书馆,说是发愤图强,也不知道这次是几分钟。

寝室剩了李十七一个人,四人寝,出去了仨。

他打理起了他的剪秋萝,从播种到现在十余天的时间,嫩芽已经出土到了三四厘米长。

“剪秋萝的花要送给谁呢?”

“你会开花吗?如果你不能开的花,请你原谅我没有把你照顾好。”

“为什么花要送人呢?留给自己?”

“说不准,谁知道呢……”

李十七轻轻将剪秋萝放回了阳台,当初为什么想养花来着,他忘了,可能是想找点事做吧。

……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