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08章)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多体谅我一点好吗

七月的霖城,雨水不断。

密布的乌云闪过银白雷电,伴随一道雷鸣声落下,豆大的雨珠砸向停在路边的车辆。

林姣擦拭着被风雨拍湿的肩头,静静听着驾驶位上的顾权打电话。

仅从他跟别人的几句对话中,就猜到今天的约会可能泡汤了。

“姣姣,抱歉。”

果然……

顾权摁熄手机,揉了揉眉心:“公司那边有急事,我要过去一趟。”

“嗯。”林姣敛下眼底的情绪。

她和顾权恋爱两年了。

自从他进入顾氏后,陪伴她的时间越来越少,哪怕同住屋檐下,见面的机会都屈指可数。

她理解他忙,但理解并不代表她不会失落,不会因此难过。

“生气了?”顾权揉了揉她的发顶,清隽的脸庞满是柔和之色。

“没有。”

“那我送你回家?”

林姣摇头:“不用。”她看着不远处的商场,点开微信:“伊澜有空,我让她陪我。”

“好。”顾权没有阻拦,往她手里塞了一张卡:“有喜欢的就买,我八点再来接你。”

“我有钱。”林姣捏着那张冰冷的银行卡,心底越发不是滋味。

她挎着脸的样子,落在顾权眼里,就变成了她在置气:“姣姣,你多体谅我一点好吗?”

气氛忽而凝固下来,反驳的话卡在林姣喉间,却在瞥见他疲惫的神情后,无法说出口。

她抚平他紧皱的眉心,倾身往前抱住他的腰,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变成了无声叹息。

“乖。”她的示弱,让顾权的眸光温和下来,不禁再次许诺:“周末我带你去看展。”

“真的?”

“嗯,我手上的项目快结束了。”

林姣又升起一丝期望。

她从他怀里退离,勾唇道:“那你去吧,再忙也不要忘了吃饭。”

顾权轻应:“卡拿着。”

他太过强硬,林姣只好收下。

她撑起雨伞往商场走,一双白鞋踩过水洼,溅起的泥泞在拂动地裙角边留下点点痕迹。

向来爱干净的她,停在玻璃门前,用纸巾轻轻擦拭,正要起身,一道阴影便笼罩下来。

“姣姣!”熟悉的声音传来,林姣吓了一跳,抬眸便看见那张笑吟吟的脸。

裴伊澜挽住她的小臂,另一只手在她左脸捏了捏:“难得见你逛商场,要买什么?”

“职业装吧。”

“你找到工作了?”

“昨天刚收到两份offer。”林姣把沾染污渍的纸巾扔进垃圾桶:“还没想好去哪家。”

“哪两家?我帮你参考一下。”

“盛衡和天华。”

“盛衡?”裴伊澜眸子一亮,似有些激动:“那是我小叔的公司,我下周一也要过去。”

“裴贽?”林姣的眼前闪过那张如若神祇的脸,倒是没想到这么巧。

“对啊。”裴伊澜眨了眨眼:“你就选盛衡吧,到时候跟我一起入职,也有个伴儿。”

林姣默了默:“好。”她迈上扶梯,一路同她说说笑笑,压在心头的郁气都消散了。

或是因为下雨的缘故,女装区的顾客不多,就连以往需要排队的高奢品牌,门口都只站了一名导购,虽然冷清,但也让她们逛得清净。

裴伊澜本想先给林姣看职业装的,但逛着逛着,就被橱窗里的晚礼服绊住了脚。

她跟导购说了一声,等待他取衣的过程,对林姣道:“姣姣,那件礼服超适合你!”

林姣属于浓颜系的美人儿。

偏偏,她为了顾权的喜好打扮的极其寡淡,就像柔弱的小白花一样,掩盖了所有优点。

导致她现在看林姣,总觉得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别扭得很。

“我?”林姣看着导购送来的裙子,反应平平:“像这种秀款礼服,我已经有三件了。”

“又不一样,你先去试试嘛。”

“我平时很少参加晚宴,买来也穿不了几次,还是算了吧。”

“姣姣……”

“我要这件。”模样清秀的女人趾高气扬地走来,对着导购指了指她们手上的礼服。

“抱歉,这两位女士还在选购,麻烦您到旁边等一下。”

何佳顿时不满,却碍着他恰到好处的笑容,不好硬抢。

她转移目标,暗自打量穿着朴素的两人,下意识觉得她们买不起。

于是,打着商量:“这件礼服我很喜欢,不如这样,你们重新挑一件,我来买单?”

“不需要,谢谢。”

“随便挑一件去卖二手都能赚五六万呢,你们确定不要?”

林姣捕捉到她眼底的轻蔑,不打算跟她争执,转头问导购:“店里还有限量款吗?”

“有。”导购取了两件礼服,态度极好地摆在她们面前:“这两件都是由纯手工制造,量体后总部会派人过来调整,大概十五个工作日内完成。”

这两款限量的风格偏甜美,比较符合裴伊澜的气质,林姣拿起那件香槟色的鱼尾裙,对着她的肩头比了比:“伊澜,喜欢吗?”

“喜欢。”她提起裙摆,不屑地瞥着何佳:“还是你眼光好,这件比秀款好看多了。”

“那你去量体吧。”

见她跟导购离开,何佳只得咽下那口气,看着林姣:“你都不问一下限量款的价格?”

“重要吗?”

“我怕你的钱包受不住。”

林姣轻笑一声:“受不受得住,都是我的事。”说着,她径直走到收银台前付款。

何佳不信自己的判断会失误。

她拿着那件无人问津的秀款,跟上她的步伐,‘好心’提醒:“别勉强,信用卡可是无底洞呢。”

“是吗?”林姣打开钱包,指尖在卡槽上划过,拿出一张白金储蓄卡:“我还没用过。”

何佳被噎了一下。

她看着对方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刷了十七万,脸颊像是被谁扇了一巴掌,又疼又丢人。

轮到她付款的时候,她都不好意思去碰信用卡,只得咬咬牙,拿出仅剩不多的存款。

“姣姣,我量好了。”裴伊澜从试衣间小跑过来,视线掠过何佳:“那件秀款多少钱啊?”

林姣挑眉:“八万?”

“难怪你看不上呢,也太便宜了。”

何佳气得浑身发抖。

同类热门书
蓄意热吻
蓄意热吻
(双洁,男二上位,国民初恋vs斯文败类)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心动避无可避。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 ·都市 ·连载 ·20.7万字
9.9分
分手后,前任总是想方设法堵我
分手后,前任总是想方设法堵我
【消防队大队长vs外科女医生】全世界都知道江家太子爷喜欢的人是陆小姐,可陆小姐不这么认为。陆京觉得,江也这人哪哪儿都是臭毛病,不想惯着他。某天。太子爷跑到陆家。“陆京,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给我名分?”“陆京,不准收他们的东西,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陆京,你是我的,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陆京:“滚~别打扰我睡觉!”(1v1,别后重逢,追妻火葬场。)
是朕啊 ·豪门 ·连载 ·52.8万字
9.7分
独占偏宠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众人听后不禁莞尔。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年龄差五岁。*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 ·明星 ·连载 ·14.4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 ·婚恋 ·完结 ·71.6万字
9.6分
诱他上瘾
诱他上瘾
【先婚后爱】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宋旎对闺蜜说:“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步步为营,请君入瓮。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后来,谈峥说:“你他妈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 ·豪门 ·连载 ·18.9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