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64章)
神州沦陷,神器落于倭寇之手。 花花大少陈真,不堪同胞受辱,毅然走向危险之地,开始潜伏生涯。 夜明珠拉拢,金佛提携,官场之路,节节高升,终成一代红色谍王。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火车

一月份的哈尔滨,彻骨的寒意如同空气,无处不在。

大雪更是没完没了的下,想要将整个哈尔滨地区装进这片无边的雪白当中。

1933年,也就是满洲国的执政二年。

东北军的残部,已经败退到热河,准备依靠古老的长城,做最后的抵抗。

积雪压断松树的枝丫声,响彻整个帽儿山,在嘈杂的声响中,三朵洁白的降落伞,悄无声息地下降,消失在白茫茫的世界中。

...

呜!呜!两声悠长地汽笛,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火车头愤怒地吐着发亮的火星,沉重地喘着气,冲破黑暗,沿着铁路驶向夜色苍茫的远方。

从新京到哈尔滨的列车上,挤满了来往的旅客。

大部分人都团着手,闭目养神地休息。

车厢中除了车轮碾压铁轨的声音,悄无声息。

陈真坐在座位上,仔细地擦拭着帽子上面的水珠。

这是一顶海龙的帽子,是他老爹从俄木斯高价买回来的。

听说他这次终于有正经差事,才舍得拿出压箱底的宝贝,让他带走御寒。

不得不说,这东西虽然死贵,价钱能换一匹好马,但的确比狗皮帽子要暖和。

这次前往哈尔滨,是自己老娘求到老姨哪里。

让她帮着在张景惠大帅那,吹吹枕边风,帮忙给大外甥谋个公差当当。

老姨见他整日在新京,不是去歌舞厅,就是去跑马场的玩。

四六不靠,也没个正经营生,眼看过完年就二十六岁的人了,还整日的花天酒地,败霍家里的钱,是也有点看不过去眼。

加上熙洽府上小千金,明年就满十八岁了,他们两个大婚的好日子,就订在了明年的七月初八。

熙洽现在风头正劲,是满洲国排得上前四的大人物,小姑爷还是个白身,的确不像个样子。

就托曾经的老部下金桂荣,给他在哈尔滨警察厅安排了职位,待上一阵子,熬熬资历,再调入军中。

哈尔滨距离新京将近六百里,想着身边的狐朋狗友,找不到人,也就散了,不会在一起瞎胡闹了!

大家子弟,纨绔大少。

这即是陈真近几年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是明面上的伪装。

早年在奉天就读东北大学的时候,他就加入了进步青年会,之后更是在任国贞先生的引荐下,秘密加入党组织。

因为身份特殊,平时接触的人,都是东北十五省的重要人士。

就算是一省的督军,有时候也能碰到。

中央特科的领导,考虑再三,经过认真的审查,和数月的培训,才放心让他在东北执行潜伏任务。

陈真看了一眼手上价格不菲的手表,发现时针已经指向九点十五了。

立马拉过身边走过乘务员询问,得到了早就知晓的答案,火车又又又晚点了。

心里怒骂了一句,北满铁路局这帮家伙,还能不能靠点谱,就不能准时一次!

继续追问乘务员才得知,还得有大约一个小时,才能到哈尔滨。

陈真放开抓住乘务员的手,不经意地扫了一圈,发现车厢前后出口附近,刚才还装作沉睡的人,都偷瞄着自己这面的动静。

见到自己眼神过去,纷纷调离视线,继续装睡。

车里有钩子?

陈真立马察觉到车厢不寻常的地方,心里一惊,自己暴露了?被人盯上了?

念头刚出现在脑海中,立马否定。

因为自己近来的行动,并没有露马脚的地方。

所以,这帮钩子,不应该是盯着自己的。

车里应该是有不认识的同行。

这就有趣了!

九一八之后,南京的党部,复兴社,东北军的通讯组,还有总部在上海的中共特科,都派出自己的谍报人员前往东北,侦查关东军下一步动作。

直接把新京,奉天,哈尔滨本就浑浊的水,搅成了泥浆。

加上原本就活跃的苏联,日本间谍,让形势愈加复杂。

甚至流亡东北的犹太人,朝鲜人,也同样不消停。

这些组织和民间组织,都在私下底勾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对抗伴随着合作。

朋友和敌人,随着态势的变化而变化。

大局下,个人的命就如同烛火,不知何时,就会被那阵突如其来的过堂风,吹灭。

陈真感性地感慨了一通,就开始分析,车上的钩子,到底是那个系统,奔着车厢中那个倒霉蛋来的。

小鬼子对于情报工作,一直是很上心的。

从这点上看,也能知道他们狼子野心。

小鬼子在华设立了不少的情报机构,最出名的,就是陆军参谋本部二部俄国班组建,位于哈尔滨的特务机关,但它属于陆军的对外情报部门。

现任的关东军司令,满洲国全权大使的武藤信义在1918年担任机关长,所以更名为武藤机关。

现任的机关长,就是大名鼎鼎的土肥原贤二。

虽然也有对内部门,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外蒙和苏联,再有就是远在南京的中央政府,所以不可能是他们。

再有就是宪兵队的特高课。

但这秘密逮捕,不符合小鬼子二杆子的性格。

特高课行事高调,要是他们办案,早就派宪兵上车,全部带走,挨个上大刑,宁杀错,不放过!

挺住了就放了你,挺不住就算你祖上没积德,自认倒霉吧。

也不可能是他们。

外务省也有暗探,但都是领事馆的武官,只对外,无权限管满洲国,也不是他们。

删删减减,就剩下这一个答案,那就是哈尔滨警视厅特务科,也只有这帮二鬼子,才喜欢在背地里抠抠搜搜的行事儿。

陈真四处看了一圈,发现刚才观察自己的秘密警察的,已经不再关注自己,而是都将视线集中在车厢的中部。

树欲静而风不止,没想到自己坐个车,还会出现碰见秘密抓捕,这运气也没谁了,到了哈尔滨,应该找个大仙算算。

陈真装作若无其事地往之车厢中部看过去,一眼扫过,还真发现里面有几个显眼的存在。

在平常人看来,谍报人员是神秘的存在,可能就是街头修鞋的老大爷,也可能是酒店里的跑堂的,神秘莫测。

但要都是干这一行的,一眼就能看穿彼此的身份。

身上散发的味道和感觉,实在太熟悉了!

只是现在他还无法推断,这几个家伙,到底是那个组织的。

车厢中虚假的安静,没有持续多久。

一个身穿黑色皮风衣的,头戴礼帽的男人站起身,轻手轻脚地避开身边的人,独自往厕所走去。

石入水底,涟漪不断。

这看似稀松平常的举动,却吸引了不少不怀好意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他进了厕所。

站在车厢衔接处,一个鹰钩鼻的男人,一直观察着整个车厢中状况。

在目送着风衣男人进入厕所后,紧忙跟第二排的把头,一位包裹严实的女人,打了个眼色。

只漏出一双眼睛的女人,立刻明白鹰钩鼻的意图,站起身,解开头上围的围巾,等了一分钟,才一步步走向厕所。

这位身穿黑色皮质风衣的男人,不紧不慢地走进洗手间,过了半分钟,就从里面出来。

往自己的位置走,掏出口袋里的手绢,擦干净滴水的手,并将风衣的扣子扣严。

女人跟风衣男子擦肩而过,各自向前。

“检票了!检票了!”

“没来得及买票的人,赶紧把票补一下!”

“马上就要到双城堡了,要下车的乘客醒醒,别睡过站了!”检票员托着票盒子,走进了车厢。

车厢中的乘客,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从迷糊中惊醒,听清楚话后,不情不愿地从兜里拿出自己的票,等待着核实。

售票员走过一排排的座椅,来回交换着彼此手上的车票。

遇见没有买票的,便停下脚步,数着钱,补着票。

围巾女人很快就从厕所中走出来,不停甩动手上的水珠,掏出手绢,在空中抖动了三下,才开始擦手。

鹰钩鼻男人,从上车开始,就站在衔接处抽烟。

整个车厢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下,自然看见女人挥动的手绢。

鹰钩鼻对面,同样站着一位身穿黑色呢子风衣的中年人。

他懒洋洋地靠在车厢上,抽着眼,但精明的眼睛,总是飘向车厢内部。

“王珂队长,是不是该收网了?”黑色风衣中年人,看了几眼车厢之后,恭敬地询问道。

鹰钩鼻男人,转头看向说话的中年人,轻轻地摇摇头,说道:“还太早了,这车厢里,少说有四十多号人。”

“咱们这五六号人,可把控不住局面。”

“李阳你别在这盯着了,赶紧在双城堡下车,打电话回科里,让他们包围整个火车站!”。

李阳听完命令,说了声“是”就转身离开,在这一站下车,给科里打电话汇报情况。

王珂见同伴离开,就继续点燃一根烟,冷冷地盯着车厢,观察着皮风衣的一举一动。

陈真查清状况,就抱着帽子装作睡觉,思考车厢内的局势。

光着头坐了一会儿,就被车窗吹的冷风冻得要死,赶紧将帽子戴在头顶。

这车厢中虽然人多,也有暖风供应。

但还是冷的可以吐出哈气,就着一会功夫,头皮都冻得发麻。

围巾女人回到座位上,拿起自己的箱子,躲过迎面走过的白俄女人,径直往车厢口走去。

“是哪个绺子的?”王珂见围巾女人过来,小声问道。

“搞不清,看样子可能是从南京来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抗联的人!”围巾女人边往前走,边低声说道。

“换衣服去。”

“不管是那的,都不能让他们跑了!”王珂吩咐道。

围巾女人没有再说话,低着头离开了。

车厢上的一举一动,陈真也看的真切,知道厕所里出现了情况,要不然这个贼女人不会怎么大动作。

他想到这里,就调整了一下帽子,拎起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挤开旁边打着呼噜的壮汉,往洗手间走去。

马上就要到哈尔滨了,现在不解手,就得等下车之后,跑到夹角旮旯去放水。

自己可是个文明人,不能将人丢到哈尔滨!

走进洗手间,陈真解开裤腰带,美美地解决一番。

自己要去哈尔滨之前,兄弟们包了一家歌舞厅,好好闹腾了一晚上,现在还有点迷糊。

回头准备洗手,就看到镜子最底下冰霜上,画着XXOO的符号。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都用明码沟通了,真当哈尔滨警视厅特务科的人是死人啊!

虽然看不明白内容,但用屁股想,也知道这是被逼急了,想要预警撤退了。

“都是高人呐!就是不知道是哪路菩萨啊!”

“坐个火车,咋都不消停那!”

“算了,都是中国人,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这是哪的密语,他并不知道。

就算是同一组织的行动密语,也是一人一套,没有关联性,所以陈真也不敢肯定是不是同志们。

但来到这白山黑水,都是为了打鬼子。

就算不是同一组织的,那也得守望相助。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最主要的是,陈真断定,这不是钓鱼行动。

陈真一边嘴里念叨着,在洗手盆中洗干净手,在羊毛风衣上擦了两把,就从公文包里,摸出一把鞭炮来。

“你要让我来啊,谁他妈不愿意来啊!那个犊子才不愿意来啊!”

哼着小调,踩着洗漱台,陈真将这挂鞭炮塞进水箱上面。

又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抽了一大口,烟屁股处又放了根火柴,将鞭炮的引信压在烟屁股下。

怎么做的目的,就是害怕出现问题,做了个双保险。

香烟正常燃烧的时间是八分钟,骆驼香烟因为烟丝紧密,能多燃烧一分钟。

这是陈真经过上百次的实验,才收获的小技巧,就是为这样的情况准备的。

又等了一小会儿,发现香烟没有熄灭,还在正常燃烧。

大功告成!

陈真拍了拍手,拉开厕所的门,大摇大摆的回到座位,继续闭目养神。

双城市距离哈尔滨不远,火车开了不到十分钟,就驶入哈尔滨。。

“哈尔滨站到了!哈尔滨站到了!”

“五分钟后进站,大家带好行李,准备下车啊!”

售票员再次出现,但这次不是查票,而是手里拿个铁皮大喇叭,边走边喊,报着站点。

陈真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发现已经深夜十点了,比预计时间晚了一个小时。

旁边打呼噜的大哥,也睁开睡眼,迷糊地看向陈真,含糊不清地问道:“铁子,到哪了?”。

“到哈尔滨了,大哥你是真能睡啊!”陈真答了一句。

火车正在减速,看样子是已经到站,窗外也开始有零星的灯光,应该是进了市区。

王珂还在站车厢处,观察着车上旅客的动静,见自己手下已经到位,堵住了车厢前后,悬着的心,也落下几分。

就在他略微松懈的时候,自己身后的洗手间,突然冒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陈真突然站起来,大喊了一句:“唉呀妈呀,打枪了,杀人了!大家快跑啊!”喊完,就拿着公文包,拼命往前冲。

车厢的旅客也被鞭炮声搞蒙了,都站起身看咋回事儿。

这年头兵荒马乱的,打枪放炮是常有事儿,但听见有人喊杀人了,心就慌了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地跟着带头跑的人往前窜。

王珂看着乱起来的人群,一下子就急了,掏出抢对着属下大喊:“拦住他们,别让目标跑了!”。

PS:保安局是三七年之后成立的。

同类热门书
烽火之谍影风云
烽火之谍影风云
李唐,21世纪的户籍科科长,穿越过去从情报科的小组长做起!我李唐为人正直爱学习,人前笑面虎,人后枪在手……我是战斗在敌人心脏中的“老虎”……我是让人闻风丧胆的“蝮蛇”……
孟返 ·激战 ·连载 ·42.8万字
谍影岁月
谍影岁月
传说:灵魂穿越的人会得到补给,重回少年的人不在懵懂,携带智慧穿梭时空,硝烟弥漫的岁月里只为上下求索。
王弗 ·激战 ·连载 ·206万字
蛰雷
蛰雷
打入进去,渗透回来,潜伏出去。你只看到了第二层,以为我是第一层,实际上我是第五层。书友群:578700671
只爱煞英雄 ·激战 ·连载 ·267万字
我的谍战岁月
我的谍战岁月
代号‘火苗’——你的功勋永垂不朽!企鹅群号:78697817
猪头七 ·激战 ·连载 ·188万字
7.9分
谍海争渡
谍海争渡
谍海争渡,回头无岸。1938年8月,江城的沦陷难以避免,我党中共特科人员楚新蒲,奉命加入江城特委,潜伏敌后长期抗战。…………本书第一书名《争渡》,后台显示有人使用,加了谍海二字。
只爱煞英雄 ·激战 ·完结 ·168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