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27章)
不懂八相堪舆?放心,有师傅来教你! 不会阴阳博弈?没事儿,还有师傅来教你! 不明白怎么施展五行阵列、七星观天之术? 没关系,师傅们排着队教!都可以教! 什么?你说你不懂撩妹? 滚蛋!师傅我特么也不懂!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白玉石棺

“老爹到底给我邮了个到什么玩意儿,咋这么沉啊!”

萧如一呼哧带喘地把包裹扔在地板上,整张脸都憋得潮红。

他看着眼前这个差不多一人高的大包裹,头疼的直嘬牙花子。

瘫在沙发上歇了两分钟,萧如一皱着眉头拆开了包裹,泛黄的纸箱被划开,一个如白玉般晶莹的物件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是……”萧如一伸出自己瘦弱的胳膊扒拉了一下纸箱,可看清那东西之后这厮差点没尿裤子里。

“我尼玛人傻了!这咋是个棺材!!”

他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拨通了自己死鬼老爹的电话。

关机……

“靠!老爹你玩我啊!”

眼看老爹不靠谱,萧如一沉了沉气,再次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这次他撕掉了所有包装,一口洁白如玉的石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萧如一尝试着用手指轻轻抚摸过洁白的玉棺,可下一刻,一道电流直冲他天灵盖,萧如一两腿一蹬,直愣愣地倒在了沙发上。

客厅一片死寂,白玉石棺散发着赢赢弱弱的微光,一个沙哑的声音从石棺中传了出来。

“老牛鼻子,你下手到底有没有轻重啊?可别给这小子弄死了!”

“别放屁,道爷我心中有数!”一个破锣嗓子的家伙反驳道。

“这小子就是萧觅的儿子?他真能帮咱们?”另一个尖锐刺耳的女声质疑道“不会是萧觅那家伙框咱们吧?”

“行了行了!”白玉棺材一阵颤抖,那破锣嗓子的家伙再次强调道“之前咱不是说好了让道爷我先出去吗!你们都赶紧给道爷闪到一边去!”

“啊——臭牛鼻子!你摸哪儿呢!”

“死道士别踩我啊!老子剁了你!!”

……

小小的白玉石棺中传来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片刻之后,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老道士甩着拂尘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娘咧!今夕是何年嘞?”老道士拍了拍脑袋,看着客厅里的这些他从未见过的摆饰,眼珠子瞪得和牛铃铛一样大。

他左右打量了一番,目光最终落在了直挺挺躺在沙发上的萧如一身上。

啪啪!

俩大嘴巴抽过去,萧如一翻了翻白眼儿,呼吸终于渐渐舒畅了些,他朦朦胧胧张开双眼,只见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老道士正用那双长满老茧的大手在他身上摸索着。

“啊————”萧如一吓得一蹦三尺高。

“你你你!你是谁?”

“根骨倒还说得过去,就是不知道悟性咋样……”老道士自顾自念叨着。

萧如一此时整个人都蒙了,老道士嘬了嘬牙花子,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

“老……大哥。”萧如一咽了口唾沫,苦笑道“我就是一个穷学生,满兜没有三百块钱,您要就都拿去,求您饶我一小条命……”

显然,他把老道当成是小偷了!

“少废话!”老道士给了他一个爆栗,摸着鼻子问道“你小子是不是萧如一?”

“啊?”萧如一愣了一下“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是!”萧如一心一横咬着牙认下了,人家能说出自己的名字,瞒肯定是瞒不过去的。

老道士微微颔首,继续问道“萧觅是你什么人?”

“啊?”萧如一显然是被老道士问蒙了“他……他是我老爹啊。”

“那就对了!”

老道士一甩拂尘,一脚把萧如一踹倒在地。

“拜师吧。”老道士横了萧如一一眼,冷哼道“拜道爷我为师,道爷我教你八卦奇门,万象堪舆之术!”

“什么堪舆?”萧如一此时满头黑线,心想这老爷子不会是精神有问题吧?

“让你拜你就拜!”

老道士根本不由萧如一反驳,按着他的脑袋让他给自己磕了三个响头。

萧如一本想反抗,可这老爷子的力气大的吓人,他那小胳膊小腿根本掰扯不过人家。

“你这老爷子是不是脑子毛病啊!”被硬按着磕了三个响头,萧如一也怒了,泥人尚有三分火气,哪有像他这么欺负人的!

老道士倒也不在意,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

“记住,以后我就是你大师傅,后面那几个家伙就算出来了只能在我之后往下排,知道不?”

“哼!”石棺里同时传出两声冷哼,萧如一背后顿时汗毛倒立。

“你们俩可别吓着我的小徒弟!”老道士呵呵一笑,起身拍了拍萧如一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怕,为师也刚爬从那鬼棺材里出来。”

萧如一脑子一阵轰鸣,现在情况很明显,要么就是他自己脑子有问题,要么就是自己大半夜尼玛见了鬼了!

“记住了,为师姓赵名黄龙,曾为龙虎山第八代掌教!今日收你萧如一为徒,教你八卦奇门,万象堪舆之术!”

“在我之后你还要拜七位师傅,他们会把各自的绝学传授于你,只要你学会了我们的本事,日后你定能天下无双!”

话毕,赵黄龙一掌叩在萧如一肚子上,一道柔和的气息顺着赵黄龙的手掌流淌进了萧如一的身体中,萧如一顿时眼神一颤,再次瘫倒在了地上。

赵黄龙深吸了一口气,此时他的身体已经渐渐变得虚幻,仿佛下一刻就要消失一般。

“看来,现在最多只能出来待一刻钟,萧觅那家伙交给我的玄黄气我已经交给了这小子,以后能走到哪步,就看他的造化了。”

说罢,赵黄龙的身形渐渐消散,化作一缕青烟重新回到了石棺中。

……

次日

“唔……”

萧如一迷迷糊糊从地上爬了起来,客厅中的白玉石棺不知为何早已消失,难道昨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他的一场梦?

“老萧!快点收拾收拾上课了!”

就在萧如一还在发蒙的时候,一个身材魁梧的大胖子扯着公鸭嗓风风火火地推门闯了进来,咧着大嘴嘿嘿笑道“听说今儿新来的那个美女老师讲公开课,咱再晚就抢不着座位了。”

“等等!我收拾一下!”萧如一苍白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此时客厅里根本没有什么白玉石棺,更没有那个奇怪的老道,难不成自己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收拾个屁啊!你那智商是能听明白课咋地?”胖子白了萧如一一眼,一点没给这厮留面子。

“滚蛋!”知道昨晚‘真相’的萧如一心情舒畅了不少,笑着给了胖子一个爆栗。

“老师都喜欢聪明好学的孩子,你不装成好学生,怎么得到老师的青睐?”

胖子一拍脑门,觉得是这个理儿,立马抢过萧如一的课本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两人就这么打打闹闹地来到了学校,小胖子名为孙桥桥,听着挺文雅的,就是长得比较随意。

这家伙打小就和萧如一一起长大,俩人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好到穿一条裤子的好哥们,揪小姑娘辫子都是一人扯一个。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俩祸害始终都在一个班里,每一个教过他俩的老师都以教过他们为毕生耻辱,说这俩玩意儿为祸一方也毫不为过。

自打上了大学,萧如一好作爱闹的性格渐渐收敛了些,他这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在这个私立贵族大学根本没有什么嚣张的资本,反倒是孙桥桥,靠着自己家里的背景在这儿继续作威作福,都成广大一霸了。

两人来到教室选了一个前排位置坐定,不多时,教室便被各路闻讯而来的雄性牲口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不多时,一个约莫二十四五岁的女人踩着高跟儿鞋穿过人群走到了讲台上,看她那宠辱不惊的表情,想必是早就对这种情形见怪不怪了。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确实有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身材和长相倒都是其次,关键是她身上那股浓厚的书卷气,高挑鼻梁配上粉红色的眼镜,简直是男生们学生时代梦中情人的代表。

“确实长得不错啊。”孙桥桥努着鼻子,眼神色眯眯地打量着讲台上的女老师,尊师重道在这货这儿就是个笑话,用人家的话说,对方是老师搞不好会让他更兴奋呢……

萧如一白了他一眼,他反正是对这种女人不太感冒,倒不是说他是什么正人君子,他只是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这种女人恐怕一辈子都不可能和自己这种屌丝扯上关系的。

孙桥桥看了一眼手机,笑呵呵地对萧如一说道“待会儿离哥说要来咱学校找咱俩吃饭,这家伙听说现在正弄什么编程矩阵,正经挣了不少钱呢,这回咱俩可得好好敲一顿!”

“啊?”萧如一皱了皱眉头“我一会下课还要去做兼职,就不去了吧……”

“那可不行,离哥可是点名让你萧大爷必须到场,今儿就是扛我也肯定给你扛过去!”

这死胖子说着说着还激动起来了,这俩货坐的可是前排啊!

果不其然,美女老师的的目光落在了两人身上,有些愠怒地敲了敲黑板。

“那位胖胖的同学,你来解一下黑板上这道题吧。”

孙桥桥笑呵呵地站起身,从小到大这种事儿他经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次了。

“对不起啊老师,我不会。”

萧如一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偷笑,可老师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瞬间就笑不出来了。

“那就让你旁边这位同学回答一下吧!”

美女老师微笑着看向萧如一,那表情就像是在说:小兔崽子,让你笑!

萧如一有些尴尬地站了起来“老师,我……”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要说不会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这样吧,如果答不出来,那你和这位胖胖的男同学到一旁手牵着手罚站,算是小惩大诫,怎么样?”

听了这话,萧如一心中一阵恶寒,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姑娘居然这么腹黑,真是小看她了!

事到如今萧如一只能硬着头皮到黑板上解题了!他就算是把自己挂在黑板上也远比和那货牵手强!

“这小子怕是要出糗喽。”

“太嚣张了,美女老师的课都搞事,活该!”

众目睽睽之下,萧如一表情尴尬地拿起粉笔,站在了黑板前,作为经典数学白痴,他过去成绩最差的学科就是数学了,现在让他来做这道导数题不是为难他嘛!

等等!萧如一仔细阅读了一遍题目突然发现一件事儿,这道题怎么……怎么这么简单啊!

萧如一有些惊愕地看着眼前的题目,脑海中居然瞬间浮现出了这道题的解法,可问题是他根本没有学过这些东西啊!

管他呢,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

粉笔在黑板上唰唰划过,先求导,再把原公式代入……

站在萧如一身边的美女老师眉头一簇,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这小子居然用非常规解法把这道题给做出来了!

“你以前学过高等数学解法?”美女老师忍不住开口问道。

美人在侧,萧如一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他摸了摸鼻子讪笑道“没有没有,都是老师教得好。”

自己教过什么自己会不知道吗?美女老师皱了皱鼻子心中想道,难不成是这小子以前见过原题?

她随手从包里抽出一本sci杂志,从中挑出了一道前一段极为复杂的数学难题交给了萧如一。

“再做一下这道题!”

“老师,不是只做一道题吗?我这……”

“让你做就做,哪那么多废话!”

此时这位美女老师抱着双肩,正重新上下打量着萧如一,后者嘴角一阵抽搐,自己这作的是什么孽啊!

萧如一深吸一口气,仔细研读了一遍对他来说仿若天书的题目,果不其然,解法和答案又立刻浮现在了他脑海中。

他再次拿起粉笔,从黑板上最上角开始解题,一个个在众人眼中宛如天书般的公式在萧如一笔下罗列着,十分钟之后,萧如一已经把整整两大黑板都写满了!

“老师,地方好像有点不够了啊……”萧如一挠着头呵呵笑道。

“不用了,你应该已经心算出答案了吧?”美女老师一双美眸死死盯着萧如一,沉声问道“直接把答案告诉我。”

“f(x)是比x低阶的无穷小,区间为开区间五分之一到正无穷。”

美女老师顿时愣在了原地,这怎么可能!这道题目的答案明明还没有公布,自己当初可是足足算了三个小时才把正确答案算出来啊,这小子十分钟居然就算出来了,而且解法还比自己简单,这让她如何能接受啊!

同类热门书
大王饶命
大王饶命
高中生吕树在一场车祸中改变人生,当灵气复苏时代来袭,他要做这时代的领跑者。物竞天择,胜者为王。……全订验证群号:696087569
会说话的肘子 ·生活 ·完结 ·280万字
9.4分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衣衫褴褛的老人蹲坐在破败房子前的白桦木墩子上,喝一口自制的烧酒,抽一口极烈的青蛤蟆旱烟,眯起眼睛,望着即将落入长白山脉的夕阳,朝身旁一个约莫六七岁、正陪着一黑一白两头土狗玩耍的小孩子说道:“浮生,最让东北虎忌惮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00斤的野猪王,而是上了山的守山犬。”许多年后,老人躺进了一座不起眼的坟包,那个没被大雪天刮烟炮冻死、没被张家寨村民戳脊梁骨白眼死的孩子终于走出大山,来到城市,像一条进了山的疯狗,咬过跪过低头过,所以荣耀。其爷如老龟,死于无名。其兄如饥鹰,搏击北方。其父如瘦虎,东临碣石。那绰号陈二狗的他,能否打拼出一世荣华?---------------
烽火戏诸侯 ·生活 ·完结 ·113万字
7.2分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
废土之上,人类文明得以苟延残喘。一座座壁垒拔地而起,秩序却不断崩坏。有人说,当灾难降临时,精神意志才是人类面对危险的第一序列武器。有人说,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有人说,我要让我的悲哀,成为这个时代的悲哀。这次是一个新的故事。浩劫余生,终见光明。
会说话的肘子 ·异术 ·完结 ·290万字
9.4分
天才相师
天才相师
少年叶天偶得相师传承,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往圣继绝学
打眼 ·生活 ·完结 ·274万字
8.0分
黄金瞳
黄金瞳
电视剧《黄金瞳》由张艺兴领衔主演,于2019年2月26日震撼开播!……典当行工作的小职员庄睿,在一次意外中眼睛发生异变。美轮美奂的陶瓷,古拙大方的青铜器,惊心动魄的赌石接踵而来,他的生活也随之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打眼 ·生活 ·完结 ·410万字
8.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