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73章)
双重生。 靖王妃—金玖重生了,她回到了十三岁时。 那时她还住在乡下,连侯府都没回。 重来一世,她只想活个痛快,再不要跟蠢货靖王委曲求全。 至于侯府中的那些人, 只听继母的亲兄长,她也不想操心了,爱死不死。 两幅面孔的姐姐,金玖早已将她看穿。 这辈子谁别也想挡她赚钱之路。 靖王—楚珵重生了,他回到了与自家王妃初见时。 他自觉与王妃感情甚笃,即便重来一世,也只想娶她。 可谁曾想,这辈子的王妃柔情蜜意全不见,看见他不是翻白眼、就是叫人揍他。 但是为什么?靖王捂住心口,更爱了。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重回少年时

“小姐,王爷再有两天就到家了,你可得等王爷啊。”金喜蹲在床边,握着她家小姐的手,心疼道:“咱们那么苦的日子都过来了,好不容易王爷想通了,您才过几天舒心日子啊。”

金玖盯着床幔,无力道:“我何苦等他?”

金喜无声的哭了,只替自家小姐委屈。

“我嫁给他,都说我高攀。”金玖幽幽道:“这婚事,不是我自己要的,是他自己去求的,却让我在这王府蹉跎半生。”

金喜听话音不对,赶忙让身后守着的小丫鬟去叫御医。

并柔声劝道:“小姐,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王爷现在对你多好。”

“这是我委曲求全得来的。”金玖的声音越来越低,“我为他忍让多少,他又为我做了什么?”

“想想我到底是为了他,还是为守住靖王妃的位置。”金玖眼角滚出眼泪,“我看不起自己。”

“若能重来……”

金玖最后一句话没说完,便咽了气。

金玖再次醒来,只觉得浑身轻松,精神饱满,她疑惑的掀开床帘,面前的一切,让她觉得陌生又熟悉。

仔细辨认后,她才想起来,这似乎是她在梅山别院的房间。

可那是十四岁前的事了,自从回到侯府,她再没住过这间房。

“小姐。”金喜端着铜盆放到梳妆架上,“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

金玖看着面前缩小了的喜儿,圆圆的脸上一对酒窝,鬓角插着两朵腊梅,乐颠颠的靠过来,“您不是说,冬天就该睡觉吗?”

看着喜儿凑近,金玖恍惚道:“喜儿?”

“怎么了小姐?”喜儿疑惑的看着自家小姐,“是觉得冷吗?我再给您盖床被子?”

金玖只觉得自己在做梦。

死后也会做梦吗?

喜儿温热的手摸上金玖的额头,“小姐不舒服吗?”

金玖抓过喜儿的手,好嫩的一双手。喜儿只比她大三个月,在她与晋王定亲后,喜儿匆匆成亲,说是不做陪嫁丫鬟,要做她的陪房。

她嫁的那人,是侯府的家生子,匆忙之下喜儿自己选的。原想着这家人身契都在自己手中,他们一家也不敢给喜儿受气,金玖这才同意。

可那实在不是好人家,没成亲之前看起来本分老实,成亲之后喜儿的婆母变了就一副面孔,说话阴阳怪气。

且她所嫁那男人,只得一张好看的脸,实际上身子不行。成亲前就一直在吃药,和喜儿成亲不过三年就归了西,就这还被她那婆母骂克夫。

金玖后来才知喜儿的委屈,当即发卖了那家。

喜儿抽回被小姐抓着的手,疑惑道:“小姐,您是不是睡傻了?”

“我不是在做梦。”

“说什么呢小姐。”喜儿给金玖披上被子,“您都醒了,怎么还梦不梦的呢?”

是啊,她醒了,经历那短暂的一生后,终于醒了。

金玖狂喜,上苍竟愿意让她再活一遍。

“小姐先在床上坐一会儿,等早饭好了我再过来给您穿衣。”喜儿端起屋内的炭盆退了出去。

金玖双手合十,朝床外诚心拜道:“多谢上苍怜爱。”

既让她重活这一世,金玖只想痛痛快快的活着,那压抑的深宫内院,此生不想再靠近。

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喜儿,她要帮喜儿找个好人家。

金玖的视线落在床位柜上,她记得,自己年少时似乎喜欢把钱藏在里头。

她爬过去拉开左手边的抽屉,里头摆着一个雕了凌霄花的锦盒,正是她存放银票和金银的小箱子。

锦盒是她母亲的嫁妆,上一世,她回侯府不久,这盒子就被偷了,她急的好些天没睡着觉。

这回她可得藏好了,找出钥匙开了锁。

锦盒最上层塞满了银饼,少说有一百两。

看到这些银饼,她才想起这盒子总共有三层,第一层放了整块的银子,中间一层放了金饼,最下一层放的是银票和各处的地契房契。

这些东西多是母亲死前给她的,至于这些金银,则是那些铺子和庄园的产出。

好在前世她回府前,把最下层的东西藏在了梅山,要不然前世她还要短寿,盒子丢了的时候她就该急死了。

“也算是失而复得。”金玖取出一枚银饼,抓在手里摩挲。

金玖从来都是,爱金银胜过爱其他。

听周妈说,金玖抓周时一把抓住了最远处的金元宝。

金玖总认为,只有钱不会辜负她。经过那一世后,更是如此觉得。

她被楚珵冷落、被靖王府所有人瞧不起时,正是因为手里有钱,所以才能买饭看病。

想也可笑,她一个靖王妃在靖王府中吃饭,居然要自己塞钱打点下人。

“上苍啊上苍,再赐我些财运吧。”金玖祷告道:“我此生再不需要其他的运气,全帮我换成财运吧。”

这话还没说完,房门就被推开了,喜儿抱着手炉进来,见到金玖面前打开的锦盒,颇为无语道:“这才刚起呢,您又盯着它看了。”

喜儿把手炉塞到金玖手中,“快收起来吧,早饭已经在摆了,过去晚了可是要冷的。”她说的功夫,把衣架上的衣服一件件摆到床上。

“喜儿!”金玖抱住了喜儿。

摆脱那阵恍惚,再看眼前真实的喜儿,她实在庆幸。上一世临别前,心里唯一不舍的,就只有喜儿。

还好,不管在哪里喜儿都在。

喜儿顺手给金玖拍了拍背,她小声道:“您死心吧,这么冷的天,我是不会跟您下山换银子的。”

感动的心情戛然而止。是了,前面的喜儿还没有经过上辈的那些糟心事,她眼中没有愁苦,她还是那个胆大包天,天真烂漫的怪力丫头。

金玖捏住喜儿的脸颊,“就该这样,这才是我的喜儿。”

喜儿仰头躲开她的手,“您一大早怎么神神叨叨的,快穿衣服吧。”

喜儿手上拿的是一条浅绿色袄裙,再看床上摆着的,一件粉色上袄。

金玖少年时喜爱花哨的装扮,不管是妆面还是衣物,不一定是最贵的,但一定要最花哨的。

只是她嫁给靖王后,自己喜好的衣服却不能再穿了,不为别的,只因皇后不喜,她一句不端庄,否定的不仅是她的穿着,还有她这个人。

还记得她满腹委屈的回府,靖王却不甚在意的说,“不就是一件衣服,既然母后不喜,以后不要再穿就是。”

同类热门书
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
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
乔锦娘方及笄父母双亡。为了继承酒楼不得不“招赘”一夫婿。谁知那长得和谪仙似的夫君是个白眼狼,抢走了她的孩儿,留下一纸休书。乔锦娘成了临安城里的笑话,眼看着叔伯要将爹娘心血抢夺,知府儿子要纳她为妾。长安城之中却来了一辆侯府的马车,穿着锦袍的嬷嬷走到她跟前喊大小姐。乔锦娘方知自己是安远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当年侯夫人生她的时候路遇劫匪,因着身边小妾妒忌,换了她和厨娘的女儿。被休生过孩子的商户厨娘入京,人人都等着看这位真千金的笑话。暗中估摸着这位真千金何时被侯府抛弃。可是她们都没有想到的是,乔锦娘凭借一手厨艺在长安内开酒楼连陛下都夸赞,在侯府被宠成了娇娇。长安城里的长舌妇又酸不溜叽地道:“女子在家里被娇宠又如何,年过十八已生过孩子,哪还能嫁人?”侯府也为乔锦娘找了不少夫婿,明明商量好的姻缘却屡次不顺。侯夫人以泪洗面,假千金说要把夫婿让给乔锦娘。乔锦娘拿着擀面杖,踢开了东宫大门:“你既然已经休了我,为何还要对我的婚事动手。”某太子:“孤怎会让皇孙的娘亲嫁与他人!”……入赘是太子失忆的时候。休书是有误会的。追妻是会火葬场的。真假千金不撕逼,女主回长安侯被宠上天。
五月柚 ·宫斗 ·完结 ·101万字
9.1分
重生后她被世子爷盯上了
重生后她被世子爷盯上了
前世,宁蔚中了继母圈套,让自己名声尽毁。嫁进威远侯府,与世子石景扬成亲七年,他们相处的日子不超过十日。面对夫君的冷落,她默默忍受,尽心歇力的将侯府打理好,却还是落得个溺死的下场!重生后,宁蔚无心再入侯门。她只想恩仇相报后,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只是曾经高高在上,唯恐避她不及的世子爷转了性子,一次次与她不期而遇。***长廊上,宁蔚看着双手抱在胸前,倚靠着柱子看着她的世子爷,无声的叹了口气。男人见到宁蔚,眼前一亮,站直身来道:“阿蔚,好巧,咱们又见面了!”宁蔚环顾四周,巧?天下还有蹿到别人院里来与人说“巧”的?“世子爷,石、宁两家的婚约已经取消。”“那怎么行?婚约是长辈定的,做晚辈的,理当遵从,这是孝道。”宁蔚扯了下嘴角,说道:“也行,宁府有的是人想嫁给郞艳独绝的世子爷。”男人一把拉住宁蔚的胳膊,手上稍稍用力,将她压到柱子上,温声道:“阿蔚,你得认命,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也不管你有多少选择,最终,你只有我,也只能是我。”
禾木火每 ·架空 ·连载 ·53.4万字
成亲后王妃的马甲捂不住了
成亲后王妃的马甲捂不住了
一朝穿越到架空古代,成为户部侍郎府上不受宠的庶女,低调了三年,她被一顶花轿抬进安阳王府做续弦妻,从此沐姮这个名字不在默默无闻!和侧妃争宠,与世子爷斗智斗勇,偶尔还得对王爷夫君耍点小心机。你以为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侍郎府上的庶女?那就错了,当众多马甲暴露,人们只会感叹,安阳王妃藏的可真深!……她是大傾第一地主粮商,名下拥有万顷良田,她的粮铺开遍了大傾每一座城镇!她是江湖之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无影阁阁主,手中掌握着大傾百分之七十的青楼赌场和庞大的消息网。她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粮商头子,人人都称她为沐夫人,那是一位及财富与实力于一身的女强人!……当层层身份被揭开,那位在安阳王府低调做人的续弦妻竟有着震动整个大傾的力量,人们纷纷感到不可思议,她只是个女人而已呀!
雾雨灵茶 ·穿越 ·连载 ·29.2万字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前世,堂堂定国公府嫡女,惨遭姨娘陷害,成了定国公府人人闭口不谈,连最下等奴仆都不如的存在。此生,穆清瑜浴血归来,势必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贤王名声在外,人人都羡慕穆清瑜与贤王的婚约,只有她知道贤王的真面目。既然庶妹穆清雪要抢走与贤王的婚约,那就给她好了。谁料圣上为了补偿穆清瑜,将她许给了战神将军李照。李照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戾气,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儿夜啼不止。人人都道定国公府那位娇弱美人,嫁入将军府后撑不了一个月就要吓破了胆……掉马小剧场婚后,李照大气不敢喘,眉头不敢皱,生怕吓坏了美人。直到这一日,李照得知穆清瑜去了贤王妃设的鸿门宴,手提长剑凶神恶煞赶过去。他的夫人纯良柔弱,进了贤王府那个狼窝岂不是要被啃得连渣都不剩?赶到贤王府,只见贤王妃的寝殿冒着窜天的火光,王妃被火熏得狼狈不堪,痛骂着毫发无损的穆清瑜。穆清瑜柔柔弱弱陪着不是,暗中却把手里的火折子丢了出去,瞬间偏殿也起了火。见到李照,穆清瑜扑到其怀里小声啜泣:“着火了我好害怕~”目睹一切的李照:“……”外表柔弱内心腹黑扮猪吃老虎嫡小姐VS外表冰冷残暴实则惧内大将军
两块小饼干 ·宫斗 ·连载 ·54.9万字
9.3分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
新婚夜,被陷害与男子有染,还要被放火烧死?楚千漓笑得没心没肺:“休书我已替你写好,告辞。”风夜玄将她一把擒住,冷肆阴鸷:“想走?除非从本王尸体上跨过去!”……神医大佬意外穿成不学无术的玄王妃,楚千漓只想当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谁知惹上偏执疯批玄王爷,一不小心被宠上了天!某日。众臣哭丧着脸:“王爷,王妃又在大闹金銮殿,请重振夫纲!”风夜玄咚的一声跪在自家娘子面前,双手奉上驯夫鞭:“漓儿,本王将他们的嘴都撕了,轻一点可好?”
半世轻狂 ·穿越 ·连载 ·104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