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66章)
刺刀、魔法亦或是神术,在这个名不副实的帝国中,本该是个令人头疼的单选题。 而卡略家族最年轻的家主,被称为“幼鹰艾克”的艾丽希斯却大手一挥,满不在乎地拍下了几十座工厂,直接把题目改成了多选题:“我全都要!” 曾受领了神启,厉声拒绝为这个穿越而来的灵魂洗礼,如今早已垂垂老矣的宗座冕下,可否后悔过当初的决定? 宗座:我只是不忍死后在女神的乐园里,看着这个世界被滔天的洪水所淹没。 艾克:呸!老神棍死一边去!我,即是浪潮!

第1章 1.新生

灯火通明的医院楼道,隔着产房门上模糊的雕花玻璃看去,一个稍显消瘦的黑发男人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

很显然,这位年轻的父亲正在等待自己的孩子降世。听着产房内一阵接一阵的嚎叫声,只能隐约的听到护士和医生的加油声;而男人如同一个弹簧玩具,脑袋抬起来一会儿,又低下了头,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什么。

一旁的座椅上,一位西装革履的老者不耐烦的开口训斥道:“艾力克,你就不能老实坐着?你的教养呢?”

“父亲教训的是。”被称为艾力克的男子讪讪地笑了笑,坐到了老者的身旁,但视线还是一刻不停地注视着产房门口。

“这么担心干什么,现在又不是过去,不会生命危险。”父亲虽然对儿子的行为略感不满,但也藏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毕竟将要出世的是自己的子孙。

一阵清脆的啼哭声刺破了相对宁静的走廊,紧接而来的便是护士们疲惫的欢呼声。

艾力克只觉得脑海嗡地一声炸响,下一刻,他便直挺挺地站在大门前,用力地掰弄着把手。

伴随着嘎吱的开门声,刺鼻的血腥味冲入了艾力克的鼻头,眼前的老医生抬起疲惫不堪的头颅,沟壑纵横的面庞挤出笑容朝着他道贺:“艾力克先生恭喜您,母子平安。去看看他们吧。”

“真的是太感谢您了!医生”

艾力克深深朝着医生鞠了一躬,飞也似穿过他的身旁冲入产房,把医生撞得一趔趄。自己的爱妻正躺在床上抱着孩子冲他微笑,他已经什么都管不了了。

眼疾手快的格林一把抓住医生的手臂,看似宽松的袖子登时涨起,站稳了身子的医生按着吃痛的右手,反而感慨了起来:“老哥!还是壮的跟头牛似的啊”

格林毫不顾忌医生身上的血污,拥抱着这位许久未见老友,雪白的八字胡随着肌肉微微抖动:“老弟啊,你这条老狗不也一样嘛,还是那么结实。我代他同你赔个不是。”

“当爸爸嘛,年轻的时候你跟你儿子一个鸟样。你那时可差点把我吃饭的家伙给我断了!”医生笑了,他举起自己如同树皮般枯燥的双手,感叹着时光的流逝:“这一转眼就是三十年没见了,艾力克都当爸爸”

“是啊.....欸,我说老弟,你要不认孩子当教子?”

“他妈的,你想让老子给你当儿子就直说!”一记老拳打在了格林的胸膛上,或许是笑的太过用力,医生咳嗽了半天才缓了过来:“别说了,快去看看你的好孙儿吧,我也得马上赶回去了”

“怎么?是不是在外面养小娘皮了?”

“你个文盲懂个毬,老子还得去给人看病救命呢!”

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两人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起来,四只粗糙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两双澄澈的眼眸相互对视,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一起吹牛打屁的那间教室。

沉默了半晌,还是医生他先哽噎着开了口;自己已经躲了他三十年了,有些话再不说就来不及了:“老哥,如果当时我......”

格林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脸上的笑容显得是那么的寡淡:“你做得够多了,我从没有怪过你......从来没有!”

“老弟,保重!”

“你也保重!”

再一次的紧紧相拥过后,格林头也不回地走进了产房里。心中万千的思绪统统化作了一声叹息,医生轻轻抹去了眼角的水渍,朝着他坚毅的背影深鞠一躬,大步流星地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

产房之中,艾力克拿着手巾正为她拭去汗水,这个年轻的父亲此时已经痴魔了,嘴里不停地重复着对妻子的安慰:“塔尼娅,亲爱的,你受罪了。”

“好啦,你都说了快二十遍了。”

塔尼娅忍受着下身传来的余痛,用手指戳着襁褓中的小脸蛋,仿佛忘记了一切的疲劳:“快看我们的宝宝,他多可爱啊~”

艾力克傻愣愣地点了点头,笨拙地从她的怀中接过襁褓中的孩子,仔细打量着小家伙皱皱的小脸,突然嫌弃到:“咋这么像丑呢”

“你又懂了?你小时候可比我的宝贝孙子难看多了。”

一阵幽幽的讥讽声从他们的身旁传来,格林好似做贼一般,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艾力克身旁,给他吓得一哆嗦;老头则没好气地撇过脑袋,骂道:“瞧你那熊样”

“爸爸!”

塔尼娅看见格林的到来,刚想坐直身子起来,只见格林一个箭步向前,轻轻按着她的肩膀,示意她乖乖躺下:“这是作甚?你现在要好好休息才是”

“艾力克!还不给你老婆去喂水,跟个傻子一样愣着干嘛?!”

才刚让自己的好儿媳塔尼娅躺好,格林一眼就瞟到了她干瘪的嘴唇以及不停吞咽口水的动作,这场十三个小时的拉锯战才刚结束不久,塔尼娅肯定是渴了。

他在低喊一声后,看着儿子迟迟没有反应的懵逼模样,气不打一处来;过去一把从怀里抢过孙子,朝他小腿肚子上踹了一脚,要他赶紧去倒水。

“是!父亲!”

看着艾力克提着水壶一溜小跑地冲了出去,格林用力哼了一声,抱着孩子坐到了病床旁:“你啊,就是太宠他了。你看看,现在连自己老婆渴了都看不出来!”

病床上的塔尼娅双手抚着肚子,冲着格林辩解了起来,脸上满满地幸福感:“爸爸呀,他就是太兴奋了而已,没啥大不了的。”

“看哪,他多么可爱啊!哪里有父亲嫌弃孩子丑的道理!”看着襁褓中熟睡着的婴儿,用手指轻轻刮了下他的小鼻子,看着他小脸的颤抖,幸福的笑容顿时洋溢在他的皱纹当中,格林的心都要被他给融化了。“你家那位老抠门一定会很喜欢他的外孙,他们马上就会到了”

“塔尼娅,你是我们的英雄!”

“爸爸,这没什么。您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格林把孩子放回了塔尼娅怀里,先是低头沉吟了一会儿,随即斩钉截铁地正色道:“不行,取名还是得你们夫妻俩自己来,这可是终生的大事。”

“老秃鹫说得对,顶多小名让我们来取”一阵爽朗的笑声从门前传来,艾力克提着水壶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则跟着两位穿着考究的夫妇,正是格林的亲家埃兰一家。

被称作老抠门的亲家大埃兰一马当先地疾走到病床的面前,双手不停地比划着圣礼:“蒙女神恩典,你们母子俩没事就好”

“爸爸,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女儿闷哼一声,嘟起了嘴巴对着面前气喘吁吁的老父亲埋怨了起来。大胡子额头上顿时流下来不少的汗珠,只见他手舞足蹈地在空气中比划了半天,把脸憋得通红也说不出半句话,只得扭头求助自己的老婆。

“你爸他啊怕得要命,听说你快要生了,非得拉着我跑去教堂。就这么在女神面前跪了一天,连神父劝他过来他都不听”埃兰女士拿着手帕擦拭着早已红肿的眼眶,略带后怕地数落着自己的丈夫:“这不,等到母子平安的消息一出,我们才急忙赶了过来。你爸他啊,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教堂里出来的。”

“先给孩子取个名字吧,今天可是开心的日子呀”端着茶杯给塔尼娅喂完了水,艾力克砰砰乱跳的心脏总算是平复了下来,急忙出来转移气氛。他同塔尼娅十指相扣,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温柔:“亲爱的,为我们的孩子取一个名字吧。”

见四道热切的视线都汇聚在自己身上,让塔尼娅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脑海里仔细地斟酌着这个意义重大的名字。三分钟的漫长等待过后,塔尼娅第三次把怀里的孩子抱了起来,将她的宝贝高高举起,不停地扫过面前的一张张脸孔。

突然间,襁褓中的孩子大声的哭泣了,塔尼娅的灵感也伴随着哭声,突然的迸发了出来:“艾丽希斯,就叫他艾丽希斯如何”

“奶奶的名字吗?很好,很好...”格林喃喃自语道,眼神开始游移了起来。

“爷爷,爷爷?”

一阵稍显稚嫩的童音在他的耳旁响起,将格林的精神从睡梦中唤醒。格林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靠在椅子上,竟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怎么还梦到艾克出生了?奇怪了’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惊醒过来的格林一边感叹着梦境之细致,一边探过身子去,响应着孙儿的呼唤:“小艾克,爷爷怎么了吗?”

刚刚度过三岁生日的艾克正坐在一张宽大的书桌上,用他的小手翻阅着细腻的纸张。看见格林醒来,他眨巴着大眼睛,吃力地托起手上的书本:

“爷爷,这本书看完了,帮我换一本吧。”

“好嘞,马上”格林抽过艾克手中厚实的书本,满是怜爱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转身朝着壁炉旁的书架走去。

令家里人感到惊讶的是,不同于别家的孩子:小艾克自打出生以来就很少听到他哭闹过,也不喜欢呆在屋子里玩耍,他似乎更喜欢大伙带着他四处闲逛;尤其是喜欢在城市和农村里晃悠,只要是去热闹的市集或是人多的地方,他就会咿咿呀呀地挥舞着小手,一副开心的样子。

“我家艾克才两岁呐,就已经会基础算数和识字了,还能跟我们聊天呢”

“那肯定是继承了老祖宗的经商天赋的嘛!”

“老狐狸唷,瞅你那酸样,有能耐也叫你几个儿子生一个呗~”

“老子还要陪我的小天才逛街呢,不聊了,散了散了”

就在昨天的茶会上,自己的老兄弟们叙旧的时候,格林还意气风发地在自己老兄弟们面前狠狠地吹嘘了一波,把他们气得够呛。哎呀,这人一老了,可不就喜欢吹吹牛逼嘛。

没皮没脸的老格林摇了摇脑袋,随便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粗略地瞟了一眼这本名叫《创世纪元》的书。自己几十年腥风血雨地拼杀下来,基本上把学校里学的东西都给忘光了,也怨不得老家伙们都管自己叫文盲。

不过艾克为啥会怎么喜欢这些宗教啊,民俗之类的书呢?家里人也没教过他呀?面对这种不符合常理的情况,格林他实在是想不通。但看着趴在桌上摆弄纸笔的艾克,最后还是释怀了,用只有自己听得到声音自言自语道:“管他娘的!反正天才肯定都有自己的想法的嘛!我这文盲瞎操啥心!”

“谢谢爷爷!”

艾克从格林的手中接过了书本,先是笑呵呵地抓着他的手指头道谢,然后迫不及待地把书排在桌上,如饥似渴地阅读了起来。格林抿了口凉透了的茶水,捧着茶杯转身,舒舒服服地坐回了椅子上,静静地享受着爷孙两人的安详时光。

只不过艾克可不会觉得自己能够像老爷子一样放松下来,他的心情早已随着书页的翻转而越发的沉重起来。

或者说,直到艾克的三岁生日那天起,一场漫长的电影终于落下了帷幕,他才从混沌蒙昧的状态当中彻底摆脱。

艾克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正在去往乡下的路上,要去村里的几家低保户那儿了解情况。在这里记忆便产生了缺失,只记得自己听见了很刺耳的刹车声。而当自己醒来的时候,便是在一个年轻女人的怀里了。

自己刚想细致地观察一下如今的现况,眼前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再次醒来的同时,自己已经坐在了一张特制的小椅上,眼前摆着一个巨大的奶油蛋糕,身旁还围着一圈衣着华丽的陌生人;正当自己懵圈的刹那,陌生人的名字就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久久无法散去。

那一刻,艾克再也无法淡定了,很明显他穿越了!而来自他的身体当中,一股本能的力量正在催促着他,逼迫着让他吹熄眼前的蜡烛,好吃上一口香甜的蛋糕。

深入灵魂的饥饿感,犹如镇海之针一般沉重;在如此重压之下,艾克的理智之线顷刻崩断,在众人的欢呼与惊叫声中,飞也似地扑向了面前那巨大的蛋糕上。

同类热门书
我,升级了
我,升级了
当人生数据化后,还会是一文不值吗?
壶山小农 ·幻想 ·连载 ·46.4万字
你老爹我才不是什么莽夫
你老爹我才不是什么莽夫
本书又名《女儿拳王,女婿超凡,我吃瓜》许承穿越了五十八年,除了身体好亿点点之外,别无所长。本以为这是个平凡一生、小富小贵的都市生活文。直到他发现——自家闺女统治了地下拳赛;自家女婿是超凡世界的高级战力;去世多年的老婆成了自己的守护灵…………直到他发现这个世界已经因为“超凡”而变得千疮百孔、怪异频生……于是在那天,他站在了不可名状的生物面前。“你这章鱼!”一见面便称呼其为章鱼!【老年热血文】【莽夫】【肉体横推超凡世界】!
木渡红尘 ·幻想 ·连载 ·24万字
我在精神病院屠龙
我在精神病院屠龙
“你说你有一个别人看不见的朋友,他告诉你他无所不能,能够实现你的一切愿望?”穿着一身白大褂的林晚看着自己面前吞吞吐吐表现的十分紧张的大男孩,语气严肃的开口。“这是典型的妄想症症状,路明非你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我建议你入院观察治疗,盛京精神……啊不,盛京疗养院永远是你的家。”ps:不太严谨的龙族同人,会有乱入
孤独风中七匹狼 ·同人 ·连载 ·41.8万字
全民攻略:这个剧情我熟啊
全民攻略:这个剧情我熟啊
五十年前——异时空通道被开启,灾难于世界各地相继爆发。人们只有通过攻略次元空间,才能获得对抗异时空生物的力量,从而保护自己的家园。可当林恩穿越到这个已经发展为全民攻略的平行时空,正式踏上攻略之旅时。却惊讶的发现,怎么次元空间里发生的,竟然都是自己曾经玩过的游戏剧情?
开心小帅 ·幻想 ·连载 ·24.2万字
为什么会从后期开始游戏
为什么会从后期开始游戏
前情提要,本书要素:游戏,玩梗,缝合,轻松,整活,二刺螈浓度过高……伴随着游戏公测,打着绝对真实的游戏世界名号,世界树迎来了第四天灾的洗礼其他玩家从第一层新手村起步,而凌明却因为游戏bug而直接来到第七层,开局被魅魔堵门,一级对战七百级,触发支线任务,完成任务后才能下线,是干掉?还是摆脱?还是……而他的选择是?从那以后,这个游戏却愈发奇怪了,bug越来越多不说,绑定的诅咒装备竟然在退出游戏后带到了现实!甚至还有npc队友……并且凌明还获得了唯一的游戏抽奖系统,通过消耗打死头目怪掉落的硬币抽奖,可以抽到来自其他世界的东西,比如……游戏王的卡片就这样,平静而无聊的生活被打破,游戏中他是npc口口相传的勇者以及玩家口中的军火贩子,现实中他是追着怪物跑的大怪物,最后世界树在他和其他玩家的带领之下,终于塌了……“或许……我们玩的不是同一个游戏吧。”
柒月的番茄 ·幻想 ·连载 ·57.1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