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95章)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 时家有女,自出生便是太子妃,只待及笄礼成,择太子以完婚。 于是坊间有言,得时家女,得天下。 这天下间,唯有公子顾辞,三分妖气,七分雅致,担得起一句,公子如玉,世人皆以“公子”尊之。 他说,本公子无意这天下,但她……受了我四年心头血,就凭他们,娶得起?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时家有女

时家有女名欢,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

时家势盛,百年书香门第,时家长女皆入宫为后,时家愈发荣耀无双。

……

这一代,时家长女,名曰时欢,自襁褓中便被定为皇家儿媳太子妃,而太子人选悬而未定。

时欢自幼在时家老爷子身边长大,琴棋书画、礼仪规矩,都是帝王之师时老爷子亲自所授,时老传道受业六十余载,上至九五至尊、下至黎民百姓,桃李遍天下,老来倾尽心力手把手教出一个时欢,自是一等一的好。

谁见了不道一句,簪缨世家,名门贵女。

数年前,时家老爷子身子骨突然有些不好,遵了医嘱回别院修养,顺道带上了彼时年仅十一岁的时欢。皇家年年厚礼相赠,以示爱重。

如今已是第四个年头。

这一年,皇室催得紧,几乎是月月一封书信催老太傅回朝,一来,这两年边境颇有动乱,朝中武将不多,人心渐起动摇,皇帝需要这位威望极高的老臣回去镇民心,二来,时欢即将及笄,及笄……就该择了太子完婚。

以时家女,择太子。

秋季的雨,总是缠绵悱恻得很,淅淅沥沥的,从油纸伞下飘进来,打湿了眉睫,伞下的姑娘,眉眼是恰到好处的温柔,看起来没有半分攻击力,满足了关于“温婉淑雅”的所有想象。唯独似乎因为这秋雨冰凉,形状姣好的唇泛着几分不大健康的淡色。

像是……琉璃罩中,不堪风雨的娇花。

名贵,又脆弱。

时欢提着裙摆缓缓跨过垂花门,身后小丫鬟将手中油纸伞稍稍递了递,含笑说道,“往年雨季老爷子腿脚犯病得厉害,今年倒是好多了。看来,傅家送来的药,确实起效了。”

“那你去库房,寻一柄上好的玉如意送去,以示感恩。”油纸伞下的姑娘,眉眼精致,气质却温缓中带着几分清冷,“傅家老太是宫中出来的,见惯了好东西,挑选的时候用心些。”

“是,小姐。”丫鬟又将手中油纸伞递了递,再没说话。

两人一路到了老爷子的院子,老爷子正在细雨里修剪新到的秋菊,绿色的菊花,并不常见。见到时欢抬脚进来,笑呵呵地招招手,慈眉善目的,“欢欢,快来。给你瞧瞧昨儿个刚到的绿菊。”

时老爱菊,天下皆知。

她几步上前,步子优雅,速度却快了不少,笑意淡淡,散了一身清冷,“祖父,这绿菊虽好,可您这身子骨一入秋就不利索,这雨一淋,又该有您受的。”

她从他手中接过剪子,搁在一旁老管家手中的托盘上,从对方手中接过油纸伞撑到了老爷子头顶,“林叔您也不管管他。”

林叔笑呵呵的捧着托盘去了廊下避雨,“我的大小姐哟,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个老家伙哪说得动老爷子啊。这固执劲儿一起来,除了您,还有谁说得动他哟!”

老爷子一生弟子无数,最是信奉严师出高徒,年轻时候是出了名地固执严苛,偏生,所有的纵容都给了这个孙女儿,偏宠地要天上的星星不给月亮。

不过,自家大小姐也的确是优秀,要林叔说,别说是太子妃了,便是皇后之位也是配不上自家大小姐的,要说这天下男子……

也就昔年的顾公子……只是,世事难料啊。

“你这丫头……愈发地比我还像个老学究,规矩足地很。”剪子被拿走,老爷子便也由着她去,挽着自家姑娘往廊下走,进了廊下,转身替她拍打头发上沾到的水珠,“这几盆绿菊啊,是傅家那顾小子送的,千里迢迢运过来,那些个侍卫哪里懂怎么照料,状态差了些,我才心急。”

对自己这个姑娘,他也只能耐着性子解释。

“傅家?”时欢替老爷子整理好坐垫,才慢条斯理开始斟茶,温软着眉眼笑着说道,“傅家那公子不是身子骨不好多年卧病在床么?”

“嗯,听说前阵子好多了,正碰上老太太想地紧,便来了太和郡,这两日刚到。”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交代道,“这两日趁着雨停,你去傅家走一遭,替我去道声谢。”

“是。听说今年祖父腿脚利索了许多,孙女儿本就意欲感谢傅家赐药之恩,只是孙女身份不便与傅家过多往来,便想着让含烟去傅家走一遭。既然祖父如此吩咐,这两日孙女儿就亲自去一趟吧。”

时老颔首,“你这丫头,思虑总是缜密……顾小子合着也该唤我一声老师,傅家的嫌,也不必太避。左右……纵然避了,想来陛下也是不信的,倒不如大大方方的做给这天下人看了。”

“是,孙女受教,今日就让人递了拜帖过去。”她斟好茶,递给老爷子,规规矩矩的坐姿,脊背笔直,即便面对最亲近的人,规矩也足,“祖父,请用茶。”

时家长女,爱茶,斟了一手好茶。

老爷子伸手接过,触及有些冰凉的指尖,目光落在她略显单薄的素衫上,蹙眉,“你这丫头,是病好了便忘记了疼了?如今已是入秋,还穿得这般地少。”

说着,回头呵斥含烟,“你家小姐待你们太慈和,由得你们这般疏忽懈怠!若是下次再让我瞧见,一个个乱棍打死算完!”

含烟噗通一声跪了,老爷子平日里和和气气地很少动怒,但小姐是他的命根子,小姐身上无小事。

“祖父……”时欢拢了拢衣襟,“孙女儿今儿起得晚,急着来祖父这请安,才疏忽了。”

老爷子拉过她的手,搁在掌心捂着,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地,从林叔手中接过刚拿出来的皮子给这时欢披上,“迟了便迟了,左右这里也没这么多规矩,你这丫头……倒是愈发地呆傻了,早不该教你这许多规矩。”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自小指腹做了皇家儿媳,贵不可言。

偏生,四年前……突染心疾,昏睡不醒,药石无医。

时家暗中遍寻名医无果,无奈之下借时老名义暂避帝都回太和郡调养。

作者还写过
王妃策繁华
王妃策繁华
她是镇北侯府嫡女,亦是唯一的子嗣。人前,纨绔浮夸,玩世不恭,不学无术,因着母亲慈爱父亲溺爱,不知天高地厚。人后……其实也是这样的。因着一次阴差阳错,自己受罚,母亲遇难,南宫家再无子嗣希望。原以为,上天弄人只为惩罚她的荒诞不羁,谁知道,竟是人心翻覆阴谋一场。既如此,为了亡魂安息,为了生者安乐,化身成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又如何?【自述版简介】:——我最初的人生,纨绔不化、荒诞不羁,我以为此生家族荫庇可保我兴风作浪无所畏惧。可是,当被烟花点燃的夜空响起九响丧龙钟,那一夜,南宫家大厦将倾。从此,我走的那条路,注定血腥森凉。但是我还是想要去相信,相信真,相信美,相信我所选择的人。这是她【南宫凰】。——我12岁上战场,累累战果都是我用生死血肉构筑,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但终究敌不过人心黑暗诡谲、猜忌龃龉。如果笑不是笑,哭不是哭,如果所见未必真相,那么这双眼,要之何用?可是,我现在想看见,看见你。这是他【季云深】。【本文男强女强,携手闯天下。喜欢的小可爱请收藏+留言,你们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肯定和鼓励。希望你们能够喜欢。】【另外,为即将完结的另一本小说打个广告《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暖笑无殇 ·架空 ·完结 ·109万字
穿越之山河为嫁
穿越之山河为嫁
西秦有个十三皇子,名为秦涩。言笙问他,是琴瑟和鸣的秦涩么,他说,是声色犬马的笙涩。十三皇子秦涩,罔顾律法、当街杀人,雷霆崖面壁思过了两年,回来了。皇帝曾说,秦涩心中没有信仰、人命于他不过蝼蚁,秦涩只适合为刀、为剑、为盾,不适合做储君、不适合执掌江山、坐拥天下。但,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唯一的信仰,叫言笙。==【浮生】终究不过是浮生,南柯一梦,梦醒,人散。已不见你的踪影。这酒,为你而酿,名为浮生【九衾】坐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受尽九磨十难,了知世事无常【煦渡】你是我声色张扬下欲盖弥彰的温柔理想【秦涩】喜你为疾,药石无医【安歌】这个男人总是柔情蜜意、总是温言细语,好似无比认真、又像从未在意【言笙】你,绝望过吗?
暖笑无殇 ·穿越 ·完结 ·86.7万字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宠冠天下:将门商女
医学院博士生,意外穿越到架空时代。记忆时有时无,虽然贵为郡主,奈何身上秘密太多,只能蜗居在将军府做个受人欺负的私生女。只想安安稳稳赚点小钱,发点小财,有个院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奈何,一不小心,生意做大了,势力也渐涨了,一路披荆斩棘,站上人生巅峰。
暖笑无殇 ·架空 ·完结 ·69.7万字
同类热门书
姑娘今生不行善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 ·宅斗 ·连载 ·77.5万字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妖殊 ·架空 ·完结 ·78.4万字
9.5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亡国后,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偏执帝王VS矫情宠妃】1V1,双洁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拾筝 ·架空 ·连载 ·59.2万字
9.6分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她是侯府嫡出千金,才貌双全,端庄淑雅,明媚娇艳灿若盛世牡丹。然,她生性凉薄,睚眦必报,人不犯我,我去犯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是身体病弱的当朝太子,慈悲为怀,贤名远播,悲悯众生堪比佛子下凡。然,他手段狠毒,残忍冷血,坏事做尽,偏偏所有人都觉得他最无辜。两人本该毫不相干,她却不小心撞破他的真面目,于是她从侯府暗掌风云的幕后黑手变成了随时被他拎去观摩现场的小可怜。他幸灾乐祸顺毛:“乖乖听话,孤赐你一个夫君。”然后,她成了太子妃。摔,这什么仇什么怨?--------矜贵禁欲的高岭之花太子爷得了一种病,名为矫情,看上了一姑娘,明着嫌弃无比,私下里暗戳戳的想谋到手里。沈小姐嚣张跋扈、声名狼藉、哪怕长得美,却也让人避如蛇蝎。偏偏太子爷鬼迷心窍,千方百计将人娶了回去,还纵得无法无天,宠得丧心病狂。一轮明月光栽进臭沟渠,无数人捶足顿胸。沈姑娘:……意思是她还赚了?美貌邪性姑娘VS高冷华贵白切黑沈姑娘慵懒散漫搞事情,太子爷一本正经黑到底,真闷骚。一对一,宠文,爽文。旧文《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架空 ·完结 ·102万字
9.5分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团宠郡主VS心狠手辣疯批权臣+双重生】白卿音,东沅国最尊贵的西梁郡主。一次落水,顽疾缠身,久治不愈。皇子谋反逼宫,她在喜服上浸了毒,与敌人同归于尽。再睁眼,十三岁春寒落水那日。这一世,她护东沅,救忠臣,诛奸佞,默默地盘算着嫁给那个宠了她一生的人。可她不知哪个与她共赴黄泉,宠她一生的男人与她一起重生了。——世人只道:东沅第一将军盛京墨,性情冷厉,杀人如麻,心狠手辣。京都贵女避之不及。却不知在她面前,他谦逊有礼,温文儒雅,甘愿折碎一身傲骨,俯首称臣。人人都以为天命煞星盛京墨会孤独终老。他却在她及笄那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替她绾发戴簪,一改往日冷厉,柔声诱哄:“音音,嫁我可好?”众人皆惊……那娇弱的小郡主,凝看着他的眼眸,脆生生的回道:“好!”众臣猝……那个煞星是何时诱拐了他们的小郡主?------小剧场:某日,她揪着他的衣襟,红了眼眶,软声质问:“你方才看中了那个歌女,连酒水撒了都不知。”他箍着她的细腰,将她揽在怀中,哑声告白:“没有别人,只有你。”————我毁掉自己一生名誉,斩断所有桃花,孑然一身,只为等你长大。
迷途的土豆 ·架空 ·连载 ·52.1万字
9.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