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97章)
(全文完结)【人间真实撩天撩地小青梅vs嫌她又爱她护她的腹黑竹马 】长安城里沈、萧两家比邻而居,沈家娘子与萧家郎君自幼熟识,有青梅竹马之情。 那年情窦初开,沈蓁蓁不期然收到安国公世子萧衍的一纸情书,大为震惊。 萧衍此人甚为出众,外传郎月清风,长安小娘子们尤为爱慕之。 沈蓁蓁起初对此不以为然,然一番衡量后,最终接受了萧衍示好。 只可惜,外祖母病逝,沈蓁蓁不得已修书一封,随母离了长安回乡守孝。 三年后,回长安,上门提亲的媒人络绎不绝,却迟迟没有萧家的媒人。 沈蓁蓁将萧衍堵在路上,“你到底何时娶我啊?” 萧衍:“?” 隔日听得萧衍议亲别家娘子,沈蓁蓁黯然落泪:“你是改主意了么?你为何不提前告知?要耽误我三年之久!” 萧衍:“?” - 后来,沈蓁蓁终于重整旗鼓,欲攀附新高枝,萧衍亲自登门,“我并未改主意,可以娶你。” 沈蓁蓁冷漠地笑,“可我改主意了。” - 再后来,见到萧衍一手笔走龙蛇。 沈蓁蓁:“你的字,怎与三年前的大不相同?” 萧衍:“约莫是,所谓的……成长?” #因一封错位的情书,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归来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思帝乡》

**

春雨潇潇,夜雾渺渺,满目皆是茫茫若虚幻之境。

长安城东的春明门外,一辆牛车缓缓行来,檐角鸾铃随行轻响。此车车厢体积之宽广,是门第高华的人士才能享有的规格。

然近日城中不甚太平,守城士兵拦下来车,查阅过户籍文书后,还要求车厢内的人下车,以便彻底查验。

城门查验向来只需验查文书即可,车中婢女当即便觉对方是在刻意为难,打开车厢门,欲与士兵们争辩,却被一句“配合便是”的温婉之声阻挠下来。

须臾,从车上下来一位青衣貌美婢女,撑伞立于车旁,一女子随之迤迤然行出车厢。

她着一身浅青上衫、亮橘齐胸襦裙,臂间纱帛飘扬,身前素带垂地,额心点三瓣花花钿,梳飞仙髻,乌发之间繁花珠钗以佩,额侧左右一对雀鸟衔珠步摇轻轻晃着,玉白南珠返照烛火之光,若有若无地落在她面上,她妆容精致,神情娴雅。

此人柔中含俏,清中带艳,似一簇冶艳的凌霄花。

在场士兵皆为之大为惊艳。

诸人怔忪中,女子提裙下车。

雨声沙沙,周遭一片嘈杂,她不受环境影响丝毫,神态安然立在伞下,面向士兵中的将领装扮者,温声软语道:“家母有疾在身,实在不便下车,舍弟、舍妹当下又正熟睡,盼郎君予以通融。若是非查验不可,还请移步亲至车厢。”

女子话毕后迟迟未有回应,士兵们皆齐刷刷盯着自家娘子看,见状,婢女虚虚一咳,态度和善地问那将领:“可要婢子给郎君开门?”

主仆皆和颜悦色,将领如沐春风,大事化小道:“劳烦掀开窗帘看看。”

车内并无异样,牛车很快就被放了行,在士兵们的注视中,重新归于夜雨里。

车厢中,沈家女沈蓁蓁(音同真)与她的婢女继续着方才中断的事,两人隔着一个小几相对而坐,一人研着磨,一人执笔勾勒着线条。

车厢靠内侧,沈夫人服药后已昏沉睡去,她一左一右两个角落里,睡着一个六岁的小郎君和十岁的小娘子。

牛车起步时的动静略大,小娘子沈霏霏被摇醒。她迷糊着眼,刚开始喊一声“姐”,还没说个甚,她姐便伸手将她身上的羊皮毯刷地往她面上一盖。

沈蓁蓁的声儿轻软,出口的话却与她手上动作一般无情:“闭嘴,继续睡。”

沈霏霏被她长姐丢的羊皮打得脸上生疼,睡意也被闷到消了去。

她揉着眼,窣窣起身,露出一张圆乎乎的小脸,嘀咕道:“你怎么又在画画?我们这可是回了长安城啦,往后我们有叔父可以依靠,可以领钱用了,都不用你同锦云姐姐去悄悄卖画了……”

小娘子清秀的眉目一顿,意识到他们的母亲此刻还在跟前,察觉到自己说漏嘴后,惊慌地连忙双手压住小嘴,黑溜溜的眼珠子大睁,可怜兮兮地看向自己的长姐。

自从六年前沈父病故,沈家大房一脉就没了顶梁柱,姐弟三人与沈夫人全靠二房叔父一脉的关照。而三年前沈夫人的母亲故去,大房一脉尽数回了蒋州奔丧,岂料沈夫人又在当地染了病,身子一蹶不振,一家人不得已留在蒋州,一留便是三年。

朝代更迭,大浪淘沙,一族荣辱在历史长河中变幻莫测。

先帝平定天下后,原是江南名门的沈蓁蓁外祖家周家也遭了没落,她的母舅在当地只作微末小官,若要额外承担沈家几人连带奴仆的日常开支、沈夫人延医问药的费用,甚为艰难。

于是,这三年间,在所携带的积蓄消耗殆尽后,沈蓁蓁动用了好些法子赚钱,以解决困境。

沈氏也是高门士族,士族人素来在乎脸面,某些筹钱的手段无疑是上不得台面的,沈蓁蓁自然会瞒着沈夫人行事。但她也清楚,她母亲虽身弱,心却不盲,察觉其中一二也并不稀奇,不过是顾及颜面,未在她跟前说破罢了。

年幼的沈霏霏只知家中穷困,不知大人心中的复杂弯绕,沈蓁蓁不会朝十岁的孩童多费口舌。

她盯着画纸的目光都不曾移一下,说话的语调轻而坚定:“既然醒了,便起来跟我学一学作画,别的尚且不能教你,画画我还是能教的。不求你如何才华横溢,但琴棋书画也是要会的,不能荒废了。”

又开始说教。

沈霏霏脸上当即没了惶恐,委屈地道:“姐,我对你的手艺真没兴趣啊。”

沈蓁蓁轻飘飘地转眼看她,却是未等她继续说教,沈霏霏便仰身倒在先前的角落,动作之大,当即就在车厢上撞出“砰”的一声。

沈霏霏却浑然不知疼地拉过羊皮毯,极快地盖上脸,闷声道:“我还要睡呢,姐你莫要说了。”

看着两个小娘子斗嘴,婢女锦云好笑地捂嘴笑了声。

自打老爷故去,夫人体弱,沈氏大房一脉全靠沈蓁蓁做主。沈蓁蓁看起来娇柔,做事却是极有毅力,对幼弟幼妹要求很是严格,小郎君知事起便日日被逼着读书,小娘子也很早被要求学会士族娘子们的各门技能。

并非沈蓁蓁刻意要逼迫他们成龙成凤,实在是日子一朝由云端跌落尘泥,她心有不甘,同时也深知依靠旁人接济并非长久之际,要重振大房一脉往前荣光,必须由他们姐弟三人自个长志气。

锦云心中叹一声不易,问沈蓁蓁:“娘子这一回来,可要准备着参加近日的诗社、雅集了?”

诗社、雅集这类活动向来是士族郎君与娘子们展现才华、结交人的活动,沈蓁蓁却拒绝:“暂且不急,先歇息几日。”

久不在长安,当下归来,当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才是。

再说了,已是三年不见,再见他,更该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他跟前。

想到“他”,沈蓁蓁沉静的心变地荡漾起来。

三年前,她情窦初开,不期然收到了堂哥转达的一封情书。而给这书信的不是旁人,就是与沈府比邻而居的萧家郎君,萧衍。

自小同萧衍熟识,她断然未曾料到,这个郎君会对她生出男女情愫,但又不得不承认,郎君朝她表白,话语情深意切、信誓旦旦,她是很激动、很受用的。

初收信时,她心生彷徨,萧衍虽然很得长安城小娘子们喜爱,她们对他竞相追逐,但自小与萧衍熟识,她太清楚,此人并不是外人看来那么霁月清风,私下里缺点斑斑,绝非是什么好相与的人,一定要有很强的心性才能与他长久相处。

但家境突变,经历颇多,十三岁的小娘子已知晓人世艰辛,提早懂了许多道理。

情深似海,也可能转眼就是瞒天过海。

所谓真心,比不得权势、财物更能长久带给女子安全。

萧世子是要袭一等国公爵位的,既然敢朝她说结红叶之盟的话,她何不把握时机,以此改变自己与家族的命运?

如此思量,沈蓁蓁在临去蒋州前与萧衍修书了一封,接受了他深情款款的示好。

尽管二人目的有差,但书信为媒,情已定下,沈蓁蓁从此心有羁绊。

人在遭遇自个难以克服的艰难困苦时,总渴望能有个强大的外在力量作支撑。沈蓁蓁这个十多岁的小娘子,在蒋州时因生计多次濒临绝境,每每她无助至极时,萧衍那情书上面的一笔一画皆如根根浮木,她在心中牢牢抓住它们,才有了从无尽漩涡中奋力上浮的勇气。

她想,只要熬过去,嫁给爱慕她的郎君,成了萧家的世子夫人,就算守得云开见月明……

“砰!”

沈蓁蓁的思绪飘忽间,牛车车厢门被人猛地撞开,睡着的几人被惊醒,坐在车厢最边上的锦云还没来得及惊呼,脖子上就被一把寒剑抵住。

“闭嘴!”

雨夜黑漆漆,牛车前一盏引路灯,背着此灯明明灭灭的光,随一声威胁入耳,只见一黑衣蒙面人鬼魅般极快地挤进来车厢,车厢门瞬间又被他阂上。

他大喘粗气,身子虚脱地靠在车厢壁上,艰难睁眼看向车厢内,顿时怔住片刻——此车内竟有五人之多。

血从黑衣人腰间不断流出,不肖片刻,便染红他近处、沈蓁蓁膝下洁白软和的白狐狸毛毯。

心中惊慌的沈蓁蓁:“……”

恐惧之外她不免心疼:我好友亲自猎来的珍贵皮毛啊,竟被如此糟蹋!

沈蓁蓁又惧又恨地看着不速之客:其眉目被血染得模糊,半张脸都被黑布捂着,看不出相貌,又身负重伤。城门处今夜戒备森严,此人极有可能是被金吾卫搜查的罪犯。

往前类似的经历浮于眼前,看着那反照着车中灯火的长剑,沈蓁蓁后背发凉。

一家老小全在此处,被歹人挟持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即使出手相救,替他暂且隐瞒行踪,运气不好被衙门的人追来发现的话,按律,她私藏罪犯,也属作案同伙。

迅速判断完形势,看那人垂着脑袋闭目深呼吸,沈蓁蓁一只手缓缓摸向砚台,准备趁他不察时,果断地、用力地、毫不留情地朝他砸过去——

正在这时,对方倏尔开口:“我乃朝廷命官。”

沈蓁蓁动作一顿,默了片刻,状作冷静地问:“郎君的鱼符何在?”

黑衣人收了手中剑,依言从身上摸出一个鱼袋。

沈蓁蓁抓着砚台没动,锦云伸手接过,拉开袋口,拿出一枚铜质鱼符递给她看。大魏此朝鱼符的材质因官阶的高低有不同:三品以上的是金子,五品以上是银质,六品以下是铜质。

沈蓁蓁瞥了眼——

小官罢了。

但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京城的小官,倒也轻易得罪不得,谁知身后关联的是哪个家族。

沈蓁蓁不动声色地收回手,亲自将婢女手中的鱼袋系好,还给黑衣人,抱着赶快摆脱这个麻烦的目的,一副礼貌姿态,温声道:“这位郎君,我们此行乃是去亲戚家做客,恐不便带着你随行,然也可先载你一程,不知该送你去何处?”

此车当下距离春明门约四里地,且过了胜业坊后往北行了一里余,即将到达永兴坊与安兴坊路口,只要车不再往东去,无论北上还是西去,都势必会路过他家,放他在任何一个府门皆可。

郎君失血不少,咬了下舌尖,将逐步模糊的意识刺激清明几分,不答反问:“请问娘子,是去谁家?”

沈蓁蓁心中一缩。

她是既不想对方知悉他们一行人的真实身份、真实目的地,又不想被人识破在撒谎,从而惹他恼羞成怒。

谁知他的鱼符是不是偷来的。

沈蓁蓁急中生智,提溜了个该是长安城无人敢惹的人家出来,回道:“永兴坊,萧家。”

郎君忽睁双眼,敏锐看向说话人。

————

【全文已完结,阅读提醒】:

1.本文架空隋唐,没有什么女人大门不出、名节贞操至上那一套。

2.非穿越、非重生、非穿书,没有金手指,人物皆是当时土著,很土的古言_(:з」∠)_。副cp微虐。

3.【着重强调!!!】主角非完美人设,人性也没有绝对的好坏,每个人的行为出发点都来自他|她的成长背景,要看此文,就要做好接受人性复杂面的准备哈。

莫杠人设,杠就是你对~

——

主角名字相关:

沈蓁蓁(zhēn):蓁,形容草木茂盛的样子。“桃之夭夭,其叶蓁蓁”——《诗经·周南·桃夭》

萧衍(yǎn):盛多,蔓延。《说文解字》:“衍,水朝宗于海也。”《论都赋》:“国富人衍。”

(继续小声安利:作者名字也不念夏,榎jiǎ)

——

戳作者主页还有完结文: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倨傲清高假不动如山

《王爷的救命悍妻》奶凶小娇妻vs疯批美强惨(练笔,随便看看)

《嫁给王爷》娇软美人vs冷酷王爷(练笔,随便看看)

——

下一本开《捡个状元郎当夫婿》(文本可能会改),欢迎大家收藏作者呀。

作者还写过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青梅竹马新文已开)【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骄矜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外传扶家女郎粗俗昧金,娇气放荡;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结合,是芝兰落尘泥。-起初:清风吹柳,漫天飞花,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后:见她娇俏俏地立在英俊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凄怆摧心来的触不及防,他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燃烧:“若不嫁我,便看看,这建康城还敢有谁,来同我争上一争。”她:“??”郎君,你怎还有几副面孔呢?——小剧场一:“我还要很多钱。”“你拿何物置换?”月光与灯光辉映之间,她眸如秋水潋滟,眉目若花开绚丽,肤如捧雪冰玉,赤着的婀娜身影艳丽至极。“我啊。”在谢湛审视般的眼神中,她看着他火光跃跃的眼底,“谢长珩,我只给你三息机会。”
榎榎 ·架空 ·完结 ·99.5万字
9.4分
王爷的救命悍妻
王爷的救命悍妻
【奶凶绝美小娇妻vs疯批狂豪美强惨】都城第一美人沈忻月,国色天香,妩媚动人,有钱有颜有脑,一生本该顺遂享受,却偏偏刚及笄便被一道旨意改运,嫁给了病秧子翊王上官宇。众人都在嘲笑沈忻月嫁了重疾缠身、残暴狠绝之人,白白被人折磨,等着看翊王何时撒手人寰,将这摧残成残花败柳的美人留成一个凄惨的寡妇。可等到最后,翊王不仅活龙鲜健,还将小娇妻专宠到旁人无法想象的高位。翊王面色红润地搂着沈忻月的腰身,站在高台上,以睥睨天下之势,得意地告诉众人:“本王惧内。爱妃指东,本王绝不往西。”沈忻月斜睇着那心口不一的伪君子,悄声道:“今夜,记住你说的话。”众人:怎么与传闻大不一样?
榎榎 ·架空 ·完结 ·62.7万字
9.3分
嫁给王爷
嫁给王爷
【娇软美人vs腹肌王爷】她救了他,却被他骗到了手。
榎榎 ·架空 ·完结 ·36.4万字
8.1分
同类热门书
姜女贵不可言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可惜天不从人愿——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食用须知】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2、无意外不断更,撒泼打滚求宠幸。3、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4、等我想到再补充^_^。
枝上槑 ·架空 ·连载 ·96.5万字
9.6分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青梅竹马新文已开)【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骄矜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外传扶家女郎粗俗昧金,娇气放荡;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结合,是芝兰落尘泥。-起初:清风吹柳,漫天飞花,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后:见她娇俏俏地立在英俊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凄怆摧心来的触不及防,他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燃烧:“若不嫁我,便看看,这建康城还敢有谁,来同我争上一争。”她:“??”郎君,你怎还有几副面孔呢?——小剧场一:“我还要很多钱。”“你拿何物置换?”月光与灯光辉映之间,她眸如秋水潋滟,眉目若花开绚丽,肤如捧雪冰玉,赤着的婀娜身影艳丽至极。“我啊。”在谢湛审视般的眼神中,她看着他火光跃跃的眼底,“谢长珩,我只给你三息机会。”
榎榎 ·架空 ·完结 ·99.5万字
9.4分
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
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
皇帝刚亡故,盛宝龄便频繁做梦。梦中,她因为皇帝临死前的一句遗言,事事请教那个看着弱不禁风,仿佛风一吹便会倒的忠臣裴辞,立志将刚登基的小皇帝扶持为一代明君。岂料,明君不明,忠臣不忠。前者要自己命,后者谋自己身。梦醒,看着一边乖巧孝顺的小皇帝,另一边温良敦厚,权势滔天的丞相。还想在后宫荣华一生的小太后吓出了一身冷汗。---裴辞有个秘密,有关当朝太后。他本该将这个秘密一辈子深藏于心,直到他发现……小太后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面对裴辞的步步紧逼,盛宝龄连连后退,想要给他塞个美娇娘。当夜,她便被堵到墙角,“裴相心怀大爱,不愿成婚,哀家明白了……”裴辞却垂眸,微凉的指尖盖过她的眉眼,嗓音喑哑轻颤,“可若能得娘娘垂爱,臣便是百日不上朝,也要回报娘娘的一番知遇之恩。”盛宝龄:“……”---裴辞:“臣此一生,不求臣民敬仰,唯求娘娘娇玉在怀。”【撩而不自知的小太后vs步步为营的病弱权臣】
三一零白月光 ·宫斗 ·连载 ·26.5万字
9.7分
被太子捡到后,小娇花她又野又飒
被太子捡到后,小娇花她又野又飒
打小被扔到军营历练的太子殿下在驻地上捡了个小姑娘,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打包揣回了军营。小姑娘失了记忆,太子觉得小姑娘花儿一般,于是大笔一挥,取名如花。痞气十足的太子爷到哪儿都揣着他的花花,兢兢业业仔细养了好些年,期间挡风挡雨挡刀挡枪在所不辞,终于养成了一朵上得了战场做得了羹汤的全能小花,满军营上下任谁见了都得夸一声好颜色。太子摩拳擦掌准备摘花,没成想,香都没闻到,突然来了个王八犊子把他的花儿连盆给他端走了。*痞帅太子×武力值爆表甜辣小美人
一木姑娘 ·宅斗 ·连载 ·52.3万字
9.4分
独占金枝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 ·架空 ·连载 ·176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