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69章)
【本文1v1,宠文】 海城大世家姜家来了个19岁的小姑娘,听说早年在乡下救过姜家老太太,考上海城大学后,在开学前被姜老太太接到姜家暂住,说是提前熟悉海城环境。 都说小姑娘是个在乡下长大的孤儿,她一身气质看着却比真正的名门闺秀还要像个闺秀; 都说小姑娘没见过世面上不得台面,她站在各界大人物面前却依旧能维持淡然,始终保持得体微笑,令人侧目; 都说小姑娘被姜老太太接回家是打算给姜家大少当媳妇的; 都说小姑娘出身低微,不配入姜家大门; 都说小姑娘对姜家大少一见钟情,姜家大少却对她不屑一顾。 * 初见。 她坐在姜家大宅的荷花池旁看书。 不过白T恤配黑布裤的简单打扮,却让他看出了仕女的韵味来。 她的闺秀气质是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初见。 她的书掉了,他叫住她。 闻声回头。 那一刻她突然懂了何为“公子如玉”。 他是皎皎君子,温润如玉;她是卓姿闺秀,内敛端方。 如果有人问她,此来海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遇到了他。 如果有人问他,待在海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他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遇到了她。 【留点悬念,所以简介比较隐晦,具体看文,入股不亏。】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乡下来的闺秀

海城,某高档住宅区一家大宅门口,一辆出租车停下,后座车门打开,有个女孩从车上下来。

一米六八左右的个子,身材匀称,白T恤搭配九分黑色布裤和白板鞋的打扮,长长的墨发扎起高马尾都还长及腰间。

她下车时正值晌午,太阳很晒人,微抬起手遮住太阳光往前方的大宅看了一眼。烈烈阳光下,女孩的容貌看得不太清楚,但她一身气质却怎么也藏不住。

娴雅中透着文静,给人一种古时候大家闺秀的感觉。

她看一眼前方大宅就收回目光,绕到出租车后面打开后备箱取行李。很大一个行李箱,出租车师傅以为她一个小胳膊小腿的小姑娘拿不了,刚下车准备帮忙就见她轻轻松松把行李箱取了出来。

“小姑娘力气很大啊!”出租车师傅夸赞。

女孩浅浅一笑以示回应。

这才看清她的脸。

很美,但不是那种张扬的美,她美得很内敛很特别,端端正正的长相,仿若仕女图中走出来的端庄,看着就让人觉得很舒服。

道了谢付了车费,正准备拖着行李箱朝不远处的大宅走去,迎面走来一人。

“请问,是施烟小姐吗?”

来人五十多岁的模样,是个很慈祥的老者。

施烟微微一笑:“我是施烟,您好。”

老者看到施烟,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素养很好,很快回神:“我叫姜海,是海城姜家的管家,老太太临时有事出门了,这几天都不在海城,让我来接待施小姐。”

“有劳您,叨扰了。”

“不叨扰不叨扰,得知施小姐录取了海城大学,老太太可是念叨了你好久呢,一直盼着你来。如果不是故友突然生病老太太要去探望,怕是说什么都不会在你过来的时间离开。”

施烟浅浅笑着:“劳她老人家惦念了。”

“惦念你是应该的,老太太的命都是你救的呢。”

“不过是碰巧,当不得一个‘救’字。”

“施小姐太谦虚了,你救了老太太,于海城姜家来说就是天大的恩情。行李箱我帮你拿吧。”

不待施烟回答,行李箱就被他拿了去。

施烟也没有和他争,行李箱虽然有点重,但这一路平坦就这么拖着走也费不了多少劲。

她浅浅笑着道了声谢。

海城姜家不愧为海城大世家,宅院很大,入了大门是一条长长的石板道。石板道很宽,可容两辆车并行,两旁是一排一人张开双臂才能抱全的大树,一看就有不少年头。

石板道清扫得很干净,基本没有落叶。

“平时车都是直接开进来,施小姐你不让我们派车到机场去接,出租车就只能到门口,所以我们还得走一段路。”姜海耐心解释。

“有劳您了。”施烟微笑说。

“施小姐客气,我这把老骨头就应该多活动活动,走点路没什么,我是怕你觉得难走。”

“我没事,我在乡下生活多年,没少干活,走点路不在话下。”

姜海笑说:“自打三年前你救下老太太,老太太在你家得你照顾半个月,回来就没少念叨你有多优秀多懂事,现在见到你本人,我才知道老太太没有夸大。”

“您过奖。”浅淡一笑,不卑不亢。

姜海心下赞赏。

难怪老太太一直念着,这样懂事乖巧又举止得体还不卑不亢的孩子,谁不喜欢?

单就这么看着,实在很难相信她是个乡下孩子。

从言行到举止再到笑容,无一不得体,简直比真正的大家闺秀更有大家闺秀的气韵。

“我和施小姐介绍一下家里的成员情况吧。”

“好。”

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安静聆听。

“海城姜家除了老太太,还有大爷和大夫人,不过自大少爷正式接手家里的生意,大爷渐渐退下来后,他和大夫人就不常住老宅了。住在老宅的只有大爷和大夫人的一对子女,也就是大少爷和大小姐。”

“二爷和二夫人不接触家里的生意,两人从事科研工作,经常不是加班就是出差,也不常住老宅。他们只有一个儿子,也就是家里排行第二的少爷,是跟他们住在一起,平常也很少回老宅。”

“三爷是演员,立志一生奉献给演艺事业,没有成婚。他工作很忙,经常满世界跑,也很少住在老宅。”

“只有五爷是住在老宅,他身体不好一直休养在家。”

“家里的成员构成差不多就是这样,施小姐不用刻意去记,心里有个数就好。”

大爷二爷三爷五爷都有了,那四爷呢?

这么想着,不过施烟并没有失礼的问出来。

“谢谢您告知。”

“施小姐不用客气,这些即便我不说,你在老宅住几天也能弄清楚,家里的成员并不复杂,我这会儿也是突然想起来就和你说一说,好让你心里有数,不至于刚来到这里觉得太陌生心生害怕。”

真是个细心又慈蔼的人。

“您费心了。”

姜海笑笑,继续说:“大小姐比你大一个月,和你一样刚结束高考拿到录取通知书,在家里待不住就陪老太太去探望老友了,说来大小姐也是录取了海城大学,以后你们还是同校呢。”

“这个我在电话里听姜奶奶提过。”

施烟微笑说:“不过论成绩,我不及姜小姐,我是刚好踩在我这个专业的录取线上,姜小姐的专业录取线比我的要高不少,她还高出她专业的录取线几十分,都过了京都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听姜奶奶说她是不想离家太远才选的海城大学。”

“人各有所长,我们大小姐只是刚好比较擅长学习,或许施小姐擅长的东西就有我们大小姐不擅长的。”碍于他只是管家,姜海没有过多评判主家的小姐,但他这样已经算是很会说话了。

“蒙您高看。”

“老太太和大小姐都不在家,大少爷在公司,不过晚上会回来,到时施小姐应该能见到。至于五爷,他平常都是待在自己的院子极少出门,施小姐应该没什么机会碰上,不过他不喜别人打扰,施小姐往后在老宅尽量避开五爷的院子走些就是。”

最后一句说得不动声色,实则是给施烟提醒。

不得不说,姜海确实是个很会说话的人。

“老宅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其实是想问还有没有什么忌讳。

只是姜海说得委婉,施烟也就问得委婉了些。

“没有了,只是大少爷一贯话少,人也比较冷清,如果他对你太冷淡,希望你别往心里去,全当他不存在就行。”

末了姜海笑着补充一句:“是老太太让我这么和你说的。”

“老太太说她好不容易才哄得你在开学前来家里住一段时间,不想你住得不愉快,更不想你住两天就住不下去,她说她在你家住的那半个月,你将她当亲奶奶照顾,她曾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家,希望你也能把海城姜家当成自己的家。”

施烟听罢他的话,没有长篇大论的感激话语,只浅笑说:“姜奶奶是个很慈爱的老人,值得人敬重。”

不骄不躁。

姜海对她又高看了几分。

愈发觉得她不像个在乡下长大的孩子。

偏偏她就是。

据老太太所说,她在施小姐家住的那半个月,听邻居说施小姐以前是和奶奶住在一起,十三岁那年奶奶去世,她就一直是一个人生活。

十三岁到十九岁,从初一到高三毕业,独自一人生活了六年之久。

是个苦命孩子。

可她这一身气度实在是怎么看都不像穷苦人家能养出来的,更不像穷苦人家十三岁就成孤儿独自生活的人。

大抵有些人就是天生气质好?

从林荫石板道出来,入眼是一个很大的花园。花园里除了各式各样的花还有假山荷塘,这个季节正值荷花盛开,很是漂亮。

姜海指着那边一栋楼介绍:“那边是主楼,不住人,一楼是平时待客的正厅;二楼是餐厅,平时大家吃饭都是在那里;三楼布置得比较清雅,一般夫人们和大小姐如果需要待雅客,都是在那里,通常是举办一些茶话会之类。”

“家里的人满十岁都会分出一个院子单独居住,每个人在老宅都有自己的院子,即使他们不常住这里。老太太给施小姐安排的院子就在她的院子旁,数您和大小姐的院子离老太太的院子最近。”

“我现在先带施小姐去老太太给你准备的院子安置。”

“好的,辛苦您。”

姜海心下再次惊讶。

据老太太说,施小姐在乡下住的是土墙瓦房,吃的菜都是在院子里隔出一块地亲自动手种的,条件很是艰难。怎么初入这样的大宅,她没有半点反应?

她这副神态看着也不像怕被人看不起故意装出来的淡定。

她是真的很淡定。好似在她看来,这偌大的宅院和她家中的土墙瓦房没什么区别一样。

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心性,委实难得。

倒也难怪老太太对她这么喜爱。

一路拖着行李箱又走了二十多分钟,终于来到老太太给施烟安排的院子。院子由围墙独立隔开,不算大,只有一栋两层的小洋楼和一个小花园。

将她送进院子,姜海没有再跟进屋。

“我不太方便进去,接下来就由小赵带着施小姐,有什么需要施小姐只管告诉小赵,她会安排,或者直接给我打电话也行,这是我的名片。”

小赵是姜海刚叫过来的一个女帮佣,三十来岁。

施烟双手接过他的名片,微笑:“谢谢您,辛苦您亲自去接我。”

“施小姐客气。”

姜海走后,小赵说:“施小姐,我帮您把行李拿到楼上吧。房间和书房在二楼,一楼是客厅,您在一楼坐着休息会儿,我收拾好了您再上楼。”

施烟微笑拒绝:“不用了,我自己收拾就好,你给我留个电话,有什么需要我再找你。我赶了很长时间的路,收拾好后想洗个澡休息一下。”

“那我帮您把行李拿到楼上。”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小赵还想坚持,却见她轻松把行李箱提上石梯进了屋。

这位施烟小姐看着瘦弱,没想到力气还挺大。

“那施小姐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把电话号码留在客厅的茶几上。”

“好的。”

小赵突然被她的笑晃了一下眼。

这也太漂亮了吧!

气质也好绝啊,居然比大小姐都丝毫不逊色……

好吧,施小姐和大小姐好像不是一种风格,但不管怎么说,她居然觉得施小姐就像是正统世家出来的名媛闺秀。

这就是传说中救了老太太的乡下女孩?

一点儿都不像从乡下来的。

作者还写过
另类千金归来
另类千金归来
【已签出版】(新文《姜爷心尖宠她从乡下来》已发)【本文1v1,男强女强,绝对宠文】北城颜家失踪16年的大女儿找回来了。是被她未婚夫,帝都殷家二爷从一所孤儿院领回来的。彼年颜大小姐18岁。——殷家,帝都顶级世家。殷二爷全名殷九烬,人称九爷,年24岁,商界杀神。九爷遵祖母遗愿找回颜家早已放弃寻找的大小姐,带回家自己养。——外人眼中的颜瑾虞:身材好颜值高智商更高;朋友眼中的颜瑾虞:邻家妹妹(才怪),手起刀落冷戾狠辣;九爷眼中的颜瑾虞:话少人呆没见过世面,完全不像18岁,像个小孩子,惹人怜惜。——那些以为北城颜家找回来的大小姐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乡野丫头的人,后来都被“啪啪”打脸了。九爷以为接回来的是个呆傻小姑娘,渐渐地他发现,小姑娘有时候还挺凶残。以为她没靠山,殊不知她有几个无数次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伙伴。——
荢璇 ·成长 ·完结 ·179万字
9.5分
夫人她是白切黑
夫人她是白切黑
(本文1v1+宠文+软妹子真大佬)夏家是华裔大家族。夏家大小姐夏云姝坠楼成植物人5年后苏醒了。醒来这一年,她18岁。回国读书,借住父亲故友家。……13岁坠楼,夏云姝其实就已经死了。只是没有魂归,灵魂飘到一个神秘的地方,她在那里待了近十年,学会一身技能,于她坠楼的第三天再次归来。后来植物人的5年,她偶尔会醒来,只是没人知道。她用偶尔醒来的时间创立了域天。域天什么任务都接,上到替人除掉敌人给大人物做保镖,下到帮人抓小三写作业,收费百万起步。……祁家是禹城第一世家,祁家大少是禹城响当当的大人物。大学毕业接手家族企业,一年时间不到,他的名号就传遍整个商界,无人不知。处事果决手段狠辣,人人敬而远之。……第一次见到夏云姝,祁大少只知道她是父亲故交的女儿,回国读书暂住祁家,让他帮忙照看。他手段狠辣惯了,哪里会照顾人,不将人赶走就不错了。后来,祁大少打脸了,只觉得这个世家妹妹又软又萌又可爱。想尽办法对她好。突然有一天,他发现世家妹妹并不是什么软妹子,而是大名鼎鼎的域天首领。那是个论起手段狠辣程度,比他都毫不逊色的人物。此时正被他抱在怀里……
荢璇 ·豪门 ·完结 ·101万字
9.5分
哑学霸的别样爱恋
哑学霸的别样爱恋
【校园到婚纱,绝宠1v1,女主伪哑巴】江城一中高二年级来了个转学生。是个美人学霸。但在同学眼中她是个怪咖,因她从不说话。别人都以为她是哑巴。——柏璟第一次注意到水芊芊,是在高二段月考的光荣榜上。常年霸居榜首的他,头一次看到有人排在他前面,比他多两分。当时他想,可能是运气?柏璟第二次注意到水芊芊,仍是在高二段的光荣榜上。这次是期中考,她比他多一分。这下他知道了,不是运气。柏璟第三次注意到水芊芊,是在学校的篮球场上。他在打球,女孩坐在篮球场旁的树下看书。分明大家穿着一样的校服,她却特别扎眼。柏璟第四次注意到水芊芊。和她表白的男生被她一个眼神吓-跑-了!柏璟第五次注意到水芊芊,是在学校外的小巷子里。当时他想,人不可貌相。柏璟第六次注意到水芊芊,是在图书馆。她坐他旁边,拿笔记本写下一行字:我叫水芊芊,很高兴认识你。当时他觉得她笑得像坠入凡尘的天使。他听说,她从不主动与人搭话。——柏璟:“明明会说话,为什么交流都用写?”水芊芊:“……习惯。”
荢璇 ·校园 ·完结 ·104万字
9.5分
同类热门书
徐医生的私藏黑月亮
徐医生的私藏黑月亮
《温柔诱捕》新书连载中,欢迎收藏听说摄影界的美人摄影师找了个医生男朋友,据说还是美人千方百计倒追的,对于美人虎视眈眈的几位大佬坐不住了。影视集团总裁:“一个医生而已,我们蔷蔷肯定只是玩玩罢了。”某多年追求未能抱得美人归者:“横刀夺爱者,杀无赦!”好友邻家弟弟:“怎么回事姐姐,不是说好了等我长大的吗?”……秦蔷懒洋洋的靠在自己的医生男朋友怀里,笑眯眯的握着男友修长的指尖,“挖墙脚的有点多,有没有危机感?”男友淡淡的看了眼那些想要挖墙脚的男人们,“这几个人里有长的比我好看的吗?”秦蔷摇头,“没有。”“你当初为什么看上我?”“当然因为你长得好看。““所以我为什么要有危机感。”……后来,男朋友的小马甲一个一个被扒下,秦蔷咋舌,都说烈女怕缠郎,她这是缠了个什么郎回来啊!秦蔷和徐屏安的感情史,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始于五官,忠于三观,她看上的男人,那是世间独一无二的。
炑狇 ·都市 ·完结 ·96万字
9.5分
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
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
惊天大料:顾家的废柴千金顾清宁不哑了,智商还上线了。听说顾清宁跳级考试成绩满分,大家冷笑,“肯定是作弊了。”宁姐不气,拒绝了其他顶尖大学抛来的橄榄枝,拿着A大的保送名额稳坐学神宝座。听说顾清宁要建势力,大家又笑,“废柴能建势力,男人都能生孩子了。”宁姐不恼,闷声搞事业,默默发大财,身披马甲虐渣渣。听说顾清宁谈恋爱了,大家再笑,“哪个男人瞎了眼会喜欢上她那个女魔头。”当天,京圈最神秘的太子爷发微博官宣了。——傅太太,晚上想吃什么?@顾清宁全城沸腾,原来眼瞎心盲的是他们。从此,傅爷和宁姐强强联合,在屠狗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爷,夫人把罗尔斯家族的继承人给揍了。”傅君承,“多派几个人帮着揍,别累着她。”“爷,夫人又和我们抢生意了。”傅君承,“谁让你们和她抢了,把计划案给她送过去。”“爷,您母亲说夫人好像是怀孕了。”“砰——”摔门声响起,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早已不见踪影。
薄荷凉夏 ·豪门 ·完结 ·154万字
9.6分
宠婚入骨
宠婚入骨
许家多年前送去乡下养病的女儿许呦呦回来了,回来履行与林家的婚约。婚礼当天,新郎却逃婚去找白月光。众人:哇哦……【吃瓜表情】许呦呦:哦豁。下一秒,白皙细软的小手攥住男人的衣袖,甜糯糯的语调:“墨先生,您可以娶我吗?”……墨深白商业巨擘清心寡欲,神秘低调,在波云诡谲的商场叱咤十年,无一家报刊杂志敢刊登他的一张照片,也没有一个异性能让他多看一眼。所有人都说墨深白娶许呦呦一定是协议婚姻,一年后绝对离婚。许呦呦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的瓜,只是吃着吃着就发现好像不对劲啊。逛街购物不需要买单,吃饭不用点餐,不管走到哪里大家热情跟她打招呼:墨太太好。后来墨深白的白月光回来了,前未婚夫深情表白:“呦呦,只有我是真的爱你,回我身边,我不嫌弃你。”许呦呦还没来得及回答被男人霸道的揽入怀中,低音性感撩人:“宝贝,你没告诉他,这里有了我们爱的结晶。”温热的大掌贴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许呦呦红了脸,渣男红了眼……【无脑玛丽苏先婚后爱文|专注虐男二】
妖妖逃之 ·婚恋 ·连载 ·125万字
9.3分
傅爷的王牌傲妻
傅爷的王牌傲妻
宁洲城慕家丢失十五年的小女儿找回来了,小千金被接回来的时灰头土脸,听说长得还挺丑。温黎刚被带回慕家,就接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警告。慕夫人:记住你的身份,永远不要想和你姐姐争什么,你也争不过。慕大少爷:我就只有暖希这么一个妹妹。慕家小少爷:土包子,出去说你是我姐都觉得丢人极了。城内所有的杂志报纸都在嘲讽,慕家孩子个个优秀,这找回来的女儿可是真是难以形容。温黎收拾行李搬出慕家两个月之后,世界科技大赛在宁洲城举办,凌晨四点钟,她住的街道上满满当当皆是前来求见的豪车车主。曾经讽刺的人一片哗然,谁TM的说这姑娘是在穷乡僻壤长大的,哪个穷乡僻壤能供出这么一座大佛来。两个月的时间,新闻爆出一张照片,南家养子和慕家找回来的女儿半搂半抱,举止亲昵。众人讥讽,这找回来的野丫头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却勾搭错了人。谁不知道那南家养子可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拖油瓶。南家晚宴,不计其数的镁光灯下,南家家主亲自上前打开车门,车上下来的人侧脸精致,唇色潋滟,举手投足间迷了所有女人的眼。身着华服的姑娘被他半拥下车,伸出的指尖细白。“走吧拖油瓶……”【女主身份复杂,男主隐藏极深,既然是棋逢对手的相遇,怎能不碰出山河破碎的动静】
悠哉依然 ·豪门 ·完结 ·199万字
9.4分
他以温柔越界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 ·婚恋 ·完结 ·71.6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