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59章)
苗疆巫蛊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既神秘又恐怖。巫蛊一直都是以神秘可怕的反派方式出现。如今我就打破常规,用以众不同的方式打开它,从巫蛊的角度看待一切,让自己置身于巫蛊之中,以巫蛊为第一视角创造出一个最具神秘力量的巫蛊世界。

第1章 黄泉路

我是个死过一次的人,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也不记得自己是谁,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失忆吧。听救我的人说他是进深山老林里采药发现的我。当时的我全身赤裸着被河水冲上岸,他发现我还没有死,就把我救了回来。还帮我取了名字叫曦儿。

望着镜子里这肤如凝脂般貌美的人儿,我却有一种本能的感觉,这身体她不是我的。但是又想不通为什么。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有每天晚上都做着同一个梦,梦中我迷迷糊糊的被一阵萧声指引,最后来到一个陡峭的悬崖边,眼前的一棵古树下坐着个男人,他背着我,萧声就是从他这里传来的,看到他孤独而落寞的坐在悬崖峭壁上,衬托着夜色,唯美又凄凉,这背影是那么的熟悉。

一见到他我心里就一阵阵的疼痛感传来,眼泪止不住的就流出来了。刚想要开口喊他,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我就醒了,每晚都做着这个梦反反复复。

梦里这个熟悉的背影我应该是认识的,他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切,就像我内心深处最强烈的执念般。除了这个梦我却啥都想不起来。曾有几次我都想在梦里看清楚他长什么样,但是都没有成功,梦它就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在那一刻戛然而止。

救我的人是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叫曹华。他是个隐居者,在荒无人烟的深山里盖了一栋别墅,生活逍遥自在,珍藏着非常名贵的药材,培养着一些稀有名贵的兰花,生活非常低调惬意。他收留了我,我每天帮他打理他的药鹏跟兰花。

后来我逐渐发现我的身体里隐藏着一股非同寻常的力量,它有时灵有时不灵,我只要有一定的意念,它就会出现,有时能让满地花开,引起蝴蝶偏偏起舞,萦绕在我身边。有时我能治好一些奄奄一息的小动物,偶尔还能隔空取物,每次发生的都莫名其妙。为此曹华一度怀疑我不是仙女下凡就是山间妖怪所化,反正不是人。

就这样平静的生活了两年,我对自己的过往也没太在意,也不去深究。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电视里报道一则人口失踪的新闻。讲的是一个村里无缘无故丢失了一大半的人,不知去向,就像凭空消失一般。

我不是被这些消息所吸引,而是这个村子我似乎去过。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些画面来,好像想起了什么,隐约间我想到自己跟几个人来到过这个村里。脑海里的画面模糊不清。但是我依稀记得一个名字!巫蛊部落。好像是我们要去一个叫巫蛊部落的地方,最重要的是记忆里就有那个我每晚都梦到的熟悉背影。画面一闪而过,再多想点东西来就没有了,并且头痛剧烈。我的心里前所未有的激起一阵阵波澜。直觉告诉我,我一定要回去找那个地方,或许那个地方跟我的过去有关,那里有我的过往,只有去到那里一切就能解开。

我平静的日子就像被捅破的白纸一样,再也平静不下来。有一个声音再不断的告诫我,快点回去,快点回去,再不去就来不及了。我强忍了三天还是告别了曹华,决定亲自去探个究竟,曹华给了我一大笔钱,说我想回去,随时可以回到他这里。我知道他看我的眼神里总放着光,但是又非常的敬重我。

他欲言又止,不知道想对我说什么,憋了半天还是忍了回去。把我送到城里,然后帮我订了去那个地方的机票。我没有出来混过,一切都靠着自己摸索。几天过后我坐在拥挤的面包车上终于的找到新闻报道中的村子。

站在村子的中央,我又迷茫了,看着落魄的村庄,房子低矮,都是用木头建造的吊脚楼,老旧破败。整个村子坐落在一个山坡上,村子后面就是延绵不断的大山。

一些穿着朴素民族服饰的人来来往往,都盯着我看。我跟她们打招呼她们也不理我,可能因为村里人口失踪加上我又是个陌生人所以他们害怕我。

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我沮丧的坐下来休息,正想着为什么在电视上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如今来到这里我却什么都记不起来。正当我焦急的时候被一股诡异的黑色浓烟吸引了过去。看着太阳要落山了,这股浓烟在不断的向这边扩散,慢慢掩盖整个村子。随着烟雾到哪里,哪里就冰冷刺骨,这种冷不是一般的天气变化,而是阴冷的气息,我一下子冷得直打哆嗦。

我抓了个人问这雾气是怎么来的,他却莫名其妙的说了句:“哪来的雾,我没看到呀,我们村这久不干净一到晚上就冷的受不了,美女是外地来的吧,赶紧离开。”说完转身就跑了,转眼之间街上也没有了人影。

他看不见?难道只有我能看见吗?我调整了下身体,体内一阵暖气传来。延伸到全身,顿时也感觉不到冷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也没有在意,一路向烟雾出现的方向走去。

前面一直都没发现什么异常,直到我站在村尾最后一家房子门前,这房子破败不堪,歪歪斜斜的,随时会倒下的感觉,那诡异的烟雾就是从这个房子里面冒出来的。这都这个样了不会还有人住吧,我好奇的走了进院子里,房子周围的诡异气息更浓了。

敲了敲门,等了半天也没有人来开门,想着应该没有人住,刚想破门而入,去看个究竟。突然门被打开了。一个瘦得皮包骨头衣衫褴褛的老头子出现在我面前,佝偻着身子颤巍巍的。他阴森的看着我,那眼睛已经浑浊不清。

开口一个破洞般沙哑的声音响起,有事吗?没事请回。”这声音像是很久不说话的人,语音不清,声音刺耳。说完就要关门,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挡住门,不等老头子说话先一步跨了进去,进到里面我才发现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满很多的牌位,多得数不清。我也楞住了,一股腐败的气味随之而来。我胃部翻滚,差点吐了出来。

老头子气急败坏的吼道:“你想找死吗?快滚出去,”说着就想赶我出去,我转头看他,只见老头子面露杀气一副急切的样子。我忙后退几步跟他保持距离,老头子看我没有出去的意思,他表情马上从急切变得阴森起来,后退几步,准备向我动手,只见他身子拱起来,面部开始扭曲,十分狰狞恐怖,痛苦的表情让整个布满皱纹的脸挤成一团。就在这时我看到他身体里有一副黑气缭绕的骷髅骨架若隐若现

我吓了一跳,老头子此时整个就像待放的弓,突然他大吼了一声用力弹出体内的骷髅,只见骷髅闪电般脱离了老头的身体向我飞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伸手轻松就挡住了骷髅,骷髅在离我的手几厘米的地方被迫停了下来,我轻轻一推它并反弹了回去,撞到老头子身体里,老头子被弹飞把一些牌位撞的稀巴烂。

我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说不出话来,只见过了很久老头子才吃力的爬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打量着我,接着他的眼球突然变成了全白色,瞳孔也消失不见了。似乎是用什么诡异的手段窥视我身上的东西。这一看他像被我身上的什么东西吓到一样,一下子就跪倒在地。结结巴巴了半天才问到:“你……你……你到底是哪路神仙?”

我也对自己很好奇,所以装作很镇定的回到:“这不要你管,你只需回答我,村里失踪的那些人是不是被你所害。”

老头子嘴硬到:“不……不是,那些跟我没关系,我没害人,如果你是因为这些人才来到我这里,那请回吧……我没什么好说的。”

我淡定的打断他的话:“我看到你身体里住着个不属于这个世间的东西。它是什么?”

听了这话老头子张大嘴巴看着我,开始害怕起来,就跟看到神仙般。像被踩了尾巴的狼,认命的回到:“你是怎么看到它的?”

我没有回答他,继续问到:“它为什么会在你的身体里?”

老头子颓败的低下了头,幽幽的答到:“它是我娘子,活着的时候我们很恩爱,但是她不能陪我到永远,为了留住她,她死后我把她的灵魂封印在躯体里,把她练成了阴阳蛊,这样我跟她才是真正的同命相连。为了躲避阴差,我就把它放到我身体里。这样她就能永永远远的陪在我身边。”说着浑浊眼里也柔和了下来。

我接着问到:“然后呢?

“她在不停的吸食我的阳气,最近我也是力不从心了,我支撑不了多久。我清楚,我把她藏了这么久,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下地狱接受惩罚我都不怕,但是我不想让它受苦,我只想多陪她久一点。所以破不得以借了村里人的阳气,我发誓在这之前我从没有害过任何人。我跟他们也生活了这么久,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不是破不得已我是不忍心向他们动手的,求求神仙放过我们。”

果然那些村民失踪跟这个老头子有关。也幸亏他这一出我才会到这里来,要不然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该何去何从。不过老头子提到蛊,那就说明他应该是知道那个巫蛊部落的。我沉默了片刻问到:“放过你可以,但是你要告诉我怎么样才能去到巫蛊部落。”

老头听了我这话惊讶不已,沉默了许久才到:“外人是不能进入部落里的,要不然会被拿去当祭品祭祀。我以前也是巫蛊部落的人,但是我娘子不是,所以我才脱离了部落,从此也就回不去了。”

老头子也是个痴情的人但是他害了那么多人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些我不管,我只要能进去就行。”

“进去的办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也只有他们才能打开,我已经脱离了部落已经没办法打开了,但是我看姑娘不像一般的人,我这里倒是有另外一条可以通往部落里的路,它就是黄泉路,只是路上非常的凶险,一不小心就会丧命,不是一般人能通过的。”

我连忙说到:“有路就行,管它怎么样我都要进去。

老头子这才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似乎伤的不轻,难道是年纪大了不经打?老头带着我进另外一个房间里,刚走进去那腐臭味更扑鼻而来。我忙捂住口鼻。只见到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坑。坑里有一趟乌黑发绿的浓水。冒着泡,坑底下泡着密密麻麻的尸体。我们从坑的边上绕过去,此时一个尸体从里面浮了上来,我仔细一看只见那尸体已经发绿被泡肿得面目全非。七孔被什么东西塞满,这应该就是老头子所说封印住灵魂,这一看吓我一跳,忙转头不去看。

同类热门书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叫王丹阳,是一个八字很阴的女生。我的姥姥是个半仙,求请问事,样样明白。因为算出我十六岁之前会有劫难,所以,我就留在了姥姥的身边长大。从此,我经历着一般孩子一辈子也许都经历不了的事情.....
三楼均均 ·奇妙 ·完结 ·139万字
9.8分
寻尸人
寻尸人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至亲之人伤心欲绝,可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寻呢?平庸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助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到故里……而张进宝也在之后的寻尸之旅中,遇到了神秘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前行,一同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洛琳琅 ·探险 ·完结 ·401万字
8.5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青诡纪事
青诡纪事
新书《宋檀记事》已发布,求支持!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
荆棘之歌 ·探险 ·完结 ·185万字
9.4分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