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85章)
【可咸可甜痴情的假白兔VS面冷心热有病的傲娇大佬】 传闻Z国的高冷小仙女梁以橙嫁人了,对方居然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大叔,还是个即将离开人世的病秧子。 一夜之间,Z国所有的高富帅都不服了,哭着喊着要求梁以橙离婚,投入自己的怀抱。 然而梁以橙不但不离婚,婚后还对那个病秧子百般呵护。 病秧子傅瑾习告诉她:“我有病。”梁以橙回答:“我知道,我就是你的药。” 傅瑾习继续道:“我不能给你未来。”梁以橙:“我就是你的未来。” 傅瑾习急了:“你这个丫头怎么回事呢,赶也赶不走,骂也骂不走,你赖在我这里干嘛?” 梁以橙笑着说:“因为我爱你。” * 前世,他是那个杀伐决断,冷血无情的傅瑾习,却为了一个瞎子着了魔,殉了情。 他为了这个瞎子寻遍世界名医,又为了她重修全世界的盲道。 他说:不管她走到哪里,她脚下的路都是他为她而铺的。 她眼瞎,看不清他的绝世容貌,却听见了他说‘我爱你’ 这一世,她是来还债的。 * 再后来,病秧子不装病了,他将某个娇弱的小女人按在吧台之上,托起她的下颚,眼神灼灼,声音低沉暗哑低低道: “既然招惹我了,就不许你再招惹别人。”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重回结婚当日

“橙橙,不要乱碰那些危险的东西,出门一定要当心,外套记得扣好扣子。”

“橙橙,你不需要我做你的导航仪吗,我可以做你的眼睛。”

这是梁以橙去世后的第49天,她的灵魂依旧停留在这个熟悉的地方。

梁以橙与傅瑾习结婚整整五年,她却看不到这里的一切。

结婚前夕,她在一场意外车祸中失去了双眼。

原本以为傅家会因此退婚,但是傅瑾习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照顾了她一生...

她总是会问他,你为什么要娶一个瞎子为妻。

他回答道,瞎子和病秧子就是天生一对。

可是,只有她梁以橙知道,他是为了她才病入膏肓的。

深夜三点三十五分,整座城市还在沉睡,奶白色的雾气氤氲在森冷的夜空之上,皎洁的月光若隐若现,繁星闪烁。

卧房里,白帘飘动,灯光很暗,只有床头柜前还留有一盏微弱的灯光。

大床之上睡着一个人,看不清模样,只传来一阵阵咳血的声音。

渐渐走近,梁以橙想要倒一杯温水给他,可是她那如青葱般纤细的手指直接穿过杯子。

根本触碰不到这里的任何东西,她怔愣了一会儿。

突然床上的男人起身走到她的身边,他似乎早已习惯了黑暗,轻车熟路地给自己斟了一杯水。

他的手很好看,纤细修长,骨节分明,指腹处还留有几个茧。

梁以橙想要去握住这只温暖的大手,可是男人的手一抬,从她的小手上直接掠过,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没过多久,却又咳起来了。

他的身形很清瘦,双眸很清明,棕黑色的瞳孔如星海般深邃,可惜那眼睑处的一轮青色依旧很明显。

女孩踮起脚尖,伸出一只手指,从男人的眉间开始,轻抚着他眼眸、眼尾、鼻梁、脸颊、唇角…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见了他的面容,如果有来生,她想要好好记住他的样子。

男人转身,再次吃力地回到了大床之上,他侧着身子,又从枕头底下拿起一张照片。

照片之上是一个身穿白纱的女孩,她藏身于花丛之中,一袭白衣飘飘,一头墨发蓬松盘起,墨发上面还悬着一缕头纱,两侧的发丝略微有点微卷。

她双手托腮,面颊殷红,可爱的小脸上堆满了灿烂的笑容,这片笑容让她那双空洞的眼睛弯成了一道月芽儿。

不仅如此,她的嘴角旁还会露出两个小梨涡,全身透出了一种沁人心扉的气质。

男人伸出一只颤抖的手指,轻轻抚了抚照片之上的女孩。

他的清眸里霎时之间泛起了一丝淡淡的水雾。

那一颗颗珍珠般的泪水从他的眼睑处顺着面颊滚滚而落,他强忍着咳嗽声,低沉沙哑的声音轻轻唤着:

“橙橙…橙橙…”

闻言,梁以橙竟不自禁地低低应了一个“嗯”字。

她上前,半蹲在大床边,她试图想要抹去男人的泪。

可是不管怎么触摸,她始终都无法触及到他。

她不会哭,她也感觉不到他的痛,只能看着男人一点点在消耗自己的生命。

她知道,傅瑾习现在已经油尽灯枯了,这些天里,她几乎每天都在他的身边劝慰他,可是他却听不到,好像一心只求速死。

正当她想要开口再继续说些什么,男人低哑颤抖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橙橙…像你这样善良的女孩肯定会上天堂吧…而我只配下地狱…如果在死亡的分叉路口…你愿意等等我吗…我只想看你最后一眼…”

话音未落,男人又猛咳了几声,他抬起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巴。

只见他的手指缝中流下了鲜血,还有一颗血珠滴在了照片之上。

见此,他连忙紧张地擦了擦,想要试图将血渍给擦干净,但照片上的血痕越擦越多。

紧接着,他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嘴角还氤氲着血红,微微抿着。

突然,他的大手倏地一滑,手中的照片也滑落在了地上,永远的绝了生息。

梁以橙试图想要叫醒他,可是他再也醒不过来了,她倾身,只是在他的额角之上留下了一吻。

如果有来生,她不要再出意外,换她来保护他,可以吗?

她垂眸,伸手想要将那张照片重新拾起来,可是却怎么拾也拾不起来……

不知就这样过了有多久,清晨的第一缕曙光透进窗户,一时之间穿进了梁以橙的身体,刺进了她的眸。

很快,门被推开来了,同时伴随着佣人一道惊悚的声音。

“老公,不要死…”梁以橙大骇,她从噩梦之中惊醒过来,她倏地坐起,抬起手轻抚着自己额角之处细密的汗珠。

她的眼尾早已一片湿润,翘长微卷的羽睫微微颤了颤,双目居然有了画面,她没有瞎。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突然刺耳的震动声倏地响起,是手机定的闹钟到点了。

她抬手摸索着手机,又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日期,竟然发现是五年前的11月30日。

她重生了,重生回到了出嫁的前夕。

她不可置信的狠狠揪了一把她的发丝,痛知告诉她这不是在做梦。

她举起手,认真端详着自己的五指,白皙纤细,这真的是她的手。

不仅可以看见她自己的手,就连这间卧室她也可以看得见,这也是她的房间。

她仔细打量着这间闺房,墙面之上那副碧海蓝天图是她自己描绘的,还有阳台边上置放的画板颜料,这是属于她的小天地。

正当她想起身看看这里久违的东西,突然门被推开来了,同时传来了一道妇人的声音。

“以橙呀,哎哟喂,你怎么还在床上呢,傅家来提亲的人已经在楼下了,你已经拖了五天了,今天你不嫁也得嫁。”

闻言,梁以橙循声而望,只见妇人一袭低调黑色金丝苏流的小旗袍,虽说年过四十有余,但她的面颊依旧很娟秀,身材也均匀。

这位妇人名唤何美兰,她并不是梁以橙的亲母,可是她为梁家继承了香火,父亲惜她如命,但是梁以橙却恨她。

****

作者小幸福的寄语:

大家好,悄悄告诉大家这是一本婚恋文,【无虐+双洁+甜宠】

依旧是男女主角日常生活比较多,不喜勿喷,出门往哪拐都可以。

禁止Ky,发现直接劝退,大家可以提意见,但是不要指指点点,更不要暗搓搓的搞动作。

不然我得画个圈圈,你知道我想干嘛,嘻嘻~

感谢各位小可爱的支持,最后,需要入书友的裙可以搜:201907547(是企鹅裙)

敲门砖:那一缕幸福

同类热门书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明杳患有严重的失眠症,上一世,她失眠而死。重活一次,一觉醒来,身边多了个喜怒无常的暴君老公。“签字,离婚!”男人将一纸离婚协议甩到她身上。明杳二话不说,签了离婚协议。但不到一晚,她就后悔了。她发现,这一世,她还是患有严重的失眠症。药石无医,能让她入眠的,是她那位老公身上如冷杉般清冽干净的气息。人人都说顾太太爱惨了顾四爷,每天被虐千百遍,依旧待四爷如初恋。直到有一天,明杳终于研究出治她失眠症的药物。宴会上,她笑容明艳的挽着天王巨星,反手将一纸离婚协议扔到顾四爷身上。“顾先生,字已签,从此以后,我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顾四爷当场撕了顾太太的离婚协议。他将她抵至墙角,眉眼如锋,“想离可以,先将你偷我的东西还回来!”“我偷你什么了?”“心!”人人都嘲讽明杳是个不学无术,水性扬花。众人都在等着她被顾四爷扫地出门。有媒体大胆曝出,明杳跟国际第一黑客约会。第一黑客,“谁特么造谣,那是我师父!”没多久,又有媒体曝出明杳和奢侈品大牌设计师进出同家酒店。大牌设计师,“我老板。”看着三天两头约会不同男人的女人,顾四爷怒了。他咬住女人的唇,向全天下宣告,“顾太太是我的,谁敢再乱传绯闻?!”
糖果淼淼 ·豪门 ·完结 ·128万字
9.4分
总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亲亲
总裁他白天冷冰冰,晚上要亲亲
《不当替身后,我上婆媳综艺爆火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白天,闻轻一身OL黑白职业套装,去给总裁送咖啡:“商总,请慢享用。办公桌后的商应寒,直接无视她。这都坐怀不乱?就在闻轻还想把腰扭得更妖娆一点,人事部来通知她被开除了。闻轻:……晚上,闻轻穿着宽大连体睡衣,即使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还是逃不掉。她一脚踹过去:“不是开除我?”他握住她的脚踝将她拉过来,问的是:“脚疼吗?”闻轻气不过:“我已经被开除了。刚说完,就听到他克制却又咬牙切齿的声音:“有胆子再穿成那样去公司试试?[恃美行凶大小姐x明闷暗骚大总裁〕[小甜饼、日常、无虐]
南溪不喜 ·豪门 ·连载 ·104万字
9.5分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睁眼亲了我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睁眼亲了我
苏飒受邀参加诺贝尔颁奖礼,当着全球160家电视台直播镜头,她孕吐了。全世界都在猜测孩子的爹是谁?只有肆爷一脸心疼,都二胎了,反应还这么大。……苏飒为了帮养父保住毕生的心血,被迫到江家冲喜,嫁给了躺在床上的活死人江肆,守起了活寡。少夫人国色天香,一定会不甘寂寞、红杏出墙吧?有心思龌龊的江家下人打起了窃玉偷香的主意。半夜趴墙根偷窥的时候,听到卧房里面有男人的笑声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少夫人已经有了相好的?江老夫人带人气势汹汹的来捉奸,然后在床底下看到了自己的儿子……飒姐:“醒了就离婚吧,交易结束。”肆爷:“可我浑身上下都被你看过了?你是要始乱终弃?”【苏爽,甜宠,双洁】
安静花开 ·豪门 ·连载 ·97.6万字
8.7分
叫我如何不心动
叫我如何不心动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三月棠墨 ·都市 ·完结 ·96.7万字
9.7分
宠婚入骨
宠婚入骨
许家多年前送去乡下养病的女儿许呦呦回来了,回来履行与林家的婚约。婚礼当天,新郎却逃婚去找白月光。众人:哇哦……【吃瓜表情】许呦呦:哦豁。下一秒,白皙细软的小手攥住男人的衣袖,甜糯糯的语调:“墨先生,您可以娶我吗?”……墨深白商业巨擘清心寡欲,神秘低调,在波云诡谲的商场叱咤十年,无一家报刊杂志敢刊登他的一张照片,也没有一个异性能让他多看一眼。所有人都说墨深白娶许呦呦一定是协议婚姻,一年后绝对离婚。许呦呦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的瓜,只是吃着吃着就发现好像不对劲啊。逛街购物不需要买单,吃饭不用点餐,不管走到哪里大家热情跟她打招呼:墨太太好。后来墨深白的白月光回来了,前未婚夫深情表白:“呦呦,只有我是真的爱你,回我身边,我不嫌弃你。”许呦呦还没来得及回答被男人霸道的揽入怀中,低音性感撩人:“宝贝,你没告诉他,这里有了我们爱的结晶。”温热的大掌贴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许呦呦红了脸,渣男红了眼……【无脑玛丽苏先婚后爱文|专注虐男二】
妖妖逃之 ·婚恋 ·连载 ·10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